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天命仙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墓 书名:天命仙途
    “听说了吗?这人就是咱们长老在那黑棺内找到的人,居然是一个修道的废物,他也配和紫嫣师姐他们一起来咱们五大剑宗,真是辱没了他们的威名!”

    一名黑胖的小道士,一脸不屑的指着远处一名在打坐的少年,言语间充满了不屑的神色。、.

    那少年对此充耳不闻,只是默默的打坐,他不是别人,正是林萧,当那黑胖道士离开之后,他才缓缓的睁开双眼,脸上露出一丝迟疑道:“五个人,那一个是谁?”

    当初在圣域祭坛,东皇因为判断失误,只是击杀了人皇的分,却因此引来了一场天劫,强行将黑棺推入域门之后,就独自的去渡劫了,生死未卜。

    由于缺少东皇这样的强者掌控黑棺,因此他们一度在宇宙中飘,耗尽了一年的时间,一的修为都被宇宙中的未知力量消磨的干干静静。

    在进入界南星的前几天,林萧他们甚至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程度,为了不让秦老爷子出事,他强行的将他收入到了乾坤塔内。

    五大剑宗的人,打开黑棺后,发现了修为丧失的这些人,名义上是收为弟子,实际上却是在观察他们,毕竟横渡虚空,这种事,就算是圣贤,也不能够轻易做到。

    但是让五大剑宗都始料不及的是,这些地球的人杰,只是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露出了惊人的修为天赋,一时间让五大剑宗的人都一阵的迟疑,真正的将各自宗门的奥义无私的传授。

    当然伴随紫嫣仙子,见仁和尚,还有夏垣的崛起,林萧却也是声名鹤立,同样为一个地域的天骄,他却始终没有丝毫的起色,甚至被他所处的道剑宗看成了是废物。

    如今自己曾经的这些好友,都纷纷选择了闭关,想要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拥有足够的实力自保,缺少了忌惮的道剑宗门人,自然对于林萧这个废物没有什么好脸色。

    “此地的灵气,十分的浓郁,但是为什么我无法修炼呢?”

    林萧疑惑的开口,他的强度还在,感知力和天碑,却是从他的体内消失,仿佛再次退化成为了普通人。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个月的时间,他们已经有了很多的了解,这五大剑宗虽然同为一宗,彼此之间门户之见却是异常的严格,这也是为什么林萧他们始终无法知道那第五人份的关键所在。

    夕阳西下,林萧漫步走向远处的一处湖泊之上,湖水碧蓝,就如同一颗蓝宝石镶嵌在地面之上。

    速而不达的道理,他自然明白,三个月的时间,他的修为没有恢复,他反而没有了最初那种局促感,已经能够适应。

    在林萧的右手,那混元铃,没有一丝的光泽,就如同普通的铃铛,安静的挂在那里,当时为了安全考虑,他将储物袋放入了手腕中的混元铃内,如今上没有了修为,就连混元铃也是变成了装饰,根本无法打开,这让他不对秦老爷子的安危有了担心。

    但是他也十分的清楚,如果这个时候暴露秦老爷子,不光是他有危险,恐怕大家都不会有好结果,他们来自地球的事,不能够泄露,否则恐怕就会经受那搜魂炼魄的痛楚。

    三个月的时间,对于当初黑棺撞击迎天阁的事,并不足矣淡忘,因此很多人还是在暗中的关注他们,就算是林萧被确定没有丝毫的修为,依旧还是被留了下来。

    当然也有不少修士猜测,他们可能来自别的行星,或者来自他们的主星勾陈星,但是这些都只是猜测,一时间都很难下结论。

    “叮铃!”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湖边,传来了一阵琴音,弹奏的并非出神入化,却能够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受到弹奏者的那一种哀伤。

    一名穿紫色长袍,白发已经花白的老者,面对湖泊,背对林萧,正专注的弹着琴。

    那是一件很普通的琴,就算如今已经失去了一修为,林萧却依旧能够看出,那是一张用梧桐木做琴面,动物的筋脉作为琴弦的一面古琴,并不奢华,反而有些寒碜。

    琴面上已经有些发黄,显然已经使用了很久,但是那其中的音调越是气回肠,就如同有一名美丽的女子,在耳边轻声的哼唱。

    林萧并没有上前打扰的意思,安静的立于远处,默默的去听琴,这是他修炼之余,一种打发时间的方式,借此来化解自己因为修为无法恢复而带来的焦躁。

    大风大浪之下,林萧早就已经荣辱不惊,却也是因为他的这份气度,使得那些弟子十分的不满,在他们想来,林萧是一个废物,见到他们理应羡慕嫉妒恨,但是他们却永远不会见到。

    “当众生踏入成仙旅途,面前就会存在一片迷雾,太多的思索,太多的痛苦,这是一种求不得的苦,曾经的痛楚,努力却发现无法弥补,这就是上天赋予命运的苦!”

    夕阳下,那风在悲伤的歌声中悲鸣,鸟儿因此驻足,似乎都感受到了弹奏者的心,都明悟了其中的伤感,在感受仙途的悲哀。

    林萧也深受感触,轻轻的哼唱了起来,这首歌他第一次听到,却有种感同受的错觉,特别是这首歌并不是在无痛呻吟,道出了无数修士的心生。

    “这位前辈的经历,必然是气回肠,否则无法弹奏出如此的乐章,可是这琴中的忧伤,和我当初在秦岭所听到相比,却是有些小家子气了!”

    林萧低语,不又想起了那两次救他的琴音。

    如果非要拿两人相比,一个就是波澜壮阔,豪气冲天,而一个则是悲秋伤感,自哀自怜,而林萧自然更加喜欢的是那秦岭的琴音,这老者的琴音,在他的眼中,倒像是女子弹奏的东西。

    最终琴音划上了终止,但是那音乐却是在天空之中回,催人泪下。

    “小友,来喝杯酒如何?”

    就在此时,那老者一脸笑意的回头,脸上已经布满了皱纹,那双眼内已经浑浊,随手将一壶酒,抛给了林萧,自己却是大口的喝下了一口,然后发出一声仰天的大笑,却尽显沧桑。

    “多谢前辈!”

    林萧不傻,能够在这里弹琴,对方的份定然不简单,此刻恭敬的拜了一下,也学着对方的样子,没有丝毫顾忌的将酒水灌入口中。

    辣,一种要撕裂喉咙的痛楚,在迅速的蔓延,但是当这酒进入胃中,却是立刻化作一缕甘露,滋润了林萧那已经伤痕累累的丹田,可惜这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

    这是林萧第二次喝酒,第一次是和天狼子,当时他喝了天狼子的酒,给他的感觉,那是一种水,他知道那酒是辣,但是自己的心里太苦,所以酒的味道极为淡。

    如今世事变化,林萧再次遇到了坎坷,他的心态也已经平淡,因此一切都已经成为了一种回忆,再次品尝酒的时候,就是另外一番味道,这种辣让他泛起了温馨的感觉。

    这是林萧的一种成长,经历了苦难之后的一种积淀,这是人生必然要经历的阶段,每一次都在痛苦的挣扎中明悟,在岁月流逝下微笑回忆。

    “你上有伤,这种伤并非是一时间造成的,而是你的功法太过于猛烈了,这几,老夫觉得于你有缘,这是一部古经,你可以去翻看一下,虽然不能够治愈你的伤势,却是可以为你打发时间!”

    老者一脸笑意的看向林萧,随手将一本手抄本的书籍,抛给了林萧。

    林萧微微一愣,却是没有丝毫的迟疑,将古经接在了手中,他可不傻,如今修士都使用的是玉简,老者的份,虽然他不清楚,却也不至于落魄的使用书籍,这定然是对方专门为自己抄录的。

    “多谢前辈的古经,晚辈一定好好的参悟!”

    林萧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接过书籍的同时,缓缓的朝对方就是一拜,毕竟以对方的修为,愿意为自己抄录经文,这份就值得他感恩了。

    “人生于仙途,本是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太多的人宁愿选择仙途,也不愿意平凡,却不知道,平凡的可贵,你如今的伤势,却是给了你化凡的机会,一旦有所得,将来必然有所获益匪浅!”

    老者一脸慈祥的开口,伸手在那琴面之上缓缓的抚摸,那眼中充满了怜的神色。

    “刚才听到前辈弹奏的琴音,不知道可有什么名字呢?”

    林萧一脸恭敬的开口,对方为一名修士,却对凡间的事那么感兴趣,可以想象这东西必然是对方哀伤的原因所在。

    “天命仙途!”

    老者淡淡的开口,浑浊的眼神中透露出回忆的光芒,见到林萧迟疑的目光,笑了笑道:“你修的是道,但是这道是天赋予你的,你修的道能够走多远,是命运赋予你的,这为天命!”

    “额?”

    林萧整个人都愣住了,可以说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么古怪的结论,如果被其余的修士听到,一定会说这老者胡言乱语,但是林萧是天命者,这件事是天机门主曾经告诉他的,因此当老者说出天命两个字的刹那,他的体都是一颤。

    “众生以为自己踏上了仙途,就可以寻求自己想要的,却不知道,这其实是天命最想要的,当你发现这一真相后,你就会痛苦,就会麻木,但是无论哪一条,都注定了你要选择,选择就意味着失去!”

    老者颇为无奈的开口,看到林萧露出思索的神,伤感的摇了摇头道:“年轻人,你现在也许觉得你的处境堪忧,但是当你走的越远,你就会发现,原来这一刻的你才是最真实的!”

    说话间,老者就留下林萧一个人,独自站在湖边,朝那远处蹒跚的走出,这一刻老者的上没有丝毫的法力,却拥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在流淌。

重要声明:小说《天命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