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收尾与收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唐少主 书名:神木精灵王
    在这章发表之后才看是看本书的书友可以略过这段话,直接进入正文。在这张之前就开始阅读本书的书友们,因为后面的描写我觉得更偏向东方玄幻一些,也是为了挽救一下本书悲惨的成绩,我决定申请转到东方玄幻分类,所以昨晚连夜将前面的章节做以修改。除了错别字、标点符号的修改、将主角的语言修正的更严谨、稳重一些,最重要的就是为了更符合东方玄幻的氛围,将力量体系完全推翻重写了。为了方便大家阅读,老朋友们不必回去重看,我会在本书相关里传新的力量体系的介绍,节上并没有改动

    ————————

    影十二离去之后,东流没了发泄对象,只得强压怒火,勉励了张汉武几句,并承诺会向家中要来军阵秘典。张汉武自然是大为感激,毕竟受东流知遇之恩,有了一展所长的机会不说,而且对于东流的发展前景也是十分看好,不出意外的话张汉武是没有另择良木的打算的。

    张汉武清楚的知道,东流刚来时完全不会什么召唤术,而仅仅几个月,已经能召唤出3名6级的战斗力!

    之后的战斗也如预料般顺利,失去了首领的野蛮人完全丧失了斗志。现在龟缩在寨子里不敢出来,困了几天之后也是一盘散沙。

    虽然还有几名5、6重的野蛮人,但是没有狂战的约束,完全没有组织起有效的抵抗,被杨林、李重章等人围杀几个之后,剩下的两、三个居然丢下族人独自逃跑了。

    剩下的野蛮人在死亡的迫下,终于又找回些当年蛮族的慷慨气节,老弱皆兵的与张汉武对峙了几天,毕竟野蛮人的天生体素质优势太大,即使是妇孺老人,拿起武器也有和普通的士兵相当的战斗力。

    这倒是给围剿造成了些小麻烦,不过东流和张汉武对此不但不郁闷,反而感到松了一口气。

    毕竟两个人都不是穷凶极恶之徒,如果真的到了破寨之后,那些野蛮人青壮自然会杀,毕竟这不是战争,而是剿匪,这些人战败了也不是降兵,而是背着人命的强盗!

    那些老年的野蛮人也可以杀,毕竟他们年轻时也都是双手染过血的恶徒,现在不去打劫不是因为心里悔过,而是体力下降,将这些交给年轻人了。

    不过那些孩子两人就下不去手了,毕竟他们什么也没做过。

    但是不杀又该如何?他们肯定不会去想,是因为他们的长辈穷凶极恶,荆棘镇才去剿灭他们的,而是一个个视荆棘镇为生死仇雠,一旦他们长大了难保不会报复。

    而且因为种族的差异,东流对于让他们融入荆棘镇普通镇民中,不敢抱太大希望。

    最糟糕的是他们从小就耳濡目染劫掠的事,东流觉得手下也没有谁有,能够把他们教上正路的能力。

    杀,东流和张汉武都绝对不会对无辜者下这个命令。不杀,会留下天大的隐患。

    甚至东流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实在不行把那些孩子活捉之后,集中起来每天做思想教育外加严加看管吧。家族里也不是没有“以口服人”的能人存在,到时借来几个说不定会有效果。

    不过那毕竟只是最坏的打算,现在看到对方全民皆兵,东流和张汉武恨不得放鞭庆祝了。这几天因为这件事两人不知死了多少脑细胞。

    而现在你们拿了武器抵抗就也是敌人了,而且战斗力也不比普通士兵差,这样我在交锋时杀你心里也没什么负担。

    别看张汉武整天一张扑克脸,但是对于滥杀无辜的事是坚决不做的。自幼接受高等贵族教育的东流,就更是极为抵触。对此反倒是平时看上去人畜无害李重章,在两人和他商量的时候,直接祭出了屠寨大旗,之后被两人华丽的无视了。

    经过近10天的战斗,荆棘守备军,以不足百人的阵亡人数为代价,彻底抹去了这个长期以来便寄生在荆棘镇附近的毒瘤。

    野蛮人的寨子被里里外外搜了一遍,所有有用的东西都被运回荆棘镇,堆在东流、张汉武还有李重章的面前。看着几箱子的珠宝财物,李重章眼睛都直了,道:“嚯嚯,这些野蛮人怎么想的,这么多的珠宝、古董就在那堆着?要是换成钱去买粮的话,足足可以让他们吃上几年的了吧?”

    东流到时没什么惊讶的,毕竟在项家不缺这些东西,听见李重章的疑问想了想说

    “也没什么奇怪的,虽然有不法者愿意低价收购类似的赃物,但毕竟荆棘镇太过偏僻,可能联系不到这里的部落,而且以这些野蛮人的格,估计有人找上来合作,也会拿人家当肥羊宰,久而久之自然就没人与他们联系了。”

    张汉武在一旁皱着眉头,面带一丝愠色,冷声道:“合着之前他们打劫,就是为了一些粮食和货币就杀了那么多过往的商旅和镇民?”

    东流也是觉得不可理喻,摇了摇头说:“好了,把这些收拾收拾,留一半放到镇里的库房里,剩下一半用来犒赏士兵和以后的训练、军械更新。具体你看着办吧。”对于把拿到的每一分钱的用在军费上的张汉武,东流在财务上是完全信任他的。

    “至于库房的那些吗…哎,真该找个建设管理上的人才来了,镇子的建设不能总是靠‘无为而治’啊。”这个话两人都没搭茬,毕竟一个是军阵天才,一个是修炼天才,但要让他们治理镇子…俩人都不是那块料。

    张汉武接令之后,行礼退下去处理了。

    李重章一听说犒赏的事交给了张汉武,也立刻告退,追上搂着张汉武的脖子开始近乎,左一句张大哥,右一句守备长大人的一起走了。

    而东流则是死锁着眉头,盯着手里的一封信。上面是有关天风部落联系狂战的事

    “杨小七那个混蛋!居然藏得那么深,之前一直以为他只是个纨绔皇子。估计四大家族也是因此才放松对他的警惕,这几年他全国四处吃喝玩乐也没有太过盯着,什么时候居然招安了这么多野蛮人部落!”

    “不对,之前在南方那厮也待了很长时间,听说当时的借口是喜欢上了那得姑娘…南方那里可是号称百族行省!三眼族、长臂族等等异族会不会也有被劝动的?”

    看着东流东流愁眉紧锁摸样,一旁的玲儿心疼非常。但不想打扰东流的思考,只是默默的走到东流后他按摩着肩膀。

    可是看着东流似乎完全是陷入牛角尖,眉头越皱越深,不由得开口劝道:“少爷别想那么多了,四大家族准备这么久,即使有些意外也不碍事的,而且只要快些将消息传回去,家中的幕僚团会想出结果的,少爷就不要烦心了。”

    东流闻言总算醒了过来,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在这想得再多也于事无补,刚刚已经让王伯找人传消息回家里了,到时自然有人去烦心。”

    东流已从牛角尖里回来,马上缓过神来,见玲儿在为自己按摩肩膀,便趁着说话的功夫,假装自然的拍了一拍那一双柔荑。弄得玲儿小脸当时一红,但是也没有什么别的反应。

    幽然花事件之后,玲儿对于东流的态度,从开始的完全是尊敬也开始有了转变。发觉玲儿的态度,东流干脆将肩膀上的两只手握在手里。

    “玲儿,我最近是不是变了许多,其实完全可以像以前的计划一样,在荆棘镇混吃等死的。为什么有了召唤能力之后我会感觉比以前更累了呢?”东流仰着头,头顶抵在玲儿上。面色有些茫然的自语道。

    “少爷按照自己的心去做就好了,少爷如果只想做荆棘镇的镇长,玲儿就做荆棘项府的的小侍女,少爷想有一天威凌天下,玲儿就做少爷的内府侍卫长!”

    听着玲儿流水般的声音,东流的心终于静下来了。

    “我的心吗,是呀,那我要…我要你永远做我的玲儿!”

    说着东流突然站起来,回将玲儿搂在怀里。

    一瞬间东流仿佛觉得世界静了下来,静到可以清晰的听到两个人的心跳声,而且好像自己的还要跳的更快一些!

    如果现在有第三个人在场,就会发现现在项大少的脸恐怕比玲儿还要红上三分。

    一直到王伯在外面喊吃晚饭,两个人就这样一直相拥在一起…

    “是呀,我终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我要活的更痛快,吃更好的剑齿猪排,召唤更厉害的树人,还要有更多的更大的领地,不能辜负我两个世界穿越这一遭。最重要的是…还要保护好所有我重视的存在,玲儿也好,项家也好,荆棘镇也好…一切的一切!”

    就这样,东流到任荆棘镇的第一次军事行动,彻底结束了。

    收获斐然,大致有三种,其中添头是让项大少都咽了咽口水的财务,最重要的是东流终于正视自己的心,最后还有…一颗少女的心~

重要声明:小说《神木精灵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