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误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墓 书名:天命仙途
    南空,是一直生活在温室中的食人花,从小到大他都是一帆风顺,因为他有一个好哥哥南离而变的飞扬跋扈,这样的人,如果谨慎一点,或许能够活的长久,但是他却招惹了不应该招惹的存在。:

    五大剑宗之中,很难有人不知道南离这个人,鬼剑宗的首席弟子,为人沉,很少出手,但是哪怕只是有人非议他的弟弟,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传闻曾经有修士和南空发生了口角,结果第二天,凡是于他有关联的修士,全部都在一夜之间死去,这种事的发生,更加让人对于这两位兄弟,忌畏如虎,甚至很多时候,都要绕道而行。

    就是这样的环境之下,南空更加的肆无忌惮,在坊市中,发现了拥有大量法宝的刘威,就算知道其表哥,依旧选择了追杀,在他的眼中,自己有哥哥,一切都可以解决。

    未知的死亡威胁,叫南空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反抗,而是去找自己的哥哥,这种心态之下,他甚至没有一丝回头去看的勇气,如果他发现,那杀戮了他们所有人的,就是自己刚才用规则之线束缚的林萧,一定会后悔不已。

    这一刻他不会知道,林萧的杀戮,全部都是他们教唆出来,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要林萧杀别人,却反而为自己引来了杀之祸。

    “噗!”

    一道剑光闪过,南空的后背,直接被一剑划开了一道巨大的伤痕,从脖子后,一直眼神到了股,只是一剑,就险些将他力劈了,大量的鲜血,洒过了长空。

    “啊!”

    南空发出一声惨叫,脸色刹那苍白,那疼痛,以及那被追杀的屈辱,让他的双眼血红,恨不得将那后之人碎尸万段,却只能够亡命的奔逃,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

    林萧平静的朝前方迈步,对方追杀刘威,如今他以牙还牙而已,而且他也知道,既然自己已经杀死对方的人,就应该找到对方的老巢,将所有的后患都除去。

    南空的躯在飞行中发出颤抖,来自林萧的追击,让他感觉到了绝望于惶恐,眼泪不断的落下,却不愿意停下,而是继续亡命的逃遁。

    他从来没有感觉到,回到鬼剑宗的路程会那么远,那曾经走到那里,都能够看到的山峰,居然那么久还是没有到来,他甚至恨自己的哥哥,为什么不在这个时候出现,让自己承受这样的痛苦。

    “噗!”

    就在此时,林萧再次的出手,一道剑光,将那南空的手臂斩落了下来,他的出手,没有丝毫的理由,也没有丝毫的留手的想法,就是那随手的一剑。

    对方曾经追杀过刘威,而刘威已经被林萧看成了自己人,所以林萧不介意让这南空,感受一番,被追杀的乐趣。

    “这是一个变态!”

    南空的心中发出嘶吼,他原本也已经看到了林萧的意图,想要不那么狼狈的逃窜,但是每一次林萧的剑都不留,让他一不小心就真的死亡,因此他就不得不继续奔跑。

    “那是南离的弟弟?我没有看错吧?居然有人在追杀他?”

    “这人好面生呀!居然敢去追杀南离的弟弟,难道是故意要和南离开战了吗?”

    这种毫不顾忌的追杀,自然引起了很多修士的注意,而这南空,更是刻意的朝一些人多的地方偏移,因此这种追杀,完全的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眼中,却没有人敢于去卷入进来。

    对于南空的想法,林萧并不在意,任由对方如何的处理,他都不为所动,端坐在一柄飞剑之上,缓缓的品尝着自己酿造的粗粮酒。

    在道剑宗和鬼剑宗的中央,存在一处平缓的地带,这里原本是用来交易的坊市所在,此刻当林萧追杀南空冲这坊市的上空掠过,顿时有五道气息,从那地面之上冲了上来。

    “大胆狂徒,招惹我们道剑宗,活的不耐烦了?”

    一名天感境界的鬼剑宗的修士大吼了一声,显然对于这里的况早就有了了解,没有丝毫的迟疑,挥手就是祭出一口黑色的大钟,朝那林萧撞去。

    “起!”

    其余四名修士,也都达到了半步天感的存在,同时发出了一声大吼,他们的本命飞剑冲出,在空中形成了一组玄妙的剑阵,也紧随那天感修士之后,朝林萧冲了过来。

    在他们想来,这群人的战斗力,就算不是林萧的对手,也能够阻挡林萧一段时间,而且他们已经命人去通知南离,只要他们坚持一段时间就已经足够了。

    “啪!”

    林萧体一双,手掌朝那大钟之上一拍,顿时整个大钟都碎裂了开来,那碎片,更是随着林萧的掌风,朝那后的天感修士席卷而去。

    恢复了修为的林萧,如今战斗力再次得到了提升,虽然依旧没有达到天感,却是可以于那天感修士一战,甚至就算是再次遇到龙少卿,他也有把握只是凭借去进行一战。

    “噗!”

    那天感修士本命法宝破碎,一口鲜血直接吐出,但是这一刻,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心疼自己的法宝,而是充满了疑惑,道剑宗的这位小祖宗,究竟惹了什么样的一尊存在。

    “轰!”

    林萧的发丝在后舞动,那拍出去的一掌,并没有收回,而是朝那四名脱胎修士,横扫了过去,看似随意的一击,却是蕴含有一股无法抵挡的力量,这一刻的林萧,掌握了十三层劲。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从出现,到林萧冲来,都不过是瞬间就已经完成,看着林萧的影,那四名脱胎修士,后背全部都是冷汗,就算天感修士都无法抵抗,他们也有自知之明,他们的剑阵就算如何的精妙,也是无法抵挡的。

    “啪!”

    林萧只是凭借一只手掌,就横扫了一切,那四把特殊材质练成的飞剑,被拍成了废铁,而那掌控的四名修士,更是满脸骇然的大口吐血朝后方倒卷回去。

    “这?”

    在林萧的后,自然跟随了太多看闹的修士,此刻却全部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对于林萧的实力有所猜测,但是强大到这种程度,却是他们都冲满了骇然。

    但是很快,大家都又都清醒了过来,虽然论剑大会至关重要,关系到能否进入到内宗的资质,但是同样很多人也十分的清楚,就算强大的天骄,想要进入内宗,也不见得就能够如愿。

    五大剑宗建立以来,每十年只是收入十名内宗弟子,这样的名额,足矣让很多人挤破脑袋去争取,但是修士和凡人不同,十年的时间,只是一个闭关的时间而已,并非是说,一个修士,一生只有一次进入内宗的机会。

    如今距离论剑大会的时间,已经不足三天,就已经纷纷有强者出关,其中不乏一些上次竞争中,险些胜出的存在,如今十年的时间过去,他们的修为更加的精深了。

    “这位道友,咱们之间一定存在误会,这是误会呀!”

    那鬼剑宗的老者,此刻也不敢自大,急忙的惊叫出声,显然是把林萧,当成了某位出关的老怪了。

    “误会吗?”

    林萧淡淡的开口,目光扫了一眼,依旧在拼命逃窜的南空,体一晃,就要再次的追了上去。

    那老者微微一愣,却没有想到,林萧如此好说话,刚要去道歉的时候,却发现林萧的影,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更是在其临近的刹那,食指点向了自己的眉心。

    “你……”

    老者的后背全部都是冷汗,就是一指,很简单的一指,他却是无法躲闪,只能够任由对方落下,他的话语,更是在这一刻,戛然而止,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噗!”

    林萧的体一步迈出,那老者的头颅直接爆开,脑浆于鲜血四溢,就如同一颗被敲碎的西瓜一般,更是随着一阵轰鸣,他的元神从破碎的冲倒卷了出来,看向林萧的目光,却是充满了畏惧。

    并非是林萧不想冰释前嫌,因为对方的一句误会太假了,如果对方冲出来后,不是选择动手,而是平心静气的开口,林萧或许真的会放过对方,但是如今对方自知不敌才说出误会,其含义中,恐怕更多的就是拖延自己而已。

    “世间之事,你说误会就是误会,哪里有那么好的事?”

    林萧冷笑一声,挥手将那老者的元神收入袖中,一步迈向了那四名脱胎的强者。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于突然,就算是南空全速的逃离,也不过是飞出了百丈,那老者元神被收走后发出的凄厉之声,更是让南空亲耳听到,居然再也不顾及自己的伤势,直奔那鬼剑宗而去。

    此时那四名脱胎强者,心神颤抖,他们看不透林萧的修为,但就是这样一个平静的少年,却是挥手杀死了一名天感强者,他们知道,自己无法去抵挡,此刻心中有了悔意。

    此时林萧体内威压,更是让这四人几乎心神崩溃,这种威压,就算是他们面对天感修士,也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的强烈,这四人,甚至都没有丝毫迎战的想法,转就逃。

    这种逃遁,是他们一生都没有过的,虽然五大剑宗止内斗,但是他们也曾经杀戮过不少,规矩只是为那些弱者制定的,因为他们是鬼剑宗的弟子,所以一直都是横行无忌。

    “快走!这是一名杀人狂魔!”

    一名修士嘶吼了一声,看了一眼平静的林萧,居然毫不迟疑,一把抓住了自己旁的一名师弟,猛然朝林萧的位置推去。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让很多围观的修士都是微微一愣,毕竟这种况下,虽然最考验人心,却如此直接出卖师弟,还是罕见,只是当他们想到这是鬼剑宗的弟子,却也有些释然,因为这个宗门,本就是以残忍著称。

    鬼剑宗的主峰,就如同一把黑色的长剑矗立在那里,在那剑锋的四周,是无尽的深渊,只有一处铁链可以横渡,而那深渊之中,更是溢出无尽的黑雾,使得这里充满了森如地狱一般的错觉。

    “是谁?”

    就在此时,那无尽的鬼雾,在一声嘶吼中,硬生生的被震退,无尽的鬼雾倒卷,就如同一条巨大的长袍,在空中舞动,而自这长袍中,瞬间冲出一道影,直奔那坊市的位置,激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命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