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 麻烦啊

    第二十六章麻烦啊

    “已经醒过来了啊!士郎。”

    清脆而又带着稳重的声音响起,

    站了起来,向着士郎走去,

    “是啊,刚醒不久,老爸他们……”士郎微笑着点了点头,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却不得不停住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sa

    走到了他面前,抬头仰视着他,而偏偏她距离士郎是如此的近,让士郎都可以轻易的感受到她的呼吸,这让士郎再一次的“死机”了,

    “嗯…果然,相比昨天,士郎的样子虚弱了很多。”

    观察了四五秒,sa

    得出了这个结论,当然了,你也不能期望一个断了手臂的人,刚长好手臂的样子会有多好,

    “不!我已经没事了,像这样的伤,也不过如此罢了…”

    的确,两年的非人战斗,让士郎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同样的,核心能源也不是没开启过,只是像昨晚那样严重到整只右臂全毁的状况倒是没有,不过肌崩坏骨骼尽断什么的也是有的。

    看着士郎微微迷离的目光,sa

    知道他肯定想到了什么事,所以她没有再说话,一直等到士郎回神,

    “是吗……不过士郎,在此之前,关于昨晚的事我有话想对你说……”

    “嗯?”

    士郎疑惑的看着sa

    ,虽然还是那双没有任何瑕疵的眼睛,但此刻却充满了一种名为“威严”的东西,

    “怎么了?!”

    虽然很威严,但也不能困扰到战斗了两年的士郎,相反,对于这样的sa

    露出如此威严的神色,士郎反而觉得她更……额,打住打住,有点偏题了,

    “maste

    做出那种行动我会很困扰,战斗是我的职责,虽然士郎有着很强的力量,但还是请做好自己的事…”sa

    一字一句的说道,

    “…作为maste

    的你没有保护我的必要。”

    “你在说什么啊?”士郎皱起了眉头,

    “让我看着你战斗吗?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啊?!”

    不!只有士郎安全,那么我才能放心的战斗…”sa

    与其说是冷静倒不如说是冷酷的说着,

    “就算我受了伤,但只要主人还建在的话很快就能恢复,但若士郎出事,那我也死定了,所以,下次请好好待在后方,士郎。”

    “你……我拒绝。”此刻,士郎的表说不出的差,而sa

    闻言挑了挑眉毛,

    哼!无聊的言论,我个大老爷们看着你一个“弱女子”战斗,还要躲在你后,那么我就不用当男人了!

    以上虽然不是士郎的想法,但其实也差不多了。

    “为什么?士郎…”sa

    “询问”道,同时,士郎感觉到周的温度开始下降,

    “我也要战斗,正因为我有着很强的力量,所以只是让你一个人去战斗而我袖手旁观的话,是做不到,所以我也要战斗……大不了再用一次令咒好了!”

    士郎看着sa

    的眼睛,同时左手象征的扬了起来,让sa

    看到上面那两道鲜红的令咒。

    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就在六七个小时前,这个品行很正脑子却有点问题的主人,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对自己用了令咒,而偏偏这个令咒下的命令还让自己头一次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这让sa

    很不爽。

    顿了一下,sa

    微微眯起了眼睛,摇了摇头,

    “但是,士郎的力量还不足以与英灵交手,不用说be

    了,即使是昨晚被士郎退的那个lance

    ,我也能感觉的到,他没有用出全部的实力!”

    士郎沉默了,的确,即使是lance

    这样“弱小”的英灵,只要让他成功的解放宝具,那么士郎就“死”定了,当然,依照现在的状况来看的话,只要提前做好防范措施,还是可以打赢他的,不过那个像黑铁塔一样的be

    ……

    “所以,士郎还是呆在后方,战斗的事交给我就好了。”sa

    说道,

    看着sa

    认真的眼神,士郎却愈加的不肯认输,同时,他想起了参加这场战争的初衷,

    “其实也不用这样的,虽然我对上sevant可能会输,但若对上敌方的maste

    的话,肯定是手到擒来的吧。”

    听着士郎的提议,sa

    愣了一下,随即思索了起来,

    “没错!就是这样,若sa

    在阵前跟sevant交战,而我则到后方跟maste

    交战,以我能够退lance

    的战力,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哪个maste

    能够对我造成伤害。”

    当然了,真到那个时候,我要是想跟sevant对战的话,sa

    你也是阻止不来的!

    最后,sa

    发现,好像士郎说的……还真有那么点道理?!

    “好吧,那么士郎,容我最后在问一个问题…”看着士郎的眼睛,sa

    以极为慎重的姿态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士郎的武技…到底是跟谁学的?!”

    “……”

    “怎么了?士郎,难道这个问题让你很困扰吗?那么士郎想不说也……”

    “没关系的…”这时,士郎出言安抚了她,

    “在召唤出你的那个仓库里,有着一个‘虚拟战斗室系统’的仪器,我通过那个,和上一次圣杯战争中,被淘汰的英灵对战,并学习他们的战斗技巧和方式……”

    说到这里,sa

    并没有露出震惊之类的表,眼神依然平淡,而一直关注着她的士郎也放下心来,继续说了下去,但是,士郎还是忽略了sa

    她那攥紧的拳头,

    “而限于我的武器和能力,所有的英灵里,只有be

    的战斗方式适合我,当然了,那个be

    和现在的be

    是不一样的,起码他们的形就差了一倍……”

    而正当士郎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一阵不该出现的声音出现了,

    “咕……”

    虽然早上用一片面包垫了垫肚子,但却早消失在了士郎那恐怖的消化功能中,而现在,士郎则是尴尬的看着sa

    ,同时右手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它,

    “空腹是敌人,去吃饭吧,士郎。”sa

    表淡然的看着他,没有丝毫的不适应,

    “哦,啊。”

    和sa

    一起走出道场之后,士郎忍不住偷眼看了下sa

    好像电影里的贵族少女一样装扮的sa

    连走路都显得有种规规矩矩的柔和感,头顶的那缕呆毛随着走路的起伏一抖一抖……嗯,怎么说呢,应该是越看越可吧,只是,不要那么严肃就好了!

    “怎么了,士郎?”

    眼睛直直的看着路面,以她强劲的第六感,自然是知道旁的人刚才一直看着自己,同时,想到那个教他武技的人,sa

    的心不有点慌乱,

    “啊,没什么”士郎一边说着,一边转移话题,

    “对了,早上你喜欢吃什么,sa

    。”

    “什么都可以,只要是食物就行,因为奢侈是敌人。”

    “……敌人…还真是多啊。”

    “说不定就是那样。”

    “……”

    走进屋里之后,士郎决定在在吃饭之前先介绍一下家里的构造,因为以后sa

    就要住在这里了,不说的话,也不方便,

    “这里是客厅,平时来客时大家一起呆着的地方。”

    “……”

    “这里都是客室,平时来客人在这里居住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住在这里。”

    “……”

    “啊,对了,这一间客室就当作sa

    的房间吧!”士郎拉开了一道门说道,

    “这样不行…”sa

    却摇了摇头,

    “作为士郎的剑,我要和士郎共寝,这样才能在敌人来袭的时候,在第一时间保护你。”

    “……”

    这回轮到士郎说不出话来了。

    “……那个,不好意思sa

    …刚刚,你说什么?”

    士郎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但自己的耳力自己的最清楚的,应该不会出现听错这种事,所以,士郎惊悚了!

    “嗯,如字面的意思,因为我不能灵体化,我要和士郎同住一间寝室,才可以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及时保护士郎的安全!”sa

    严肃的说着,仿佛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

    沉默了好一会儿,士郎尽量让自己变得面无表,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来面对她,

    “sa

    ,首先,我的实力应该不用保护了,其次,也是最终要的一点,我!是!男!的~!”

    士郎将最后的“我是男的”这几个字的音节咬得很重,希望sa

    能够明白男女有别这个最基本的道理,

    “…?…不,士郎的实力恐怕已经让那些暗中的maste

    给盯上了,将来肯定会有sevant来袭击,所以跟士郎同寝是必须的!”

    “……”士郎承认,自己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所以,他只能扯开话题,

    “啊,那个,等等再说,这间是厨房,那里是大家一起吃饭的房间,接下来你在那里等一下,早餐马上就好。”

    “大家?”这时开门声传来,士郎看着门口对sa

    说,

    “对了,那个女孩是樱,是我晚两届的学妹,她经常……”突然,士郎想到了什么,形为之一顿,

    “怎么了?”sa

    奇怪的看着士郎,

    同时门口传来东西落地的声音,sa

    转头一看,地上是一个装满东西的塑料袋,一个长相甜美可的长发女孩一只手捂在心口,另一只不知所措的随便乱放着,一副楚楚可怜的表,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搂进怀里疼惜一番,

    “前,前辈,这是……”

    ……到最后还是漏了这个最关键的问题啊!

    看着眼前不知所措的樱,士郎闭上了眼睛,同时疲惫的叹了口气,

    ‘麻烦啊!’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