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荆棘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唐少主 书名:神木精灵王
    从昨天开始张汉武的心就下起了暴风雨。

    张汉武,男,26岁。长得比同龄人要老成许多,鹰钩鼻、尖下巴,给人一种脑门上贴着“我很狡诈”的感觉,不过偏偏张这双桃花眼,把冷谋士的气质破坏的一干二净。目前是荆棘镇中老年妇女偶像…兼荆棘镇守备长!

    一介平民出,做到了荆棘镇的守备长,虽然不能说是位高权重,但也十分不易了。

    能在没有靠山的况下,做到一镇的守备军总长官,张汉武可以说有些手腕。

    这里不得不说下奥古帝国的军政制度,在这个月蒙大陆上最古老的帝国中,实行的制度十分复古。

    首先是帝国十大主战军团,以军团长为首,驻扎在边境、帝都以及各险地。十大主战军团不受地方部门辖制,与驻扎区的行政部门并立,互不干扰。

    然后是常备军团,在一些重要的城镇驻扎,平时受驻地官员辖制,战时则与地方行政单位并立。

    最后是守备军,每座大小城镇都或多或少有些,其任务是治安、剿匪。除了在一些明文规定的边境重镇,守备长与行政长官平级,军政互不干涉外。其他地区,守备长为行政长官下属。

    荆棘镇虽然在边境,但因为南面是荆棘森林,东面虽然是侵略极强的兽人帝国,但是若想从这里进攻奥古,兽人帝国也要走一段荆棘森林才行。

    要知道大规模穿行荆棘森林,无异于对其中所有魔兽宣战。

    森林核心的那些,已经有不下于人类智慧的兽王不会许这种事发生。

    所以荆棘镇即使被攻击,往往也只是小规模的扰战。因此这里也并没有被划分为边境重镇。

    一个月之前,张汉武的上司换人了。本来还想借着在全镇守备军中的威望,和“新来的”耍耍威风,让他知道我“张守备长”不是好惹的,不是随便一个关系户就能吆五喝六的。

    不过紧接着在知道了新来的镇长,居然是项家的大少爷之后,之前的那点小想法全都扔到荆棘森林里喂猩猩了。

    项家,奥古四大家族之一。要知道,奥古帝国国祚延续至今已经式微。干枯枝茂已成定局,这个“干”自然是说皇族,至于“枝”的代表就是四大家族了。

    作为大陆上最古老的帝国,奥古现在已经可以用苟延残喘形容了。内在王都权力核心,四大家族为首的各大门阀,纷纷囊取权利架空帝王;中在各地领主划地而治,拥兵自重;外在四方,兽人帝国年年下边,九元帝国虎视眈眈。

    只不过在四大世家的有意控制之下,这种不稳定只体现在上层统治阶级中。而在基层方面,却并没有给人风雨来的感觉。

    当然限于眼界,张汉武还看不透奥古现在的局势。不过这不影响他知道,项家是数一数二的大世家,项家出来的失势少爷,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况且,他还做着接近攀上项家这棵大树的梦呢。

    没有靠山,不代表张汉武不想有靠山。他自信以自己的能力,如果朝中有人,做个主战军团的联队长也是可以胜任的。

    可是就在昨天张汉武正在训练军阵的时候,一名士兵传回了个坏消息!

    “东流镇长带卫队出游,中途走散,护卫队遭遇野蛮人攻击,镇长被劫持!”

    “怎么可能!镇长边不是有家族拍出来的高手保护吗?”张汉武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置信。

    “守备长,昨天镇长大人让跟来的高手回家传递机密信件,所以…”

    张汉武第一次知道原来做人可以这么倒霉。

    至于那个机密信件?不好意思,项大少的零花用光了,这才假借机密信件的名义让人送信,毕竟一位精元力七重的战士比普通信差快了许多不是吗。

    “可恶!该死的野蛮人!之前是因为你们居于深山,实力不弱,这才想等这批新兵训练出来,再剿灭你们!也不知道是我运气不好,还是项大少运气不好,之前项家派给他的足有‘聚气成兵’境界的保镖,刚刚被他调走就出了这种事!”当时张汉武的心里,仿佛有一万只羊驼在咆哮!

    不敢怠慢,张汉武立刻集结人手准备营救,虽然他自己也不认为还来得及!

    时间回到现在。

    “汉武这是要去打谁啊?”东流在确认护卫队的人最多只是重伤之后,又开始没心没肺起来,溜溜达达的进了荆棘镇统战处,对现在明显有点“青期躁动”迹象张汉武开口道。

    张汉武瞪圆了眼睛,“大…大人您没事?”。

    “呵呵,本少自有自保的实力”这个牛x东流明显已经准备很久了,吹完之后脸色居然丝毫不变!

    “实力?项少爷果然不像看上去那么无能吗?“张汉武眼中暗暗闪过一道精光。

    “是是是,属下多虑了。”至于东流到底隐藏了什么实力,张汉武是不敢多问的。

    岂料却反而被项大少瞪了一眼。“丫的,本来还想显呗一下的,你小子怎么一点好奇心都没有!”

    东流被人当废物10年了,虽然别人在他面前不敢说。但那些背地的议论,东流哪会完全不知道。现在有机会冒充5级召唤师了,还有几分少年心的东流,自然想表象一番。

    至于说“扮猪吃老虎”?且不说现在东流没想吃谁,这项大少也是有苦自知,虽然这树人也可算是项大少“召唤”出来的,不过却没有让召唤物进入召唤空间的能力。

    杨林现在就在外面戳着呢,想隐藏也办帮法啊。

    “汉武,那些野蛮人是怎么回事?难道之前都是任由他们嚣张吗?”东流脸色一沉,明显对这次被劫还有几分怨念。

    “大人,那些蛮子自从300年前,被北方的3个帝国围攻亡国之后,族人就一直散落各地,以部落为单位居住。这些蛮人是天生的战士,对于技术的工作一窍不通,一开始还受雇于一些国家、家族做私军护卫。

    不过因为这些人多半野难驯,生活习上与主流种族有很大差异,配合起来矛盾百出,蛮族佣兵很快被弃用。”张汉武明显对这些做过详细的考究,回答的并不仓促。

    “在这种况下,使得现在大多数的蛮族都是以部落为单位,散居在大陆各国中,防御力量不大的城镇周围,从事剪径。”

    “荆棘镇周围的蛮族部落,聚居在靠近经此森林的一座小山上,山叫虎头山。其中有蛮人大概500人,不过以其全族皆兵的习惯,至少有400能战之兵,而且其中至少一半有精元力二重的战斗力!”

    “所以长期来,我才不敢轻易前去征缴,而他们也害怕引来大数量正规军,只敢打些小商队和佣兵的主意,不敢进攻城镇。”

    “不过之前得到的镇长大人您捐赠的军费,我已经联系人把守备军的军械置换了一番,将老卒发了抚恤费前退,招募了新丁,只等训练完毕就去拔掉这颗毒刺!”

    张汉武在东流面前卖弄着他的短期计划。

    “奇怪,我何时捐赠军费了?难道他说的是刚来时给他的那笔钱?那只是我不想和他这地头蛇起冲突,给他的慰问金啊。”很明显初出茅庐的项大少,明显对钱的价值理解有些偏差。刚来时出手就十万金币,要知道荆棘镇3年的税收大概也不过如此。

    “不过这小子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拿钱扩军?看来也有些野心啊。”东流暗自想到,不过由于杨林的出现,使东流看到了一个可能,也不再像之前那些视野心如虎了,反而有些欣赏。

    “既然汉武已经有了准备,我也就放心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新兵才能训练完成啊?”有些记仇的项大少有些迫不及待了。

    “算上新招募的新兵,荆棘镇现在有士卒3000,兵甲齐备。如果不考虑上层武力的话,只要3个月,让新兵知道基本作战指令就可以了。不过据我所知这个野蛮人部落,有5名精元力六重——‘运转无碍’的野蛮人战士,近10名精元力五重——‘八门大开’的战士,部落首领虽然也是精元力六重巅峰,但是已经全领悟了野蛮人狂化的天赋。所以如果没有人制衡他们的话,我必须训练1年的军阵再出手,才有把握。”张汉武隐晦的表达了,想要项大少向家中借高手来的意思。

    “恩…高级战斗人员的事我了解了,我们准备3个月后出击就可以了。”

    “大人,要知道他们的部落首领虽然也是精元力六重野蛮人战士,但是已经掌握了狂化….野蛮人狂化之后,虽然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不过在狂化时即使精元力七重——‘聚气成兵’的战士也能抵挡一二。”看出东流回答的漫不经心,张汉武还以为,东流要用他的那位保镖力挽狂澜呢。

    所以侧面表达了,一名精元力七重战士在真的开战的时候,完全可能被对方首领缠住而无暇他顾的事实。

    而一旦如此,对方剩下的高手还是要靠军阵制衡的,要知道荆棘镇守备军第二战力,就是张汉武本人——精元力四重战士。至于东流的“隐藏”实力,张汉武估计也就是4、5重的样子,至于守备军战斗力第一的那位也只有精元力五重巅峰。

    “呵呵,汉武放心,高层战斗力到时自然会有的…到时候汉武能保证解决掉普通野蛮人士兵就可以了。”

    “倒是刚才听汉武的意思,即使没有高手制衡对方,你也能在一年之后以军阵获胜?”东流有些怀疑对方在吹牛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木精灵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