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鸿门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唐少主 书名:神木精灵王
    第二天开始,荆棘项府和被徐天高强包下的旅店,气氛就比较诡异了。

    按说今天是东流约好了,和徐天高会面子。但是不是是何原因,东流也没有派人去请徐天高,徐天高也不住到来递名贴,两方就这样僵持到了旁晚。

    “城主大人,项家小儿无礼,今天明明是约好了会面的子,怎么不见他人?”徐天高手下一人说道。

    “你急什么!先吃饭,今天要是不来,明我们就返程!”徐天高回答道。

    这徐天高倒是生得一副好皮相,虽已是中年模样,但不难看出其青年时定是一美男!

    “城主,这荆棘镇不简单,不可掉以轻心。白天我们去虎头山观战时,不也看到那些树人吗…”一名拿着法杖的老者谨慎的说道。

    “吴先生多虑了,那些树人体型庞大,活动不便。若是靠近我们一定会发现,也只是在战场上有些用罢了!”一名相对年轻的男子说道。

    “城主,这荆棘镇我都是不怎么担心,不过我们全都出来了,下清城会不会出问题啊?”另一人说道。

    “二哥多虑了,下清城成气候的几个,不是都被我们…了吗。”最开始开口的一人反驳说,还做了一个割脖子的手势。

    “不!那个徐辉绝不简单!城主,我还是建议,回去之后马上…”老者说道。

    “哈哈,吴先生是越活越回去了,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孩子,算得了什么。”其他人明显不相信老者所说。

    老者闻言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过了一会,五人用餐完毕没多久。

    只听外面有人喊道:“我家领主有请徐城主赴宴。我家…”如是三遍。

    屋中众人怒道:“城主,这小儿好生无礼!我们刚刚吃过饭他会不知道?你会没叫人盯着?这分明是…”

    “住口!既然领主邀请,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徐天高冷冷的说道,后一句却是说给东流派来的侍从的。

    徐天高已经五人是“倾巢而出”,看来他们也是顾忌荆棘镇的实力的,不敢单独行动,免得被逐个击破。

    到了荆棘项府之后,也是细细查看一番,见没有树人出现,那老者向徐天高点了点头,几人才鱼贯而入!

    大厅门口,看门的是护卫队中的两人,将手一抬挡住了徐天高后私人道:“徐城主,这次是我家大人摆下的家宴,款待徐城主,外人就不必进去!”

    只听徐天高冷哼一声:“哼,家宴?那这几位就是我的家人,少废话!若是他们不能进,那本官也恕不奉陪了!”

    “这…”护卫犹豫道。

    “怎么了、怎么了?不是让你们招待还贵客吗?”王伯从里面跑出来,对着护卫喝问道。

    “大管家,他们非要都进去,不然就不进了…”护卫说道。

    只见王伯眼神一滞,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徐城主是贵客,来的人自然也是贵客,没你什么事了!几位请吧,我这就去添几副碗筷。”

    见状徐天高等人都是暗笑,心道这项家小儿太幼稚,自己哪里会给他机会。

    徐天高一个眼神,几人都跟着走了就去。

    到了大堂,只见已经落座四人,分别是东流本人,还有张汉武、项康和吴仪。

    徐天高见到另两位城主也不惊讶,显然是早就知道他们在荆棘城,只是不咸不淡的和东流问候了几句,另两个城主却是完全没有搭理,反倒是对张汉武的很。

    一众人纷纷落座,徐天高等人毫不客气的全都坐下,倒是占了桌子的大半,一副鸠占鹊巢、喧宾夺主的样子,弄得东流很是尴尬。

    “来来来,徐城主远来是客,我敬徐城主一杯。”东流站起首先说道。

    “哪里哪里,伯爵客气了。”徐天高说道,但却半点没有先干为敬的意思。

    东流也不见异色,直接干了杯中之酒。

    那老者见状,又是微微一点头,似乎是在向徐天高确认,东流喝的确实是和他一样的,从瓶中倒出的美酒。

    本来应该隐晦的动作,但在这饭桌之上只有几个人,这么点头又有谁看不见?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哈哈,怎么了,徐城主想考验本伯酒量不成?”东流却是仿佛没有发现对方的小动作,言罢,就要再倒一杯。

    “慢!伯爵大人好酒量,但在我们下清有个习俗,就是主人第一杯酒,确实要替客人喝的。”徐天高依旧不放心的说道。

    桌上东流一方的另外三人,皆是一怒,徐天高手下四人也是针锋相对,场面一下子剑拔弩张了起来。

    东流却是一笑,满不在意的接过徐天高的酒杯,扬首饮下,才复还给徐天高。

    如此,徐天高才算彻底放心,但是之后每每斟酒时,徐天高等人却都是亲力亲为,一旦有别人插手,下清城就会有多出什么奇怪的习俗!

    酒过三巡,天色也已经彻底晚了下来。

    在场几人,都有一定修为在,虽是一个个喝的有些面红耳赤,但神态上却都不显醉象。

    这时,东流仿佛忍不住了,站起来开口道:“徐城主,如今国难在即,我荆棘镇兵力吃紧,又有上命在前,下清城由张军团长辖制,不知…”

    东流话没说完,徐天高便打断道:“不错,我下清城理应加以‘援助’的,但是最近我城也是天灾**不断,而且我看荆棘军团如今还是游刃有余的,我就先支援三千兵丁,一万金币吧。等来年年景好了,再做增加。”

    徐天高却是将‘援助’两个字咬的死死的,绝口不提‘辖制’的事。更是敷衍一般提出了,东流所不能容忍的‘施舍’。

    “徐城主这是什么意思?上命写得不够清楚?还是想违抗上命!人我已经安排好了,下清城的军政事务,此战结束前,便由我荆棘镇接手吧!”东流仿佛是图穷匕见,突然恶狠狠的说道。

    不过徐天高等人却是不露慌忙之态,反而一个个冷笑的站起来,道:“项家小儿,你不是得了失心疯?我下清城何时轮到你做主了?上命不过是你们四大家族,篡国的工具,这种上命我徐天高不服!”

    “徐城主这是打算与我斗一斗咯?”东流也是罕见的眯起眼睛说道,感人一种计得逞的感觉。

    徐天高见状果然一阵不安,看了那老者一眼。那老者也顾不得许多,连忙将法杖在地上一顿,一道土黄色的光圈漾开来。

    东流识得,这是土系的一种侦查法术,作用对高手来说全是不大,因为只能对站在地面的东西起反应。

    “不必看了,树人还在城外,防备狼骑军团呢。”东流淡然说道。

    话音刚落,只见大厅门口,一阵重物落地之声传出,只见一只近五米高,手中还那种一根银白色的大棍的“猩猩”,出现在了大厅门口。

    感受到其上的气势,徐天高等人都是一惊。

    “九级魔兽!好个项家,竟是和荆棘森林的异类还有所勾结!”徐天高狠声道。

    “项东流!你可想好了,你以为一头九级的畜生,就能留下我们吗?我们拼命之下,未必不能走脱一人,若是让我回了下清,必让你永无宁!今天你若是识相,现在让出道来,我可以给项问天一个面子,未必不能再商量商量…”徐天高接着说道。

    “哈哈哈,徐城主难道还觉得今天走脱的了吗?”东流无所谓的说道。

    见状徐天高仿佛想到了什么,连忙运转精元力,结果…结果一切正常,精元力如旧。徐天高气得一瞪眼,还以为是中了什么动手时才发挥作用的奇毒呢!

    “既然如此,伯爵大人,我们就得罪了!”徐天高一声令下。

    五人确实默契的很,出来老者在调动元力,准备法术,徐天高之外三人纷纷扑向孙威,一个个竟都是一开始就用出了,以命换气的法门,看来对于九级魔兽,还是异常忌惮的。

    而徐天高也没有逃走,反而扑向了东流,原来徐天高发现到,现在的位置来看,虽然九级魔兽堵门,但是东流等四人却都只是中级战士,只要另三人拖住魔兽一会儿,徐天高就有把握擒下东流,之后就可以从容离去。

    东流也不是没有准备,连忙向后撤了一步,一旁的项康、张汉武挡了过来,除了东流之外的三人,全是精元力五重修为,但是吴仪年老体弱,便晚了半拍。

    几人都没带兵器,皆是精元力灌注掌上,以掌对掌。徐天高心中一种不屑,自己堂堂精元力七重的高级战士,这两人还想蚍蜉撼树吗?

    既然已经翻脸,徐天高除了想活捉东流做人质,对这两人出手却是全无顾忌,砰砰两声项康、张汉武皆是应声而退,不过徐天高计划的血横飞的一幕确实没出现。

    刚刚的一记对碰发现,这两人竟是也有至少六重的实力!徐天高大惊,自己的报难道出错了?

    手下更加不敢停留,向着东流扑去,就在要碰到东流肩膀的一刹那。在东流带着微笑的注视下,徐天高感觉浑一软,当场跪倒在东流面前!

重要声明:小说《神木精灵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