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先下两城(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唐少主 书名:神木精灵王
    东流选的时间,也是有讲究的,该刚好是每天狼骑兵退兵之前不久。

    今天东流更是早有吩咐,东流领着吴仪一从领主办公处出来,那边杨林、高黑就纷纷准备进入战场。

    等到东流和吴仪站到城门上时,荆棘军团可谓是实力具出,荆棘镇的高层力量除了孙威没有出现,星彩在东流边之外,其他纷纷在战场上现

    只间军阵最前方,六名高大的树人立,犹如四座三四层高的小型堡垒。木臂挥舞、法术横飞,其中四个更是不断的从树冠里飞出箭支,另外两个实力更胜一筹!

    六大树人所在之处,对方是节节败退。

    高黑边赫然更是有上百“元者”,在月青的带领下,各色法术飞出,若不是对方狼巫小队在援军到达后也有所充实,恐怕狼骑兵根本没有正面对战的实力了。

    现在这些德鲁伊,有高黑的保护,安全更是变得不成问题。

    狼风心中一阵郁闷,本来以为荆棘镇已经是实力全出了。只要这些天稳扎稳打,等到援军抵达后一定能够攻克。

    谁料今天不知怎么了,一下子又出现两大树人,实力比之以前的四名树人,是只强不弱。尤其那个浑黑色的,双臂一挡,任是狼雷、狼电刀劈斧砍,连眼皮都不抬一抬。

    原本还势均力敌的战斗,一下子倒向了荆棘军一面,狼风只得再度为无奈的下令撤退,并且决定在下拨援军赶来之前,在虎头山死守不出了!

    而看到了这一幕,吴仪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作为中清城的城主,他对于兽人帝国狼骑军团的厉害,还是有所了解。

    故而之前对于诸如“荆棘军团大败狼骑兵”、“荆棘镇以一镇之力牵制整个狼骑军团”的说法,是嗤之以鼻的,只觉得是项家搞出的噱头。

    而现在眼前这一幕,无疑打破了他的认知。两位数的高级战斗力、成编制的元者小队,这些令吴仪瞬间改变了对东流的看法。

    而这些还并不是吴仪震惊的理由,最令他惊讶的是——张汉武。原本以为一个小地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生代将领,估计只是略同军阵才被项家捧出来的。

    而现在看着年轻的张汉武,一个人御使接近五品军阵的样子,吴仪只感觉自己的经验一下子没用了。

    如果说吴仪还是震惊,那他后那位仁兄就完全是失态了,想到刚刚自己还对东流不敬,以为自己的实力可以给吴仪争些面子,现在看来不但面子没挣到,反而让人小瞧了,看着那些高大树人,甚至开始担心自己的人安全!

    “吴城主,你看我这荆棘军团如何?”东流的手摆向下面的军士,一边说道。

    吴仪则有些目光闪烁,只是模糊的说:“的确是支强军。”

    而对与这荆棘军团究竟是不是东流“拥有”的,或者说“拥有”到什么程度,吴仪则是持怀疑态度。

    就在这时,东流向下面的荆棘军朗声说道:“将士们辛苦了!”

    当然,主要还是星彩在一旁用精元力暗中帮忙震的原因,毕竟东流自己的精元力可作不了这么精细的活。

    听到这声音,张汉武马上下马,因为敌人已经退去,此时的军阵不再隐藏主帅所在,张汉武一主帅战甲,加之全军将士的有意凸显,却是显眼的很。

    只见他翻下来,立刻不顾盔甲在,向荆棘镇方向行半跪礼道:“荆棘军团军团长,张汉武拜见领主!”

    没等吴仪缓过神来,只听闻稀里哗啦一大片的声音,荆棘军团全员如是行礼,山呼海啸的传来“拜见领主!”的声音。

    令吴仪最想不通的是,那几名魁梧的树人,甚至那名高级元者,也纷纷跟着行了半跪礼。按说要是一般军队,只怕高级战士都是眼高于顶,更别说是高级元者。

    最不可思议的还要数张汉武,吴仪想来这种人物,估计应该是依附于项家的,和东流的关系顶多是合作,可现在看来却并非如此。

    即使大型军团军团长的地位,要高过一个只有一镇封地的伯爵,在帝国任命中,张汉武更是可以辖制荆棘镇,可是却依旧是听命于东流的样子。

    “诸位回营吧,切记小心谨慎,莫给敌人可乘之机。”东流说道。

    话音一落,张汉武便带着荆棘军团收兵回营了。

    看着军容整齐的荆棘军团,吴仪有些动摇了。“吴城主,先随我回去吧,等会汉武会过来的,你不是想和他谈谈吗。”东流轻轻的说道。

    吴仪连称不敢,一面和东流一同回了领主办公处。老东西看似没什么变化,但是东流却发现,和去时的并驾齐驱不同,回来时吴仪总是若有若无的落后自己一步。

    回到办公处的会客室,东流和吴仪又扯了几句,没有在提到中清镇的事,但是可以明显的感觉出,吴仪这老狐狸的语气、姿态放低了许多。

    没多一会儿,张汉武也回来了,一见面对吴仪视而不见,先对东流抱拳施了一礼:“见过少爷。”

    “汉武啊,这位就是中清城的吴仪,他想要和你谈谈荆棘镇划为主战区之后的事。”东流介绍说。

    “嗯?上令不是写得很明白,清河三城皆由荆棘军团辖制,也就是归少爷辖制,有什么可讨论的?难道派去的官员出了什么问题?”张汉武故作不知的说道。同时却是强调了,荆棘军团与东流的一体

    “少爷,您又何必咄咄人呢?老头子我一直尊敬项家、尊敬令尊。您是项家的少爷,这样吧,以后我会支援荆棘镇一万壮丁,每月三万金币如何?”吴仪苦声说道。

    即使是现在,吴仪依旧没有彻底臣服的打算,只是将原本计划的好处,夸大了不少,但是潜台词却是,好处可以给,中清城的事物东流不要插手。

    “吴城主客气了,荆棘镇既然是主战区,这些征兵也好、调集物资也好,都应由我派人,还是详细调查一番的好,不然让吴城主为难就不好了!”东流的语气开始强硬了起来,时间不多了,今天必须拿下吴仪,否则就要耽误兵压下清城了。

    “吴城主这话是怎么说的,我的上清城可是已经厚颜让少爷的人费心了,您老这样不是寒碜我吗?”项康突然插嘴道。

    吴仪算是看出来了,项家的人一个比一个不要脸,明明就是夺权架空,说的却好像在帮扶老过马路一样。

    项康也的确是话有不实,上清城他的原班人马,东流可是一个都没碰,只不过是派了些人去监督而已。

    “那不知徐天高徐城主又如何呢?”吴仪突然说道。

    本来吴仪是不想说这个的,拿徐天高当挡箭牌的话,一个不好就要被项家误会。但是吴仪此刻也是病急乱投医,说完这话心中也是后悔了,只盼着回去以后,向项家多上贡些才好,不然被当成徐天高一党的话,可没他什么好果子吃。

    “徐天高?他如何那就要看他的选择了,刚好有些自称被他抄家灭口的难民来我这了,本来是不关我事的,不过现在既然清河三城归我辖制,我也理应对作犯科、藐视上命的官员做以制裁才是,你说对吗?”东流幽幽说道。

    直接坦言,清河三城归自己辖制。

    吴仪心中一震,暗道看来项家是下定决心,要向徐天高动手了。而且东流既然和自己说了这些事,自己除非是想和项家翻脸,否则恐怕是无法再推脱了。

    “既然如此,老朽就不推脱了,中清城刚好有几位官员到了年限,也该让他们歇一歇了…”吴仪颓然道。

    东流见状大喜,同时有知道吴仪心有不甘,一面拍着脯将人派过去,一面又对吴仪说道:“吴城主,你可知我这荆棘镇为何呢有今天的规模?”

    “自然是伯爵大人励精图治的结果。”吴仪想也不想的说道。

    “哈哈,吴城主何必臊我,我东流何德何能,只是有些强人为辅才有今天罢了。想必吴城主是觉得,这些都是项家支持的结果吧?

    我承认,荆棘镇有今天,项家的支持是离不开的,但是仅是渠道上的支持,资源方面我相信,荆棘镇反哺项家的会更多。这些都是因为…”

    东流将荆棘森林开采点的事又说了一遍,今天说这个,那是因为东流知道现在即使是项康,也未完全归心,故而准备给他们些甜头而已。

    “两位现在也不算是外人了,这些虽是机密,但我觉得也不必向两位保密。这样吧,为了表彰两位为荆棘镇主战场的贡献,这几处开采点两位可以任选两处!”言罢东流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地图。

    地图上标示着十二处红点,正是开采点所在,至于剩下的几处皆是重要开采点,东流确实没有让人的意思。

    闻言项康是大喜,即便两个开采点,收入也决不会低于上清城的税收了。东流出手不可谓不阔绰。

    老狐狸的表就显得奇怪了,给人以有些激动的感觉,同时仿佛又想在回忆什么,完全没有去理会地图,让东流有些微微皱眉。

重要声明:小说《神木精灵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