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被逼退的枪兵

    第十一章被退的枪兵

    言语,在此刻失去了意义;动作,在此刻显得无比笨拙,只因眼前的少女,是如此的美丽。

    闪烁着寒光的金属铠甲,蓝色的战裙,金色的秀发被盘在脑后,精致的脸庞仿佛一只手就能握住,一双无暇的深绿色瞳孔让人不敢直视,在朦胧的月光下,眼前的少女,整个人显得圣洁而又飘渺,

    “ma,啊,呜……”

    士郎的嘴里不断地发出无意义的音节,此时的他早已忘记了如何思考,只是傻傻的看着saber,而同时,一股一直沉睡在他体内的意识,开始悄然觉醒了,

    “从此吾剑将随汝同在,汝之命运将与吾共存,与此,契约成立。”

    看了看士郎左手背上的令咒,saber确定了士郎的master,说完了契约成立的话后,她的神突然一怔,接着向门外跑去,

    “……太差劲了,卫宫士郎,竟然一直盯着人家女孩子不放…”

    在saber离开后,士郎过了一会儿才恢复了正常,而在他恢复的那一刻,这句话就脱口而出,

    “真是的,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

    士郎不解的捂了捂自己的心脏,这时,他才突然想起现在的状况,

    “糟了!变!!”

    [turn-up]

    穿过巨大的卡牌光幕,blade手持铁棍宝具冲出了门外,此时,丘库林正被saber退,

    “切,真是的,再打之前再问一句,你的宝具,是剑吗?”

    在无形之剑的面前,丘库林也不敢打包票能稳赢,毕竟看不见的武器实在是麻烦,

    “谁知道呢?战斧,枪剑,不,或者是弓也说不定哦!”

    saber低着头,拖着长音说出了这番话,这在blade听来,倒有点冷幽默的成分,

    “哼!少胡说八道了!saber!”

    同时,丘库林摆出了一个让blade十分眼熟的姿势,顿时,一股股白烟般的魔力从枪尖向着枪包裹而上,

    ‘那个是!’blade的心漏了一拍,

    “最后再问一句,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就不能就此停手吗?”

    丘库林问向了saber,但他的目光也向着blade看去,

    “我拒绝!”理之中,saber非常干脆的拒绝了丘库林的想法,

    “切,我本来还不想惹出这么多麻烦的呢,不过,既然你执意这样…”

    丘库林一跃而起,向着saber刺来,

    “你的心脏,我就收下……”还没等他把“了”说出来,一个影突然出现在他的上空,

    “铿!!!铿!锵!!铿!锵!!铿……”

    在丘库林说出收下心脏的那句话时,blade只感觉自己的脑子先是“嗡”了一下,不由得回忆起当时那把红色魔枪刺穿自己心脏时的景,同时他的体也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当他回过神来时,自己正双手持铁棍宝具和醒剑,对着丘库林做着暴雨梨花般的攻击,

    “这,你…”

    看着blade那眼熟的铠甲样式,saber很容易的想起了丽丝菲尔,一位强大的假面骑士,在上一次圣杯战争中大放异彩的女战士,不由得,原本应该提起的戒心暂时放下了,

    “切,可恶……”

    丘库林艰难的抵挡着blade的攻击,与之前相比,虽然blade没有了那股疯狂的杀气,但此时的他反而…更加难缠了?

    “喂!你这家伙到底想怎么样?!”

    好不容易跟blade保持了一段距离,丘库林不有点恼怒,原本应该是能解决saber的,但现在,

    “说什么呢?”blade出声了,同时也从醒剑中抽出了三张卡牌,

    “那一招我可是亲体会过了,怎么可能让你放出来啊!!!”

    [dark-mag](暗-斥力/引力)

    在blade抽出卡牌的时候,丘库林就本能的冲向他,想要打断他的刷卡,而saber自然是上前阻止,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原本只是起着阻挡的意思,但丘库林却被她一剑劈飞了,

    “这是?!”还没等saber回过神来,后的blade那里又传来了声音,

    [kick](强化飞踢)

    [thunder](附加电属

    随着机械音的响起,两张被刷过的卡牌虚化,分别印在了blade的脚和口,组合技的技能音响起,

    [lightning-blast](雷光爆裂)

    blade双腿叉开,重心下沉,将醒剑插在地上的同时,猛地跃起,向着丘库林踢去,

    “呵啊啊啊啊!!!”

    闪烁着雷光和黄色能量的右腿向着丘库林踢去,感受着blade这一击蕴含的能量,丘库林不敢托大,一枪向着blade向自己踢来的右脚心刺去,以他的枪术,绝对是刺中了,不过,

    “锵!!!”

    丘库林手一抖,死棘之枪差点脱手,而blade这一踢威力不减,继续向着自己袭来,

    “切!不陪你玩儿了!”

    知道绝对受不过这一踢的丘库林很灵活的躲了开来,而一击不中的blade并不恼怒,他又从腰带的空间中拿出了一把刀,用“强化”使其宝具化后,继续向着丘库林砍去,

    “我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此时的丘库林真的想狂暴化算了,今晚的事都是些什么呀?想好好的打一场都不行,偏偏这个少年变成的铠甲人,其招式之古怪,体系之复杂,远超自己的想象,

    “不想怎么样…不过你的招式实在是太危险,所以…”

    将丘库林再次劈飞,blade一下子跳到了醒剑旁,从中再次拿出了两张卡牌,

    “这一次,你有几成的把握躲过这一下呢?”

    [dark-mach](暗-加速/音速)

    [beat](强化手力)

    在卡牌发动的瞬间,丘库林就做好了防御的姿势,不过他没想到的是,

    什么?

    原来距自己二十多米远的铠甲人,竟然瞬间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同时,想象中的斩击并没有到来,来的,是一个闪烁着蓝色能量光的拳头!

    “嘭!!!”

    没有任何悬念的,在超音速的恐怖冲击和被强化的拳力之下,丘库林被一拳打飞了…但这还不是结束!一记得逞后,blade又从醒剑中抽出了两张卡牌,

    “可恶!你这家伙是自己找死!gea……”

    丘库林想解放真名,但这一举动却被blade的下一招给打乱了,

    [dark-gemini](暗-分

    黑色的卡牌虚化,印到了blade的铠甲上,顿时,blade变成了3个!(此世之恶的力量,让斑马undead的分能力变强了)

    “这…”

    这下丘库林傻眼了,“刺穿-死棘之枪”是对人宝具,最大捕捉只有1人,虽然有着“必中心脏”的因果,但这也是在知道目标在哪儿的时候,现在这况…三分之一的几率,如果自己没刺中的话,后果…

    [thunder](附加电属

    看着三个blade做出了一模一样的动作,同时三张分不清真假的卡牌印在了三个blade的醒剑上,看着醒剑上充盈着的蓝色雷霆之力,丘库林不由的想到了不久前被这招击中后产生的麻痹感,如果这时候在被击中一下的话……

    “……算了,你这家伙,真是个让人头痛的对手啊。”

    一个跳跃,丘库林像飞一般离开了这里,而看着丘库林的离开,blade松了口气,而正当他解除了铠甲和武器上的能量时,saber却突然将剑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说!你到底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