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棋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墓 书名:天命仙途
    漆黑的手掌,拥有七根手指,每一根都是一种颜色,组合在一起,就如同天边的一道彩虹,只是这绽放的光芒,却是让虚空之中所有的规则都崩溃掉,一切都不复存在。!

    “轰!”

    手掌之中,没有一丝的掌纹,呈现出来的是一方世界,那里到处可见的是巨大的雕像,随着巨掌的落下,那些石像同时发出嘶吼,这嘶吼之声充满了愤怒,足矣震裂天地。

    如果林萧此刻苏醒,定然能够看出,这手掌之中的空间会有几分的熟悉,在那巨大的雕像群后方,那是一片漆黑,存在这一座座土包形状的坟墓,一道道黑影在闪烁,就如同一尊尊大魔傲视一切,那是一幅时空死域的景象。

    “原来是这样……”

    葛修双眼露出精光,脸上却是出现了狰狞,可惜他的话语并没有时间说出,就被那巨大的手掌握住,刹那间,原本想要吞天的他,居然在那巨掌一握之下,浑的光芒都在黯淡。

    “你不是天道,你如何能够杀我!”

    葛修浑光化,在那巨掌之外重组,脸色冰冷的吓人,他虽然不知道那是时空死域,却是也清楚的知道,那里可能埋葬有不世的至尊,否则这手掌不会如此的恐怖。

    “吾就是天道,当初这小辈逃脱,没有想到,那么快就再次的出现,汝不想不想死,化作吾之道奴!”

    一个冰冷的声音,自那时空死域之中传来,同时一件紫色的古棺,自那时空死域之中冲出,仿佛要君临天下了一般。

    “你究竟是谁?”

    葛修的脸色狰狞,他修道一生,原本以为自己就算没有迈入至尊境,却也是可以于至尊一战,却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对方只是一掌,就已经让他毫无反抗,就算他只是修炼元神,依旧无法逃脱,因为对方的掌中蕴含了规则,除非他能够掌控更加强大的规则,否则这一掌,将会让他彻底的耗死。

    “万年的时光已经流逝,难道世人忘记了吾地府的存在吗?”

    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发出,充满了惆怅的感慨,却是轰鸣之中,居然要自那古棺之中冲出。

    “你就是要以林某当棋子的人吗?”

    就在此时,林萧的声音暮然从远处传来,他的双眼轰然睁开,在这刹那间,一道极强的气息发出,只是一眼,似乎足矣让众生去沉浮一般,他的白发舞动,缓缓的迈步,在那巨掌之下,充满了诡异的感觉。

    在那海眼之中,林萧遇到了那最后一抹的生机,却是在他即将掌握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出现了崩溃,使得他不得不选择放弃,但是单凭他掌握的九种规则,还有一种命运本源,这就已经算是天大的造化,所以他并不后悔,最少他真的确定了那生机是存在的。

    “当初我陷入了沉睡,是你将那天碑放入我的体之内,并且将我送入秦岭,你用无尽的尸气温养我的体,让我有了能够修炼天碑上功法的资格,你究竟图谋的什么?”

    “我要进入嵩山秘境,你却是故意将我引入那时空死域,更是如今你出现了,究竟又是为了什么?”

    林萧冰冷的开口,掌握了命运规则,他虽然依旧无法运转,却是能够感受到于自己命运息息相关的存在,因此他可以在那紫色的棺木中,看到一缕于自己之间的气息。

    “嘿嘿!不错!那么快就已经苏醒,吾并没有想要将你如何,只不过是赐了你一的造化,如今你的上出现了一丝差错,吾要让你回归正途而已!”

    紫棺内的声音淡然的开口,好像对待一个出厂后有质量问题的产品一般。

    “紫薇大帝是你们弄疯的?”

    远处的葛修发出一声嘶吼,他能够选择另类的方法修行,其本更是能够说出,只要思维无限大,就算是仙也可以是蝼蚁,就算如今面对至尊,依旧是一的傲骨。

    “紫薇?他是一个强者,可惜他是被所伤,否则全盛时期的他,吾不会选择他守护的天命者!”

    紫棺内的存在,话语第一次出现了迟钝,却也是直言不讳,似乎在其的心中,葛修和林萧,就如同是在棋盘之上的蚂蚁,就算知道的再多,依旧能够任由自己摆布。

    “我的护道者真的是紫薇大帝?”

    林萧瞪目结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有一个这么强有力的后台,但是很快林萧就想到,自己的护道者居然疯了,同样的是,让他无语。

    “小子!速度离开此地,此人是冲你而来,只要你离开,他无法支撑太久!”

    就在此时,林萧的耳边,响起了葛修的声音,这是一种传音入密的能力,显然对方也看出了紫棺中的虚实。

    林萧从葛修的话语中听出了悲壮,当初紫杉仙同样对抗一位至尊,却是借助了紫薇大帝的五把仙剑,如今葛修想要对抗完整的至尊,就算对方不是全盛,也必然付出惨痛的代价,甚至于是死亡。

    “轰!”

    紫色的古棺,此刻冲击那世界的屏障,硬生生的挤出一角的位置,一股自尊的威压,瞬间席卷整个天地,此人并非是普通的天尊,而是能够掌控天道的至尊,其实力更加的强大到了匪夷所思。

    “砰!”

    只是一角,葛修之前布下的制,全部都出现了崩溃,那股至尊的气息,缺少了遮挡,彻底的暴露在了天地之下,一股气息席卷,天地变色。

    “啊!”

    瞬间整个书院内,惨叫声四起,这是一种天降灾难,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躲闪,他们并没有立刻的死亡,只是全的生机,都被莫名的吸取,全都出现了腐朽,这是一种非自然的衰老,就仿佛是时间被人无的剥夺。

    这样的变故,并非仅仅局限于书院之内,而是在向四周快速的扩散,瞬间就将整个帝都笼罩其中,近百万的人口在哀嚎,繁华还在眼前飘,却是转眼成为了鬼城。

    “轰!”

    无数的灵光冲天而起,想要冲出这里,这些人是隐藏于帝都的修士,这一刻却感觉好像是有一张网,让他们无法离开,眼神中充满了绝望的神色。

    “砰!”

    皇城之内,一声破天之声响起,一座巨大的银色宫冲天而起,一道血色的光芒,直刺九霄,在天空之上化作一道银色的月亮,神圣无比,正是自那广寒界逃离出来的月宫,居然落到了这里。

    那漫天的命运之网,在月宫的冲击之下,就如同是雪遇骄阳瞬间融化,成功的打开了一角,顿时冲了出去。

    “血屠道友,你真的以为自己逃的走吗?”

    书院的位置,葛修的浑都被捏的变形,却是冰冷的朝那月宫的方向开口,他尽管不敌,却也不至于瞬间就死去。

    “嗡!”

    月宫立于九天之上,发出一声轻颤,接引天空的光芒,越发的一尘不染,并没有真的逃走,反而是在葛修的话语中,出现了迟疑。

    “是他们?”

    林萧此时也望向了那月宫,心中顿时恍然大悟,当初血屠和广寒宫消失,他就一直在思索,他们去了那里,却没有想到也是这界南星,心中不有了疑惑,这界南星为什么成为如此多修士的落脚点。

    “林大哥……这木雕帮我送给表妹!”

    虎子声音沙哑的开口,用干枯如同死尸的双手,将一块木雕举起向天空。

    他的头发已经花白,浑的肌肤都如同刀刻一般,尽显沧桑,他不是修士,在这股波动出现的刹那,他首当其冲,失去了大量的生机,但是此刻的他,却是脸上堆满了笑容。

    “你不会死!”

    林萧挥手将一根黑色的骨刺震断,横移了过来,他如今不是这一战的主力,因此除了原来的天灭,他没有丝毫的阻挡,直接来到了虎子的面前。

    掌握了命运之中的规则,林萧隐约能够看到,自己的体和虎子之间,似乎存在某种因果,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因为什么,他却不许自己的朋友死去。

    大量的生机,注入到了虎子的体内,使得那外界的吸收,瞬间变的缓慢,林萧虽然达到了天感,却也不能够真正的阻止这场吸收,挥手将虎子送入到了自己的玲珑宝塔之内。

    储物袋只是打开了瞬间,就有近乎千块灵石,化作了普通的石块,这是一种足矣让很多修士心痛的损失,但是林萧却是没有去看一眼,为了救朋友,付出再多他也不会去后悔。

    “轰!”

    林萧的体冲天而起,那巨掌虽然是冲他而来,但是有葛修的抵挡,对方却也无法短时间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他挥手将那翻天印握在手中,一股本源的气息横扫,瞬间将那剩下的四道影崩裂。

    “砰!”

    这一刻,林萧就如同一尊战神,达到天感二层天,脚踏天地间的大道,如同一尊君王,挥手之间,九种最纯净的规则冲出,这是他在那规则海洋之中吸收,如今成为了他最佳的利器。

    九道规则,各自有各自的色彩,却全部都具有超然的地位,虚空因为这九道规则的出现,破碎,规则崩断,那原本绝对的封锁,更是在刹那间被林萧冲来。

    “帮我告诉紫薇大帝,我报了当年的点化之,不要告诉相宜我已经死去,我没有过她!”

    葛修惨笑一声,体却是再次被击溃。

    瞬间他的体再次重组,不得不承认,他的功法异常的强横,虽然没有血修的变态,却是元神可以达到不死不灭的地步,堪称罕见的奇迹。

    他的双手都为之暗淡,却是死死的抵住了那紫棺,不许对方冲出,这一切他并不是为了林萧,而是别无选择,那至尊已经锁定了他,他逃不掉,也不愿意投降,到头来被击杀,不如壮烈一番。

    “多谢前辈!”

    林萧朝葛修抱了一下拳,虽然只是和对方见了一次,但是他却也对葛修充满了佩服之,更是因为自己,对方可能会死,所以他对葛修完全当成了长辈,没有丝毫的迟疑,体直奔远处横渡过去。

    “想走?”

    就在此时,那古棺内的声音再次的响起,同时一道紫色的触手,其上布满了尖锐的利刺,发出呼啸之声,绕开葛修,直奔林萧冲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命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