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怪物的真假身

    第二十七章怪物的真假

    “那个,前辈,真的不用我来帮忙吗?”坐在饭桌上的樱犹豫了好久,这才结结巴巴的问向在厨房里火朝天的士郎,

    “没事的!今天的和以后几天的饭就由我来搞定好了,樱你就等我的手艺吧!”

    而在一旁静坐的sa

    则是很敏感的发觉了厨房中的波动,那熟悉的感觉,饶是她也不由得期待起来,

    ‘这样的况,我哪敢让樱进来啊!’

    此时的士郎一手握着菜刀,一手扶着食材,正不停地将食材们加工成新鲜美味的食物,当然了,它们都有着共同点,那就是都缠绕着如叶脉般的蓝色魔纹,

    ‘虽然是半吊子,但像魔术这样的东西,也不是樱可以接触的……’

    将宝具化过后的食材用焖、蒸、煮、炸等十八般厨艺进行加工,出炉一道道散发着人香味的美食,而士郎之所以做这些的菜的目的,自然是为了sa

    ‘不过没想到我做的菜竟然有着这么好的功效么?也算不错,起码不用…进行那种事了…’

    一想到从老爸那里得到的“补魔”的方法,士郎就感觉自己的脸上一阵发烧,同时手上的功夫也不由的有些停顿,

    “……真是的!竟然还对这种事抱有什么想法!卫宫士郎你真是个差劲的混蛋!!!”

    在心里将自己咒骂了不止一遍,士郎总算完成了有史以来最丰盛又豪华的一顿早饭,

    “开饭喽!”

    随着这声开饭的宣言,士郎脱下了围裙,将做好的早饭全都端了出来,同时,sa

    第一时间将目光放到了早餐上,不知是不是幻觉,士郎好像看到sa

    头顶的那根呆毛突然很精神的立了起来?

    应该是幻觉吧,卫宫士郎你做菜做傻了吗?!微微摇头将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驱逐出了脑子里,士郎将目光放到的餐桌上,然后……

    “……欸?!”闭上眼睛,士郎在心里默念了起来:‘不对!一定是我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士郎再次睁开,而这一次,士郎知道,自己的眼睛并没有欺骗自己,

    “士郎,能再来一点吗?”

    看着餐桌上空无一物的餐盘,卫宫士郎头一次产生了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同时,他的目光放到了正向自己伸出一个空碗的sa

    上,

    “sa

    ?这些…你都吃光了?就在我刚才发呆的那会儿时间?!”

    很诚实的点了点头,同时不由的计算起刚才的那一顿恢复的魔力,

    ‘大概有0.1%左右了,像这样的菜,只要每天最少吃个30顿,就可以保证正常的战斗需要了……大概吧…’

    而此时的士郎正僵硬的在樱的帮助下收起了碗筷,当然了,如果让他知道,恐怕他会连做菜的决定都下不去吧,

    “那个,前辈,时间要到了,我,我还是先走吧。”不舍的看了眼士郎,同时也看了眼sa

    ,樱不由得有些失落,但很快就调整好了,

    “……啊,知道了,樱…”

    说完,士郎就没有了回应,同时,厨房里又开始了闹的声音,切菜声连着炒菜声,让士郎完全没有功夫考虑别的事了,

    “……那个,sa

    小姐,如果,如果可以的话,请让前辈早点去学校吧,他不应该迟到的…”看着sa

    那犀利的目光,樱有些害怕,但还是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嗯,我知道了。”看了眼闹的厨房,sa

    重新做了打算,

    ‘那么剩下的就晚上好了,都一样的。’

    说真的,如果让一个人一晚上就做出30到菜来,那还真是有点难度啊!

    而在sa

    又将饭菜全部吃完后,士郎将她领到了一个屋子里,让她留在这里,

    “为什么呢?贴保护maste

    是sevant的责任!”

    看着面色平淡却带有犀利目光的sa

    ,士郎耐心的解释了起来,

    “sa

    并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而且关于魔术的东西还是少牵扯到外人比较好,所以……就只能请sa

    今天呆在这里了。”

    闻言,sa

    眨了眨眼睛,同时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是待机的意思吧,那么我会做到的。”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待机”这个词的时候,士郎总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呢?!

    “那么,再见。”说完,士郎拉上了房门,而sa

    停顿了一会儿,到隔壁的房间躺下了,

    ‘丽丝菲尔的力量……兰斯洛特的武技…士郎,你到底……’

    怀着复杂的想法,sa

    盖上了被子,进入了待机的状态。

    —————言峰教会—————

    此时的言峰绮礼正站在教堂的圣像面前,手中拿着一本圣经默读着,不过他心里的想法若是让人知晓的话,恐怕没多少人会喜欢的吧,

    ‘……kamenride

    blade吗?卫宫切嗣,你倒是收养了一个好儿子啊!但是,若让教会知道他的份的话……’

    正当他计划着什么事的时候,突然眉头一皱,同时,教会的大门被一股蛮力推开了,

    “!!!”

    看着眼前的来物,言峰绮礼调整了自己脚的位置,同时将手摆成一个舒适的样子,却是最适合攻击的姿势,

    嘭!嘭!嘭!嘭……

    沉闷的脚步声传来,同时,言峰绮礼右手臂上的令咒开始发出光芒,作为十年前的那个女人和现在的卫宫士郎的力量之源,言峰绮礼很清楚它们有着什么样的力量。

    同样的,在10年内,这些恐怖的生物曾经一次次的打退了圣堂教会及埋葬机关的攻势,因为它们在杀人的时候总是会吸血,同时也杀不死,且没有死徒的特征,所以教会和死徒都认为它们是一种新的吸血种或不死种,但言峰绮礼知道,这些东西,不过是十年前英雄王一时的贪玩所追衍出来的“祸害”罢了……说真的,言峰绮礼还是很喜欢它们的。

    “真是好久不见了啊!言峰绮礼……”

    正当言峰绮礼准备召唤英雄王的时候,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声音的来源,不是眼前的这个怪物还是谁?!

    “有…十年没见了吧…”看着眼前的东西褪去了怪物的外表,露出的假让言峰绮礼大吃一惊,

    “你是……”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