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未来的左相(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唐少主 书名:神木精灵王
    向导非常熟练的开始介绍,毎处开采地的资源种类和开采况,以及预期中个时间段内可能的收益。甚至还有这些收益,怎样在每个时间段内,能起到的作用和应该如何安排。

    听得东流看他的双眼开始泛起光来!

    “喂,老大…那个,我能够理解你的这种特殊兴趣,不过我对此是无法接受的。老大,他已经可以满足你了吧,也只有他这种材您老才会感兴趣吧,请万万不要打我的主意!”李重章看着东流看向向导的眼神,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着,一边还躲到了树冠的边缘。

    “啊?你说什么?”东流刚刚明显在思考什么,没有注意李重章对他有了和他刚才差不多的误会,不然难保先锋将要被降为马前卒了。

    “重章啊,我说张汉武这小子还真是有些不尽责啊。”东流一边看着派来的向导,一边对李重章说道。

    “诶?那家伙还有不尽责的地方?”李重章有些疑惑。

    “是呀!这种人应该早点介绍给我嘛,之前还跟他说过的。”东流继续看着向导者说到。

    李重章心中无数羊驼咆哮着:“这些大贵族还真是肮脏啊,居然还让下属为自己找…找面首?小武哥那个混蛋,居然没有告诉我镇长大人的好。”一面后悔着居然单独跟来视察。

    “那个…老大,我在这里也是碍事,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李重章的心已经被八个大字占满了——“珍菊花,远离东流”。

    “恩?到这里了,干嘛要回去?一会说不定还要你打下手呢。”东流瞥了一样李重章道。

    “我打下手?不好吧,我对这种事没什么了解的。”李重章现在心中的场景马赛克太多,就不描述了。

    “怎么没了解?上次不是做过一次了吗。”东流没有注意到李重章已经青紫的脸色。

    “难道我失忆了?不,难道是传说中的记忆保护?”心理作用令李重章有些坐立不安了…各种意义上的坐立不安!

    “是呀,你之前伤到脑袋了吗?召唤青棘的时候不是你帮忙挖出来的吗?难道你指望我亲自去挖吗?”东流终于注意到了李重章的异常。

    “啊,老大说的是这件事啊,吓了我一跳,哈哈哈哈,放心老大,我可是被称为‘挖荆棘小王子’的存在啊。”心里生出死里逃生感觉的李重章彻底语无伦次了。

    “你叫什么名字?刚才那些计划是你自己想出来的?我本没有安排过城镇建设的计划吧,你是怎么想到那些的?”东流放弃去探究李重章的脑结构,转而向这名向导问道。

    “对不起,镇长大人!我不是故意篡改您的意思的,我上面都是胡说的,并没有实行过任何一条,请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这名向导不知怎么了,仿佛受了惊吓,对这东流又跪又拜起来。

    要知道月蒙大陆虽然还流行着跪拜礼,但官方强制规定的跪拜对象最低也是伯爵以上爵位,或城主以上官职,东流一个子爵、镇长,理论上是不需要给他下跪的。

    也难怪之前李重章胡思乱想,这位“向导”年纪不大,应该和东流差不多。长得可谓又瘦又小,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东流甚至觉得3年前的玲儿都要比他“壮实”些。面目也略显清秀,这也是李重章误会的主要原因。

    “你这是怎么了?我有这么可怕吗,我的名声一向还不错吧,快起来快起来。”东流也被对方的反应吓了一跳。

    “啊,老大,原来你说的没有推荐给你的,是城镇建设方面的人才的事啊。”一旁的李重章终于看清形势了,插口道。

    “是呀,我还拜托汉武寻找其他什么人吗?”

    “啊,不,没有,我的意思是我应该知道小武哥,之前没有给老大推荐他的原因。这个小家伙姓陈,叫‘陈英’,据说在三岁的时候就因为父亲犯了什么罪而被发配到这里。

    来时全家也有20来人,现在只有他一个还活着的。毕竟是发配,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差,他能活下来多半就是因为他的脑子比较好用,倒是饿不死他。

    前任镇长也想过提拔他,但是因为份问题…加上传闻中好像还有‘上面’来的压力,最后放弃了。而且还撤消了他原本的记录员的职务。还是老大你到任后他才被重新收录的。任用发配人员为官确实不合规矩,小武哥想来也怕到时您反而追究起来,让他连现在这口饭都没的吃,所以才没有举荐他吧。”李重章过来说道。

    此时陈英的绪平复一些了,正紧张地看着东流,生怕他向前任镇长一样,把他最后的饭碗也打破。

    “原来如此,如果是这样的话…”东流严肃的说着,陈英的心也提了起来。

    “以后你就不要做记录员了!…把你刚才的计划再和我详细说一说,如果能够实现的话,你就是荆棘城的第一任城牧了!”东流十分恶趣味的在前半句停顿了一下。

    城牧,指城主麾下,负责内政方面的最高长官。

    “老大,他晕过去了。”

    “哦?果然兴奋地晕过去了吗。”

    “不,据我观察是听到前半句时就晕过去了。”

    “……”

    “喂!陈英,你怎么了?”陈英的体质,比想象中还要差,被东流一下居然伤了肝胆。

    幸好东流现在生机能量充足,用掉差不多三分之一才将陈英就醒。

    陈英听到镇长大人说的“就不要做记录员了”之后,只感觉一阵绝望,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醒来时发觉自己还在刚才那里,镇长大人正一只手放在自己口上,感觉一股暖暖的令人很舒服的力量传来,将自己唤醒了。

    “镇长大人!对不起,我会马上离开的。”反应过来陈英又慌乱起来,不知为何,还有些…脸红?

    这时陈英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东流发现陈英醒过来后,站起来,向陈英行了一个30度角的小鞠躬,并道:“万分抱歉,我没有设处地的去想,就开了这种过分的玩笑!”

    “…”陈英已经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接口。

    “这次,请听我说完…”东流有接着将之前说过的话,又复述了一遍。

    项大少的父亲,项问天可是从小就教导东流,贵族的脸面应该用在勇于认错上,而不是用在回避、掩盖错误上。

    李重章在一边也暗暗钦佩,项家的其他人后辈如何,李重章没见过,但项东流的贵气的确是练到骨子里了。如果刚刚东流行的是90度的大礼,再说上些更麻的话李重章就不会这么想了。那就明显是为了拉拢陈英才做的秀了,而现在这个道歉,却给李重章一种,“即使对方是普通人,老大也一样会这么做”的感觉。

    “大…大人,您说的是真的?哦不,我不是怀疑您,我…”听了东流的承诺,陈英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冷静,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要说好,如果你的计划完成不了的话,荆棘镇也没有升为荆棘城的可能,城牧自然也无从谈起。总之,只要荆棘镇的硬标准达到要求,我就有把握令其升为‘城’。如果是这样,我认为你的能力也的确可以担任城牧”东流严肃地说道。

    似乎感受到东流的诚意与认真,陈英也冷静下来。

    “请您放心,我必尽最大努力,让荆棘镇在一年内达到升格标准!”陈英也严肃的回答着。

    “一年?你还蛮自信的嘛,既然如此,回去以后我就会向张汉武下令,将内政方面的事物全权移交给你!如果一年之后,我看不到成果的话,这些可都是要收回的啊!”

    “如果不能完成,请大人将我的命一同收回!”陈英一脸坚定的说着。

    不知为何,想要说“不必如此”的东流,突然觉得眼前这个面孔,和玲儿对自己说要留在荆棘镇时的表重叠了。

    吓得东流马上甩了甩头,默念三声“我不是基佬”。

    “哦,对了,你的父亲是因为什么被处死的?似乎还和什么大人物有关吧?”东流语气轻松问道。

    “放心,没关系的,即使是你父亲真的犯了什么罪,当年只有3岁的你也是无辜的,至于什么大人物…我项东流还没遇见过什么让我忌惮的大人物呢。”见到陈英对这个问题显得有些敏感,马上又补充说,后面还在心里加了一句“包括以前和父亲一起面见过的,坐在王位上的那个糟老头!”

    想到镇长的份,陈英也放下心来。

    “不是这样的,我儿时听母亲说过,一直到母亲临终时还和我说。不要怪你的父亲,他是无辜的,他也很你,你的遭遇都是‘林大公’家的少爷的错…”陈英说着说着,想到已故的母亲的话,眼圈一红,抽泣了起来,不过事件倒是复述完整了。

    一个老的故事,陈英的父亲是天极城的大商人,一直奉公守法,但是因为得到一件珍奇的古董字画,被林家的少爷盯上,强买不成对方恼羞成怒,网罗罪名将陈父斩首,全家也发配到了荆棘镇。

    对于这个故事涉及到的负面人物,天极城长大的东流自然也知道,对此抱有十二分的相信,那个家伙绝对做得出这样的事。

    当然,东流不知道的是,陈英这个故事也隐瞒了一点,因为发配时如果是女童的话会被作为官调教,所以陈父在事发后用最后的一些积蓄打点关系,将年仅3岁的小女儿“陈莺”的别遮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神木精灵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