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 悲哀终结者…上条当麻到来!

    第三十章悲哀终结者…上条当麻到来!

    看着眼前手提电脑上的报告,三位斥候中的领导人物,麻衣男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白翼公、梅连·所罗门以及其他的死徒27祖或埋葬机关的人员,都往这里赶来了,目的……若我估计的没错的话,恐怕是为了卫宫士郎。”

    在他的旁边,黑发男和墨镜男也是沉默着,像这样的况不是没有发生过,但绝对不是他们这种专门用来探路的斥候可以解决的,

    “那小子到底是怎么把这群坑爹货给引来的啊?!就算是假面骑士也不会这么受欢迎吧?!”黑发男不由得叹了口气的说道,

    “不一定是假面骑士,你应该记得吧,昨天那只全漆黑的undead,也有可能是它的原因啊!”

    在旁一直分析着的墨镜男此时突然发言,而还这让他给分析对了,

    “但现在的况是,不管到底是卫宫士郎还是那只undead引来了这些非人的存在,死徒27祖和埋葬机关的人都要来了,你们觉得,应该怎么做?!”

    到最后,麻衣男的一个问题让三人都沉默了,保持剧的流程?就凭他们三个小兵?!现在的况怎么看都只有跑路的份啊!

    “…其实也不一定,如果他能早点来……”

    正当墨镜男发话发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三人口袋里的东西产生一阵震动和亮光,三人看到这里,先是一怔,接着透出一股狂喜,

    唰!!!x3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三人同步率极高的将口袋里的一块刻满了神秘符文的方形金属块拿了出来,接着,三条光线将三块金属块联系到了一起,一个简易的定位魔法阵出现,

    “真是…说曹到啊!”

    一阵环形光环闪过,三块方形金属重新变得朴实无华,而在原来的定位魔法阵的中心,站着一个穿某高中校服,留着一头刺猬头的男子…不,或者说男生比较恰当,

    “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我们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麻衣男露出了真心的笑容,而对此,来者依然没有任何的表,他的眼神如一滩死水一般,似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打乱他那死寂的心,

    “这个世界,出现了成为假面骑士的卫宫士郎,给我看看相关的资料。”

    面对这位大神的要求,三人不敢有任何的懈怠,急忙将手提电脑里存放卫宫士郎变战斗的视频给调了出来,

    “……”

    看着视频里,卫宫士郎变为假面骑士blade,以疯狂的姿态跟着sevant搏杀着,来者没有任何表,只是一直看着,直到最后的,blade跟be

    的战斗,那熟悉的武技,和那惊天的一剑,却让来者的眼皮沉了一下,接着,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们捕捉的战斗视频就到这里了,其他的只有卫宫士郎的生活视频,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也可以一并看一下。”

    看着来者沉思的姿态,麻衣男却提了这个牛马不相及的提议,但却成功的引起了来者的注意,

    “……你,有什么事要我做吗?”

    眼前的这个麻衣男,可以说是老熟人了,有很多次任务,自己都跟他碰头过,而他也总是在需要帮忙之前提些跟正事无关的东西,一来二去的,自己也算练出了点眼力见儿,

    “呵呵呵,哪有,只是小事而已,这次又要麻烦你了。”

    看着一脸切表的麻衣男,来者的表依然没有任何的波动,他在等麻衣男自己说出来,

    “那个,死徒27祖和埋葬机关那里不知道抽了什么疯,竟然都要跑到这里来,所以…呵呵,你懂的。”

    看着一脸暧昧笑容的麻衣男,不知道的恐怕会以为他是在发吧,而来者却知道,这不过是一种谈判的条件发罢了,

    “是为了保证历史的进程流畅吧,你打算让我做到什么程度。”

    听着来者说出了这句话,麻衣男只感觉世界在一瞬间变得美好了,空气在一瞬间变得清新了,就连眼前这个三无的刺猬头都变得不这么沉了,

    “那个,如果能劝退的话就劝,但如果他们一意孤行的话……能打发就打发回去,如果撞了南墙还不回头的话,封印个小半年也是无所谓的啦!”

    听着麻衣男的话,来者思考了一会儿,微微点了点头,就当他转即将离去的时候,突兀的提出了一个要求,

    “帮我安排一个份,我要住进卫宫家。”

    接着,他的腰间浮现出了一条古朴的银色腰带,腰带中心那如血一般的灵石叙述着历史的叹息,

    “变。”

    随着这个词,一古朴的红色铠甲依次从腹部开始,向着头部蔓延,最后以一个锹形虫面具为终止,假面骑士kuuga,出现在了这里,

    “嗯?”

    就当kuuga变完毕后,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整个人如老僧入定般定在了那里,接着,他的目光向着右侧看去,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他感兴趣的东西,

    “怎么了?有什么东西吗?”麻衣男也向着右侧看去,但他什么都没看到,

    “……超变(升华青龙形态)。”kuuga沉默了一会儿,什么都没说,只是转化了一个速度快的形态,向着远方奔去,

    “……那个,麻衣哥,有句话,我还是觉得要说出来…”忍了许久,黑发男还是忍不住了,

    “上条当麻这个人,我们都听说过,但他真的适合去做……不!或者说,他真的适合来到动漫的世界吗?要知道他多次强行干涉的剧,可是多次让联盟的成员陷入僵局啊!”

    面对黑发男的问题,麻衣男只是笑了笑,

    “我知道的,我跟他,可以算是老朋友了,所以我确定,他是最适合来动漫世界的!”

    看着旁两人疑惑的目光,麻衣男的目光瞥向了远方,kuuga消失的地平线,

    “虽然很冷酷,虽然很少跟人交涉,但他却能够做到‘拾起困在岸上的每一条小鱼’的事,虽然他对某些动漫中的人物很残忍,但却都是为了他们好啊!”

    说到这里,麻衣男叹了口气,

    “他,可是一直在做着这样的事啊!跟他组过队的人,都给他很多的戏称,但最受大家认同的,还是那个称谓…悲哀终结者!”

    而就在刚才,kuuga向着右方凝望的时候,在那个方位,正在思考圣杯战争的对策的卫宫切嗣和在一旁整理枪支的久宇舞弥,都感受到了一股心悸感,但眨眼就消失无影了。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