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都是群胆小鬼

    第十一章都是群胆小鬼

    在saber的战场上,由于目睹了caster将小孩子制作成了魔怪,愤怒的saber发誓要将caster杀了,而就在她自己被魔怪抓住,不能动弹的时候,一红一黄两杆枪帮她解除了危机,

    “saber,还真是狼狈啊,左手的伤让你变如此不堪吗?”

    面对lancer的调笑,saber却对他感谢,因为这个男人,在这种况下依然帮助自己,是个真正的骑士,

    “闲话不多说了,现在先把这恶心的家伙解决吧!”

    于是,这里就开始上演了两位正直的骑士大战邪恶魔法师的剧

    画面转到城堡前,

    “沸腾吧,我的血液。”

    再次出现在这里的肯尼斯,将一试管水银倒在了地上,同时念动咒语,这是他最自豪的礼装之一,月灵髓液,有着自动防御、自动搜索、自动攻击这三样能力,而他现在把这个拿了出来,就是要跟卫宫切嗣,这个因兹贝伦的master决斗!

    带着旁的一大团水银,肯尼斯,这位注定悲剧的家伙,进入了城堡中。

    画面转到丽丝菲尔这里,

    “额?等等!舞弥小姐…”

    丽丝菲尔闭上眼,再次张开后,流露出不加掩饰的锐芒,

    “又有人进入结界了,这一次,是那个名为言峰绮礼的男人,让切嗣痛苦的人……呐,舞弥小姐,你跟我想的是一样的吧。”

    听了丽丝菲尔的话,舞弥想了想,点了点头,

    “绝对,不能让他靠近切嗣,当然了,如果可以的话…”

    [change]

    一瞬间,丽丝菲尔再次变成了杀伐果断的chalice,手中一闪,醒弓出现,

    “如果可以的话,这一次,最好能让他永远留在这里!”

    看着浑煞气侧漏的chalice,再想起码头上她一人独斗两个英灵的表现,久宇舞弥想了想,让开了道路。

    …城堡内…

    此时,卫宫切嗣和肯尼斯,这两位master开始了属于魔术师之间的战斗,而在战斗的过程中,肯尼斯被完全激怒了,因为,

    “明明受过魔术师的熏陶,也有着一点魔术师的素养,但却用着如此低劣而又堕落的手段!现在已经不是决斗了,而是讨伐!”

    而就是这一点,让卫宫切嗣得以成就魔术师之名,这个世界的魔术师都看不起人类的科技,尤其是像肯尼斯这种魔术师中的,以家族为单位的人,更是如此,于是,卫宫切嗣就利用了这点,让成千上百的魔术师死在了他的枪口下,

    “固有时制御——三重停滞”

    由于边有着肯尼斯用来追踪敌人的水银,卫宫切嗣在经过思考后,判断这个水银是通过温度变化或心跳等生命体征来追踪敌人的,而使用“固有时制御——三重停滞”,让体的所有生命体征,包括心跳,呼吸,体温等等一系列全都降低三分之一,

    ‘现在只要等,等就可以了。’

    终于,在卫宫切嗣的忍耐下,水银的搜索还是没有找到他,而在水银退去的那一刻,

    “控制解除”

    接着,因为水银没有探测到敌人,所以肯尼斯毫无防备的来到了这里,但刚一来就受到了卫宫切嗣子弹的招呼,

    “笨蛋,在‘月灵髓液’的面前,你这点小把戏是没用的!”

    虽然被吓了一跳,但肯尼斯还是很快的恢复了过来,但他没有看见的是,在水银组成的盾前,卫宫切嗣从怀里抽出了一把老式的枪,枪口对准了肯尼斯的方位后,嘴角处透出了一丝“你上当了”的笑意,

    “乒!”

    …城堡外…

    此时,在saber和lancer两位骑士的联手之下,caster的魔怪大军被毫无悬念的解除了,而就在两位骑士想将caster解决的时候,跟所有电视剧或动画片一样,这货用了最老的“烟幕式退场法”,当然了,这里的烟幕,变成了血雾,

    “saber,果然是好剑法。”lancer带着赞叹的表

    “哪里,你的枪术也是这么的精粹。”saber也是如此,

    “如果不是上次那个chalice出来捣乱,也许我们还可以比个尽兴呢,不过,昨天的那一拳差点就要了我的命,那个chalice,到底是何方神圣?”

    看着lancer疑惑的面容,saber什么都没说,她不是笨蛋,现在说出去,等于是在给丽斯菲尔添麻烦,

    “是什么你自己去猜,但现在,我要打败你!”

    听着这独一无二的女金属重音,saber知道,丽丝菲尔又不顾自己的劝告,变chalice了,而同时,在听到chalice的声音后,lancer的表先是一苦,但接着,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面色郑重的对着saber和刚刚到来的chalice说道,

    “我的主人有危险了,我现在必须去救他,saber、chalice,如果你们想跟我打的话没问题,但请先让我救我的主人。”

    说完,就不顾两人的反应,立刻灵体化走人了,而看到这一幕,chalice愤怒的将手中划到一半的卡片放了回去,

    “一个两个的都是胆小鬼!”

    留下这么句令人疑惑的话,chalice重新刷了一张卡,

    [float](空中飘浮)

    然后,借着月色,chalice向着城堡飞去,同时,久宇舞弥赶来了,

    “舞弥小姐,为什么丽丝菲尔会变呢?”

    由于丽丝菲尔在变后会变得嗜血好杀,所以saber一直不希望她变,而现在,又是什么原因呢?

    “言峰绮礼,切嗣的大敌,丽丝菲尔在得知他也来到了这里后,就直接变想要把他干掉,但这家伙太狡猾了,assassin不但是没死,而且还有很多个,夫人在受到多个切断气息的assassin攻击的同时,言峰绮礼也跑了,所以……她现在心很糟糕。”

    原来如此,难怪刚才chalice要说“一个两个的都是胆小鬼!”这句话了,原来还真是这样,跟她对上的人都不肯跟她交手啊,

    “那么,caster已经逃走了,丽丝菲尔也回去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吧。”

    看着saber精致典雅的面容,久宇舞弥点了点头,

    “……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见久宇舞弥这幅样子,saber也很是好奇,所以,

    “有什么你就问吧。”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saber你对上夫人,那么…有多少把握呢?”

    听了久宇舞弥的话,saber紧了紧眉头,说出了一个数字,

    “大概……六成左右吧。”

    听着saber的回答,久宇舞弥叹了口气,连全盛时期的saber都只有这么点把握啊,夫人,那些对上你的人,能不逃吗?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