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六品宝器也不够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红尘小蜗牛 书名:镇仙
    更新时间:2013-05-06

    万人瞩目!

    苏灿一时间成为众人的焦点,他很不爽被万人瞩目。

    “哈哈!”玄门老祖开怀大笑,朝苏灿说道:“你体悟出了玄门,后就是我玄门老祖的弟子。”

    玄门老祖的弟子,辈分和宗主一样,那可是万人之上,光凭着这个份就可以横行散宗。

    众人羡慕的盯着苏灿,恨不得自己成为苏灿,成为玄门老祖的弟子,摇一变,变成万人之上的主。

    苏灿微微一笑,他也没有想到自己掌握了玄门竟然引起了如此大的波澜,一向习惯低调的他开始还真不适应。

    “徒儿,为师传你控玄门之法。”玄门老祖朝苏灿一招手,师徒两人朝玄门峰的一处秘掠去。

    来为玄门老祖贺喜的修士们识趣的纷纷离去,片刻功夫后,整个玄门峰显得无比的寂静。

    时光如白云过隙,瞬间即过!

    唰!

    散宗的虚空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玄门,一道天蓝色的影从玄门中掠出。

    “是玄门老祖吗?”一个个修士用神识扫向了玄门。

    “不是老祖,是一个年轻人,他就是老祖新收的弟子苏灿吧。”

    “老祖的弟子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就能使用了玄门,真是了不得。”

    散宗弟子们议论纷纷。

    从玄门走出的正是苏灿,这倒不是苏灿炫耀,而是他接到了玄门老祖的命令,在散宗展示一下自己的玄门,让散宗弟子知道玄门老祖又有了一个徒弟修成了玄门。

    “苏灿!”

    散宗内飞出了八个穿道纹衣服的印境四层修士,他们皆是宗主一脉的嫡系弟子,傲气的盯着苏灿。

    “你就是苏灿!”一个李姓弟子傲气的朝苏灿喝道。

    苏灿懒得理那个弟子,给了他一个冷眼。

    “你就是老祖新收的弟子,我还以为有三头六臂呢,还不是凡人一个。”另一个李姓弟子同样傲气十足的朝苏灿喝道。

    苏灿知道八人来者不善,冷笑道:“八位,有何见教?”

    “哼哼!来教训一下你这个野鸡变凤凰的小子,否则你不知道我李姓弟子的厉害。”

    说罢,八个李姓弟子祭出了一件金色的大旗,大旗上织着一只血色的大乌。

    “六品宝器!”

    观战的修士们倒吸了一口凉气,用一件六品宝器对付一个印境三层弟子,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嘛,但是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谁让那八人是李姓嫡系子弟。

    “那是血乌金旗!可以锢住一片虚空数息传送的时间,传闻我散宗的一位老祖曾经用此旗定住了一个印境巅峰的修士,一举击杀。”

    “这下有好戏瞧了,苏灿虽然修出了玄门,但是也会被血乌金旗定住数息的时间,这数息的时间足够那八个李姓弟子做很多事了。”

    观战的修士们议论纷纷。

    “血乌金旗!六品宝器!”苏灿并未放在心上。

    “祭出宝旗,定住他,然后用血乌吞了他!”李姓子弟吼叫道。

    唰!

    八个李姓弟子共同才能控六品宝器血乌金旗,顿时,金旗飘动,旗影漫天,血乌金旗布成了一个旗阵。

    苏灿所处的那片虚空被止传送了,他的玄门无用武之地。

    “哈哈!”李姓弟子的大笑声震得四周的山川晃动。

    苏灿神色凝重起来,他看到了一只血色的大乌朝自己踏来,要是踏在自己上,自己的体会化为碎片。

    轰!

    大乌一脚踏来,一片空间化为了碎片。

    苏灿无法施展出玄门逃生,但是他丝毫不惧,随手结出了一枚炎印迎向了大乌的一脚。

    砰!

    大乌的一脚踏碎了炎印,踏在了炎神虚影上。

    啪!

    大乌的一脚瞬间化为了碎片。

    大乌愤怒的又是一脚踏在了炎神虚影上,那一脚也崩碎。

    大乌惊惧了,它这才知道那道炎神虚影的厉害。

    数息的时间转瞬即逝,一过了血乌金旗空的时间,苏灿祭出了玄门,踏出了旗阵。

    “什么!苏灿没有被血乌吞下,反而活生生的走出了旗阵!”

    “不可能!苏灿只是一个印境三层修士,怎么可能对付了血乌!”

    李姓弟子个个惊骇绝。

    啪啪啪!

    苏灿双掌出动,狂扇八个李姓弟子的耳光,临走前冷声道:“下次再让我见到你们,就不是扇耳光那么简单了。”

    八个李姓弟子眸中满是屈辱之色,但是他们可不敢轻举妄动,怕苏灿动手杀他们。

    “滚!”

    随着苏灿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喝,八个李姓弟子抱头鼠窜。

    观战的修士们纷纷撤走神识,噤若寒蝉,他们这个时候可不敢得罪杀神一般的苏灿。

    唰!

    苏灿祭出了玄门,掠入了玄门,消失在了虚空中。

    散宗顿时沸腾了,苏灿一人大败动用六品宝器的八个李姓弟子的事传遍了散宗,自此,散宗弟子才知道,苏灿并不只是拥有玄门那么简单,自的实力也是很强悍的,震慑住了那些想教训苏灿的宵小。

    苏灿激起的只是小风波而已,很快,散宗弟子就把苏灿遗忘,被别的大事吸引。

    唐宗和散宗宣布了宗战后,两宗处在了对持的局面。

    一次门派任务中,散宗的三名弟子做任务时被唐宗弟子杀害,最可恨的是唐宗弟子把散宗弟子的头颅悬挂在了一个旗杆上,在烈阳下暴晒。

    这一次激怒了散宗弟子,很快,散宗弟子在一次门派任务中击杀了唐宗的七名弟子,最后把唐宗弟子的头颅安在了一群野兽头上,四处驱赶着野兽羞辱唐宗。

    唐宗的弟子怒了!

    局势顿时紧张起来,两宗沉默了数,终于在两宗交界处的巨陆平原展开了大战,两宗的印境六层以上的强者全部出动,那大战惊天动地,吸引了百宗。

    大战连天!

    苏灿却没有参与到大战中,因为他有自知之明,以自己的修为,在大战中顶多是炮灰级别的人物,他突然想到了一个恶心唐宗的注意,哈哈大笑一阵,祭出了玄门,掠入了玄门中,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出现在了唐宗的药谷上空。

重要声明:小说《镇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