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混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唐少主 书名:神木精灵王
    兵器的撞击声,士兵的喊杀声回在东流耳边。

    虽然只是几千人的混战,但却也令人感到血喷张,心神一震了。与前世在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中,一种类似“水影留声术”的娱乐项目里看到的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传说中在与兽人帝国交界的边境,甚至有数十倍于此的大战发生,东流没法想象那会是什么样的场面。

    “‘重力术’、‘蔓藤缠绕’、‘叶刃’、‘地刺’!”一个个中级法术,在杨林的手中瞬发出来。作为3名树人中最先诞生,似乎也是悟最好的,杨林的法术能力已经得到了很大开发。

    此时东流已经知道,树人体内的力量和兽元力相似,即可以本外放伤人,也可以凝聚外界元力形成法术。

    虽然“扎根”后依旧是6级,不过实力上与刚刚被召唤出的树人不可同而语。只见战场上,荆棘军阵前方耸立的影,一面凭借强大地体优势与一名赶来的6重精元力的野蛮人打的不相上下,一面还不时的使用法术支援其他树人、或是配合军阵进行杀伤。

    与杨林对战的野蛮人战士是部落里狂战之外最强的一个,也是6重巅峰实力,只是不会狂化。此时老二正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毫无办法,自己在这树人交手也不能阻止他释放法术,如果不交手,杨林更是会在野蛮人队伍里大杀特杀。即使杨林有无法移动的弱点,自己想要强杀荆棘军士兵来个“以命换命”,但是对方队列中传来的波动让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军阵!作为部落的二首领自然有些见识,但却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小小的荆棘镇会有懂得军阵的军队出现?

    不过与此同时,高黑和木战一号的况就没这么乐观。

    高黑在这两个月里细心体味自的法术力量,但收效和杨林相比却差出不少。两个月里只学会了一些辅助类的法术。

    之前绑架东流的老三面对着高黑,一把车**斧灌注了精元力后,可以说是抡圆了往高黑上招呼,可却是如击金石。高黑不慌不忙的使用着一个个辅助魔法“坚壁术!土墙术!…”,即使没有特意去格挡,对方的攻击往往也只能在上留下些白痕。

    而高黑的攻击也都是被老三车轮斧轻松格挡开,发现这点的老三本来还想弃了高黑去攻击军阵,不过每当老三离开高黑的攻击范围,高黑就会立刻开始不要命的攻击其他野蛮人,仗着防御力极其强大,高黑也是三名树人中,唯一敢时不时的解除“扎根”状态,移动杀敌的。

    老三看到这种况,也只能气的呀呀的叫几声,不得不返回来压制住高黑的攻势。

    毕竟荆棘军有军阵,野蛮人也发现“王对王”的战略是最稳妥的,不然自己这边几个6重战士想突破军阵需要不少时间,而这段时间任由几个树人折腾的话,5重以下野蛮人就要伤亡惨重了。

    与前两者相比,木战一号的况明显有点不妙,虽然对战他的只是6重野蛮人中最弱的一个。只有6重初位实力的老五,但是木战一号既没有杨林的悟也没有高黑的防御天赋。诞生到现在一个月里,没有领悟到任何法术,现在靠着扎根后达到6级的实力勉强自保。

    老五持的是两柄短斧,被他金属的精元气灌注后再加上野蛮人一族的力量优势,两柄短斧舞起来不但势大力沉,而且锋利无比。往往被木战一号用防御最高的木臂格挡之后也能造成不小的劈砍伤痕。

    杨林的法术也是十有**都用到援救木战一号上,不然恐怕木战一号早就撑不住了。

    看到这一幕的东流心中暗道:‘看来普通的刚刚诞生的树人,扎根之后只能在攻防上达到6级,真正面对6级战士时还是捉襟见肘的。’

    至于野蛮人中剩下的一位6重战士——老四,自然是被李重章拦住。

    手上长戟一横,拦在老四之前。作为部落的四首领,自然认得这位副守备长、之前荆棘镇的第一‘高手’。心里想当然的认为对方还是5重巅峰的境界,也没有细细查看。

    老四眼中带着嘲弄,暗骂对方不自量力,奋起元气挥起手中大剑,就要将李重章砍作两截。

    李重章见对方小觑自己,未用全力,不怒反喜,抡起手中附了‘无’属元气的长戟就迎过去。

    老四虽然也是6重初位,但之所以是老四,自然也是因为精元力比晋升不久的老五要纯厚几分。自然也比刚刚晋升的李重章要强,而且李重章的‘无’属元力更是典型的高投入低产出,不但修炼困难、就连威力也比普通精元力差了几分。除了李重章这种特殊体质,恐怕没人愿意修炼。

    李重章心里知道这些,本就是打算拖住对方在等其他人支援,没想取胜的。但怎奈对方如此轻敌,从李重章平时修炼‘无’的进度就能看出此人坚毅到什么程度,眼见有机会哪有不争取的道理。当时就看紧时机,全力激发精元气,一杆长戟对着大剑就压了过去。

    之前也提到过精元力修炼的两部分——“精元力温养”与“招式修炼”。前者在每天时间上是有极限的,毕竟精元力在体内运转也是过犹不及。当然除了部分苦修士很少有人会修炼到极限状态,但是李重章就是这种苦修士,平时的放浪形骸只是他享受得之不易的生命的一种方法,真正修炼时他可绝对是苦修士中的苦修士。

    即使是精元力温养到了极限,也会想法设法的利用剩下的时间来锤炼**,以期能在未来的修炼中得到便利。

    锤炼**的手段自然就是招式修炼。李重章为被奥古学院抛弃的普通人,自然没什么好的功法,精元力温养靠的是坑爹的《无解》。

    瞧这坑爹的名字,当时东流知道的时候可是忍得很辛苦,给这个功法取名字的人估计也没想到以后会有人会专门修炼“无”属元力,只是将属的后面加了一个“解”字做名字。东流很想知道当时取名的那位前辈就一点也没感觉别扭吗?

    至于招式也只是地方军配备的“长戟格斗法”,这名字取得倒是中规中矩,不过也令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功法明显只是基本功而已。

    不过这功法再差劲,也耐不住李重章这么天天琢磨、习练。只见剑戟相交,一个是大意出手,一个是全力以赴,结果不言而喻。大剑被磕的一偏,老四被人也似乎也受了些震。之后只见长戟在李重章手上犹如灵蛇出洞,刺挑劈砍全无破绽,不给老四反盘的机会,抓住优势就压了过去。

    东流在后面看的暗暗叫好,按说“长戟格斗法”里面只有些基本招式,李重章也没有特意去创新,但这些基本招式在他手里却耍的有几分灵动诡秘的意思。落在东流眼里,自然看得出这分明是已经抓到返璞归真的边了。

    不过东流在家中见过的其他几个达到这种境界的高手,不但是最差也是精元力八重——“塑元体”境界的高级战士,而且别人都是修炼了例如什么“九龙回天斩”、“霸王临世”、“九臂擒龙”等等之类的高深招式之后领悟到的,而李重章的这架势是从“长戟格斗法”里领悟到的,所以到底还算不算返璞归真东流还真不太敢肯定。

    总之项大少明白李重章的招式境界也很高就是了。

    不同于东流好心,老四现在可以说是憋屈到家了。先是误判对手实力,导致一开始就落于下风,本来还想凭借实力又是搬回来。偏偏对手的招式又毫无破绽,细看之下明明就是简单地劈砍撩刺,但却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再说远处的另一个战场的声势就比较浩大了,狂战和影十二作为高级战士,犹如人力碎石机,精元力纵横之下两人周围一片狼藉。尤其是狂战,举着他附着血红色精元力的斩马大刀,犹如狂神降世,“血神斩”舞的大开大合,打的影十二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

    “缩头乌龟!你以为凭着土属精元力我一时拿不下你,就安心了?你觉得你们那几千士兵够我族人杀的?”

    “之前听说项氏家族有最强死士卫队,号称影卫。誓死维护项家家主命令,之前看你打扮还以为你是其中一员,现在看来不尽然呐。真正的影卫哪里会眼睁睁看着项家少爷在那等死,自己还有工夫在这装乌龟的呢?哈哈哈哈”

    狂战当了这么多年大首领,当然不会只是一介莽夫,一面压制着影十二无力还击,一面也以语言相击,希望对方乱了方寸才好。

    不过影十二作为资深死士,自然不会轻易被其言语所动。如果东流真的涉险,影十二当然会不计代价的全力攻击,但是之前影十二见过荆棘军的军阵演习,明白现在自己死了少爷才会真的陷入险境,丝毫不为狂战言语所动。

    而战场形势真的如狂战估计的一样吗?

    只见野蛮人的高手都被一一绊住之后,剩下的野蛮人与荆棘军的军阵相交了。每个野蛮人脸上都浮现出嗜血的狞笑,根本不为对方数量所动。因为他们相信这些连一重元力都没有的普通士兵组成的队伍马上就会被他们屠杀。

    但是交战后况却令他们瞪大了眼睛。本来脆弱的士兵,不知为何力量上强不少,队伍边缘的士兵居然就死死挡住了野蛮人的攻击,虽然也是偶有减员,但马上伤者就被拉到队伍后方,立刻又有人补上来。

    不错,普通士兵却是一重原理都没有,但是“军阵之势”却能够调动外界的元力,加持在他们上。

    有些体力跟不上十足也是如此,往往看到对面的士兵已经快要力竭,眼前一晃又换了一个人上来。偏偏在军阵加持下的队伍力量连成一片,剩下的野蛮人无力打进队伍内部。

    看着对方高手一时之间都抽不出手来,张汉武笑了,为了马上就要向世人演示他的军阵才华而笑。

    “变阵!”张汉武沉着的吐出之后的命令!

重要声明:小说《神木精灵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