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浮云三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墓 书名:天命仙途
    “战狂,杀四方!”

    林萧的话语在福云子的耳边回,这一幕,让他原本坚定的必死之心,也出现了恍惚,眼神中满是恐惧与忌惮。

    他的内心充满了苦涩,如果不是他主动招惹林萧,恐怕就不会惹下这样的强敌。

    从一开始,他就感受到了林萧的接近,就算是林萧不动用寻灵盘,他也会让林萧追上自己,这是因为他发现了一个秘密,这里的一切,都需要吸食人血,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想要掌控圣器,就必须要这么做。

    此地只有五个活着的修士,而林萧的边就有两个,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惑,让他无法拒绝,这才有了最初的使林萧。

    他做这一切,就是为了迷惑林萧,让他以为自己赶不到此地,因为只有这样,林萧才会紧追不放,甚至他假装受伤。

    只是林萧的战斗力太强,在他重伤之下,根本无法压制,所以才不得不动用圣器,最终仓促之下赶到此地。

    “轰!”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福云子尽管不愿意再战,却不得不战,因为他的下场已经注定,这是他最后一战,干瘪的手掌,舞出一道风海,呼啸间在虚空之中撕扯出一道两丈宽的裂痕。

    “老夫少年师从云履宗,一生云,因此自称福云子,以福气比作云,达天感境界之时,创立浮云三曲,一曲浮生,偷得浮生半闲!”

    福云子一脸缅怀的开口,他如今有些怀念,当初自己只是一个小道童的子,可以每都去看那云海起伏,询问师兄们,云中是否有仙,如今却已然没有了那样的童真。

    这就是成长的代价,总是有所舍弃,是福是祸,只看半闲暇。

    随着福云子的话语落下,他一指点在了那裂缝之上,一轮血红的太阳,缓缓自那裂缝之中延伸出来,只是当那太阳,出现一半的时候,定在了空中,另外一半,隐匿于裂缝内,有了一种诡异之感。

    “神通之术?”

    林萧微微皱眉,此刻他力战血龙,血如雨水一般的洒落,却也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福云子施展的神通,瞳孔微微收缩。

    虽然林萧是要验证自的战斗力,却也不会傻的以为,福云子真的不会杀自己,所以对方施展神通,他却并不觉得险,毕竟天感强者,真正强大的,就是他们对于天地的感悟,而这些却是林萧所不具备的。

    “结束吧!”

    林萧目光冰冷,他右手缓缓的抬起,向着来临的血龙,一掌按了下去。

    如今的林萧,经过上百回合的血战,已经将翻云覆雨掌,融合于自之中,他一次次的临摹,如今已经初具威能,一掌拍出,天空为之一阵。

    “轰!”

    那血龙的体,被林萧一掌击中,遽然发出轰鸣,血雨散落,血色的碎石,洒落了一地。

    他并非是真龙,只是福云子的神通所化,因此林萧越战越勇,而它却是越来越虚弱,此刻林萧的翻云覆雨尽管没有大成,却也已经足矣战胜。

    这一切都是瞬间,尽管林萧结束的很快,但是福云子的神通之术更快,在他的体上,顿时出现了如同那裂缝中的太阳一样的颜色,体一边血红,一边则是黑色。

    “此术老夫领悟的并不完整,今生死之战,老夫不愿意自己的神通从此沉寂,因此老夫会毫不保留!”

    福云子轻叹一声,他没有门人弟子,一生都在漂浮,此刻却渴望有一个归宿。

    随着福云子的话语,林萧的上,以那两种颜色为分界点,渐渐的出现了一道裂痕,就如同一把刀,强行的将林萧分割开来,火红的地方在燃烧,黑暗的部分在腐朽。

    这神通之术,和林萧施展的雨之神通,都拥有同样莫测的威能,这才是神通真正的恐怖之处,随着福云子的临近,林萧的体也在不停的滴血,甚至中间的部位,有种要被一分为二的错觉,清晰的白骨,在刺目的阳光下,异常的醒目。

    “这神通还杀不了我!”

    林萧缓缓的开口,尽管体要被撕裂,炙烤于腐朽,他的脸色始终的平静,没有一丝的慌乱,并且随着他的话语开口,自他的体内,一股煞气,这煞气遽然出现,顷刻间就爆发出一股滔天之势。

    与此同时,林萧的体外,那半轮太阳,直接崩溃开来,此术是林萧见到最强大的神通之一,诡异异常,但是他自也拥有翻云覆雨,他清楚这样神通的弱点,那就是时间。

    这神通的威势尽管强大,却也只是能够伤人,却不能够杀人,而此术最强的地方,在于无从躲闪,一旦被其所伤,就会为施展此术的人,提供机会,在一定况下,是取胜的关键所在。

    只是福云子不知道,林萧是血修,对于一名血修来说,体受伤,只要不伤到根本,都称不上是伤,加上林萧的体被天碑改造过,恢复力更是惊人,随着那阳光散去的刹那,他的体已经恢复如初,就如同没有受伤一般。

    眼看福云子第一式的神通即将崩溃,他的手指,接连在那裂缝的周围点出了三指,同时体更是一冲而入,干枯的双手,快速在不同的方位,打出了九掌。

    “轰!”

    整个裂缝,顿时发出了一声剧烈的爆炸,轰鸣之声,如同平地起了一个旱雷,传遍整个溶洞,甚至这虚空裂缝,在快速的扩充,这一瞬间,所有的血光,都黯然失色,周围只是剩下了一片黑色,都被那裂缝快速的吞没。

    “第二曲浮萍,似浮萍雨打沉!”

    福云子轻叹一声,整个人顿时更加的苍老,脊背弯曲,灰白的长发,全部都变成了白色,如果不是那前刺目的嫣红,这就是一位沉浮了半辈子的老人。

    当福云子的话语落下,林萧的体外,顿时出现了一道道的涟漪,这全部都是虚空裂痕,如同一条条不规则的线,将林萧所在的区域分割开来,就如同是水中的涟漪。

    轰轰之声回,自涟漪中,生出了九道很小的漩涡,在围绕林萧旋转,就如同人的手指上的指纹,按在了虚空中,留下的印记,封锁了八方,将林萧的形,定在了中央,随着空间的晃动而摇摆起来。

    “哗啦!”

    天空之中,突然响起一阵雨水滑落的声音,在涟漪上,溅出一道道的水花,此雨无形,但是这水花却在林萧的肩头滴落,伴随水花的绽放,林萧的肩膀之上,鲜血四溅,整条手臂都被一击而断,耷拉在了体上。

    “好强!”

    林萧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能够感受到,福云老祖的神通之术并不完整,否者第一曲的时候,力量稍微强大一点,就能够将自己的体撕裂,而这一击威能却明显强大了太多,这一刻他就如同浮萍,想要去躲闪雨水,却只能够随波逐流。

    “啪!”

    福云子双手持决,一掌按出,第二朵水花绽放,这一次却是在林萧膝盖的位置落下,瞬间他的整条小腿,都变的血模糊起来。

    随着福云子不断的出手,林萧的双肩,双膝,腹部,都是血模糊,他想要躲闪,但却有一股诡异的力量,将他的体死死的定住,使得他根本无法挣脱,似乎蕴含有了某种规则。

    这是一种折磨,清醒的看着自己血横飞,浑的力气都成空,在神通这一领域,林萧毕竟还太年轻,此刻面对福云子,明显处于了劣势。

    当第七朵和第八朵水花同时浮现,完全的于虚空融合在了一起,这一次他选择的位置,是林萧的双眼,如果这一击落下,林萧的双眼,恐怕就会废掉。

    “啪!”

    雨水滴落,打落在虚空中,发出一阵呼啸之声,此雨无形,就如同是雨天的湖面,一起都无从躲闪,两朵水花瞬间声音就已经达到了林萧的眼帘。

    “雨吗?我也会!”

    林萧受到的折磨,使得他双肩都已经颓废,他的双腿也无法挪开步伐,但是他的双眼始终清明,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这不是真正的绝斗,是一个将死之人,对于自己的另类传授,他不光要做到生出,还需要的是学会。

    “第一曲,偷得浮生半闲,是你恨自己的急功近利,忽视了曾经大多数美好的时光,因此你的神通施展出来,是一边如同朝阳冉冉升起,一边在慢慢的腐朽,这是你眼中的成长!”

    林萧缓缓的开口,挥手一指点在那涟漪之上,虚空顿时传来轰鸣之声,虚空在这一刻被撕开一条缝隙,露出了本来溶洞的样子,那火红尽管刺目,却让人血沸腾。

    “第二曲,似浮萍雨打沉,是你恨自己一生都被命运所摆布,随着灾难的来临,自己左右的摇摆,躲闪不开,就必然受伤这是你眼中的现实!”

    随着林萧的话语结束,他的右手缓缓抬起,在其前,翻云覆雨掌,缓缓的浮现出来,其上的青色手指,更是散发出一阵青色的神芒,一股青色的雨水,瞬间自那手掌中诞生,只是这雨水,不是落下,而是逆天而上。

    此时的他已经明白,神通其实很大程度上,都是一个人生活的态度,不断的感悟之下,得到其中的规则,然后演化自己的道,因此神通之间的碰撞,除了规则之外,还需要的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意志力。

    青色的雨水,瞬间笼罩在漆黑的空间内,那原本定住林萧的一切规则,全部一冲而散,他不信命运,因此福云子设置出来的命运规则,面对林萧太过于薄弱。

    “啪!啪!”

    当雨水冲击九天,再次落下的刹那,福云子通过神通,构建而成的黑洞,也被一击而溃,对于福云子来说,沉下去的因,但是对于林萧,那是一切美好的回忆。

    “我要听第三曲!”

    林萧淡淡的开口,浑却充满了一股超脱的气质,这是他在之前所不具备的。

重要声明:小说《天命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