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怒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唐少主 书名:神木精灵王
    狂战被击杀之后,战场形势变得不得逆转起来。

    看着眼前这名曾经压在荆棘镇每个人心头,令所有人不安的影,烂泥似的倒在了这里。

    东流等这些外来人还好,荆棘镇的那些原住民——张汉武、李重章还有军阵中的3000士卒都不约而同的感到心里一轻。

    张汉武向赶来的东流施了一礼,有些谄媚的道:“全赖大人洪福,那个…贼首已经伏诛,还请大人下令,彻底剿灭此处的野蛮人余孽。刚刚事出紧急有些计划未曾向大人请示…”

    不由得他不谄媚,毕竟刚刚他的敌深入的计划完全是背着东流执行,现在想来终究是有些理亏,毕竟东流才是这次的最高统帅。不过张汉武不后悔,如果不连这位最高统帅一起骗了的话,行动之中一旦漏了破绽,很可能会被狂战逃脱。

    一名有高级战士实力的敌人要是隐藏在暗处,整个荆棘镇都要生活在他的影之下了。所有这个计划除了他自己就只有李重章知道,连那些士兵也只是临阵听从命令。

    东流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也只是没好气的哼哼了两声,就作罢了,也没有打算惩治这位大功臣。正打算出言褒奖几句。

    谁料此时,影十二突然插口了,“先生大才,这本就是为得胜考虑,完全符合为将者本职,之前没有告诉少爷也只是权益之举,这次的功劳肯定是先生的,回家族之后定向家主大人明言此事。以家主贤明到时定然会委先生以高位,使先生能一展所长!”

    东流在一旁听了影十二这话,脸色立刻就冷了。影十二这话说得太僭越了,现在张汉武的上司还是东流、而且还是在向东流请罪。他影十二是什么份?不过是项家的一名家将,有什么资格代替东流说这种话。

    不过影十二也有自己的考虑,能够成为影卫,他的忠心自然无可质疑。但是他忠心的对象是家主、家主的继承人,东流虽然是家主长子,但并不在此列!这也反映了东流在项家的地位,家族里虽然碍于项问天的强势与对东流的父子之,不敢苛待东流,但其他人也并非多么尊敬他!

    现在影十二就是这样,他刚刚也发现了张汉武的军阵天赋,并且大为震惊,此时只想着为家族再招名将哪里考虑得到一个失势少爷的想法、脸面。

    他这话不说还好,说出来之后,在场几人表现各有不同,场面有些冷场。

    别人不说,反正张汉武在那是面色一苦,心想“这棒槌这不是添乱吗!”经过几个月张汉武对东流是有些了解,明白他不会因为这事责怪自己,不然也不会想出这个计划。

    谁知道这影十二也不知道是那个笼子里跑出来的,完全是不通人事啊。这一番话都不能说是拨东流的面子了,完全是拿开山铲往下戳呀!

    而且张汉武还知道,这位恐怕是太小看东流的“任”了,这事搁在别人上也许还会暗暗记在心里,或者想什么别的办法曲线报复,但放在东流上…

    只见东流面色一冷,没等影十二想清楚为什么冷场,便厉声喝道:“影十二,别忘你是什么份!影卫是家族的利刃,休说不是幕僚团,即便是幕僚团也只有劝谏之权,谁给你代我发号施令的权力!莫不是我项家容不下你了,还是觉得让你当个影卫太屈才了!”

    言罢,几名树人都是形一,在一旁就地扎根,为东流壮声势,似乎是只等东流说一声‘拿下这叛逆’就是向影十二扑过来。

    影十二被东流“砰砰砰”的喝了几句,当时也傻眼了,他刚才之所以敢下意识的出来说话,除了长期以来对东流的‘废物’的印象之外,也是因为在他奉命来东流边的这段时间,东流对他始终比较客气,让他潜意识里觉得这个失势少爷不会反驳自己。

    不过影十二终究是高级战士,心神没那么脆弱,马上也反应过来。

    “莫要乱说!我对项家对家主自然是忠心无比,只是怕少爷你年纪小,唐突了张先生。恩,等我想家主禀告之后,张先生自然会被调入京中委以重任,也不算你少爷你的手下了。”

    一旁张汉武听了这话,可是一点高兴的意思都没有。心里铺天盖地的羊驼在咆哮,心道“你这厮可真是把精元力练到脑子里了!我可不傻!我之前仕途困窘,受少爷知遇之恩不说,况且我还能前脚在人家儿子这撂挑子、表反骨之后再去人家老子那等重用?我要是真听你影十二的我怕是就真毁了!”

    不过此时是项家的家务事,张汉武也不好出声。这能在一旁暗暗着急。

    东流闻言更是冷笑三分,“呵呵,原来你不只是能做项家的主,连奥古帝国的主也能做了!不只是觉的自己当影卫屈才,而且还觉得自己应该坐在奥古首位上发号施令了!什么时候连官员任命轮到你一个小小家将做主了!”

    “我东流虽不是一方封爵,若是真有国家调令我也无权拒绝手下改任,但何时你一个影卫之末也有这个陛下才有的权利了!”

    影十二被东流一阵抢白,脸色也是忽青忽紫。此时虽然知道理亏,但却全无愧疚之色。反而对于一个失势少爷居然敢如此顶撞自己,而感到受辱。

    咬牙切齿的回了一句“影十二自然不敢狂妄至斯,只是项镇长也别忘了自己的份…”

    一句话里不但暗指东流靠家族关系上位,还讽刺东流被变相驱逐的事实。

    说完也不等东流作何反应,连声道:“家住吩咐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这便启程回京,东流少爷在这好自为之吧。”

    一甩袖子也顾不上和谁打招呼,迈步就走,杨林等树人没见东流吩咐,也不阻拦。周围的士兵就更不敢了,径直让出一条路来。

    影十二也是没办法,不是没想过动手教训教训东流,但是这时才反应过来,对方现在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修炼废人了。三大树人不好惹,不是三招两式能拿下的,东流毕竟是家主项问天长子,自己出其不意的放出气势吓吓他、或是随意出手压他一压还好,要是真的大战一番之后在将东流如何如何,那就是明目张胆的以下犯上了。

    影十二可没有这个胆子,况且紧跟着又想到东流突然有召唤天赋,形式会不会出现变化?这也是影十二的顾虑之一。无奈之下,出手又不能出手,自己又占不到理字,自然是眼不见为净,直接回去复命了事了。

    不过这样一来,影十二出于顾虑,虽然没胆子阻止东流主动和家族联系,但也不会主动告诉家族东流召唤天赋的况,倒是也歪打正着趁了东流的心意。

    但是之前见影十二对东流出言不逊,现在又转就走,东流后的玲儿可是不乐意了,冷声道:“放肆,少爷让你走了吗,项家的规矩在你眼里成了什么!”

    别看玲儿在东流面前小鸟依人的,在外人面前可是以“冰山美人”著称的。

    主辱臣死,对方冒犯了了少爷,玲儿可不会给什么影卫的面子。

    而东流虽然也觉得互相奈何不了,不如让影十二就此离开,但是既然玲儿出声了,也不会去责怪或是反过来指责这丫头。

    影十二回头一看出声的人,压下的火气又上来了,玲儿的事,在项家内部也是秘密,在影十二眼里对方不过是东流的一个贴侍女,居然也敢顶撞自己。

    怒过之后反而是计上心头,心道:“项东流好歹是少爷,我不能将东流如何,但这小丫头是什么东西?且看我直接打杀了她,看她长得水灵灵的想必很得东流喜欢,也好让他心疼心疼!”

    念头一闪,也不犹豫,只见影十二一跃而起,嘴里喝道:“婢!竟敢如此无礼,我就代少爷清理门户了!”

    为保不被几个树人制止,竟是全力出手,厚剑一竖,掠过东流头顶想着后面的玲儿就刺了过来,若是玲儿真的是普通侍女,只怕真要横尸于此了。

    不过玲儿可不是毫无还手之力,影十二修为虽然比玲儿高出许多,但毕竟久战之躯,玲儿却是一直在养精蓄锐。

    抽出盘在腰上的魔纹剑,红蓝两色精元力迸发,横剑挡了过去。

    两剑相交,玲儿自然落了下风,但也只是被震退几步。

    这功夫东流也反应过来了,没办法,东流不过精元力三重的战士,影十二突然出手,直到与玲儿对了一招,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见影十二居然敢对玲儿下杀手,东流眼睛一红,顿时也管不得为什么大局不大局,影卫不影卫的,直接喝道:“有人行刺本官!在场奥古士卒速速将其拿下!迟疑者以同谋罪论处!”

    一旁的杨林等三大树人自然以东流之命是从,见到对方出手时便围了过来。

    张汉武此时也知道东流动了真火,现在要不是和他一条心,怕是不会再给自己好果子吃了。也顾不得许多,连忙指挥士兵组织军阵。

    影十二见自己一招被挡住,心中骇然,暗想自己刚刚可是至少用了八分实力,这少爷的侍女居然有这等实力,虽然远不如自己,她才多大?这才明白东流在家主和夫人心中的地位。

    之后又见几个东流召唤的树人围了过来,不敢再出手,只求脱,众人倒是也拦不住他。

    毕竟树人只擅长防守与攻坚、追击无力,玲儿刚受一击还在回气。至于军阵,士兵们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对之前还是一伙的精元力7重高手摆阵,自然会有些犹豫,不用多,有五分之一的人犹豫,配合就要差出许多,这军阵的能力就要成倍降低。

    最终影十二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只得恨恨的等了东流和玲儿一眼,便灰溜溜逃回京了,至于他会怎么和家族说,东流也不想去理会。

重要声明:小说《神木精灵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