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七 考验进行中

    第六十七章考验进行中

    这里,是什么地方?

    黑暗,荒芜,刺鼻的气味充斥着整个世界,幽冷的风吹过,让人心寒。

    我,怎么会在这里?

    没有人回答,有的只是孤寂的风,还有就是无边的荒芜了。

    我,要出去。

    怀着这个想法,上条一路向前,然而走了不知多久,还是没有任何生物存在的痕迹。

    到底要怎么才能出去啊?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阵波动,瞬间,荒芜改变了,他到了一个有点眼熟的地方,

    这里,是……我原来住的小镇?!

    就在上条这么想的时候,一阵奇怪的声音传来,

    “快把他赶走!这个灾星!”

    “快滚开!我们才不要和瘟神玩!”

    “这样都不死吗?果然是个怪物啊!”

    听着一阵耳熟的话,上条的思维停滞了,转过头,在他的眼前,赫然是跟他长着同样的面孔的,5岁时的上条当麻!

    “你……”

    …外界…

    硬撼着一方通行的异世上条,此时已经生出了极为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很准,有好几次自己都被它给救了,现在生出这种预感则表示着,自己后的黑球要有大动静了!

    ‘可恶!得赶紧速战速决了!在这样拖下去肯定得出大事!’

    然而心中焦急的异世上条并没有发现,从刚开始就一直表现的很狂暴的一方通行,眼里闪过一道道隐晦的暗芒!

    而在一旁,从刚才就守在这里的异世美琴和炮姐此时已经能够动起来了,由于这两人的战斗层次还是超过了她们,所以她们只能在一旁干看着,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

    炮姐咬牙切齿的看着挥舞着黑翼的一方通行,

    ‘为什么!明明杀了这么多无辜的孩子!为什么他还会得到这么强的力量!不可原谅!真的是不可原谅啊!!!’

    但即使在痛恨他,炮姐也无法做出任何措施,原因则在于旁的异世美琴,她正牢牢的抓着她的手臂,

    “以你的力量,即使去了也只是给那个家伙添加负担,还是看着吧,在我的世界,妹妹们就是被他这样拯救的。”

    听着另一个自己的话,炮姐有相当长时间的思维停顿,为什么自己无论做什么事都会跟他扯上关系啊?

    ‘孽缘吗?还真是符合这个说法啊!也许自己这辈子都要跟他纠缠不休呢。’

    看着跟一方通行搏斗的影,炮姐的眼神有些迷离了,记忆中的两个影渐渐重合在了一起,不过很快她就连迷离的心思都没有了。

    “吼——吼——”

    恐怖的嘶吼声又开始从黑球的内部传出,这一次的频率比刚才高了不知多少倍,黑球也开始规律的缩动了起来,像个正在孵化什么的心脏一般,在场众人都愕然的看向它。

    然而在众人愣神的刹那,一方通行突然暴起,只见他近移动到了异世上条前,异世上条刚反应过来将“龙王破坏剑”横在前时,一股巨力从剑上传来,巨大的反震力将异世上条打飞了十几米!

    …上条的内心深处…

    “你,你是…我?”看着眼前目光淡漠的小上条当麻,上条的心里充满了惊异,为什么会看到自己呢?难道这里是幻觉?

    而小上条当麻诡异的笑了一下,同时在他的周围,一群数不清的人围了过来,丑恶的嘴脸立即暴露了出来,

    “不要让这样的家伙呆在这里!”

    “离我们远点!我们才不想不幸呢!”

    “哦?那个小子啊!随孩子们去吧,反正又死不了。”

    看着小孩子们不停地朝小上条当麻扔石头、泥巴等等,而大人们则眼神冰冷淡漠的看着这一幕,这让上条瞳孔微缩了起来。

    是的,他想起来了,当初由于自己不幸的体质,整个小镇的人都排斥自己,好好的在外面走都会被花盆砸到,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讨厌自己,除了父母外,自己就是个被所有人都排斥在外的人。

    然后父亲上条刀夜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在很早前就把自己送进了学园都市,希望以科学为名的都市不会再对自己造成任何不幸的事件,但这个美好的想法还是被无的打破了。

    但自己并……不,应该还是有点的,只要是人都会有那么点负面绪吧,看着周围的人毫无概念的挥霍着自己的青,而自己却只能独自一人不停地跟不幸作斗争,周围的人住着舒适的大房子,而自己只能住在总是出问题的宿舍楼里……

    “但,这又怎么样呢?”看着眼前的一幕,上条眼神犀利的对着小上条当麻,

    “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即使现在的生活还是有点不幸,但跟以前比起来实在是天差地别了,让我看这个有什么意义吗?”

    对于这个问题,小上条当麻并没有说什么,不过是将周围那些人的心理都放大了出来,顿时——排斥、冷漠、厌恶等等一系列负面绪被成倍放大淹向了上条,

    “想想自己过去的子吧,你早就看清大人和小孩那丑恶的嘴脸了吧,无论是什么理由都无法否认他们对你造成的伤害,你,不恨他们吗?”

    若是在平时,上条是不会受太多影响的,但不知为何,自己心里却有一种想要同意他说法的**,

    “我,我才……”不,不会的,我才不会,不会……

    “是吗?那就看看她们吧。”话音落下,小上条当麻边的人都消失了,但却出现了御坂妹!

    “御,御坂妹。”看着将自己和小上条当麻包围起来的,数量众多的御坂妹,上条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御坂妹们逐一死去,各种各样不同的死法,有的是头被拧了下来,有的是全的皮被扒了下来,有的是被开膛破肚……总之这些死法足以让所谓的满清十大酷刑变成小玩意儿。

    “那么她们呢?这些孩子没有任何过错,她们有着一颗非常纯净的心,可是她们为什么要有这种结局呢?不停的被杀,明明怕的要死却连恐惧都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像她们这样的人还不在少数!所谓的科学就是打着为了人类的名号,成果却是用人命堆出来的!而其中大部分人的牺牲却没有丝毫意义!就像这个所谓的实验一样,明明是惨无人道的屠杀,却因为打上了科学的名号而不算是犯法!这些你又怎么看!”

    上条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是的,自己能这么看?一切都是那些科学家的错?都是他们的原因让御坂妹有了这样悲惨的命运?

    “不!所谓的科学就是这样的,如果当初树状图设计者选择的是其他人的话,那么御坂妹妹们连诞生的机会都不会有,很可笑吧,明明是这么肮脏的东西,到头来却还要感激它。”

    没办法否定,因为他说的是真的,完完全全是事实,那么,到底是谁的错?

    “都是世界的错,此世毫无意义,人类只会浪费资源,表面上看起来再怎么美好的东西,它的背后都是充满了肮脏,所以……”

    小上条当麻的语气带着如魔鬼般的音调,向渐渐迷失的上条蛊惑着,

    “毁灭吧…毁灭这一切…如此肮脏的世界没有意义…让这个世界回归纯净吧…不要再犹豫了…向这个世界报复吧!”

    说着的同时,一股股黑色的物质将上条渐渐包裹了起来,速度非常快。

    …外界…

    异世上条惊愕的看着突然暴起的一方通行,貌似,刚才,他用了能力?他对着散发出龙力的“龙王破坏剑”用了能力?难道说?!

    “呵呵呵呵呵啊哈哈哈哈哈哈!当本大爷这么容易丧失理智吗?!虽然没见过那把剑上的力量,但这简直是比超能力还单纯的力量啊!五六分钟的时间足够了!”

    听着一方通行的话,异世上条突然想到了高城沙耶说过的话,

    “‘龙王破坏剑’的关键在于‘龙晶石’,它能够源源不断的释放出最纯正的本源龙力。”

    可恶,是因为太纯粹的原因反而被一方通行解析出来了吗?那么……

    将“龙王破坏剑”收到镶在右臂的空间装置里,异世上条捏了捏自己的右拳,

    ‘又回到原点了啊!果然对付异能之力还是右手比较好用。’

    这一次异世上条没有再躲,他直接冲向了一方通行,而狂笑着的一方通行将黑翼全力甩向了异世上条,

    ‘看来他还不知道右手的力量,那么……什么!!!’

    但想象中的,黑翼被右手轻易击溃的场面并没有出现,从右手上传来的信号告诉异世上条,这个黑翼没这么容易抹除!

    ‘真是……不幸啊!’

    心中带着这么句悲吼,异世上条在炮姐和异世美琴呆滞的目光中被一方通行打进了蠢蠢动的黑球中!

    “不要啊!!!你这家伙,不要再玩了!马上给我滚出来!”

    异世美琴恐惧的喊了出来,她真的希望这只是上天给自己开的小玩笑,那个讨人厌的家伙会一脸不知所措的表走出来,但……

    黑球,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缩动的频率比刚才更高了一点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