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战前军演之另类演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唐少主 书名:神木精灵王
    “将士们,还有最后五天,兽人的军队就要到了。大家都是荆棘镇的子弟兵,别人可以有退路,但我们没有!”

    “荆棘镇已经很多年,没有遭遇过兽人的入侵了,但是我相信,兽人对侵入地的残暴,大家不会忘记!”

    “他们不同于人类其他国家、不同于天云、神恩、九元,他们想要的是我们的土地,我们的资源,一旦城镇被攻破,大家的亲人面对的将是什么,相信不用我再多说了。”

    张汉武正面对着荆棘军的将士,做着战前动员。

    “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五天之后我们面对的,会是与我们数量相仿的狼骑兵!”

    说到这,虽然因为张汉武往的训练,将士们并没有出声。但是可以明显感觉到,方阵的气势有了改变,似乎被数量相仿的狼骑兵吓到了,本来肃杀的气氛一滞,显得胆怯了一些。

    “我知道,在场的大家大多是没有位阶的普通人,面对大多是由精元力一、二重的战士组成的军队,会害怕、会想后退!这很正常,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你们退的结果就是这里将会被毁灭!”张汉武一指后的荆棘镇。

    “自从镇长大人来了之后,虽然他不会经常对镇民们演说、也不会时常去和大家接触,说一些鼓舞人心的话!相信大家也感受到了荆棘镇的改变,东流大人上任之后,税收始终在下调,月前已经免掉了商业税收之外的全部税收!

    更是出资在镇子内展开了许多新的工程!诸位家里的亲人想必也有很多,都参与到工程之中、拿到了不菲的补贴了吧。我可以在这里告诉大家,只要我们过了这一仗!等到镇子里的那些工程都完成了、荆棘镇将会成为帝国西北部最繁华的城市!

    到那时,每个荆棘镇人,不仅可以衣食无忧,还可以过上你们所期待的美好的生活!”

    说到这,队列方阵中的气氛又有所改变,变得期待、憧憬。

    “但是,如果我们败了!不但这些将会离我们远去,我们的亲人、朋友还有我们自己,都会和后的城镇一起,兽人撕得粉碎!”

    “东流大人,已经为我们布置了这些,这些远远高于帝国精锐军团要求的武器、盔甲,大人还给了我最好的军阵秘典!虽然个人实力上我们不占优势,但是难道你们拿着这些、穿着这些,使用着奥古帝国最好的军阵,还没有信心一战吗!”张汉武做着最后的调动。

    其实不得不说,缺乏大规模领兵经验的张汉武,对于战前动员却是不太在行,这是光凭军阵天赋弥补不了的,就像现在,明显只是单纯的“威”加上“利”而已,着实算不上精彩。

    “战!战!战!”但是,对比法虽然老,但的确很实用,胜利与失败的强烈对比,将荆棘军的战意完全激发了出来,方阵里爆发出了山呼海啸的叫战声!

    “今天,东流大人也来了,是为了看看我们这几个月的训练成果,现在先由东流大人讲几句吧。”张汉武说完,便下到方阵中,似乎等东流一说完,便开始演示荆棘军团的实力!

    “诸位,漂亮话我就不多说了。请各位记住,你们现在是在为后亲人而战,为了荆棘镇而战,而不是为了我而战,一旦荆棘军败了,你们会死,你们后的亲人会死,而我的属下想要保我突出重围并不是很难!

    但是我作为荆棘镇的镇长我虽然不会与大家同生共死,但绝对会陪大家战到最后一刻!

    另外,既然我是荆棘镇的镇长,你们为荆棘镇而战,我也决不能让大家寒心!

    我如果说,各位一旦牺牲了,会将你们的父母当做自己的父母,想来你们也不会相信,我自己也没自信会履行这种承诺。但是,现在以我个人——项氏家族子孙,帝国子爵项东流的名誉承诺,诸位奋力杀敌的勇士,战后必各依功劳,论功行赏绝不轻待。

    战死者,除了帝国规定的抚恤金,我个人再出五倍以待之!另外,有父母者。定使父母可颐养天年,有妻儿者必使儿女有所教、有所成,成年后荆棘镇公职人员优先选用。”

    东流对于笼络人心就更不在行了,否则以他这几个月,在荆棘镇的投入、付出,如果能够勤奋一点,多去演说、走访,相信现在他在的民心威望将远远超过现在。

    这哪里还是战前动员,前面半句完全是给大家泄气的嘛,唯一可以肯定的地方就是后面半句的承诺!

    既然真的做不到,明知道自己败了的话一定会保命优先,让星彩、阿威等人带自己还有王伯、李张二人冲出重围,以图东山再起。并没有领袖者天赋东流,就不会、也不愿意去说那些漂亮话。当然,真到了那时,后两者会不会愿意和东流一起逃走就不一定了。

    东流也有自己的考虑,一来是确实是本使然,不愿意为了笼络人心而到处张扬,做自己不愿意做的演讲慰问之类的戏码。另一方面,声望高有声望高的好处,但也会为声望所累。

    有时为了维持声望,不得不做越来越多的不想做的事,相反许多想要做的事也可能会被大家的目光吓退,而且威望一旦成立,而自己不能维持的话,更是反而会造成民心的反弹。

    所以东流宁愿就这么做个“受欢迎”的领导就是了。战前动员中也没有出现什么让自己麻的说法,仅仅是承诺了将士们以后的待遇。

    但这也确实是将士们最关心的,人人都有亲人、朋友,谁会不担心、畏惧死亡?张汉武是训练军队,又不是洗脑死士,如果真的几个月就见到5000视牺牲如归所的狂军士,东流就要考虑直接下令击杀张汉武这个危险分子了。

    而现在东流的承诺,固然不会让将士们完全消除对死亡的恐惧,但是也让他们少了许多顾虑,多了许多对胜利渴望。

    至于前面半句?即使项大少说了与荆棘镇共存亡,他们也为不会信,到时说不定连后面的承诺都一起怀疑了!

    “好了,我相信我说的已经很多了,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再强调掉了。现在…让我看看你们的成果吧!”东流下令道。

    看到东流下了命令,张汉武马上做起反应。

    只见他本人进入军阵中之后,马上就不见了踪影,似乎是吸取了上次讨伐狂战的教训,现在不用故意以自己为饵了,军阵平时会将统帅的形隐藏起来。

    同时荆棘军开始动了起来,似乎连指挥的声音也屏蔽在军阵之中,看来着几个月以来,张汉武的进步还是很明显的。

    不同于他自己的那部残缺的秘典,东流给他的那本可是项家的珍藏,自然在各方面都更加完善具体。张汉武原本的一些细节处的疏漏,也都弥补了回来。就比如现在这个隐藏主帅位置、对外屏蔽指挥声音的能力。

    随后荆棘军的队列开始有序的发生变化,一次向东流演示了圆锯阵、蟹钳阵这两种早已见过的变化,至于罗网阵确实没有再演示,毕竟那只是针对讨伐狂战部落当时的况,而训练的非常规军阵,张汉武也不可能动不动就把自己作为饵,做好和全军之力击杀一人的准备。

    看到最先演示的圆锯阵时,东流便眼前一亮,虽然之前在讨伐狂战部落时,已经看过一次。不过当时是只有3000人结成的,而现在荆棘军中有新招募了的2000新丁,本来东流觉得短短两个月熟练度、配合能够达到上次那种程度就不错了。

    但是没想到眼前的圆锯阵给了东流一个惊喜,本来最初看时,东流还觉得整体上有些乱,看不出之前圆锯的样子了,不过仔细一看才发现,现在的圆锯阵,是张汉武结合一部分项家带来的军阵秘典的知识,整个军阵不再是只以自己为轴的一个单独的圆形。

    而是以原有几名有位阶的战士,和新加入的男精灵们,一共21个节点,每个节点都形成一个小的圆锯,而众多小的圆锯又组成在一起,以张汉武本人为核心,构成了一个大的圆锯。

    所以军阵的每一个部分,转动运行的方向、节奏都有所差异,给东流一种很乱的感觉。

    但是东流知道,如果说之前的张汉武发明的圆锯阵,是介于三、四品之间的话,那现在这个改良版,绝对是实打实的四品军阵了,而且在四品军阵里也应该算比较强的。

    不但因为多了“节点”的变化,而更有临阵发挥,士兵们安全更有保障,而且可以预见的是,如果战场上敌军一旦进入到小圆锯之间的缝隙中,等待他们的就是四面受敌的结果了。

    “与其说是圆锯,现在的真个军阵更显是个绞机啊!”东流心里暗道。

    同时想到,是不是应该借机让张汉武给军阵改个名字,圆锯阵…实在太俗了!

    这时军阵中突然发出张汉武的扩大了的声音。

    “镇长大人!现在演示的是,我以圆锯阵改良而成的——绞阵!”

    东流:“……”

重要声明:小说《神木精灵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