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秘境初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唐少主 书名:神木精灵王
    月落升,伴着早上的第一缕阳光,东流悠悠转醒。

    “唔?炎猪哪去了?我还活着?”难道我的味道就这么差,不但野蛮人不愿意吃我,炎猪也挑食?东流在心里无的数落着自己。

    东流慢慢坐起来却惊讶的发现了炎猪的尸体。

    “诶?这…难道…难道我是传说中的精神分裂、晕倒的时候另一个人格出来大杀四方了?”我们的项大少不知缘于何种逻辑脑补出了一个,只有项大少自己才能接受的答案。

    “恩,应该就是这样了,看来我以后的修炼方向要针对到两种人格的合一上了。”东流眼神深邃的望向远方。

    “咦?怎么感觉这里好像有变化,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东流终于从自己的“歪歪”中醒了过来。

    “这里之前有棵很大的大树吧?”虽然荆棘森林里到处都是树,但是长那么大的还是很少见的,所以东流晕倒之前还是有个印象的。

    不过现在东流眼前的这棵树明显有些缩水了。

    “这个形状…”东流打了个哆嗦。

    两辈子都天生胆子不大的项大少,明显对这个类人型的诡异树木显得有些畏惧。

    “见了个鬼!为什么我会对这东西还感觉有些亲切呢?难道这树真的有鬼,还能魅惑于我,不会是要吸我精气吧。”东流打了个哆嗦。

    就在项大少又要沉浸到幻想世界的时候,树人动了,只见树人的老根再次盘旋而上,离开土壤凝结为两个从比例上异常短粗的双腿。并做出了一个单膝下跪、一手扶地的姿势。

    恩,虽然老树的腿短了一些,不过手臂相对于体却是绝对的“皇叔”范了,别说过膝,垂到地面都没问题,所以这个动作对老树来说并不困难。

    “拜见主人。”树干中传出嗡嗡的说话声。

    “啊!!树…树妖!我警告你、我…我很厉害的、看到那边那只炎猪没有?那是被我第二人格打死的!别我晕过去!”东流色厉内荏的喝到。

    “……”如果树人的老脸能做表的话,现在一定相当纠结。

    “主人,如果你是说那头野猪的话,那个应该是我拍死的…”树人弱弱的回答。

    “……”项大少有些窘迫了。

    可恶,这是什么况?炎猪不是被我爆发之后打死的,而是被一棵会动会思考看、上去很厉害,而且让我感觉有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的树杀死的?

    “那个…树树,你为什么叫我主人啊?”东流此时虽然已经臊的满脸通红,但说话上却坚决不露怯。

    褶皱的老脸明显一抖,似乎对“树树”这个名字有点不感冒,但却没有反驳主人的意思。

    “主人,之前我本是这荆棘森林的一棵千年杨树,并没有自己的意识,只是靠活的长久而有些灵,多亏主人昨夜用‘生机能量’点化于我,才使我通灵为树人的。”老树瓮声道。

    东流皱着眉头,站在原地不知想些什么,老树也不打扰,只是在一旁站着。

    生机能量?点化?我什么时候有这个本事了?不会是这老树认错人了吧,不行,坚决不能这么说,万一这老树知道我不是它主人狂大发怎么办?

    等等,生机能量?难道…

    现在看这老树的恭敬模样想来没什么危险,于是东流干脆原地坐下,意识沉入神秘空间,空间之中果然有变化!

    最显眼的是中心的那个原来有着绿色氤氲的神秘字符现在显得暗淡无光了。急忙把意识推进过去。

    “这东西怎么了?看来老树所说的‘生机能量’,就是它发出来的了。不过之前这东西带着前世的我,‘穿墙’离开那个奇怪世界的时候不是牛气的吗?怎么现在点化一棵树就这个样子了。”东流心中暗想着。

    “难道…这东西是充能的?”东流无意间,猜到了正确答案。

    “不过这东西怎么充能呢?算了,先不管这个。现在的问题是外面的怪树怎么办,虽然现在哪家伙一口一个‘主人’叫得欢,不过刚才用‘探析术’偷偷观察它的气息,感觉它恐怕相当于一只五级魔兽了。

    而且据它说炎猪是被它杀的,恐怕这大树还有隐藏的杀手锏啊。也不知道它叫我主人,是单纯的感谢我点化于它,还是有什么特殊限制。”我们的项大少再次向我们诠释了什么叫“一肚子坏水”,原来刚才东流虽然表现的天然呆了一些,不过暗地里可没少分析局势。

    “不管怎么说,不弄清楚这点的话还是想办法离这树远点才好啊。”虽然防人之心重了些,不过项大少的本还是胆小、好安逸的。虽然现在很有可能能够收服这只树人,但是安全至上的原则使东流偏向于敬而远之。

    加上他偏安的格也让他生出“我一个小小地方官员,也不准备对抗谁,收服这东西有什么用?”的想法。

    不过就在这时东流发现了神秘空间的另一个变化。之前说过,神秘空间就像一个没有星星的宇宙空间,不过现在却是有了一颗“星星”!因为这新出现的光点并不明亮而且相对于绿字来说实在太小了,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东流并没有注意到。

    “过去看看吧。”想着东流把意识推到了光点所在,谁知道就在就在靠近光点之后东流的意识里突然出现一股声音“主人。”。

    “啊?是你在说话吗?你是什么人?”虽然心底隐隐有所猜测,不过保险起见东流还是向光点发出了疑问。

    “我是…‘树树’!”窘迫的树人终究不敢质疑主人的命名。

    听到光点自称“树树”,东流哪还能不知道它是什么。

    不过试想一下把刚才自己顺口说的“树树”这个称呼和那个形魁梧、满脸沧桑的树人联系到一起…项大少不打了个哆嗦。

    “呵呵,刚才的名字只是随口一说,你且先给我解释一下你怎么会在这里?”

    “主人,这是我的元魂所在啊。”听到不用叫自己“树树”,小光点的语调明显轻快了许多。

    “元魂是什么?灵魂吗?你的灵魂在这、那外面那个你又是什么?”东流明显有些不理解这种奇异的存在方式。

    “主人,元魂和灵魂是有区别的,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我和外面的躯体里的意识是相连的,外边的躯体里的灵魂大概是相当于是我的一个‘印记’的。”

    “哦?那你的元魂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如果现在东流是在这的话,恐怕能看到他眼中闪过的精光了,隐隐的东流发觉自己似乎发觉了什么重要的事

    “主人,植物类生命想要觉醒意识是极不容易的,而且即使有了自我意识也很难实现体上的觉醒变化。更何况我本只是普通的杨树,如果没有主人的‘生机能量’激发,我再活千年也觉醒不了意识的。”树人顿了一顿。

    “而现在虽然我被那神奇的能量点化,意识、躯双重觉醒为新的生命形态,但是‘元魂’却也因此无法摆脱‘能量之源’的支持,如果像普通生命一样‘元魂’与‘灵魂’一体同在躯体里,恐怕马上就会魂飞魄散的。”

    东流心神大跳,那岂不是说这树人的什么“元魂”的东西根本离不开我?或者说离不开这神秘绿字?那岂不是说可以省时省力的直接获得一名死忠?

    项大少又一格缺陷暴露无遗,人懒但是占有强,一方面懒得收服手下,另一方面对于绝对忠于自己的东西会格外感兴趣。

    这时东流才发现,这个细微的光点和已经黯淡下来的神秘绿色字符似乎有所联系的。

    “不对呀!难道以后这家伙的元魂都要呆在我体内?”想到自己以后上厕所、洗澡、那啥还有那啥的时候,都会有个有意识老树在一旁偷窥…那岂不是…

    想着想着项大少的冷汗又下来了,之前因为可以得到一名死忠手下而兴奋的心一下冷了下来。

    “要不直接把他抹去?不行,好歹它昨夜还救了我一命,听它意思抹掉这个光点就相当于杀了它啊,背信弃义的事能不做还是不做的好,还是在观察一下吧。”刚才东流就发现,这空间说到底还是在自己的体或者说是意识中的,虽然耐何不了那个绿字,不过对空间的“第二”控制权毋庸置疑(“第一”是无意识的神秘绿字),想抹掉这树人的真魂还是不费太大力气的。

    “你一个人在这里不无聊吗?”东流试探道,心想若是你要是敢回答“不无聊呀,我一个人在这可以观察你在干嘛呀”之类的话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不无聊呀,我平时意识是在躯体里的,只有主人主动沟通我的元魂,我的意识才会降临。”

    呼,这我就放心了。东流在意识里松了一口气。

    想到即将有一名5级的死忠手下陪自己回去,那岂不是可以…东流不由得再次陷入自己的“歪歪”之中。

    似乎是感受到主人意识中传来的一阵阵“傻气”,树人终于忍无可忍的打断了项大少的“歪歪”。

    “主人,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啊?现在…?哦…”虽然被打断“歪歪”有些不爽,不过东流总算是回过神来。

    “现在嘛,恩,首先以后你不要叫我主人了,还是叫‘主上’吧!”

    “是,主上”。虽然弄搞不清这两个称呼有什么区别,但这不耽误树人服从命令。

    恩,一棵老树叫什么‘主人’,‘主人’这称呼还是留给以后本大少点化几个‘花仙子’来叫吧!哈哈哈…

    一时间老树似乎感受到一股比刚才更强烈的“傻气”扑面而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木精灵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