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如火如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唐少主 书名:神木精灵王
    这唐守备长闻言一慌,没等反应过来,王安便在一旁说道:“下清城主徐天高,不尊上令,以为项东流伯爵所诛,然诸位余者皆属无辜,速速放下兵刃,莫要自误!”

    其实此时王安并不知道,徐天高已死的消息,但是他想来徐天高肯定不会轻易就范,而现在荆棘镇的形式,少爷又不会和他客气,故而王安自信的声称——徐天高已死。

    “胡说!城主可是和吴先生他们一起走的,项家小儿怎么会奈何得…”唐守备长否认道。

    “大胆叛贼,竟是徐天高同党,还不将其拿下!”一声打断了守备长的话,说出这一句的不是王安,而是徐辉!

    “小畜生!你可知道,现在在这下清城,谁才是叛贼?背叛城主的人,才是叛贼!”见自己说话,竟被个黄口小儿打断,守备长狰狞的说道。

    “诸位,这下清城,是城主的天下,先随我…啊!”守备长正要下令,确实被旁一人奋起一击,长刀透体而出!

    “你…你竟然…”守备长看着袭击自己的人,似乎仍不相信地说着。

    “义父,您别怪我!乱臣贼子、人人而诛之!我宇文虎虽是你义子,但也容不得你这不忠不义的行径!”手持长刀的年轻人大义凛然的说道。

    但在将刀拔出时,却附在“守备长”耳边说:“老贼,你可记得当年,你奉徐狗之命,灭门一百一十三人的斐家?”

    “众将士!徐天高为人歹毒,欺压良善,如今上令已达,我等难道还要为此人效死吗?”宇文虎…不,应该说是斐虎说道。

    众士卒闻言,不由得一个个扔下了手中的兵器,他们平里对徐天高也并非推崇,只是顾忌其势大,守备长唐明又是其死忠,所以才助纣为虐,如今态一乱,顿时抛弃了生死不明的徐天高。

    斐虎见状看了徐辉一样,见其眼色后又说道:“诸将士不要放下武器,你们是下清城的守护者!现在下清城,还有叛逆之人存在,现在请下清城的代城主下令,绞杀叛逆!”言罢,斐虎拜倒在徐辉面前。

    王安见状皱了皱眉头,这代城主可不是他封的,不过想了想,这似乎是对荆棘镇有利的,便没说什么。毕竟徐辉想掌控下清城,就必须和城外的军队合作,如此下清再想要独立就不可能了,而的少爷也需要一个能主持下清城的人,这个人如果是徐家的人,而且愿意听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之后的事,没有出乎王安的预料,徐辉和斐虎带着人,混上城门乘乱杀了徐天高一党的城门令,之后为了表示对东流的拥护,以换取外界的支持。

    两人将上清、中清两城的军队放了进来,还换掉了一大批原有的官员,王安带来的人,有些也委以重任。并且在此期间,有了这两位“反高”党在,短短几天内,徐天高的死忠就被一个个挖了出来,都逃不过一个抄家灭族的结局。

    王安也看出来了,这两人和徐天高定是有血海深仇,凡是徐天高的人,杀的那叫一个痛快,甚至王安怀疑,两人有公报私仇的嫌疑。不过这和王安有什么关系?他要的是为东流,得到一个听话的下清城!

    其实徐辉之所以着急排除徐天高一党,并且引两城士兵进来协防,也不是没有心虚的原因,他们不了解东流。担心徐天高会回来,或者徐天高会和东流达成一致,所以干脆先把事做绝,免得后出意外!

    一个月后,清河三城的局势稳定下来后,王安离开了下清城,又回到了荆棘镇的茶肆里,继续同他的老师学习。

    这一个月中,东流点化了碧玉一号,也就是月青精挑细选的,适合高黑的荆棘。现在高黑结合碧玉一号之后,综合实力也达到了八级高位的实力,与杨林和血杀配合的实力相同,防御力更是堪比九级高位,成为了孙威最好的陪练。

    而狼骑军团,也在这一个月里,抵达了第二波援军。不过在荆棘镇包括孙威在内,实力全出的况下,依旧可以抵挡。

    清河三城被收服以后,剩下的六镇不必多少,也是纷纷投靠。一月之间,荆棘军团征新兵两万,尽是青年。这还只是第一次征兵,张汉武与陈英估计,三年之内荆棘军团可以征满十万人,并且这也是清河一带的人口承受极限。

    新兵由半出师的星璇训练,现在这名女精灵,在张汉武的教导下,已经也有了勉强三品的军阵实力,和当初的狼破军差不多。上战场勉强一些,训练新兵却是刚刚好。

    在这一个月中,狼骑兵与荆棘军团,始终是交战。张汉武在此期间,终于在军阵上做出了突破,完全达到了五品军阵将领的水准。但是,对方的主帅狼风,也有很大进步,达到了四品上的水准。

    东流不由得感叹,果然战争是军阵将领进步的最佳途径。和修炼者不同,每闭关静坐对于军阵将领来说,作用寥寥。

    反而是在军阵对峙时,最容易进步,自古军阵名将也必然出自多战的国家、出自战争之中!

    领主办公处,东流听完了张汉武对于最近战斗的总结。

    “少爷,根据现在的形势来看,在大局上我国和兽人帝国,已经进入僵持阶段,在天关之战没出结果之前,也就是说两、三年之内,不会有太大的战局变化。同时在荆棘镇一地来看,我军与狼骑兵也是如此,对方不断增派援军,我方也不断有新兵训练完成,进入战斗…”张武汉说道。

    东流点了点头,又看向陈英。

    “少爷,荆棘镇如今在荆棘森林各个采集点的给养下,半年之内就可以达到晋升条。但是少爷,之前的战斗中,荆棘镇可以说是做了战争的顺风车,聚集了大量的人口。可如今荆棘镇的战局,无疑却是在拖累荆棘镇的发展。”陈英接着说道。

    “汉武,你有什么结束荆棘镇的战斗的方法吗?”东流问道。

    仅仅是问结束荆棘镇的战斗,至于总体战斗,东流还没信心能影响到天关的大战场,所以也没有去询问。

    “少爷,这件事说来也简单,只是不太好执行…”张汉武有些犹豫的说道。

    “只凭荆棘镇,或者说是仅凭四城六镇的话,很难彻底击败狼骑军。虽然荆棘军团实力不断增加,但是狼骑兵的援军也是源源不断,无法解开僵局。

    也就是说,结束荆棘镇战斗的最好方法,就是截断其援军!其援军必须经过荆棘森林,虽然只是外围,但是如果不是因为荆棘森林正在领战的话,也绝没有放任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穿行荆棘森林的理由。”张汉武说道。

    东流也懂了他的意思,也明白了为何一开始,张汉武说这个办法是有些语焉不详。

    的确,只要让巨猿领击败暴熊领,或者令两方停战。巨猿领空出手来,荆棘森林这条路,狼骑兵就走不通了。只要对方孤立无援,张汉武就有把握获得全胜!

    东流揉了揉脑袋,办法虽然有了,但自己却用不了。

    荆棘镇势力中,最强的就是巨猿领出的孙威,也不过是九级初位。荆棘镇全员出击,哪怕是再叫上清河三城仅有的几名高手,也不过十几个高级战士,对于魔兽领战的影响不大。

    “此事并非今荆棘镇能解决,你们先各行其职吧,我会尽量想些办法。”东流只得无奈地说道。

    “另外,阿英,清河三城的内治方面,虽然并非我荆棘镇全权接手,但平你也上心一些,尤其是下清城的那个徐辉,此人我还没见过,单听王安所说,也是个心机沉之辈。现在虽然为了夺权,将下清城的一部分统治权让了出来,但是也要时时小心,不可懈怠。再通知三城城主,一个月后来荆棘镇商谈统一发展线的事。”东流又格外吩咐了一句。

    对于徐辉,虽然现在表现的很老实,荆棘镇派去下清的人,不少都委以重任。但是东流、陈英对他都不是十分信任。但是东流也没有过河拆桥的打算,毕竟徐辉反水投靠有功,一个月来也是并无过失。

    贸然替换徐辉,不但会令天下人小视了东流的度量,而且本来已经稳定的下清城,很可能会再乱上一次,毕竟徐家是下清城的老牌世家了。

    况且东流也有自信,只要自己的实力够强,徐辉现在又是臣服于自己,不给他反叛的机会就是了。故而只是让陈英注意下清城的掌控,却没有针对徐辉做出什么处理。

    安排完这些,东流陷入到了对自的“困境”的烦恼中。

    东流不由得感叹,无论霸主、仁主还是真我之主,都不是那么好当的啊。自己的势力越来越大,甚至再多两年的积累,自己也算是一个拥兵十万的重臣了,但烦恼的事却比平时更多了。

    除了荆棘镇的事,东流还忧心一件自己的事,那就是在不久前再次点化了碧玉荆棘之后,自己的修为达到了四重巅峰!

重要声明:小说《神木精灵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