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徐家旧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唐少主 书名:神木精灵王
    就在东流不知怎么开口的时候,徐辉笑了。

    看着徐辉的笑,东流仿佛知道了,当初被玲儿识破假笑时的自己,想来就是这幅德行吧?当然,当初的自己应该比他多了分忧虑,少了分凄凉。

    “少爷就不想问问刚才的事?”徐辉突然开口道。

    “这是徐城主的家事,本伯就不询问了。”东流第一次被自己的下属,得要哭出来的样子。

    见到东流这幅样子,徐辉却是心中一暖,这种时候是虚还是假意,一目了然。

    “少爷真放心让一个弑父之人,继续执掌下清城?”徐辉转眼间又有些狰狞的问道。

    东流暗骂:“我都说了不想知道,你非我干嘛,我错了还不行吗!”不过此时东流也知道,徐辉之所以如此,也是心中郁结,想找个倾诉,自己算是撞枪口上了!毕竟对方还只是个快要十五岁的孩子,想到这东流也就释然了。

    “既然你想说的话,那就解释一下吧,本伯听着,是非曲直本伯自会辨明。”东流尽可能用轻缓的语气说道。

    徐辉好像好像沉浸到了回忆中,良久之后才开口,向东流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

    故事里有这样一个大家族,他们有一个算不上优秀,但却十分平和淳厚的继承人。当然,继承人自然也有他的妻子。与她丈夫不同的是,少夫人是个歹毒的女人。

    十五年前,一直无所出的少夫人,和家族中一名旁系,在醉酒之后私通了。两个月后被查出已有孕,少妇人算了算子,心头大惊。反而家族的继承人,因为平也有和夫人行房,故而没有什么怀疑。

    然而得知此事的少夫人,首先想到的不是愧疚,而是要将那名旁系灭口!将她腹中的孩子的亲生父亲灭口!便开始了百般的陷害、千样的谋。

    那旁系当时只是家族中不起眼的一个小人物,被少夫人惦记上,自然是九死一生。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如此行径却是反而激发了吗,那名旁系子弟的斗志,不但屡屡逃过追杀,反而左右逢源,越做愈大。

    先是讨巧卖乖,哄得家中几个长老保全了命。之后一向仁厚的继承人,也被他哄得以为他是自己的好弟弟,即使耳边风一股接着一股但也没有加害于他。

    再之后更是借着继承人的信任,在家族中扩张势力,图不轨。

    最后在七年之后,成功夺嫡,不但杀死那位少夫人。连对自己有恩的兄长,也虐杀致死,甚至当着孩子的面,生啖二人之

    之后似乎是多年的压抑,使得夺嫡的旁系的本变得异常残暴,夺嫡成功之后不但对家族中人大肆屠戮,对领地也实施恐怖统治。

    更令人无法理解的是,连他起初并不知真相的儿子,而一同恨得刻骨铭心。虽然没有杀他,但是却也是百般的虐待,似乎是要报回自己当年的仇,说是生不如死也不足为过了。

    当时那名孩童在母亲死前,得知了真相,之后又被亲生父亲虐待,但却顽强地活了下来。

    从那时起,虽然孩子没有表现出过仇恨,只是装疯卖傻,但是支持他活下来的,却只有那杀父之仇!

    就好像当年的那名旁系一般,孩子也蛰伏了起来,终于夺嫡后的旁系也开始忽视他的存在。

    随着男童的增长,他也开始暗中谋划,多少次从慈祥的父亲血模糊的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多少次看到徐天高时,都仿佛见到了他嘴中还留着血迹。

    但是这一切都被他压在心里,经历了第一次收买人心、第一次和反对那杀人魔的人结盟、第一次在走漏消息时杀人灭口…

    本来这七岁之前,在慈父的疼下一直天真无邪的男孩,开始变得心机沉,善于隐忍…直到多年之后,终于等到一个机会,一举报得血仇!

    说到这里,东流再傻也知道了,那名旁系子弟就是徐天高,那名孩童就是眼前的徐辉!

    东流忽然觉得,说完故事的徐辉,虽然人还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但灵魂已经站到了万丈悬崖的边上,自己现在要踢上一脚,怕他就是万劫不复了。

    虽然有眼前这这小子执掌下清城,让东流有些不放心,他要是疯了借机再拥立一个徐家的废人出来,做下清的城主更符合自己的利益。但是看着眼前这半大的孩子,这一脚东流还真的踢不出来。

    “好!好一个报的父仇的少年郎,令尊天明有灵,九泉之下也可以安息了。”东流不似作伪的说道。

    天明是徐家之前的继承人的名字——徐天明。

    不只是听到这句话,还是又听到了慈的父亲的名字,徐辉两眼一红竟是哭了起来。虽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东流觉得现在对方哭的有理,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居然背负了这么多。

    看着徐辉痛哭失声的样子,东流也是眼睛一红,虽是没出声,但也流出了几滴眼泪。不为别的什么,单纯是为这出人间惨剧而哭,为眼前的少年的遭遇而哭。

    东流可以对天发誓,这绝对不是演技,反而脸上一湿之后,见徐辉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马上闹了个大红脸。

    东流现在还不知道的是,自己今天这一哭,虽是当时令自己尴尬不已,毕竟一个上位者居然被属下的一个故事,讲的流了眼泪,传出去都是笑话。但是这尴尬却是物有所值,哭出了一个绝世的“替死背黑锅”的小弟,几乎是哭出了半壁江山!

    “少爷真的觉得我报了父仇?”徐辉在报了父仇几个字上,咬的很重。

    “不错!”东流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直视着对方的双眼说道。并没有释放神念威压,只是显示自己的真诚。

    东流也的确是如此想的,没有半分勉强。在徐辉的角度,儿时对自己百般溺,甚至有时还会不顾继承人的份,陪他玩“骑大马”的父亲,被一个“陌生人”杀了。

    这“陌生人”还挂着亲生父亲的名头,对其百般虐待,东流实在想不出徐辉有什么原谅他的理由。至于是徐天高给了徐辉生命的说法,东流更是不屑不已,这是恩吗?这是最大的仇才对!

    估计徐辉宁可当时徐天高把他到墙上,也好过这八年所尝之苦。

    在东流心里,故事里四个主角中,徐天明、徐辉这对父子,可谓是无辜至极。就算是大喊一声苍天无眼,估计老天爷都不好意思劈他们!

    徐天高还有那少夫人一对狗男女是死有余辜,而且都是“死得其所”,死在了最该执刀的人的手里。

    但是徐辉还要更可怜些,他不同于徐天高报仇之后,浑充满了快感。他在报仇之后却又多了份纠结。

    所以才有了这“饥不择食”式的,向东流倾诉的一幕,可见其受挫之大。

    但现在似乎是感觉到了东流眼中的真诚,在东流的提点下,也终于想起自己的父亲只有一个,什么弑父之说根本不存在,故而一时间心中郁结却是消了许多。

    东流也明白了症结所在,这小子明明什么都想清楚了,也没将徐天高当成过父亲,现在的状态完全是出于,自信念和世俗观念的冲突,使得心中疲惫不堪。给徐天高一个痛快,也大概是因为如此,说不现在正后悔没折磨一番呢。

    如果刚刚东流昧着自己良心,稍稍说几句责备的话,估计现在这小子就算废了。

    不过东流摆明车马,完全支持其报仇的态度,将他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

    东流也不知道对方现在的状态是“明心见”还是“从恶如崩”,自己的行为是“导人向善”还是“助纣为虐”。

    总之只知道,自己是按照自己所想的,开导了自己想开导的人而已。

    “少爷,没事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如今大仇得报,我也要赶回去用那老狗的狗头祭奠我父亲,请少爷应。”徐辉俯道。

    东流感觉这是除了玲儿之外,叫得最真心的“少爷”,对此自然也是应

    “也好,回去之后可要打起精神,下清城的事可是离不了你。”

    “少爷放心。”

    有时人和人的相交就是这么诡异,今天之前东流还觉得,徐辉是自己手下最大的不安定因素。

    但是现在对方一句“少爷放心”四个字,却令自己觉得无比安心。

    徐辉心中也是如此,如果月蒙大陆是游戏的世界,那现在一定可以看到,徐辉的忠心度已经超越项康、吴仪,甚至是张汉武、李重章,直玲儿了。

    东流在徐辉走了之后,又坐了一会,缓解一些凝重的气氛,这才无奈的说道:“来人,请吴城主来一趟。”

    为什么无奈呢?因为之前和徐天高一起被俘的吴先生,在多次招降未果之后,说出了真实原因。

    他竟然是吴仪的亲生弟弟——吴珥!

    想到吴珥说出这一点时,脸上挂着的无奈,还有吴仪当初见自己俘虏吴珥时,也全无异色、又或者说是故作不知的表,东流明白又是一对问题亲属!

    心中止不住的哀叹:“三清城的城主们!老子上辈子真是欠你们的!”

重要声明:小说《神木精灵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