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 事件结束

    第二十八章事件结束

    “呵呵,悠然,虽然‘黄金炼成’无法直接对你造成影响,但……”

    说到一半,奥雷欧斯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根20厘米左右的铜针,向自己的脖子狠狠的扎了一下,那位置,那深度,让kuuga都觉得心寒,要是扎到动脉不就死定了吗?

    “火烧死!受压死!触电死!”

    话音刚落,kuuga的脚下便开始什腾起火焰;一辆轿车突然从他的头顶出现,开始向他坠落;一阵闪电从奥雷欧斯边绕着向kuuga击去。

    iu!”

    iu!”

    iu!”

    三个奇怪的声音响起,直击kuuga的三面攻击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切,连生成物都可以直接抹消吗?!你的铠甲还真是麻烦啊!”

    “多谢了,在你浪费时间做无用功的时候,我已经想到怎么对付你的‘黄金炼成’了!接招吧!炼金术师!”发出血宣言的kuuga再次向着奥雷欧斯冲去。

    “没用的,你碰不……”

    “clockup!”

    这并不是启动什么特殊装备的密码,也不是什么咒语,仅仅是一句心理暗示用的话罢了。但随之而来的,是快到几乎连轨迹都无法看清的攻击,向着奥雷欧斯的头部和嘴部击去,闪电般的攻击直接将他的下半句话打回了肚子里。

    3秒,短短3秒内kuuga挥除了73拳,把奥雷欧斯打成了一个猪头加脑震,随着3秒的过去,奥雷欧斯无力的瘫在了地上,而kuuga也费力的解除了变,clockup的运用让原本还有近3分钟的时间直接缩短了50倍,但这是值得的,起码达到了目标。

    “做得不错,小子,这次多亏你了,否则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呢。”

    却见史提尔因炼金术师的溃败而脱离了魔法的影响,走到了上条的边,

    “下次这种事还是别叫我了,每次只要遇到跟你们魔法有关的事就会倒霉。”体已经快失去知觉了,脑子里像灌了铅一样,可恶,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睡一觉!

    与此同时,沉默已久的姬神秋莎突然发话了,

    “你们,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的战斗?”

    “哈?当然是把你就出去啦!顺便打到这个囚你的炼金术师。”唔,平衡感也开始丧失了吗?上条吃力的让自己靠在了桌子边上。

    “不,我不需要你救,我是自愿呆在他边的,为了解决我的体问题。”

    “体问题?你有什……”

    ‘奥雷欧斯!怎么可能!他不是……’

    上条急忙将视线转向炼金术师的所在地,只见原先还瘫在地上的“猪头”炼金术师,现在却完好的,一脸愤怒的站在那里,脚边躺着一根刚用完的铜针。

    “入侵者!全部给我死!!!”

    诅咒落下,史提尔像是失去了生机一般倒在了地上,上条则感到一阵深入骨髓的寒冷,随后体脱力向地面倒去,失去意识之前,上条用尽最后的力量将右手垫在了自己的口下。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真是可惜啊!要怪就怪自己太心软吧,明明这么好的机会能杀死我,却没有把握好,还真是……你想干什么?!”

    在炼金术师的眼前,姬神秋莎挡在了他和上条“尸体”之间,

    “请马上复活他们,否则我就死在你面前!”

    “开什么玩笑,让我复活好不容易杀死的敌人!而且,没有我的许,你觉得你死得了吗?”

    “如此,我不会再帮你吸引吸血鬼,并且,我还有咬舌自尽的权利,即使你能够控制我的体,我也会找任何机会自杀!”

    “……”

    就在气氛陷入僵局的时候,一个不可能出现的声音响起,

    “在别人还活着的时候就讨论复活什么的,是不是太失礼啦?”

    “纳尼!!!”

    在奥雷欧斯恐惧的目光和姬神秋莎平静的目光中,某个已经“死”去的上条站了起来,完全没有“死”之前那副虚弱的样子。

    “不可能!!!没穿铠甲的你怎么可能抵御‘黄金炼成’?!给我死!窒息死!受压死!触电死!血液逆流死!!!”

    随着奥雷欧斯的话语,各种幻想的攻击再次出现,而上条则是很“随意”的摸了摸脖子,说了一句话,

    “你的攻击对是我没用的!”

    压下的卡车不见了,闪烁的电流打到了别的地方,血液没有发生逆流。

    “这,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只是个靠着秘术铠甲的家伙,既不是魔术师也不是炼金术师,为什么可以让‘黄金炼成’失效?难道说……不,不可以想,如果这么想的话……”

    “非常抱歉,已经晚了!变!(泰坦形态)”

    此时上条再次变为kuuga,而在他边,史提尔正一脸不爽的两手抓着他的肩膀,

    “刚刚‘死’去之前,我就在想,明明用最快的攻击把你的话给打了回去,并将你打晕,我还特地多关照了你的嘴,让你即使醒来也说不了话,但是……似乎弄错了啊!”

    此时的kuuga如一辆人形塔克,缓缓地向奥雷欧斯走去,速度非常慢,没办法,泰坦形态本就是以牺牲速度来换取强大的防御力和力量,但偏偏这样不紧不慢的速度加上“泰坦形态”kuuga的气势,让奥雷欧斯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脑子里更乱了。

    “瞬间伤势痊愈,这绝对是‘黄金炼成’的功效,但你却没有说话,这就说明使用‘黄金炼成’需要的不是施术者的语言,而是……”kuuga越越近,

    “思想吧!”一语道破!

    “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就算你知道了又怎么样!‘黄金炼成’依然是完美的!”

    “的确,但仔细找的话,还是有的,那就是你啊!炼金术师——奥雷欧斯!!!”

    “呼!也许吧,但刚才只是一不小心胡思乱想了一下,现在可不一样了!虽然没想到你的**也植入了圣域的秘术,但你的同伴绝对没有吧,那么……给我上天花板!”

    话音落下,但史提尔仍然好好的呆在kuuga后,

    “这,这不可能!你明明无法抵御‘黄金炼成’,为什么……”

    “还没发现吗?从刚才开始你的‘黄金炼成’就被我入侵了啊!我说,要有光…我说,要有火。”

    一个小小的光球从kuuga的指尖绽放开来,在其周围,一团团火焰正兴奋的燃烧,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都消失,消失啊!”

    然而光和火依旧存在着,kuuga和史提尔同时放出了邪恶的笑声,真是要多邪恶有邪恶。

    “呵呵,呵呵,不可能的,这只是骗术而已,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你……呃呃呃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过来,你这个怪物!走开,不要啊!!!”

    看着眼前疯癫的炼金术师,史提尔,一个符咒卡打上了他的脑门,顿时疯魔的炼金术师晕了过去,不放心的史提尔又在他的头和上贴了很多符文卡,最终呼了一口气,向着kuuga点了点头。

    见状,kuuga终于解除变瘫倒在地,

    “还好,最终还是骗过了他!不然我可就麻烦了,小子,你是怎么想出这个办法的?”

    “这还用说啊?既然是靠‘思想’去驱动‘黄金炼成’,那为什么平时还要把步骤说出来呢?而且还要用铜针扎自己。所以我猜想他不能熟练运用‘黄金炼成’,所以要靠语言来暗示,再用铜针来刺激自己,让自己不胡思乱想,防止术式出错,那如果……”

    “如果让他自己认为‘黄金炼成’出错,那么‘黄金炼成’就会依照他的想法真的出错,然后在趁机把他一招拿下,小子,你还真是险啊!”

    “那么请问刚才是谁还专门配合我,帮我把光和火弄出来的啊?”

    “嘛,这种小事就不用在意了,现在要好好想一下该如何处置他了。”

    真当史提尔思索着该如何处理他的时候,姬神秋莎发话了,

    “那个,你们把他打败了,这里是不是也要关门了?”

    “额?大概吧?!”

    “那么,我原来是住这儿的,但现在没有了,所以你们要给我准备住的地方。”

    “……小子,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为什么……”

    “废话!你忘了我的份吗?!你让一个科学侧的学生住到魔法侧,你脑子没病吧!在说了,你家不是大的很吗?”

    “我……知道了。”

    就这样,让上条一天的生活变得鸡飞狗跳的“三泽塾事件”,就此圆满完成。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