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 令人猜疑的狂战士

    第二十四章令人猜疑的狂战士

    肯尼斯和索拉最终逃出了升天,当然了,经此一役,阿其波卢德家的声望恐怕会一落千丈,连当家的都被废了,家族还会好到哪儿去?

    “喂,小子,真的不后悔吗?”

    看着上空离去的客机,征服王问向旁的韦伯,

    “不会啊,我只是想让大家认可我的想法罢了,虽然我的确讨厌他,但…他毕竟也当过我的讲师啊。”

    是的,如果不是韦伯让征服王暗中帮了肯尼斯两人一把,以他们现在的力量,根本逃不出卫宫切嗣的手掌心,

    “赢了也不杀死对手吗?喂!小子,你现在越来越对朕的胃口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在一旁狂笑不止的征服王,韦伯第一次摆出了一副臭脸,

    “也亏你说的出来啊!你的魔力已经不够了吧!”

    “额…”被说中心事的征服王,立马尴尬了。

    …仓库中…

    此时,丽丝菲尔正躺在自己刻画出的魔法阵中,在她的精神世界里,正上演着一幕幕堪称3d版的英雄悲凉史,

    “我只想让大家记住我的名字,即使为暗世界的刺客,也想将自己刻画在历史上……”

    “为什么坚定不移信仰上帝,并为上帝而战的贞德,会有这样悲惨痛苦的结果?!神!我恨你!!!从此,我吉尔·德·莱斯将以亵渎之姿来赞叹你……”

    “我并没有怨恨什么,只能怪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真想再次表达自己的忠义之心啊…”

    脑中不断的闪过退出战争的assassin、caster和lancer这三个英雄的生平事迹,和他们的战斗历程,当然了,如果他们的记忆一点一点来的话,丽丝菲尔会更很高兴的,

    “是你做的吧?雪?”,在内心深处,丽丝菲尔突兀的问道,

    “是的,对于所谓英灵的事迹,我很好奇。”

    丽丝菲尔的面前突然出现一个跟她长得一样的人,两人唯一的不同就是眼睛了吧,这个人的眼中散发着不详的红光,而对此,丽丝菲尔并没有什么意见,

    “封印,还可以撑多长时间?”

    这是丽丝菲尔最关注的问题了,要知道这代表着自己能够活动的时间限制,

    “若再吸收两个英灵的灵魂,封印将完全崩溃,届时,你将会本能的‘自我封印’,但,若你想,我可以帮你延缓‘自我封印’的过程。”

    对于这个答案,丽丝菲尔已经很满意了,不过,她又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如果我被封印了,那你怎么办?”

    “大概,会重新回到剑里,或者找一个新的宿体吧。”

    听着雪的话,丽丝菲尔有点沉默了,要不是这个神奇的剑灵,恐怕自己依然无法摆脱因兹贝伦人造人的宿命,而就是这么好的一个剑灵,却不得不龟缩在一把剑或是他人的体里,真是…

    “呐,雪,你为什么不干脆用能量做一个体呢?这样就可以在外界生活了啊?”

    对于雪的力量,丽丝菲尔有着很深的记忆,光是那把残剑中存贮着的力量,就足以提供一个sevant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不知多久了,但雪又是为什么呢?

    “做不到,我的灵魂,并不完整。”雪摇了摇头,说出了让丽丝菲尔大吃一惊的话,

    “我的灵魂早已残缺,之所以能跟你说话,是借助了系统分支的力量,如果脱离的话…就会变成一个只知砍杀的武器。”

    对于这个答案,丽丝菲尔是没想到的,灵魂都是残缺的,还能够活动已经很了不起了,

    “现在,你体内英灵的灵魂虽然被封印着,但还是会做出影响,因此,我根据这个影响,通过系统分支做出了一个训练的方法。”

    说着,雪指了一个方向,在那里,是一片熟悉的景象,

    “这里…不是你的固有结界吗?”

    熟悉的雪地,灼烧的天空,但却再也没有那些尸体,反而竖立着种类繁多的武器,

    “我,没有心,所以无法使用固有结界,这片地方,是kuuga心中的场景。”

    说着,雪带着丽丝菲尔来到了场中,顿时,三个影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他们是被你吸收的三位英灵,被我抽取一丝魂力做出的模拟,有着独立的思考能力,继承了本体所有的战斗经验,只要在这里跟他们训练,一定可以取得好的成果,但是…”

    眼前的人赫然是assassin、caster和lancer,不过他们的眼中没有一丝感,就像机器人一样空洞,不过雪却有点言又止,

    “但是什么?”

    丽丝菲尔看着“自己”露出某种苦恼的表,立刻好奇心大作,

    “人的幻想是无法完美的,无论在这么真的模拟,在你的心里都会变得虚幻,原本的本体系统可以无视这一点,但我所掌控的系统分支,却无法做到,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外界在打造一个虚拟的共振室,这样才能做到百分百的虚拟战斗。”

    沉吟了一会儿,雪说出了这么番话,而丽丝菲尔并没有什么意见

    “没关系了,反正圣杯战争也快要结束了,现在训练的话也没什么意思。”

    丽丝菲尔刚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外界有人来了,

    “你该出去了。”

    随着这句话,丽丝菲尔的感官陷入了黑暗,同时她也感受到了自己的体,

    “醒来了吗?夫人。”

    看着自己边围着的久宇舞弥和saber,丽丝菲尔点了点头,站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吗?”

    看着舞弥的表丽丝菲尔询问道,

    “就在早上,远坂时臣和rider的master结盟了,形式对我们很不利。”

    听着这个消息,丽丝菲尔并没有太惊讶,毕竟自己可是有着堪比对城宝具的攻击力的,如果远坂时臣会和自己结盟的话反而奇怪了,

    “没关系的,rider的固有结界由我来应付,archer由saber来应付,现在最关键的是那个不知道在想什么的berserker,我感觉的到,他的主人应该没有下达攻击saber的指令,每次见到saber就暴走,这不太正常,所以……”

    丽丝菲尔的目光看向了saber,

    “他恐怕是saber你熟知的人,saber,你能想出他在你的时代里是哪个人物吗?”

    闻言,saber摇了摇头,

    “虽然他的攻击手段感觉有点熟悉,但依然猜不出他到底是谁。”

    丽丝菲尔皱起了眉头,到底怎么样才能把berserker这个不稳定的因素排除掉呢?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