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上条当麻的教育

    “kuuga!?怎么可能?假面骑士怎么可能在这里?”

    没错,正是我们的主角上条,他在知道了地点后立马要求系统以燃烧腿部肌能量为代价用三倍的速度赶了过来,最终还是赶上了。

    回头看了她们一眼,确认她们没事后,kuuga以50m/s的速度离开了,他要去揪出那个始作俑者。

    而我们的神月同学,此时依然凌乱着,

    “不会错的,刚才那个是‘青龙形态’kuuga,怎么回事?魔的世界怎么会有假面骑士跑进来?难道说,他也是穿越者?”

    “神月,你怎么样?没受伤吧!”美琴此时有点慌忙。

    “没事,美琴姐,刚才那个人,是学园都市的什么特别部门的人吗?”神月天启小心的问着,如果没猜错,刚才的kuuga应该也是穿越者,但也许是因为侥幸心理的缘故,她还是要确认一下。

    “那个人吗?我也不知道,我也只是见过一面而已,不过上次他应该是红色的啊?现在怎么又变成蓝色的了?啊,别再管他了,最多下次见面跟他道谢,还有,我想我知道造成‘虚空爆炸’的人是谁了。”

    “果然没猜错,看来,需要找个时间好好的跟他聊聊了。”神月天启此时认定了kuuga的穿越者份,并希望能与其建立统一战线,因为……

    “开什么玩笑啊!我们穿越者的优势就是对剧的了解,如果让kuuga乱来搅乱了剧,那我以后还怎么混啊!?而且魔的世界也是很危险的,像那个什么神之右席的‘后方之水’,那可是一个狠角色啊!更别提那个拥有灭世力量的‘右方之火’了,level3的我就是个渣啊!没有一个强大的后援我怎么可能会过的安心?kuuga在这个世界的实力并不是最强的,但应该是最保险的,同样是穿越者,应该会帮我一把吧?而且如果kuuga能够使用黑…不,红目究极体,那也勉强算的上是一位level5的战力啊!”

    不提自以为已经将kuuga的份完全分析出来的神月天启,我们的主角此时也很不平静,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可恶的家伙,竟然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杀手,在加上那些当时在场保护那孩子的人,如果我没有系统帮助及时赶来的话,估计……啊!!!我的腿,拜托了,再撑一会儿,一会儿就行了。”

    没错,此时上条的腿可以说快要到极限了,之前的三倍速度所需燃烧的腿部肌力量可不是一点点,要不是“青龙形态”能赋予使用者超人般的弹跳力以及速度,以此时上条的双腿,恐怕想要移动都困难!

    此时,另一条街道上,一位戴着随听,面容看起来有些颓废和扭曲的眼镜男,正自言自语着,

    “很好,我已经能够渐渐地熟悉这股力量了,只要再试验几次,那么无论是那些不良还是风纪委员,都可以统统去死了。”

    “在那之前,我会先把你打进医院!”

    “什么?呜……”眼镜男被打飞了出去,落在了三米开外的小巷里,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肚子。

    “……拳击力变弱了,是因为这个形态注重速度和跳跃力的关系吗?”

    kuuga看了自己的双手一眼,走进了小巷,而就在英雄要惩罚坏人的时候,

    “啊!!!可恶,为什么偏偏是现在,就不能再等一会儿吗?”

    kuuga艰难的半跪在地上,此时他的腿已经到了极限,不能在动了,

    ‘系统,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的腿快点动起来吗?’

    [由于宿主‘青龙形态’解封,可选择腿部二次强化,强化后便会还原,时间需三分钟。]

    “什么!?三分钟,这已经足够他逃到我找不到的地方了,不行,得想办法拖住他!系统,马上强化。”

    瞬间,一股刀割般的疼痛从双腿传来,kuuga咬牙忍耐着。

    这时那个眼镜男也恢复了过来,愤怒让他的脸扭曲了起来,看着眼前似乎不能动的kuuga,眼镜男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走到他的前,邪恶的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怎么了?刚才打我的时候不是还很精神吗?怎么现在不能动了,是腿受伤了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一脚踢在了kuuga的下巴上,kuuga立马后仰摔倒在地,不过他是没什么事的,因为有铠甲保护,眼镜男就倒霉了,本体就很瘦弱,刚才那一下更是让他的脚疼得死,

    “嘿,怎么了,你就这么点力气啊!该不会没吃饭吧!”

    而kuuga忍痛开口嘲讽,趁机激怒他,希望能拖住他,

    “混蛋!既然如此,就给你点劲爆的尝尝好了,放心,疼痛只会持续一会儿。”

    面目狰狞的眼镜男从自己的背包中拿出了一把铝制的勺子,带着疯狂的笑容将它扔到了kuuga的上,此时眼镜男好像看到了勺子开始和那布偶一样收缩,爆炸,但……

    “怎么回事?为什么不会爆炸?我的能力应该已经足够了才对啊!”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就你那低级的能力,是对我没用的。”快点!只有一会了,快点!

    “你说什么!?好吧,看来应该是料还不够,这一次,就不信你还能躲过。”

    正当他举起手中的背包要将它全部扔到kuuga上时,一道橘黄色的光束咆哮着冲向了眼镜男手中的背包,背包立刻被打散,露出里面完好的或融化的勺子。

    “呵!这回又是‘超电磁炮’吗?都是这样,每次当我想做些什么的时候,总有些不良来阻挡我,而风纪委员就像没有一样,每次总是在我被不良殴打后才出现,我已经受够了,反正只要有力量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我要力量,那些欺负我的不良,和那些没用的风纪委员,统统都给我……啊!!!”

    “就因为这种无聊的理由,你就多次的弄出‘虚空爆炸’来伤人;就因为这种无聊的理由,你就把他人置于危险的境地;就因为这种无聊的理由,你就出卖了自己的本心!”

    强化完毕再次站立起来给了他一拳的kuuga拉住他的衣领愤怒的说道,

    “你这个混蛋!不良欺负你又怎么样,站起来和他们拼啊!只要还有一口气,就给我继续站起来拼!风纪委员为什么要早来,她们又不是你的保姆!整天把自己想象成悲剧的男主角,要求世界顺着你的想法转动,然而世界不是你的,所以你就又哭又闹的报复世界,像你这种只会把错误和责任推给别人的懦夫,就算有再多的力量又如何!!!”

    “你懂什么?像你这样强大的能力者又懂什么!?”

    “……我,可从来没说过,我是个……”

    经典的上条当麻的绝技“友破颜拳”再现,

    “……能力者啊!”

    而在kuuga的背后,炮姐则被kuuga所说的话深深的震撼了,这一刻,炮姐突然发现kuuga的上藏着很多秘密,不对kuuga有了几分兴趣,而在一旁的神月则有些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总感觉这种说教的方式很熟悉呢?算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和kuuga结盟,让他成为我的后援。’

    而此时的上条突然觉得很累,于是,

    “这家伙就交给你们了,我先走了。”说完便一下子跳跃到了屋顶,像个忍者一样从屋顶跳走了。

    “喂!等等啊!kuuga,你就不能慢一点吗?”神月天启一急将kuuga的名字说了出来。

    “喔?原来他叫kuuga啊!神月同学,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名字吗?”

    看着眼前面容森的炮姐,神月天启狠狠地咽了口口水。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