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东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墓 书名:天命仙途
    天龙子自从自血中走出,就很少出手,但是这一次却是毫无保留,一双手掌,化作了一方天空,而那黑棺,就是地面,轰鸣中击落了下来,一掌就要打的天崩地裂。

    “原来是你这个佛门叛徒!”

    就在此时,那黑棺内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冷笑之声,一道黑色的影,瞬间浮现在了那黑棺之上,挥手就是一指点出。

    这是一根稀松平常的手指,却在出现的刹那,让天地都在颤抖,只是一根手指,就如同一根定海神针,一击将天地乾坤给定住,将那天龙子的一掌,消弭于无形之中。

    “呵呵,如果本尊是叛徒,那你又算什么,大敌来临,你却做了缩头乌龟,在这里装死,恐怕你还不如本尊!”

    天龙子冷哼一声,并没有在意黑棺主人的冷嘲讽。

    “本皇没有想到,当初佛门那么多的高手,居然最终还是让你逃脱了,不过却也是不人不鬼,以你现在的微末修为,真的以为可以阻拦的下本皇吗?”

    黑影冷笑一声,虽然处于黑雾之中,却也有气吞山河,君临天下的气势在其体内喷发出来,如果人皇的分析没有错,此人曾经是玉皇大帝的胞弟,其自然深不可测,就算贬低一位圣贤,也不为过。

    “东皇,当年你我之间的恩怨,没有解决,今不如解决一下如何?”

    天龙子冷的笑了笑,那头血色的长发舞动,整个人都充满了妖邪之感,如何也无法想象出,这曾经就是佛门的一位得道的高僧。

    “东皇?”

    黑棺内的林萧等人,头皮都有些发麻,两人的谈话,外界无法听到,但是他们却是距离太近,想要听不到都不可能,但是这一切听到还不如听不到。

    远古究竟是什么样的景,只有当时的存在才能够清楚,后世的人,多半都是从一些神鬼记叙中得知当年的凤毛麟角,却也都是修饰过的。

    就如同夸父,当年曾经被天庭征讨,杀的天庭溃不成军,最后却死于炎帝之手,不甘之下才元神化魔,而后世的记载,夸父逐而亡,难免有些失实的嫌疑。

    如今又一位重量级的人物出现,在各种传说中,都占有重量级的东皇出现,他究竟又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物,已经不再是小说中的角色,而是活生生的人。

    就是这样一个打的洪荒四分五裂,威能仅此于其兄的人物出现,让人难以平静,他的出现,更是让后世小说中的玉皇大帝露出了真实的面目,他始终没有变过,一直都是同一人,东皇的哥哥。

    这件事如果传扬出去,必然会引起整个修真界的动不安,如今天庭虽然崩溃,但是东皇却依旧存在,这样的一尊强者没有死去,反而要出世,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将生活在恐慌之中。

    “本皇虽然修为有所削减,却也不至于和你一般计较,等本皇回归天庭,定然会让佛主亲自来征讨!”

    黑影丝毫不在意,对方曾经君临一域,在远古时期留下了赫赫的战功,于无尽的神话,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语。

    “轰!”

    两位昔的仇敌,同样度过了万古的岁月,如今刚一苏醒,就爆发出了至强一战这一刻所有的话语都变的苍白无力,全部都是依靠实力说话,这样的强者只是一击就能够打的天地变色。

    天龙子右手缓缓的抬起,一轮白色的太阳,在其手掌间环绕,而与此同时左手间血月升腾,一股太,太阳的气息在他的体内迸发出来,左手为,右手为阳。

    “嗖!”

    一头血色的长发舞动,就如同一把稀世的利剑,要于天比高,只是飘动间,就已经足矣让山河崩溃,让天地无光,虚空都在颤抖,裂开一道道的黑洞。

    圣贤的威能尽显无疑,强大的让看到的人都会心惊胆裂,这已经超越了修士的极限,达到了另外的一种高度,祭坛之外的修士,此刻全部都感觉犹如一座大山压在了口,全部都快速的后退。

    世人眼中,圣人高不可攀,就算是圣贤,因为沾染了一个圣字,也变的强横无比,自古都十分的罕见,如今圣贤全力施为之下,让一些原本弱小的修士,直接吐血。

    林萧几人,距离战场最近,尽管拥有黑棺,将两位强者的威能挡下了大半,去依旧能够感受到体的血液似乎在沸腾,根本就无法压制,似乎随时都将要爆体而亡。

    “噗!”

    但是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事发生了,那东皇没有丝毫的异象发出,依旧就是凭借那一根手指,洞穿一切的异象,让天龙子的防御如同虚设,一指在他的肩头之上,就洞穿了一朵血花。

    这是紫色的血液,刚一流出,就在空中绽放出一股浓郁的药香,天龙子同样是血修,这具体更是被他改造,只是如今并没有完成而已,需要太久的岁月沉淀,这才是他最初不愿意轻易动手的根本所在,融合的并不完美。

    “堂堂的佛门护法,进入修炼魔功,却没有想到,这本就是千古的骗局,既然你不愿意舍弃,那你这副体,就成为本皇疗伤的圣药吧!”

    东皇冷哼一声,虽然没有露面,但是话语间,却充满了蔑视,显然对于天龙子的存在,十分的不认可。

    两人从出现到交手,都不过是瞬间的事,此刻的黑棺,已经进入到了域门之内,整个传送阵,已经达到了极致,传送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呵呵!东皇看来你的确已经腐朽了,否则以你的格,早就已经出手将我的分灭杀掉,如今是在等待时机吗?”

    此时的天龙子,虽然只是一招就落败,却没有丝毫的惧意,这不过是他选择的一处分而已,脸上同样对东皇不待见,这两人就好像天生相克一般。

    “若不是因为她,今本皇定然要连同你的巢掀开,你辜负了她,也辜负了本皇!”

    东皇冷笑,言语中却充满了哀伤,那一根手指舞动,一片花雨在虚空中绽放。

    那是一片粉色的世界,粉红色的玫瑰花瓣,挤满了你的视野,说是花海都已经不真实,因为这花占据了视线所能够达到的全部角落。

    随着花雨的出现,那虚空中的规则在慢慢的被融合,似乎在这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在被吞食,而一旦功成,那么这个世界里,东皇就是绝对的至尊。

    “你领悟了普世仙图?”

    天龙子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狰狞,这是自从对方出世,就没有出现过的表,毕竟能够影响一位圣贤的道心,可以想象他所面对的冲击有多大。

    “当年大哥知道必死之战,因为将我封印于此,以玉皇帝纹,阻挡我外出之路,万载的岁月,沉沉浮浮,这种神术,一切奥妙由心,你可要尝试一番?”

    东皇自那黑色的迷雾之中走出,那是一个白净的男人,只是这种白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大病了一场一般,穿白色的龙袍,威势无双的看向天龙子。

    这是一段远古秘辛,当年强大的天庭究竟面临了什么,才会最终崩溃,这件事恐怕只有玉皇大帝的胞弟才能够真正的解开,因为他才是当初的核心人物。

    天庭君临天下,究竟是什么样的势力,能够让他们分崩离析,胜负究竟如何,这一切一切的秘密,都已经不再是谜语,而要重见天

    “人皇,你准备的后手在哪里?”

    天龙子变色,他原本就猜测东皇已经病危,随时都将要死去,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无缺的走了出来,自然不会硬抗,而是选择了求援。

    “呵呵,两位前辈在远古前就已经打的天地变色了,如今天下已经变了,当务之急,就应该是重聚天下气运,为诸位前辈重新巩固道果,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

    人皇缓缓从虚空之中走出,两大强者的争斗,让他不得不选择远退,直到此刻才走了出来,就算面对两位至尊级别的存在,依旧是不卑不亢,尽显皇者风范。

    “聚集天地气运,自然应该由我们天庭来做,你不配!”

    东皇冷笑一声,却没有立刻对人皇出手,显然和天龙子一样,看出了人皇功德加,这样的人杀之不难,但是杀了自后就会惹怒天道,如果全盛时期,他们自然可以一搏,如今却是最畏惧的就是天道。

    “天庭,佛门,道教,都曾经试图聚集天地气运,最终不都是已经走向了灭亡,如今需要做到的是推陈出新!”

    人皇侃侃而谈,颇为有些指点江山的意境。

    “如果我不同意呢?”

    东皇冷笑一声,挥手间轰隆之声响起,硬生生的将黑棺打入域门一半,似乎随时都将要转离开,根本就不买人皇的账,我杀不了你,躲还是来得及的。

    人皇微微一愣,他算尽了一切,找到了所有至尊的弱点,以活命作为惑,却没有想到,东皇对于天庭的执念这样的深,根本不为所动,只能够无奈的苦笑道:“那你今就要被天道清算!”

    “好一句清算,世间能够气运加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真的以为自己凌驾于了天道之上?”

    东皇脸色沉的吓人,虽然极度的虚弱,却也没有想到,会被一个如此后辈说出清算。

    “晚辈已经好言相劝,要为前辈续命,但是如果前辈执意如此,会阻碍将来的天地气运,因此晚辈只能够出手,拨乱反正!”

    人皇的双眼都在透出精光,虽然境界比两尊强者弱了太多,却依旧自信满满,不落一丝的威风。

    这一次不光是东皇的脸色不好看,就算是天龙子,也脸色沉的吓人,毕竟一位曾经是天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一人则是被菩萨古佛漫天追杀的狠角色,如今被人皇说成是腐朽的存在,如何能够不生气。

    “轰!”

    东皇果断的出手,一根手指震碎了天空,皇者不可欺,就算同为皇者的人皇,也不能够如此,因此东皇果断的出手,只是一击就将人皇抹杀掉。

    “不好!是道教的渡厄分,这才是他的后手!”

    在灭杀人皇的同时,东皇的脸色狂变,此刻天地间雷霆滚滚汇聚而来,隐隐有要灭世的祸乱要降临。

重要声明:小说《天命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