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暑假第一天的结束

    第十四章暑假第一天的结束

    “心跳…声?”

    伴随着一记微弱的心跳声,kuuga感觉自己的世界仿佛停了下来,暴走的自动书记,咆哮的红色光柱,以及被光柱冲击而发出哀鸣的体,这些都暂时与他无关了,现在的他只感觉一股微弱但强大的力量在呼唤着他。

    “想要力量吗?”无法分出从哪儿传来的声音对kuuga说道。

    “你,可以给我守护她的力量吗?我不想再看到她露出那样的表!”

    想起茵蒂克丝笑着说出“愿意陪我到地狱的最深处吗?”时的样子,kuuga的心就充满了复杂的绪,但最多的是悔恨。

    “……力量,本来就是用来守护的,但要记住,世上没有绝对的‘可怜之人’,同样也没有绝对的‘可恨之人’,当‘可恨之人’遇到危险时,你又会怎么做呢?”

    说完便沉寂了下去。

    kuuga还没明白那声音的意思,世界的一切又重新开始转动起来,而他的体也发生了变化,生物铠甲变成了重铠,多了护肩,颜色变成了紫色,原来被光束冲击的摇摇坠的

    体现在更是稳如泰山,全更是充满了力量。

    [恭喜宿主与‘核心能源·光’产生微弱共鸣,kuuga‘泰坦形态’自主解封,系统权限初步开解]

    系统这时候也跑来凑闹,而且因为kuuga凭借自己的意志开启了“泰坦形态”,一直让kuuga疑惑的权限问题终于解开了。

    “非常好!体不会再后退了,现在只要现在只要撑过1分钟就行了。”

    kuuga此刻的心可用从地狱升到天堂来形容,但很快,过了30秒左右,他的心又从天堂掉进了地狱。

    “警告!防御术式即将崩溃,为防止十万三千册‘书库’落入入侵者手中,自动书记启动自裁仪式……以我血,焚烧于黑色火刑架前,只希望,开启天堂之门,救赎吾最好的灵魂……”

    一团血炎腾起,从茵蒂克丝脚下蔓延开来,化作一魔法图纹,闪闪发光,随后一黑色的十字架悚然而立,将茵蒂克丝绑在其中。

    kuuga一听“自裁仪式”整个人悚立了起来,这东西一听就知道是自杀用的,退一万步讲,就算不是自杀用的,那也肯定会消除茵蒂克丝脑子里全部的记忆,什么十万三千册魔导书,还有那一年的记忆,全都会消失,这同样也违背了自己的初衷,所以……

    “该死的系统!你快点给我想办法!!!快阻止什么‘自裁仪式’!!!”kuuga吼道。

    [可以使用大量伪核心能源进行冲击,但会对宿主造成生命危险,请宿主……]

    “神啊,你的罪民在此请求你的行刑,容许我自裁于十字架上,让我的灵魂得以回归天国……”

    “管他什么危险!!!快给我救她!!!!”

    “我是你的天使,降落于人间的使徒,只是今,它却不得不舍弃这……”

    [‘伪核心能源’强制开启60%,开始强行突破!]

    似乎产生了幻听吧?系统此时的声音好像有点生气?或是暴躁?

    “…凡…间…之…”最后一个“躯”还没来的及爆出来,自动书记就被系统完全攻占了,

    [切断一切魔力供给,开始格式化!]

    看着黑色的十字架消失,听着系统那死板但令人愉快的声音,kuuga再也坚持不住倒了下去,刚才那60%的伪核心能源让他的体承受了恐怖的压力,仅仅一会儿,他就感觉自己的全都要崩坏了,看着茵蒂克丝那恢复原样的安然表,kuuga无力的解除了变,在意识昏迷的最后一刻,他隐约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向他走来。

    ……

    医院的病房里。

    冥土追魂头痛的看着眼前的报告,

    “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全器官大出血,全骨骼出现微米级裂痕,这就算了,大脑受到强烈压迫,脑细胞死亡30%,全的肌受损更是比昨天你送来的那个病人还要严重,都快成史莱姆了,我下刀的时候都在想这种东西还能缝起来吗?更离谱的是,以上伤势全都稳定后,基因结构竟然有崩溃危险!所以只能暂时把你装在这个培养舱里,不过看你那惊人的恢复速度,三天后应该就可以出院了。”

    上条在培养舱里看着喋喋不休的青蛙脸医生,无奈不能说话,只好……

    “是是是!我的好医生,这些况我都了解了,也谢谢你这么勤快的救我,但能不能别再说了?我的耳朵快受不了了!”

    “什么受不了,我跟你说……额,你刚才在培养舱里和我讲话了?”冥土追魂有些疑惑的看着上条。

    “是啊!用精神交流系统就可以了。”某上条没有发现自己说漏嘴了。

    “精神交流系统?你不是level0吗?怎么会……算了,病人的**我不好多过问,但你记住,以后要是有病,一定要来找我!”冥土追魂严肃的看着上条。

    “当然了,我可不会放过一个不收医药费的医生!尤其他还是一个好医生。”听到这句话,冥土追魂笑着摇了摇头,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参加了什么实验还是遭遇了什么危机,但你记住,只要你的大脑还活着,心脏还有跳动,我就可以把你救回来!”

    听起来很似乎很自负,但上条知道他有资格说这种话,正因如此,他才被称为“冥土追魂”。

    冥土追魂走了,上条则是和系统交流了起来,

    “真没有想到,系统你居然把我的记忆给备份了一遍,你该不会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吧?”

    上条那30%的大脑死亡并不是没有对他造成影响,有些管理记忆的地方也受损了,正当他苦恼的时候,系统却告诉他‘早在初次启动时,系统就将宿主的记忆复制了一份’。刚开始他还被系统下了一跳,但后来记忆回来后,他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不过没想到,竟然是那个不良神父救了我,看来要对他的印象改观了!”上条唏嘘道。

    这时不良神父走了进来,嘴里依然叼着那根嚼不烂的烟,但他的眼神却不再那么敌视了,

    “你这家伙,还真是冒险,竟然直接对茵蒂克丝体里的东西出手,不怕害死她吗?”

    不良神父的眼神假装不善,

    “虽然不确定茵蒂克丝的体是不是好了,但如果7天后她还是会出现症状,我就要了你的命!”

    “放心吧!自动书记已经被控制住了,茵蒂克丝喉咙里的‘项圈’也破坏了,接下来,她可以永远的去记任何她想记的东西。”上条在培养舱中笑答道。

    “……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既然你能控制自动书记,为什么不直接破坏它呢?那对你来说不是更容易吗?”史提尔有些警惕的问出了问题。

    “……”

    “系统,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有这种方法?”

    [宿主并没有问。]

    “不!!!幸!!!啊!!!”整个医院的人脑海中突然出现这样一句撕心裂肺的话。

    “……好了,大概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我和神裂会呆到28号,如果茵蒂克丝没事,我们就会回去复命,那时,她就留在这里好了。”

    “不带她走吗?”

    “不了,我们始终带给了她不好的回忆,让她呆在这里未尝不是好事,起码你的实力,我认可了。”

    史提尔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上条,他曾经数次的努力都没能救下她,到最后只能以坏人的份出现在她的记忆里,希望减轻自己的负罪感。可眼前的少年却用自己的力量,带来了一个没有人受伤,没有人流泪的结局,也许……

    “你才是应该拥有最强之名的人吧!”带着苦涩的笑,史提尔离开了病房。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