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 剧终…新的传承者

    第三十一章剧终…新的传承者

    在丽丝菲尔醒过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巨大的桌子上,桌子则被放在会馆的中央,四肢被一圆环的宝具给牢了,动都动不了,

    “我,我的牌。”

    看着不远处放置的卡牌,丽丝菲尔却只能干着急,自己连动都动不了,想拿牌变更是做梦一样,这时她明白了,这恐怕是英雄王故意放在这里,自己看得到拿不到,让自己生出绝望之心,以满足他的某种恶趣味吧,

    “…哎~圣杯快降临了吧,也不知道切嗣他怎么样了?”

    尝试了多次,丽丝菲尔还是放弃了,她已经能够感受到体内圣杯的波动,它就快要出来了,此时,她唯一放不下的,只有她的人,卫宫切嗣。

    而丽丝菲尔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卫宫切嗣,正在她下方的大房间里,和他的宿敌言峰绮礼战斗着,

    ‘近搏击战对我十分不利,卡利科也毁了,争夺者也需要再次填装弹药,但是…avalon…’

    此时卫宫切嗣正狼狈的看着言峰绮礼,他的背后是一个被他的体砸出来的坑洞,而言峰绮礼也不好过,他的右手从手部到肘部,都被起源弹给贯穿了,

    ‘即使心脏破损也能够立刻再生的恢复能力,那么,就只有破坏他的脑部了,但是,我的右臂已经无法使用…’

    同时,两人都开始默契的计算着自己的装备数量和后手,

    ‘avalon的治愈能力即使是对自己造成的伤也有用,剩下的武器只有一把刀跟两个手榴弹,不过…舞弥…’

    ‘黑键还剩十二支,预备令咒还剩八个,archer的话…等到我不行的时候再说吧…’

    而言峰绮礼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旁边的过道中,久宇舞弥正紧握着左手中的枪支,她的右手,正握着那把没有半点神秘度的黑色残剑,

    ‘只要抓住适当的时机,就一定可以分散言峰绮礼的注意力,残剑虽然没有神秘,但根据夫人的说法,kuuga曾用这把剑斩杀无数神魔般的生物,言峰绮礼的话…应该也可以吧。’

    而就在这时候,在他们上方的丽丝菲尔,终于得到了第五个退场英灵,berserker的灵魂,体内的圣杯完全觉醒了,

    “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丽丝菲尔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她的腹部开始,向着四肢百骸游动着,她感觉自己的每根神经,每块肌,都被无的灼烧着,而就当她快撑不下去的时候,黄金圣杯,终于从她的腹部“破腹而出”!

    ‘呼,呵,呼,呵…呃!糟了!!!自我封印!’

    此时由于圣杯从她的腹部出来,导致丽丝菲尔的腹部空了一大块,但这还不是主要的,原本应该是可怖伤口的地方,此时却是一大片绿茫茫的荧光,同时,一道道裂痕从腹部的荧光处向着丽丝菲尔的全扩散开来,照这种趋势,要不了多久,自己也会像那些undead一样,变成被封印的卡牌吧,

    ‘雪,帮帮我,至少让我看到切嗣得到圣杯…’

    ‘我知道…’

    而这一次,事件再次出乎了丽丝菲尔的预料,原本飘浮着的黄金圣杯,里面竟然开始不断的冒出一股股充满了恶意的黑泥,处于它下方的丽丝菲尔,因为圆环宝具的关系不能移动,被直接淋了一

    ‘这是…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的丽丝菲尔只感觉自己的精神都快被撕裂了,一股股恶意从她的脑中喷涌而出,同样的,她的体也开始被黑泥腐蚀着,但还不到片刻,就被雪吸收了,

    ‘“恶”的力量对你而言太过强大,我虽然已经帮你吸收,但“自我封印”的速度将会加快,你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此时,圆环的宝具在此世之恶的污染下已经失去了作用,而丽丝菲尔则趁机拼尽所有的力量,步履蹒跚的离开了这里,但就在她刚到观众席上,将要离开这里时,一声声咆哮突然惊动了她,

    “吼!!!”

    “嘶~!”

    “咔咯!!!”

    “这…不可能!”

    此时丽丝菲尔虚弱至极,但她还是不可置信的惊呼了出来,在她的视野里,由于卡牌被黑泥所浸染,一只只undead竟接连从卡牌中破封而出,并在此世之恶的力量下,变得更加狂暴!

    ‘“恶”的力量将undead强制解放,你现在无法变,必须马上离开…’

    这次,丽丝菲尔想不听都不行,自己变用的类别ace卡牌都在黑泥的帮助下破封而出了,再加上自己重伤在,时刻都有因“自我封印”而变成一张卡牌,现在完全不能和它们打!

    ‘对不起,切嗣,不能看到你得到圣杯了。’

    在无奈和悔恨中,丽丝菲尔艰难的离开了这里,此时,从腹部延伸出来的,泛着绿色荧光的裂痕,已经遍布到她的口了!

    同时,所有破封而出的undead,在获得自由后,都疯狂的向着外界跑去,就在它们离开后,黑泥的力量终于烧穿了地面,直接向着下方冲去!

    “切嗣!”

    此时,久宇舞弥用残剑挥断了言峰绮礼左手的经脉,原本是可以将他的左手整个切下来的,但他躲得快了点,并将舞弥一脚踢飞了出去,不过,即使是这样,也是绝好的机会!

    也不用舞弥提醒,卫宫切嗣的枪已经对向了言峰绮礼,但就在他即将扣下扳机的时候,汹涌的黑泥破开了天花板的上方,入血一般,将三人淹没,

    “呜,咳咳咳咳,呼,呼,切,切嗣…”

    就在舞弥要被黑泥浇到的时候,她手中的残剑感受到了黑泥中强大的力量,自动吸收了她附近的黑泥,于是,幸运的舞弥逃过了一劫,但卫宫切嗣就没这么好运了,他和言峰绮礼都被黑泥的力量拖入了精神世界中,在那里开始了圣杯的问答。

    …中间的省略…

    “卫宫切嗣以令咒命令saber…”

    此时,在杀死了“狂战士”兰斯洛特而变得对圣杯的**更加强烈的saber,面对着英雄王的“求婚”,正不知该怎样摆脱僵局的时候,卫宫切嗣出现在她对面的平台上,久宇舞弥有点狼狈的站在他的后,

    ‘对,切嗣,快点命令我取得胜利,只要是你的话…’

    “使用宝具,破坏圣杯!”

    什么?!

    saber不可置信的看着卫宫切嗣,明明想抗拒,但她的体却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excalibur的风王结界解除,露出了闪耀着金芒的金色剑

    “切嗣!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你!!”为什么偏偏是你背叛我!!!

    “喂!saber!你到底想干什么?!”

    看着saber的架势,饶是英雄王都感到了不对劲,

    “不是的!我…”

    还没等她说完,切嗣的第二道命令又下来了,

    “再以第二道令咒命令saber…”切嗣带着舞弥离开了excalibur的攻击范围,

    “将圣杯,破坏!”

    “喂!你这杂种想破坏本王的求婚吗?!”

    随着第二道令咒的下达,饶是以saber抗魔力也无法抵抗,她只能绝望的举起了手中的剑,

    “住!!!手!!!!!!”

    英雄王还想用宝具群干掉卫宫切嗣的,但还是晚了,随着saber绝望的呼喊,光之斩击将圣杯淹没,同时,将整个屋顶全部打破,

    ‘到最后,我也没弄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这大概……是对我这个不懂人心的王的惩罚吧。’

    而随着这一击,saber失去了大量的魔力,并随着圣杯的毁灭,她也回归了那个剑之丘。

    “怎,怎么可能!”

    原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卫宫切嗣,此时和舞弥一同看到了因屋顶被打破而露出的天空的一部分,一个黑色的孔洞正散发着不详的气息,出现在市民会馆的上空,接着,在卫宫切嗣惊恐的目光中,如洪水一般的黑泥从孔洞中落下,黑泥中的灼烧力量将这一块地区变成了人间炼狱!

    “怎么…会?!圣杯,竟然是这种,东西吗?!”

    此时,逃离了市民会馆的丽丝菲尔惊慌的看着眼前的惨烈,每一块烧焦的土地上,都依稀能听到那些人们的悲凉绝望的惨叫,每一缕空气,都散发着**被烧焦后的腐臭味道,

    ‘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快点找到切嗣…’

    此时,除了头部和手部等一些距离较远的部位外,绿色的裂痕已经遍布了她的全

    ‘切嗣,一定要等我!体,请你在撑一会儿!拜托了!’

    ……

    “还活着!还活着!!还活着!!!”

    看着奔波了一整晚才找到的唯一幸存者,一个红发的小孩,再看着卫宫切嗣流着泪露出的从未有过的幸福表,舞弥这时有点明白,卫宫切嗣的想法了,

    “切…切嗣…”

    这时,一道宛若耳语般的声音传到了卫宫切嗣和舞弥的耳中,听到这声音,卫宫切嗣震了一下,接着,两眼露出不可置信的光芒看向发声地,

    “丽!!!”

    此时的丽丝菲尔全都遍布着绿色的裂痕,上的裂痕开始从内而外散发着强烈的绿芒,她已经撑不下去了,

    “丽!你怎么样?!我……”

    卫宫切嗣抱着小孩慌乱的跑到丽丝菲尔的边,看着丽丝菲尔的样子,想说的话语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我,我已经撑不下去了……切嗣能最后在见到你,真的好开心啊!”

    “我……”卫宫切嗣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眼前被一阵强烈的绿光所笼罩,再次睁开眼睛,丽丝菲尔已经失去了踪迹,只剩下一张卡牌和一枚璀璨的立方体。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在见到人后,拼尽了最后一口气的丽丝菲尔,最终失去了支持她的信念,在一阵强烈的绿芒中,丽丝菲尔化为了一张卡牌,上面封印着的,正是她,

    ‘雪,拜托了,帮我好好照顾切嗣……’

    只有雪知道,在丽丝菲尔消失之前,所叮嘱的最后一句话,而正当她打算进入卫宫切嗣的体时,卫宫切嗣怀中的红发小孩却突然露出了痛苦的表,同时,他的生命体征开始迅速的下降,体越来越冰冷,不出三分钟,这个孩子的生命就要消逝了吧。

    而感受着怀中的孩子那逐渐微弱的气息,卫宫切嗣知道,现在这个孩子快撑不下去了,于是,他毅然决然的将体内的avalon放进了红发孩子的体内,但…

    “不!!!怎么会?!为什么会没用!为什么!!!”

    avalon的效果在saber离去后就几乎失去了作用,看着这条小生命即将在自己面前逝去,快急疯了的卫宫切嗣注意到了丽所化卡牌旁的那枚璀璨的立方体,

    “拜托了!我知道你能听得见,求你救救这个孩子!拜托了!!!”

    在立方体中的雪看着不断的祈求着自己的卫宫切嗣,在看了看他怀中的红发小孩,接着又想到了丽丝菲尔对自己的嘱托,最后,她选择了……

    “谢…谢谢你,真的非常感谢!”

    随着立方体的进入,红发小孩的的生命体征慢慢的稳定了下来,同时,雪也发现了红发小孩体内那熟悉的,又有点不同的能量,

    [系统分支启动,开始注册分支宿主信息…发现主体系统“核心能源”,开始绑定…成功,抽取原骑士信息,开始匹配……成功,确定为假面骑士blade(剑),开始消除分区多余骑士信息,开始绑定blade,成功。]

    ‘这是kuuga的力量……因为无法控制,导致这股力量如脱缰野马般侵蚀着他的体,让力量越强的同时,生命力越弱吗?还真是……’

    [警告!分支宿主生命体征过低,系统分支开始修复,请分支宿主马上进入医院治疗,否则系统分支将使宿主强制进入假死状态。]

    [分支宿主生命体征开始上升,危机解除,建议宿主马上进入医院治疗。]

    ‘好漂亮的……星星。’

    这一刻,所有人都不知道的,这个红发的孩子在立方体进入体前的那一刻,眼睛曾睁开过,而璀璨的立方体留下的如同钻石星辰一般的美景,和卫宫切嗣那幸福流泪的脸庞一样,深深的烙在了他的心头。

    这个新的骑士传承者,将会给未来带来怎样的变化呢?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