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伊莉雅来袭

    第十八章伊莉雅来袭

    “辛苦你了,结果如何?”在士郎等人走后,言峰绮礼侧过对着暗的角落说道,

    “只知道archer是个用双刀的红衣英灵,saber是个材很矮小的女英灵,还有…”说到这里,暗中的人停顿了一下,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还有一个奇怪的小子,他能够变成一个像样式跟虫子一样的铠甲人,并且那副铠甲竟然还是宝具!而且…”正当暗中的人打算滔滔不绝的时候,言峰绮礼皱着眉打断了他,

    “先等一下,那个奇怪的小子…是不是以卡片为武器的?!”

    “……切~!!搞了半天你认识他啊!快说!他到底是谁?!”

    暗中的人急火火的走了出来,不是丘库林是谁?!而此时的他,正一脸不耐的看着言峰绮礼,

    “这小子可是个怪胎啊!之前解放了一次宝具干掉了他,可他后来却复活了!原本打算再杀他一次的,结果被他知道了宝具的能力后,竟然用卡片分出了2个分!”

    说道这里,丘库林不得不感到惋惜,

    “当时的况只能用对军的‘突穿·死翔之枪’,但考虑到这招所用的魔力,和在旁边虎视眈眈的saber和archer,也只有暂时撤退的方案了……我说你倒是吱个声啊!那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但言峰绮礼并没有回答丘库林的问题,他在脑海中不断的回忆着刚才士郎的表现,

    ……

    “有一件事想问你,卫宫士郎,你觉得你有办法打倒自己的servant吗?”

    士郎犹豫的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放弃啊?!这种害人的圣杯战争,我一定要亲手把它终结,还有,你一直盯着我的令咒干嘛?!”

    “这场圣杯战争,将由我亲自终结,我不会杀那些master,只是会废除那些魔术师的master份,那些sevant也会由我来干掉……当然了,如果能和平解决的话是最好不过的。”

    ……

    良久,言峰绮礼的脸上出现了笑容,这笑容是如此的开心,如此的发自内心,让丘库林都不由的打了个寒战,

    “卫宫士郎。”言峰绮礼缓缓的吐出了这个名字,而听着这个名字,丘库林不皱了下眉头,

    “那么,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去进行下一次的探查。”在得知言峰绮礼不会过多的告诉自己关于那个小子的事后,丘库林直接离开了,而言峰绮礼并没有阻止他,

    “继承了母亲的力量和父亲的理想吗?卫宫士郎,你可真是越来越令人期待了啊!”

    暗的教堂中,言峰绮礼开心的笑着,而在这笑容之中,有着多少的扭曲呢?

    几人从临镇回到了冬木市之后,在一个十字路口做着分手前的交谈,

    “行了,我也算尽了仁义了!”离士郎二十多米远的地方,远坂凛大声的说道,

    “嗯!谢谢你,远坂同学!”士郎微笑着,在他过去的几年里,只有今天他想一直这么笑下去,

    看着士郎的笑脸,远坂叹了口气,指着分叉的路口冷冷的说道,

    “喂,从这里分道扬镳之后,我们就是敌人了,下次再碰上你的时候,我可是不会手下留的…所以,不要用那种笑脸对着我!”

    “敌人?”士郎念了念这个词,接着又扬起了一副笑脸,

    “那么抱歉了,远坂同学,我可是从没把你当成敌人呢!”

    听着士郎的话,远坂凛头痛的捂着额头,

    “而且,即使以后远坂同学硬要跟我做敌人,我也不会跟远坂同学动手的!”

    握着口袋里那失去了力量的红宝石项链,士郎坚定的对着凛说道,而这一次,远坂凛则是不着痕迹的后退了几步,同时,她看士郎的目光中,出现了一丝对“痴汉”的戒备,

    “你在干什么?凛?!”

    在凛的后,archer解除了灵体化,

    “对于以后要战斗的对手是否有心理准备,跟我们无关吧。”

    “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可能是刚刚发现一直以来自己觉得很烂好人的一个呆子,其实本质上是个“痴汉”,心中郁闷不已的远坂凛对archer的语气也不怎么友善了,

    “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戒备的看了士郎一眼,archer凝重的说道,

    “这家伙的实力,相信你也是看到的,能够跟lancer打到这种程度,就算是我跟他对上了恐怕也会很吃力,更何况他边还有个saber…凛,现在还是快点走比较好!”

    “你……”

    士郎无语的看着“挑拨离间”的archer,但还是忍住了,不过因为archer的话,自己和凛之间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士郎,要下命令吗?”

    此时saber走到了士郎的旁,右手紧握着无形之剑,同时,archer也一个箭步跳到了凛前,紧绷的体能够随时做出防御动作,

    “saber!你……”

    看着无时无刻不在想怎么砍了凛的saber,士郎心中不断的闪过一阵复杂的无奈,同时,看着凛眼中的疏远之色越来越重,士郎干脆心一横,

    “以令咒之名……”

    士郎对着saber举起了印着令咒的左手,而随着他的动作,archer的体瞬间绷直,同时,凛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而saber的右手,则开始将无形之剑慢慢的拔出,

    “saber!绝对不许伤害远坂同学!”

    “……”archer的气息微微一滞,接着他看士郎的目光变得古怪起来,那目光…像是在看白痴一样,

    “……”远坂凛先是呆了一下,接着她的双眼不可遏制的睁大起来,有向电灯泡趋势的倾向!

    “士郎!!!”saber不可置信的看着侧的士郎,同时,因为令咒的关系,拔到一半的无形之剑又收了回去,

    “你疯了吗!士郎!!竟然在把令咒用在这种事上!你……”

    saber觉得自己今天震惊的次数快赶得这一辈子的了,有这种master…真是不幸啊!

    “你…你…你…你到底在做什么啊!!!”远坂凛颤抖的指着士郎,她的脑子从没像现在这样混乱过,

    “命令saber不要伤害远坂同学啊!远坂同学可是好人呢!我是绝对不会跟远坂同学打的!”

    为了让凛不在误会或疏离自己,士郎尝试着让自己的脸上露出能做出的最和煦的微笑,

    “嗯,像远坂同学这样的人,我还是蛮喜欢的!”

    既不暧昧,也不猥琐,这可是自己从书上看到的绝招!

    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士郎,最终,远坂凛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输了!”远坂凛再次抚着自己的额头,

    ‘这家伙…我竟然会以为他会有这种心机,真是…高看他了!’

    嗯!看起来很成功!

    士郎看着远坂凛那无奈的样子,心里一阵暗喜,不过这暗喜还没持续多久,令咒传来的刺痛阻止了他,

    “士郎!”

    saber把目光投向了远坂后浓雾中,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啊,我知道。”士郎盯着那片浓雾,心里开始无奈起来,

    ‘看来自己想回家睡个好觉的想法…今天是没办法实现了!’

    一阵风吹了过来,将浓重的雾气吹淡了些,顿时,一个高大的影子清晰了起来。

    高大凶猛的躯,如石块般的肌,漆黑的颜色,如海藻般胡乱粗糙的头发下,一双眼睛一红一黄,闪烁着狂乱与无的目光,

    ‘虽然形有点大,但那股疯狂而又强大的气息…不会错了,只有berserker!’

    在士郎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甜美的声音突然传来,

    “晚上好,大哥哥,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大哥哥能把命给我吗?!”

    士郎顺着声音看去,站在berserker脚边的,是一个可的白发少女,紫色的帽子和裙子,红宝石般的瞳孔和银白色的长发,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看着士郎的眼神却流露着如刀一般的杀意,

    ‘她…到底是谁?!’

    眼前的少女让士郎想到了虚拟幻境中的“丽丝菲尔”,也就是雪,这两人长得实在是太像了!

    面对呆立的几人,白发的少女拉起裙角微微躬,行了一个贵族淑女专用的开裙礼,

    “初次见面,凛!我叫伊莉雅,伊莉雅斯菲尔·冯·因兹贝伦,这样说你应该就明白了吧。”

    少女微笑着告诉了几人她的份,同时,士郎和远坂听到了少女的姓氏体震了一下,然后面色难看起来,

    “因兹贝伦……”她的声音低了下来,想起了创始御三家当中的那个狂恐怖的家族,

    “丽丝老妈的…姓氏…”士郎耳语般的呢喃着,同时看向伊莉雅的目光也开始深邃起来。

    伊莉雅,这个几乎就是丽丝老妈小时候样子的少女,到底和丽丝老妈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呢?

    看到远坂和士郎的脸色,伊莉雅斯菲尔笑的更开心了,她矜持站在那里,脸上带着可的微笑,但她的眼神却充满了冰冷,

    “打招呼就到此为止吧,反正你们都会死在这里!”

    伊莉雅的目光紧盯着士郎,

    “那么,大哥哥,先从你开始吧!杀光他!berserker!!!”

    “吼――!!!”

    一直默不作声的黑色巨人狂吼起来,在一片烟尘中,狰狞的巨体高高跃起,一下子跳到了几人的近处,以与其形不相符的速度向着士郎冲来,连带着凛也成了他的目标,

    “士郎!退后!!”

    saber急速的说着,同时扯下了上的土黄色雨衣,挥动着手中的无形之剑,向着berserker冲去!

    [turn-up]

    穿过了巨大的卡牌光幕,士郎变为blade,而这一幕,让伊莉雅的目光微微闪了一下,

    “你在干什么啊!!!”

    在士郎变的这不超过3秒的时间里,berserker已经首当其冲的冲到了远坂凛的面前,手中如同如同石头门板一般的斧剑高高举起,打算一击就将她劈成碎片!

    ‘真是的!’

    此时的blade无论怎么样都无法救的到远坂凛,不过saber已经冲到了远坂凛的后,如果她肯救的话…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而之后的事,让blade的心放了下来,

    “你发什么呆啊?!”

    抱着远坂凛远离了战争,archer不由的责怪到,

    “因为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受伤的,不是吗?而且…”指了指已经跟berserker对上的saber,

    “那样的速度,即使是想躲,也躲不开吧!”

    看着远坂凛装出的那副无辜的神色,archer有种直接把她扔在这里不管的冲动,但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及时的压制住了。

    没有多余的话,archer将自己的主人带到后面安全的路面之后,立刻有高高跳起,同时双手一阵红光一闪,右手出现了一把造型古拙的黑色大弓,左手上则拿出了一把看起来绚丽的西式宽剑,西洋剑突然一闪,像变形一般,变成细长的箭矢,

    “呵~!!!”

    随着弓弦被拉满发出了咯吱吱的声音,弓兵低喝了一声,搭箭的右手猛的一松!

    一道绚丽的红色箭矢如流星般向着berserker激而去,一边的saber看到了archer出的箭之后,立刻看出了攻击中蕴含的力量,抽飞速后退!

    没有瞄准,也不需要瞄准,那蕴含着非凡力量的箭轻易地就击中了那巨大躯的膛。

    “轰!!”

    如同被导弹轰中了一样,berserker的体发生了爆炸,产生的烟雾将那巨大的影包裹在其中。

    但是……伊莉雅的脸上依旧是甜甜的笑容,对于这样的攻击,她没有给出丝毫的反应,

    刚刚腾起的烟雾被很快划开,berserker没有辜负主人的期望,挥舞着巨石剑,从浓烟中冲出,如钢铁般黝黑的体上,看不到有一丝伤痕!

    刚才的攻击连berserker的防都没破开!

    没有犹豫,saber着剑冲了上去,同样的,在saber后的blade看了眼berserker那完全没有一丝痕迹的钢铁之躯,呼出了一口气,从醒剑中拿出了三张黑暗的卡牌,

    “铛!!!”

    门板大的斧剑与无形的剑相撞了,轰的一声,saber的双脚深深地陷入了地面,而她与berserker的武器之间不断的摩擦出锐利的火星,两个材大小完全不成比例的“人”,开始了角力,不过,这场角力注定有人打扰就是了,

    [dark-tornado](暗-附加风属

    [dark-float](暗-空中飘浮)

    [dark-drill](暗-强化脚力)

    随着机械音的响起,三张暗之卡牌虚化印到了blade的上,随即,他的脑海中又出现了那股令人发狂的诅咒声,

    [dark-spinning-dance](暗-龙卷贯舞)

    组合技的机械音响起,一道道黑色的风元素向着blade聚合着,同时blade整个人如同龙卷风一般转了起来,黑色的龙卷风化为飓风利刃,向着berserker冲去!

    而面对这一击,一直以来都是疯狂攻击着的berserker,竟然不顾saber的攻击,对着blade的攻击做出了防御的姿态!

    “轰!!!!”

    随着这声巨响,一阵尘土溅起的烟幕遮盖了战场,结果,会是怎么样的呢?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