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初战告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唐少主 书名:神木精灵王
    赵老三是土生土长的荆棘镇人,本名赵兴,因为是家中三子,得个诨号叫赵老三。

    几个月前,镇长大人为了荆棘镇的安危,自愿被魔兽劫持到了荆棘森林里,这件事让赵老三很是感动。

    后来荆棘镇有了自己的军团,开始募兵了。正赶上赵老三和邻居小红投意合,但是因为家中本就不宽裕,虽然新镇长上任后,况有所好转,但是得的钱也优先给两个哥哥处理终大事了。

    一来,自己确实需要个出人头地的机会;二来,也是出于对镇长的感激。自认体格不错的赵老三,报名参军了。而且让他感觉光荣的是,居然真的通过选拔,成为了荆棘军团的一员。

    手里拿着、上穿着的,是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一的铁器。还立刻就有了修炼的基本法门,最重要的是,马上就发下一笔津贴。

    加上前几天军演时,镇长大人给的赏,赵老三把彩礼钱凑齐了,请了一天假,穿着一军装风风光光的去小红家提了亲。对方长辈也欣然同意,订下了等荆棘镇危机一解除,就办喜事的婚约。

    带着小红的牵挂与祝福,心里回着那声清脆的“三哥哥”,赵老三上了战场。

    本来一开始,还被兽人们的杀气吓了一跳,但后来看到李将军一戟杀死了对面的将领,便觉得心里血一涌,没那么怕了。

    这时军团长的进攻命令到了,经过过严格训练的赵老三,毫不迟疑的按照之前训练的军阵排列开始前进起来。

    开始时只是以“对垒阵”冲锋,几步之后便开始向绞阵转换。“这种程度之前训练时经常做啊。”赵老三这样想着,有条不紊的做着调整。

    一开始两军相交时,赵老三是在绞阵的内部,只听见外面全是喊杀声、兵器交接声,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和有位阶的兽人交手,虽然知道是在军团长的军阵加持下进行,但依然有些紧张。

    马上,随着军阵的运行,赵老三开始往外侧转去,看着从最前线撤回来休息的袍泽,各个上带伤的样子,这才知道这次战争的激烈。握紧手中分量十足的朴刀,赵老三迎来了参军后第一次战斗。

    面对着面目狰狞的巨狼和狼人,一开始心中难免有丝慌乱,但是在这满是打杀声的战场中,咬着牙把心一横,向着对面的兽人砍去。

    兵器相接之下,这才发现,在军阵调动的元力的加持下,自己的力量和刚刚修炼出精元力的战士,相差也不是很远。

    定下心来,想着平时练习的战场上的杀敌刀法,挡、砍、架、劈…腥臭的血液喷在脸上,但赵老三却笑了,杀敌了!自己成功的杀敌了,或许是因为对方是兽人一族的原因,第一次杀人的赵老三心里只有说不出的爽快,却没有太多的愧疚。

    但是一走神的功夫,旁边又一名兽人劈砍过来,明显对方也是有军阵的,虽然对力量的加持不大,但是配合起来也颇有章法。

    幸亏后面的人拉了赵老三一把,这才只是在肩膀上留下一道不深的轻伤,而不是直接战死沙场。头上冷汗一冒,这才继续随着战阵的运转,往后面移去。

    毕竟战阵加持不能连续太长时间,需要缓解一下。第一次在战场上,赵老三经历了第一次杀敌、第一次负伤,尤其是后者,这让他知道,想让平平安安的回去和小红成亲生娃,只怕没那么简单…

    不多时,随着军团长的指挥,赵老三第二次来到前线,这次更加的谨慎的使用着反复练习过的战场刀法,一面还强迫自己不去低头看周围。

    因为此时地上,已经有了许多尸体,虽然似乎敌人的更多,但是看见往一起训练、睡觉、吃饭、打闹的同泽中,此刻说不定有哪张熟悉的笑脸正倒在自己脚下。赵老三心里说不出的茫然,但是手上可不敢迟疑。

    “我还要回去见小红,我不要倒下!”

    突然,似乎是兽人的将领不甘心现在的失利,开始加紧攻势起来。

    而且个体实力更占优势的狼骑兵,后劲明显比荆棘军要强上许多,现在几乎每个人经历过两、三次军阵重点加持了的荆棘军士,明显已经开始疲倦了。

    瞬间赵老三只感觉到压力剧增,手上的力气渐渐小了起来…

    此时军团长的命令传来了,变阵!赵老三心里忍不住要欢呼了,终于可以松口气。不过想起往张军团长的教导,赵老三明白越是这个时候越到小心。

    按照训练过的快速变阵的方法,赵老三小心翼翼的,一边应付着敌人,一边配合军阵的运转。

    平安回到阵中,听见前面传来的塔盾卡栓入土的声音,赵老三松了一口气。

    在这瞬间,惊喜的感觉到,自己的口处似乎出现了之前,一直难以寻觅的气感。果然战场是最好的试炼所,相信回去后,赵老三也能够达到“力藏筋”的程度了。升个列长应该是手拿把掐的。

    张汉武见一开始被自己打个措手不及的兽人军队,开始缓过气来,自然不会用荆棘军士的命逞强。立刻下令变阵,因为这两个军阵的转化训练过很多次。乌龟阵转眼间便结了出来,外侧厚重的塔盾纷纷竖下。

    对方只能从一些缝隙涌进来,这样不但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对方的阵型,还造成了局部的以多打少的局面。

    同时命令一号、二号还有一直隐藏的众精灵也动了起来。

    乌龟阵内部的人也不是只要休息看戏就可以的,也要配合着运转,时而在缝隙中攻击对方。期间靠着以多欺少、左右夹击,赵老三在乌龟阵中又如愿击杀一名狼人。

    赵老三一看阵列前的树人动了,马上嘴巴一咧,开始等着看对方惊慌失措的表

    果然,在对方惊奇的目光中,两位树人动了,木臂一挥对方就有几人做了滚地葫芦。树冠之中出了夺命的寒芒,听着箭支入体的声音,赵老三不但不觉得毛骨悚然,反而觉得解气的很、痛快得很。

    在神箭小队的压制攻击之下,对方伤亡再次加剧,看着那些还妄想杀死树冠上的人的兽人,一个个对着树人无计可施的样子,荆棘军们都开心的笑了。

    想起造成这些的神箭小队的队员们,不少单汉还暗自流了不少口水,纷纷励志要好好训练,以后出人头地好争取娶个神箭手回家。

    随着神箭小队造成的杀伤的增加,狼破军终于无奈的决定退军。看着留下的一地尸体,狼破军万万没想到,居然在荆棘镇等着他的不是待宰的羔羊,而是难啃的硬骨头。

    看着对方退去,张汉武并没有下令追击,一方面荆棘军还没有追击敌人的军阵,另一方面,自己的目的本来是使战局僵持住。

    见对方的确已经远退,收到斥候说的对方在三十里外扎下营盘的报告,张汉武也收兵回营了。

    看了战场统计的报告,张汉武默默地叹了口气,不过出现在将士们眼前时,已经调整为兴奋之色,下令晚上加餐庆祝之后,自己向着镇内行去,似乎是准备向东流报告况。

    “少爷,这次初战以敌军退兵告终。我方阵亡300余人,另有800余人暂时失去战斗力,敌军阵亡500余,有近一半是神箭小队杀伤的。敌军失去战斗力的人数,暂时还无法估计。”张汉武私下里还是叫少爷的。

    “这不是大胜吗?用几乎都是无位阶的普通人,组成的军队,而且只训练了两个月。就击败了同等数量的狼骑军,汉武干嘛还愁眉苦脸的。”东流见张汉武兴致不高,不由得问道。

    “少爷,是我的估计失误,还好少爷招来了神箭小队。我一开始还想只凭荆棘军制衡对方的。想不到也只能在一开始那种况下占些便宜。时间一久,对方缓过气来,荆棘军久战乏力的缺点就暴露出来了。伤亡也有很多是那时…”张汉武回答着,但是被东流打断了。

    “汉武,我知道你是军阵天才,想来你自己也是如此认为。的确,你在军阵的天赋,任何人见了都要惊奇一番。但是你最近似乎有些太相信自己的了。”东流自顾自的说着。

    “汉武,你回忆一下,还是守备长,手下几百弱丁时的心态。如果当时让你带领和现在一样的荆棘军,击败同等数量的狼骑兵,你会觉得可惜吗?”

    东流的话,砸在张汉武的心上。不错,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了不起的大捷了,之前确实太过自傲,或者说是让自己背负的太多!张汉武的眼神渐渐亮了起来。

    “呵呵,看来你也明白了,我的张军团长,快去和你的士兵庆祝初战告捷吧!酒就算了,食不必节约,没听过‘朱门酒臭,路有冻死骨’吗。我项家可是最大的朱门,缺不了这些。”东流半开玩笑的说着。

    看着张汉领命离去,东流放心的舒了口气,荆棘军的实力会越来越强。看来不出意外的话,是没什么问题了,经历过战斗之后,荆棘军这把宝剑真正开始开刃了,磨刀石正是实力已经差不多固定下来的这支狼骑兵!

重要声明:小说《神木精灵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