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唐少主 书名:神木精灵王
    “少城主,要不今天先别出去了,老爷可是吩咐了...”

    “滚一边去,那个什么项少爷,不是说去天剑山了吗?我还躲什么!”

    梁少耐着怒气,向府外走着,(身shēn)后一个小厮,低着头不敢反驳的跟着。

    走在大街上,大家颇为畏惧的看着梁少,明显这位的名声虽没到净街虎的程度,但也好不到哪去。

    “少城主,最近天剑山的人有些少,刘队长交上来的钱也少了不少...”

    小厮见梁少看向一家很上档次首饰店,连忙说道,被梁少瞪了一眼这才闭嘴。

    原来天剑山那些守备军,是被梁少城主收买,暗地里提高收费,大半交给梁少挥霍,还有些则是负责的守备军自己分了。

    如此时间一久,参与这勾当的守备军,自然是人心丧乱,军风全无了。

    小厮顺着梁少的眼神看过去,这才发觉梁少竟是在美女。

    不由得一哆嗦,连忙劝说,“少城主,现在非常时期,不能出什么乱子啊!”

    梁少却明显没把这句话听进去。

    原来这梁少平(日rì)里,也做些欺男霸女的勾当,但一来是他懂得欺软不欺硬道理,二来又是梁景独子。

    故而梁景也只是在偶尔事(情qíng)闹大的时候,才出面责罚一番,也养成了梁少的诸般恶习。

    ...

    “莲儿,你看这手镯漂亮吗?”

    “梦姐姐,你不必特意陪我出来逛的...”

    “什么陪你出来逛,是你陪我才对好不好。”

    首饰店中的两人,正是莲儿和项梦,项梦明白东流的意思,故而东流一走,便拉着莲儿出来逛街。

    “美人儿,想要这手镯?”

    项梦眉头一皱,看了插口的人一眼,见是名轻佻恶少模样的男子,不由得一阵反感。

    莲儿更是直接躲到了项梦背后,不得不说莲儿的脾气就是好,换个号称九级以下无敌的人,要是对梁少反感怕是要教训一番。

    “这不是少城主吗?蓬荜生辉,蓬荜生辉。”

    掌柜的出口道,虽是逢迎,但也没有太多的畏惧。

    毕竟剑城不是梁景一手遮天的地方,做珠宝生意怎会吗没有后台,故而梁少城主的邪火也不敢烧到这来。

    “小美人儿怎么这的害羞,你看你姐姐不是还(欲yù)拒还迎的吗?”

    项梦脸色一变,一把抓住梁少伸过来的手腕。

    掌柜的也是暗自疑惑,这两位女客人看衣着打扮,绝非等闲百姓,梁少的胆子怎的变大了?

    他又哪里知道,梁少这是看见和自己同龄的东流的风光,被妒火烧坏脑子了。

    “滚!”

    精灵大多还是(性xìng)(情qíng)温和的,项梦犹豫一下,终究没把梁少如何,而是一把甩了出去。

    一旁的小厮连忙去扶梁大少,一边还劝着,“少城主,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两个妞儿明显不好惹,我们...”

    梁少刚刚只觉得手腕一痛,接着就是接着天旋地转,被甩了个四脚朝天。

    看着周围的人隐隐投来的余光,耳边响起小厮跌跌不休的声音,只觉得全位面都在看自己笑话。

    “去你xx!看清楚了,他们可不是那个项东流的人,怎么?老子在自己地盘,还谁都惹不起了?”

    梁少暴怒,不过却是把怒火烧到了自己人(身shēn)上,那小厮直接被三重实力的梁少,一巴掌打出个空翻。

    要不是这小厮也有些修为在(身shēn),怕是连命都要丢了。

    见其表现,项梦更加鄙视,拉着莲儿就要离开。

    “站住!((贱jiàn)jiàn)人!谁让你走了?”

    “你可知道老子是谁?现在给老子跪下,老老实实走一趟,老子玩个几天也许就放了你,如诺不然...哼!”

    梁少现在的状态,和当初的狼破军倒是有些相似,虽然没疯但也处于思维混乱状态。

    本来这梁少在剑城也算一霸,虽是不敢太过嚣张,但只要不踢铁板,也是滋润的很。

    但是自从前几个月,去了趟西风城,因为西风城主是赵家嫡系出(身shēn),见那的赵家少爷的威风,便深感自己这少城主当得憋屈。

    昨(日rì)又见了项大少,心中更加郁结,故而今(日rì)才会如此不智。

    但是现在说这些原因也是多余的了,项梦听了梁少的话,即使精灵族天生纯善,但也是怒火中烧。

    就连一向怕生的莲儿,也是怒视梁少,莲儿只是怕生,可不会畏敌,如今怒视梁少就代表将其视为敌人了。

    只见项梦伸出一只手指,缓缓指向了梁少。

    梁少被这手指一指,心中一冷,只感觉被一股死亡的气息锁定。

    心中的妒念、(淫yín)念消了大半,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己怕是踢了铁板了。

    ...

    天剑山顶,东流疑惑的看向,突然朝一棵树跑过去的月青。

    “怎么样,发现什么了吗?”

    “少爷,刚刚我在这颗树(身shēn)上,似乎发现了可沟通的感觉。”

    东流眼前一亮,找了大半(日rì),再不出结果只怕今天就要空手而归了,赶忙追问。

    月青脸色一红,“可是...可是我跑过来之后,那感觉又消失了。”

    东流不由得一阵无奈,“无妨,我们再转一转,有头绪就好,可以在剑城逗留几天的。”

    月青一脸古怪的抚摸着(身shēn)旁的树,从树龄、体积上看,天剑山上并没有能诞生灵(性xìng)的古树。

    但是这散发着剑气的树木,如果说没有特异之处,众人是不会相信的。

    更奇怪的还要说月青无法与他们沟通的问题了。

    感受着树上散发的强烈剑气,月青再次尝试与之交流,但是结果就仿佛是面对一根柱子,而非一颗生机勃勃的大树。

    忽然,月青浑(身shēn)一阵紧绷,又隐约感觉到了一股可以沟通的灵(性xìng)。

    这次是大概30米外的一棵树,月青有了上次的教训,也不敢轻举妄动。

    而是亦步亦趋的接近,一边还嘟囔着仿佛在和它说些什么。

    东流等人见状,也是纷纷紧张的看向月青,但却都不敢出声打扰。

    随着月青的脚步却来越接近目标,速度也越来越慢,交流也越来越多。

    忽然月青脚步一顿,做出苦恼的表(情qíng)。

    但是没等东流失望,马上又微微转(身shēn),向着另一棵树走过去。

    东流此时也发现了,恐怕这天剑山的树,之所以不能沟通,是因为它们共有一个‘灵’。

    而这个‘灵’,不但胆小怕生,还能随时转移到不同的树上。

    经过月青半个时辰的沟通,数次转换目标之后,终于得到了‘灵’的信任,让月青走到(身shēn)前聊了起来。

    也不知月清和那剑灵说了什么,最后转(身shēn)对东流一笑,摆出一个胜利的手势。

    之后示意东流等人跟上,众人随着月青,几乎是翻到了山的另一面。

    看月青一路上时不时和路上的树木沟通一番,但来是剑灵在亲自带路。

    终于,一行人占到了一棵不错高大,卖相也一般的树前。

    “少爷,这就是小剑的本体所在了。”

    “这树...看上去似乎没什么特殊之处啊。”

    东流看着这也就两、三人合抱的大树,虽不能算小,但也绝非产生灵(性xìng)的树应该有的树龄。

    嘴上虽然怀疑,但东流还是相信月青的话的。

    走上前去,将手搭到了树干上,似乎月青已经沟通好了,东流甚至没有感觉到那股森然的剑气。

    心中暗想,“想不到这剑灵已经能自主的收敛剑气了,那也就是说已经出具灵智咯?”

    按捺下心中的疑惑,东流释放起生机能量,决定先试试能不能点化再说。

    片刻之后,出乎东流意料的,这树竟是在最后关头,出现了点化成功的反应。

    “月青,这小剑的灵智如何?能产生这种灵智的树,应该很强才对吧?”

    东流见识到这树可以自发地收敛剑气之后,本来已经心里认为无法点化了的。

    “小剑的灵智没有少爷想象的高,只是对剑气敏感而已,不过按说也确实不应该如此轻松就点化成功,具体还是等小剑化形之后,少爷亲自问吧。”

    月青对此也显得不胜寥寥。

    令东流更加惊讶的事(情qíng)发生了,好似莲儿化形时一样,这小剑也没有转化为树人的意思。

    而是直接光芒闪过之后,化为了名一米六五左右,脸上也稚气未脱的少年。

    这少年刚刚化形出来,还闭着眼睛,一脸冷酷的表(情qíng)。

    不过原本并不亲和的表(情qíng),配上少年那瓷娃娃一样的正太脸,反而有种令人忍俊不(禁jìn)的感觉。

    “剑,拜见主上!”

    “小剑弟弟,你还是叫小剑吧,只叫一个字多别扭。”

    东流带着笑意看着,为了维持自己冷酷的形象,强忍着不和月青辩解,却又弄得嘴角直抖的小剑。

    “小剑,你实力如何?”,东流无视少年的意见,将其定名。

    “主上,我的实力在这里。”

    只见少年向着树木化形后留下的深坑一招手。

    一把通体银白的细剑,竟是从地下飞出,剑上一股强大的剑气流转,银光毕现。

    在半空盘旋一番后,落到了少年的手中。

    少年单手握着细剑,舞了两个剑花,之后竟是手臂一抬,长剑指向了项威所在!

重要声明:小说《神木精灵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