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王之酒宴(上)

    第十二章王之酒宴(上)

    又做奇怪的梦了。

    看着眼前的景象,丽丝菲尔清楚的意识到了这点,

    雪,漫天的大雪宛如将一切都净化了一般,洁白剔透毫无瑕疵,而在这茫茫大雪的背后,却透出一股诡异的感觉,

    “天空,又是怎么回事?”

    宛如被火焰灼烧的伤痛一般,红色的,带有烟云的天空,就这么缓缓的灼烧着,让世间一切罪孽都被燃尽的红莲之火,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到底是谁在控着这一切?!”

    随着丽丝菲尔的疑问,雪停了下来,同样的,地上的雪也开始缓缓消退,露出了最本源的东西,

    “尸体?!”

    眼前的尸体种类非常丰富,有人类的,有昆虫的,有恶魔的,有天使的,也有神话中的巨龙等等。

    而在另外一边,摆出的则是亡灵物种,骨龙,巫妖,黑武士等等。

    可以说,这里就是一个囊括了各个世界强大物种的坟墓。

    这里,是所有被kuuga所杀之生物的坟墓,亦是他留下的执念……

    “谁在那里?!”丽斯菲尔被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到了,

    帮助着自认为需要帮助的人,被所帮助之人背叛,无法拯救所有无辜的人,愿为一人与世界为敌,收割所有伤害所守护之人的生命……

    “到底,到底想说什么?你到底是谁?!”

    丽丝菲尔隐隐有种感觉,但这种感觉很奇怪,

    无法理解,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为了不相干的人伤痕累累,为了自己?为什么想要毁灭自己?

    “你是……kuuga吗?”

    丽丝菲尔试着说出心中的猜测,但她很快就明白,她猜错了,

    我,没有心…我,只有战斗才能显现意义,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他,给我取了名字…我,叫……

    眼前忽然一黑,接着,再次睁开眼睛后,熟悉的灯光传来,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在昨天,lancer的主人肯尼斯受重伤,被lancer救走,而切嗣他,也为了方便寻找lancer,搬到了外界的旅馆居住,这里,只剩下自己和saber,

    “又是这种奇怪的梦啊,到底是谁?他(她)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丽丝菲尔困扰的抚了抚眉头,从旁边拿起了那把召唤出系统分支的,黑色的残剑,细细的端详起来,

    ‘难道说,是这把剑在跟我说话?’

    摇了摇头,将这个不理智的想法抛出脑袋,丽丝菲尔下走了起来,因为肯尼斯大搞破坏的原因,整个城堡被弄的乱七八糟,

    “嗯!这是?!”一阵闪电雷鸣传来,

    感受着结界传来的痛楚,丽丝菲尔皱了下眉,才一天而已,这么快就又有人来了吗?

    “丽丝菲尔…”

    这时,一男装的saber跑到了边,

    “刚才的雷鸣,再加上毫不遮掩的登场,敌人,很可能是rider。”

    的确,这么明显的痕迹,的确是那个征服王的个,但他来这里,是想找虐吗?还是说,

    ‘他,有着什么依仗或强力的宝具不成?’

    怀着这个疑问,丽丝菲尔和穿上概念武装的saber跑到了前厅,

    “哟!saber还有女勇士!”

    只见一便装的征服王,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跟自己和saber大招呼,

    “rider,你这是…”

    就连saber看到这匪夷所思的场景,也不由的疑惑了,

    “朕听说你们的据点是城堡才赶来看看,结果,还真是不怎么样啊。”

    当然了,因为被那个万恶的肯尼斯给破坏了这么多啊,

    “请问,您到这里,有何贵干呢?”

    没变丽丝菲尔是很和善的,而这也是为什么saber不喜欢她变的原因,当然了,在看到女勇士对自己这么和善的份上,征服王也不龙颜大悦,

    “那还用说吗?”征服王抱起了边装酒的木桶,

    “当然是请你喝一杯的,当然了,如果女勇士你想加入我的军队的话,也可以请你喝一杯。”

    看着将木桶拍得“咚咚”响的征服王,丽丝菲尔明白了,这货,就是来请大家一起闹的,

    “喂,你们这里应该有不错的庭院吧,快点带我去,真是受不了这里的,都是灰。”

    看着抱怨这抱怨那的征服王,丽丝菲尔不有种想要拿他试剑的冲动,但还是忍住了。

    …庭院中…

    征服王一把砸开了酒桶,一股酒气飘来,

    “咕嘟~咕嘟,哈,呵呵,听说圣杯注定会被授予与之相称的人,发生在冬木市的争斗正是为了验证这一点的仪式,如果只是为了验证资格的话,倒是不用流血了,只要英灵们达成共识的话,答案不就有了吗?”

    征服王说着,将手中的酒递给了saber,而saber很自然的喝下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就真不用出现这么多牺牲了。’

    丽丝菲尔知晓一切的流程,所谓的圣杯就是需要英灵的死亡而奠基的,因此,无论今天的结果如何,到最后,除了胜利的英灵,所有英灵都要死,

    “于是,你想和我比试一下谁有资格吗?rider。”

    征服王露出了“正确”的表

    “正是如此,如果我们都自称为王不肯相让,那么自然不能放任不管,现在的这场宴会,叫‘圣杯问答’倒是不错,究竟谁有器量成为获得圣杯的王呢?”

    谁能获得圣杯吗?还真是难题呢,但是,自己现在拥有的力量,就是为了让切嗣得到圣杯的,所以,

    ‘得到圣杯的,一定是切嗣和saber!’

    “把酒相问,自然就能见分晓。”

    而就在征服王说完这句话后,一道金光闪过,黄金的英灵再次来临,

    “玩笑就到此为止吧,杂种。”

    英雄王也到了这里,而同时,他的目光也不由得向着丽丝菲尔偏转了一下,

    “……丽丝菲尔,请到我后来。”

    察觉到了英雄王的视线,saber将丽丝菲尔呼唤到了自己后,

    “rider,这又是怎么回事?”saber戒备的看着英雄王,同时将后的丽丝菲尔护着,

    “嘛,在街上遇到了他,也顺便请来了。”征服王无所谓的说着,

    “上次就是你把本王给静止了吗?还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英雄王的眼睛稍微眯了起来,其中闪过一道杀气,而此时,征服王出来阻止了,

    “好了好了金闪闪,现在毕竟是酒宴啊,那种不愉快的事暂且放到一边吧。还有,你的速度慢了点啊,嘛,和朕不同你是走来的,也可以谅解,但,还是罚一杯吧。”

    说着将手里的就交给了英雄王,而英雄王接过后闻了一下,就厌恶的拿到了一边,同时,手上的空间又出现了金色的光晕,接着一个黄金酒器出现。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