一百二十三 遥远的记忆(完)

    第一百二十三章遥远的记忆(完)

    目送着光明远征军的离去,光明教皇索利不由的祈祷了起来,对于雪之一族这,历代的光明教皇都想方设法的要将其从大陆上抹去,但都没能成功,谁想到自己竟然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这一幕呢,

    “教皇大人,属下一直有一个疑问。”在教皇索利的边,一位红衣主教还是没忍住好奇心发问了,

    “雪之一族并没有对教廷造成什么恶劣影响,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将其赶尽杀绝呢?将他们收为信徒不是更好吗?!”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红衣主教已经由来已久了,雪之一族算是比较温顺的,如果将他们拉入教廷的羽翼下接受神的恩赐也不是不可能,但为什么一定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抹杀他们呢?

    “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抹杀雪之一族,正是我神下达的旨意!”这一刻,光明教皇语出惊人,让红衣主教狠狠的怔了一下,

    “菲拉斯,我知道你一直都致力于让雪之一族归于我神的怀抱,但你所不知道的是,雪之一族,到底掌握着多么邪恶的力量!”

    邪恶的力量?听到这里,红衣主教菲拉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细细的听了起来,

    “菲拉斯你也是知道的,在上古之前,曾发生过一起众神大战,十几位不同序列的神明陨落,但原本神明再怎么打,也不会出现如此之多的神明死亡,而其中导致这一况的罪魁祸首,便是这雪之一族!”

    什么?这一刻,菲拉斯只觉得自己的三观都毁尽了,雪之一族曾造成十几位神明的死亡?这怎么可能?!

    “当时雪之一族中一位最接近神的半神强者,在得到了一把噬天凶器的况下,堕落成魔,竟以雪之一族当时的全族血脉之力为后盾!强行激发那把凶器的威力,将十几位神明屠戮殆尽!而那位雪之一族的半神强者,也在区区3天内,被凶器吸到连渣都不剩!”

    “而更糟糕的是,虽然那位半神死了,且雪之一族在血脉之力几乎尽失的况下全族人的体素质急转直下,但雪之一族竟然得到了这把凶器的守护!只要神明级别的强者出手,这把凶器便会自主苏醒进行守护,据记载,甚至有一次这把弑神的凶器差点自主冲击进天界,让整个天界血流成河!”

    听到这里,红衣主教菲拉斯只觉得自己在做梦,做一个完全脱离了现实的梦,但额头上传来的冷汗告诉自己,这是真的!

    “不过凡事没有绝对,只要不是神明……不!只要不是半神级强者出手,那么凶器便不会苏醒,所以我神才将剿灭雪之一族的重任交付我等。”

    说到这里,教皇似是送了口气般,吐出了一口浊气,

    “对了,得到雪之一族的线索的人是谁?我可是打算亲自见见他呢。”

    “教皇大人,你忘了吗?因为只有那位圣光骑士认得路,所以他带领着光明远征军去剿灭雪之一族了。”

    “哦,这样啊,那么希望他能将这个万恶的族群完美的从这个世界上净化掉吧。”

    ————雪族————

    今天是雪族的灾难之,无数披银色盔甲的骑士闯进了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子同时二话不说的展开了一场血淋淋的屠杀,母亲搂着未满月的孩子倒在了血泊中,不会武技青年为了掩护老一辈的人逃离,竟然用自己的体来阻挡骑士的屠杀,而同时,村子里拥有战斗力的人,也开始反击着,但得到的,仅仅是一具具冰冷的尸体罢了,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似乎是闲这种屠杀的速度不够,尤其是会有漏网之鱼,骑士们干脆退了回去,但接着迎来的,是所有元素中最霸道的光元素的攻击!漫天的光之箭雨落在了雪族的村子里,不断有人在击中了要害连哼后没哼一声,直接变成了残缺的尸体,但更多的,是躺在地上不断哀嚎着的人们,他们并不是为自己的伤而哀嚎,而是看着自己的亲人眼睁睁的死在自己的面前,那无能威力的愤怒和悲伤,

    “当麻!带着圣物马上走!只有你能够从这里安全离开!千万不要让圣物被他们拿去!快走!”

    雪焦急的来到上条的边,在刚才的攻击中,上条由于幻想杀手的能力,并没有出现什么损伤,但他的心,却燃起了从为有过的愤怒与哀伤,看着跟自己相处已久的雪族人们一个个绝望的死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裂开了,

    “不!要走一起……”

    雪眼角的余光看向后那越来越近的光明系咒-审判之枪,眼中充满了绝望和坚定,在上条还没说完的时候,雪将怀中被白布包裹着的残剑塞到自己的怀里,接着将自己推入了那有着一个美丽传说的深渊中,

    “一定要活着啊,当麻……”

    上条最后所看到的,是雪被光无的吞噬,体和灵魂被分解成最本源的光分子,

    “不!!!!!!!”

    带着绝望的泪和心碎的怒吼,上条落入了深渊中,在地下河流的冲击下,被冲到了外界,

    “不!!!我要回去!她还在那里!我一定要回去!!!!!”

    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上条拼命的向着雪族的村子赶去,无数的荆刺将他的体划的鲜血淋漓,脚下的鞋子早已不知所踪,但他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卫宫士郎说过的话———

    “从前,在一个外界人找不到的地方,生活着一个善良淳朴的民族,他们每一个都尊老幼,和睦待人,以和平的方式生活,在那里,有着纯净的溪水,有着肥沃的土壤和草地;,也有着丰富的动植物资源,简单的来说,就是天堂……”

    “然而,就是这么个民风淳朴而又善良的种族,却成为了外界人口中的,恶魔的使者!一旦暴露在外界人的眼中,就是残酷的折磨和杀戮!”

    “他们并没有犯任何的过错,只因为他们天生长着白色的头发和红色的眼睛,当然了,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还不足以让外界的人如此的对待他们,最主要的还是他们世代守护者一把强大的武器,那时传说中足以杀戮神明的毁灭之剑,同时,那个地方还流传着一个预言…”

    “‘当黑色的恶魔降临之时,整片大陆将受到灭顶之灾’,而为人们空中恶魔的使者,他们就成了宗教和国家的替死鬼,只要有人见到他们,都会报告上级,接着……”

    “那么,接下来就是问题了,上条君,如果你有一天到达了那片地方,同时你还和他们达成了友谊,这时候,一个受重伤的骑士流落到了这里,如果不救,那么他就会死,而如果救了他的话,那么他离开后恐怕会将这里的位置报告给自己的上级,到时,就是一场血光之灾,请问…如果是你,你会选择怎么做?!”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救他啦!”

    “……没什么,上条君,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吧。”

    ——————

    “终于找到了,最后的余孽。”

    看着被一男一女两具尸体所围着的婴儿,执行屠杀的光明远征军队长没有任何的犹豫,一剑刺入了婴儿的体中,而这个婴儿的死亡,标志着雪之一族的彻底灭亡,

    “好了,总算将这些我神的敌人消灭了,在场所有参加这次灭魔行动的骑士们,都可以…嗯?”

    这时,这位队长突然停了下来,在离整个部队五十米开外的地方,一个浑血痕的刺猬头正目光呆滞的看着他,或者说,是他下手杀死的最后一个婴儿,

    “你是,嗯?黑色的头发?!”

    黑色的头发在大陆上代表着不详,因为灭世恶魔的传说,每个婴儿只要是出生时带上一点黑色的东西,都将受到所有人的敌视,而现在竟然出现了一个黑发黑瞳的男人,那么…

    “竟然,是你!!!!”

    上条的眼睛此时早已失去了黑色,充血的眼神带着滔天的仇恨看向那位队长边的一位骑士,那位骑士的名字,叫做布莱尔,

    “哼!又是跟恶魔有关的异教徒吗?净世之光,用审判光雨把他给我净化了!”

    看着这个恶魔的走狗竟然对着自己边的一位骑士露出这种充满了杀气的眼神,骑士队长很干脆的让手下的光系精英魔法师组成“净世之光”来了一波审判光雨,

    “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面对足以杀死他几十次的审判光雨,上条却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或防御,反而是发出了波及了这片地域的,掺杂了心中一切负面绪的怒吼,他的眼睛留下了血泪,他的喉咙因为强烈的振动撕裂了声带,冲口中溅出一朵朵血花,

    “不会,放过你…”

    嘶哑到几乎听不出原意的声音从上条的嘴里发出,血泪和嘴中的血不停的流着,让人感觉他好像是从地狱归来的恶魔,

    “不会,放过你们…”

    审判光雨临近的那一刻,上条那赤红的血瞳如放出世间最恶毒的憎恨一般,死死的盯着在场的每一个骑士,他要记住他们,永远的记住他们!

    “死!都!不!会!放!过!你!们!!!!!!”

    随着他最后的一声诅咒,上条的影被淹没在了铺天盖地的光雨中,而看着曾经的救命恩人的死去,躲在队长后的布莱尔却没有半点开心的感觉,他的心不知道为什么,依然惊恐无比,同时他想到了,早年时那位预言师对自己做出的预言,

    “你将打开黑暗的大门,黑色的恶魔将在你的手中诞生!”

    这种感觉…不!不对!我是个骑士,我绝对不可能是打开那扇放出恶魔的黑暗之人!绝对不是!绝对!

    而就在布莱尔在心中竭力否定自己猜想的那一刻,

    “吼!!!”

    一个不似人类发出的怒吼声响起,接着,在被光雨淹没的地方,爆出了一道直冲云霄的黑暗力量!在这道黑暗力量的冲击下,所有的骑士和魔法师都摇摇坠,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会放过你们!死都不会放过你们!!!”

    充满了滔天愤怒、无尽怨恨和撕裂一切的咆哮声冲黑暗的光柱中传来,而在这道声音之下,在场竟然有几十位精神力不够的骑士直接爆头!

    仅仅是一道由怨恨和愤怒等等的负面绪凝成的一道精神波动,竟然直接杀死了几十位的光明骑士!

    “死都不会放过你们!!!”

    刹那间,黑暗的光柱和冲击消失,一道黑影直接冲向了教廷远征军,而在布莱尔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在向后退,同时一个无头的尸体出现在了自己的眼中,

    ‘嗯?这具尸体怎么这么眼熟呢?’

    仅仅是思考了这么一个问题,布莱尔的思维就永远陷入了黑暗。

    “你是,恶魔!”

    骑士队长惊怒的看着用手肘上的荆刺一刀斩下布莱尔的头的黑影,那黑暗的躯,如虫子一般的头部铠甲,那宛如魔王一般的外形,让骑士队长刹那间认定了他恶魔的份!

    “所有人……”

    话语到这里戛然而止,骑士队长被从内而外的蓝色火焰烧成了一片白灰,他最后看到的,是一对如黑洞般,充满了冰冷与无的巨大黑目。

    ————光明教廷————

    “嗯?!不好!竟出现了如此强大的黑暗波动!”

    在感受到黑暗波动的那一刻,光明教皇便从神游太虚的冥想中回过了神来,同时门外的红衣主教菲拉斯突然闯了进来,

    “不好了!教皇大人,那黑暗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难,难道是黑暗系的神明降世了吗?”

    “嗯,很有可能,雪之一族的覆灭,表示着那把弑神的凶器也成了无主之物,恐怕其他的一些神明会耐不住放几个分下来抢夺这把凶器,也是有可能的。”

    “那么,我们……”

    “不用紧张,在组织一批远征军和教廷内修炼的半神强者过去一趟就可以了,在我神的庇佑下,我们一定可以成功的。”

    说到这里,光明教皇微微摆了摆手,示意菲拉斯退下,他要好好的像我神祈祷一番,但菲拉斯在即将退出这里的时候,他还是不忍心的说出了一件事,

    “那个,教皇大人,那位找到雪之一族落脚点的骑士,他的母亲病入膏肓,原本打算是让您用光明系的神术治疗一下的,但…那位骑士的母亲,就在刚才回归我神的怀抱了。”

    听着红衣主教菲拉斯说了这件事,教皇微微睁开眼睛想了一下,

    “哎,算了,找个好点的墓地早葬了吧,过了一段时间,我会亲自为这位骑士的母亲做往生祈福的。”

    得到了教皇大人的回答,菲拉斯一脸欣慰的离开了这里。

    ————雪族的村子————

    此刻的教廷远征军早已被杀的被杀,被烧的被烧,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屠灭了一个村子的精英骑士和精英魔法师组成的不对,竟然都死光了!

    “不会…放过你们…”

    黑色的人影赫然是kuuga的黑目究极体形态,传说中带来无尽灾厄的凄厉战士,此刻将失去一切感的目光看向光明教廷的地点,在那里,有着跟这些骑士和魔法师一样的气息!被他永远记载脑中的光明气息,亦是他要杀戮的对象!

    “不会…放过你们…”

    如恶魔的耳语般,凄厉战士重复着这句话,向着光明教廷的方向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