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五 神裂的实力

    第八十五章神裂的实力

    雪在咏唱圣歌的同时,遥远的天际似乎也在跟她的歌互相回应,圣歌很恢弘,很飘渺,给人一种被从头到脚净化的感觉,

    “咦!?”茵蒂克丝突然惊呼了一下,这让原本重拾希望的炮姐再次感到不妙,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难道这首歌不能救他吗?”如果不能救的话,那该……

    “不,不是的,”茵蒂克丝却摇头否认,

    “圣歌绝对救得了当麻,不过……这首圣歌我却从没听说过,即使是魔导书里也没有记载过!”

    就在茵蒂克丝说明着炮姐听不懂的东西时,原本只是雪一个人的声音渐渐的变成了一群人,点点洁白的圣光从雪的上飘下,不停地落在上条的“尸”上,不一会儿,他上的伤就全好了,连血迹也消失了。

    ‘雪还真是给我面子啊,原来只是让她随便用个治疗的法术把我“救活”的,没想到却直接用这种复活专用的圣歌,嘛,虽然在这个世界复活是不可能的,不过撑场子倒是很不错,可以接着最后的计划了。’

    只见上条先是手指动了一下,眼皮紧缩了一下,接着整个人一个打着哈欠起

    “呵~~啊,咦?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干嘛?”

    上条“莫名其妙”的看着泪眼朦胧的盯着他看的炮姐和茵蒂克丝,心里一阵发虚,现在才发现欺骗这种心灵纯洁的女孩子真是要遭天谴的啊!

    “当麻!!!”茵蒂克丝大叫了上条的名字扑到他的怀里,而炮姐则是满脸泪水的看着他,脸上是幸福+愧疚的笑容,

    “额,好了好了,别哭了茵蒂克丝,再哭的话就要被别人笑了,还有那个御坂妹,给我收起你手里的摄像机!”

    上条早在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位摄影迷,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能让她拍摄的了,所以这种让人不舒服的东西还是尽快收起来。

    “对不起,我知道现在说这个已经没用了,但我也只能说,对不起……”又是这样,每次我都只会给他添麻烦,这次还差点害死他,我,已经……

    正当炮姐又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上条一手拍在了她的头上,

    “都说了不管你的事了。”上条愉快的笑道,

    “你也不是故意的,那发超电磁炮的威力是很小的,只不过是我不走运所以被打中了罩门,你千万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虽然是这么说,但上条越是强调炮姐不要有心理负担,炮姐的心理负担就越重。

    “还有,哔哩哔哩,茵蒂克丝,你们是不是忘了跟一个人道谢啊?”上条指了指雪,其意思不用多想,

    ‘我果然是天才,先用假死的办法让哔哩哔哩和茵蒂克丝害怕一下,再让雪把我“复活”,这样一来,她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我的态度会好上很多,而且因为雪“救活”我的缘故,她们也不会再仇视雪了,真是一举两得啊!’

    就当上条在心里沾沾自喜时,茵蒂克丝和炮姐两人很郑重的跟雪道谢,而雪也是非常礼貌的回了句话,

    “如果下次还发生这样的事的话,请务必把我叫过来。”

    得,就这么句话,让炮姐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而这场上条“精心策划”的,安抚水晶宫成员的计划就这么完美的落幕了,不过好像忘了什么人?

    “哦!对了,神裂她还在温泉里泡着呢!”

    在离开了男浴室后,上条想起了还在温泉里泡着的神裂,于是他急忙让雪进去看看她出来了没有,结果早没影了,

    “嗯!想必在老妈她们进来的时候,神裂就跳墙离开了吧,还真是……说来就来啊!”

    看着又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神裂,上条也只能吐槽这句了,

    “你到底怎么了,”神裂发出了疑问,

    “明明有着这么强大的体魄,为什么会突然爆这么多血?不要用罩门的那来忽悠我,你体的强大和韧我可是亲体会过的。”

    前半句话还是好好的,但后半句怎么听起来有种……违和的感觉呢?

    “你应该还记得吧,刚才我为了阻止你用七闪,在没有变况下用了clock-up,”看着神裂点了点头,上条继续说明况,

    “我的clock-up和ka

    uto(甲斗)的是不一样的,他是以装备得到的能力,而我是以自己的脑力+能量拼出来的,稍微给你演示一下好了。”

    说着上条发动了clock-up,不过只是到了神裂的面前,然后,

    “嘶,还是那么痛啊……我的clock-up,是以超速思考的大脑通过能量,带动整个体产生共鸣,从而得到超速化的能力,根据那些人的说法,这和圣斗士的第七感很像,不过即使很像,这也不算是第七感,而且在用的过程中,还是不可避免的有了限制。”

    看着上条再次冒出鲜血的体,神裂有些了然的点了点头,

    “所谓的限制应该就是,你的**无法承受超速化吧。”

    “被你看出来了,是的,超速化只有在变的时候才能无风险的使用,因为那个时候与能量产生共鸣的,更多的是生物铠甲,但在平常的状态……也只能说我的体还是太弱了。”

    听着上条说着自己很弱的话,神裂火织第一次这么想揍人,

    “如果你还叫弱的话,那么你让我这个手下败将何以堪啊。”

    看着神裂那冷清的脸,上条笑了笑,

    “如果你是要听真话的话,在某些地方,你的实力也就够当个扫地的仆人了。”

    “你是在侮辱我吗?!”看着面色冰冷的神裂将右手放到了刀柄上,上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

    “没有,不过不要把自己想的太过强大了,如果我说,我曾经遇到过一个整天只知道躲在小黑屋里的老头子,结果他只用了半招就把我解决了,你信吗?”

    看着神裂那皱起来的眉头,上条没有再管她,自顾自的转离开了,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那个老头子叫什么名字?”

    对于这样的强人,神裂火织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发现似乎是没有这么个人的,即使让自己家的大主教来对上这个“魔术师天灾”,估计也要花上一番功夫吧,

    “他没告诉我他的名字,不过那些家伙都叫他……”上条的步子顿了顿,然后接着往前走了,

    “剑圣!”

    留下了这么个神裂火织从没听过的名字,上条悠然的离开了,

    “剑圣?没听说过,不过从名字来看的话……应该是中土的一位强者吧。”

    看着上条离去的背影,神裂火织放下了手中的刀,

    “如果是中土的强者,那么你也输的不怨,要知道即使是当年的十字军东征,也都被中土的强者全踢回来了啊。”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