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过渡

    冥土追魂有些头痛的看着手术台上的两人。

    就在刚才,护士突然报告说有人闯进医院,其中一个在喊完“快救人”后就倒地不起,自己赶来一看,发现两人中的女人体80%以上几乎报废,在不快点手术会有生命危险。

    另一个男的表面上看似乎只是多处骨折,尤其是手上。但仔细观察后发现他的肤色不太对,带到检测室一看,我勒个去,全的细胞竟然在迅速的衰弱,脑部竟然还有轻微受损,大脑生物电流更是微弱到快检测不出来了。

    “算了,就当加班,两个一起上吧!”

    冥土追魂很无奈,面对两个伤势不分上下男女,只有同时做手术了,完事后一定要让他们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

    ……

    街道上,

    “啊!美琴姐,现在好无聊啊!不如我们去地下街玩而吧!”

    “你这个可恶的家伙,休想拐跑黑子的姐姐大人!”

    “…你们两个就不能安静一点吗?今天是暑假的第一天,还是先……”

    说道这里炮姐就停了下来,眼睛盯向了远处的街道,那里正围着一大群人。

    “看来似乎出了什么事啊!”

    于是,好奇三人便冲破了人群的围观,到达了第一现场,

    “这个样子,好像是经历了一场爆炸一样!”某黑子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战场,

    “恩?看来这应该是把妹手与神裂战斗的地方了,但以把妹手的实力不可能会造成这样的效果啊!难道是……诶?那是什么?”眼尖的神月看到了地上的某样东西。

    “这是,好眼熟的东西,好像是…暂时想不起来了,咦?还有!”眼前的一截蓝色圆柱体让神月觉得很眼熟,而此时她有发现了更多这样的东西。

    “怎么了?神月,发现什么东西了吗?”走近的炮姐关切的询问道。

    “这些东西,拼在一起的话,我看看,这是!青龙棍!!!”

    神月紧张的看着眼前支离破碎的青龙棍,心里闹腾着,

    ‘青龙棍在这里,kuuga应该和神裂大战过,连青龙棍都破碎了,看来他被打的很惨,等等?为什么他会来这里?’

    “神月,怎么了?是不是和他有关。”看着地上拼出来的青龙棍,炮姐也有些明白了。

    “是的,这是kuuga‘青龙形态’的专用武器:青龙棍,但现在它破碎了,不知道kuuga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虽然有些怀疑,但神月还是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疑虑,前天kuuga不也是无缘无故的跑来救了自己吗?

    “出事吗?不用担心,普通超能力者根本不是这家伙的对手,而且现场并没有血迹,说明他没有受伤。令人在意的是这样的战斗规模,弄出的动静也应该是很大的,为什么没人注意呢?”炮姐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驱散闲人啊!再加上神裂恐怖的实力,造成不会出血的伤简直是轻而易举!’

    神月在心中咆哮着,“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信任的人,却那么早就要死了吗?真是不公平啊!!!”

    “现在可以先去医院看一下,如果他受伤的话应该会在那里。”炮姐安慰着神月天启。

    ……

    看着上包扎得像木乃伊一样的神裂,史提尔无奈的叹了口气,

    “终究还是失败了吗?连为‘圣人’的你都被打成这个样子,到底是什么来路啊!!!”

    对于神裂的战败,史提尔始料未及,“圣人”在全球也不到二十个,每一个对于魔法侧来说都相当于是核弹级的武器,可竟然在解放了“圣痕”后还是被对方用压倒的力量打败,命都差点儿丢了,但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

    “你这家伙!明明一开始到医院就是跟神裂差不多的伤势,为什么现在竟然可以活蹦乱跳的下啦!这到底是什么体质啊!!!难道你真的是学园都市造出来的‘秘密武器’?”

    史提尔崩坏的对着一旁看戏的上条当麻吼道。

    史提尔对于上条那恐怖的恢复力胆颤心惊,当时他就在场,看到kuuga把神裂带走后才反应过来,收拾了神裂的断刀后,便追了上去。追到医院时,他们都在做手术,为了神裂的安危,史提尔并没有贸然的闯进手术室,在手术完成后他才从冥土追魂那里得知了两人的况,对于上条能把神裂打成这样感到非常的震惊,同时也想称他受伤时悄悄的除掉他,但……

    看着眼前蓝色的“猎杀魔女之王”和“上条”那双像是泯灭斩断了人类一切感的双眼,史提尔表示自己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警告!于宿主修养期间发现敌对者,系统自动对敌,驱逐敌对者!”

    然后“猎杀魔女之王”挥动着手中炽白色的十字架武器,将史提尔直接砸出了病房,

    “敌对者已驱逐,继续修复宿主体,由于宿主完成任务,kuuga‘天马形态’解封,开始脑域开发。”

    “上条”又说了几句听不懂的话后,便沉寂了下去,而上条的体正以恐怖的速度回复着,预计三个小时就可以完全恢复过来。

    “好了,现在可以好好的谈一下了,你们现在……”

    “够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也知道你是怀着何种心与我们战斗的,但你这样做会害死那个孩子!”躺在上的神裂用唯一可以动的嘴巴向上条怒吼着。

    “你以为我们真的想和那个孩子为敌吗?你以为被当成邪恶的坏人去追捕她是我们的本意吗?可是,实在是没有办法啊!”在受到痛不生的攻击下也没有哼一声的神裂,此刻却带着哭调诉说着。

    “我们和茵蒂克丝一样同属英国清教,[必恶教会],换句话说,我们是同事。”史提尔说出了让上条无法置信的话,

    “开什么玩笑,如果你们是同事,为什么又要追杀她?”上条咆哮着,他怎么也想不通。

    “因为茵蒂克丝的‘完全记忆能力’,她以牺牲自己85%的脑容量为代价记住了十万三千册魔导书,但……”(这里不写了,看过魔法**目录的都知道)

    “……也就是说,如果茵蒂克丝每年不清除一次记忆,她就会死?”

    “是的。”

    “……”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真的没有骗我?”上条用极为严肃的眼神盯着神裂,

    “这样的事,我怎么可能会骗你啊!如果有办法,谁会愿意去消除那孩子的记忆啊!”

    看着眼前的神裂激动的神,上条却是反常的没有任何的表示,独自思考了一会后,一言不发的走出了病房。

    “从她的样子看,并没有说谎,系统的测谎仪也这样表明,但大脑不够记太多东西会爆掉这样的事……刚开始我的确是被哄住了,后来询问系统后发现这是不可能的,而神裂又没有说谎,这就表示她是真不知道茵蒂克丝不会有生命危险。那么,只有一种解释,有人欺骗了神裂和史提尔,并对茵蒂克丝做了手脚,让她不得不每年清除一次记忆,神裂和史提尔因为被骗不得不去执行这样的事……呼!没想到我也能分析出这样的结果啊!好像聪明了很多?哦,原来如此!系统为我开发了脑域。那么,接下来……”

    上条停下了脚步,看着小萌老师家的方向,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我说过要让你呆在天堂,就一定会去做,无论是谁!就算是神要阻止我救你,我也会杀给你看!”

    这一刻,上条的眼中充斥着让人无法直视的坚定与决心。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