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爱丽丝菲尔的愿望

    第九章丽丝菲尔的愿望

    为什么,要这么做……

    什么?

    为什么,要将自己弄得伤痕累累……

    你,你说什么,你又是谁?

    我,在你的体里,我是……

    “丽!”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丽丝菲尔瞬间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卫宫切嗣那带着忧心的面容,

    “切…嗣。”

    轻声呼唤着自己的人,丽丝菲尔顺从的被他抱在怀里,同时,在码头上的那一段段记忆开始涌入大脑,

    ‘那个时候…我简直…疯了一样。’

    丽丝菲尔还是错估了自己现在的体,在没有收服最后一张类别king的卡片之前,任何激烈的战斗,都足以让她变成一个只知战斗的狂者,

    “丽,你听好了,以后,不许你再去战斗。”

    听着卫宫企鹅色的话,丽丝菲尔表没变,但却轻轻推开了他,

    “为什么呢?切嗣……”她想知道,

    “只要有我的力量,这场战争就有了更大的把握,这样一来,切嗣的愿望就能实现了,而且…剑灵说,只要打败除saber以外,任意一个sevant,就能用最后的力量了呢…”

    手抚上了人的脸庞,丽丝菲尔在这一刻的表,仿佛一个天真的小女孩一般,

    “虽然很自私,但是……只要能够得到最后那张牌的力量,即使最后圣杯出现……应该也可以留下来吧……真的,很想跟切嗣,跟伊利亚在一起呢……”

    听着妻子的喃喃自语,看着她眼中的,那微弱的希望之芒,卫宫切嗣想拒绝,但却发现自己怎么样也发不出声音,

    ‘丽她,为了自己牺牲了太多,自己还要剥夺她内心最后的希望吗?’

    即使知道很飘渺,但在见识了那堪称神迹的时间静止后,卫宫切嗣对所谓的假面骑士抱上了一丝希望,

    ‘如果真的可以,那么,我也希望丽,可以留在我和伊利亚的边……’

    这么想着的卫宫切嗣,终是点了点头,而丽丝菲尔同样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对了,丽,今天你在码头上,用的那个静止的力量,是怎么来的?”

    面对人的疑问,丽丝菲尔从手中变出了一张牌,

    “这是第十张牌,我让剑灵特意帮我挑选的,有着冻结时间的力量,可以是冻结一个人,也可以是冻结一片区域的人,唯一遗憾的,恐怕就是无法在‘冻结’的时候,攻击别人。”

    接过丽丝菲尔手中的牌,卫宫切嗣摸索了一番,接着还了回去,同时还感叹了一下,

    “如果我也能用的话……应该能很容易解决那些master了吧。”

    听着人的叹息,丽丝菲尔不笑了出来,

    “切嗣还真贪心啊,明明体内有着控制时间的固有结界,对上那些master……”

    就在这个时候,丽丝菲尔脑中灵光一闪,

    ‘我现在的体,是不老不死的undead,如果接受切嗣的固有结界……等等!切嗣的固有结界力量是家传的魔术刻印,如果拿走了的话……’

    最后想了想,丽丝菲尔还是放弃了这个不实际的打算,

    ‘算了吧,我太贪心了,有着第十张牌就可以了。’

    这么想着的丽丝菲尔,决定不再去想,同时,新的问题出现了,

    “切嗣,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rider有没有为难你们,还有saber怎么样了。”

    就这样,卫宫切嗣开始讲起了丽斯菲尔昏迷时的事……

    …当时的况…

    “丽丝菲尔!!!”

    看着倒地的丽斯菲尔,saber拼命的冲了过来,将她扶起的时候,才发现她全已经被绿色的血液浸透了,探了探她的心跳,虽然微弱,但还跳动着,

    “果然啊,刚才的爆发是有代价的。”

    看着虚弱的saber和昏迷的丽斯菲尔,征服王并没有趁机攻击,而是对着saber说了一声,

    “虽然lancer被这位女勇士贯穿了体,但被他躲过了心脏的要害,已经被他的master救走了。”

    看着街道尽头空无一人的地面,只有一些血迹还证明着,原来这里是有人躺着的,

    “尽快跟lancer做个了断吧,然后以全胜的姿态和本王一决胜负,当然了,如果这位女勇士醒来,麻烦帮我说一声,我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的大门,永远为她敞开着。”

    留下了句暧昧不清的话,征服王驾着他的飞天牛车,带着他的主人离开了这个地方。

    “然后,我就带着你和saber,来了冬木市的城堡,但……在来的过程中,caster出现,并将saber错认成了法国的圣女,贞德。”

    听着卫宫切嗣讲到这里,丽丝菲尔有种被耍了的感觉,原来想单挑一个落单的英灵,结果先是个大傻,再是个中二,最后是个疯子,一个两个的都破坏自己的好事……

    “呐,切嗣,你说,我是不是很笨啊,如果在码头上的时候,我直接静止除saber以外的英灵,这样一来,在回来的路上,就可以打败caster了,结果……”

    看着自己的妻子因为挑错英灵而抱怨着,卫宫切嗣有种奇妙的感觉,丽丝菲尔现在抱怨着的样子,更像挑大白菜挑的不满意的样子,

    ‘……不知不觉间,原来丽已经这么厉害了……’

    可不是,现在想想,丽在码头上,先是lancer,再是archer,最后是berserker,她一连单了3个英灵!如此战绩……这是要逆天啊!

    这时候,不知是否是错觉,卫宫切嗣有种“吾家有妻初长成”的微妙感,

    “如果能掌握最后一张牌……那么跟英灵对战的时候,就不会这么辛苦了吧。”

    丽丝菲尔说着在外面的魔术师看来绝对是疯子一般的话,但却让卫宫切嗣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丽,我知道,如果你想战斗,我和saber都是拦不住你的,但,在你战斗的时候,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

    卫宫切嗣的脸上,带着极为严肃的表

    “今后在遇到这样的战斗,在打不过的时候,给我以安全为第一位,绝对不能像今天一样,用那股连你都无法控制的力量!绝对不能用!!!”

    看着自己人担心的严肃而又担心的样子,丽丝菲尔微笑着点了点头。

    在门外,听着两人之间的话语,做好了讨伐lancer主人的久宇舞弥,还是没有敲门。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