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吕布战三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红尘小蜗牛 书名:镇仙
    更新时间:2012-11-02

    噌!

    追影剑一离开苏灿的识海,立即要遁走。

    苏灿冷冷的一笑,他岂容追影剑遁走,出手出了一团混元莲火包裹住追影剑,阻止追影剑遁走。

    “好你个小剑,竟然斩我的识海,还想逃走,看来,不给你吃一些苦头,你不会乖乖的成为我的本命剑。”苏灿嘿嘿一笑,运转火气功,出滔天的混元莲火进入追影剑中。

    哧哧哧!

    追影剑直冒气,剑剧烈的颤抖着,显然,它被混元莲火焚烧得非常的痛苦。

    “焚烧,给我狠狠的焚烧!不屈服,那我直接用混元莲火把你炼成剑水。”苏灿这次可是下狠心了,不断的运转火气功,不停歇的注入混元莲火到追影剑剑中。

    呜呜呜呜呜!

    追影剑发出呜咽声。

    苏灿呵呵一笑,收走混元莲火,注入神识到追影剑中。

    追影剑像是怕了混元莲火,这一次竟然没有再斩杀苏灿的神识。

    苏灿面色一喜,注入更多的神识到追影剑中,神识包裹着剑中的一个婴孩状的剑灵,神识进入剑灵体内,与剑灵融为一体,顿时,他有种和追影剑血相融的感觉。

    “追影剑已经成为我的本命剑了。”苏灿神识退出追影剑,意念一动,追影剑随着苏灿的意念做着各种斩,劈的动作,苏灿的意念让它斩,它不敢劈,苏灿的意念让他劈,他不敢斩。

    “不错!我也有一柄本命剑了。”苏灿哈哈一笑,震得四周的大树颤动,一把抓住追影剑,送入自己的识海中,再一点眉心,祭出追影剑。

    收服了追影剑,苏灿正准备离开这座山峰,离开寒山,突然,眉头一动,眺望着朝自己所处的山峰掠来的三个修士。

    “五虎将!”苏灿面色大变,他一眼认出了三个修士正是五虎将,这得益于苏世苍送给他的那本小册子,那本小册子记载了不少五虎将的信息。

    其实,苏灿前一世就认识三个修士中的一个,五虎将金锐。

    前一世,苏灿还没有上元磁山的时候,是武圣修为,曾经和那时已经是武圣的金锐有过一次切磋,那时的金锐是苏国的第一武圣,仅仅一招就击败了苏灿,这是苏灿前一世最耻辱的事之一。

    每当苏灿忆起自己前一世被金锐一招击败,心里宛若被利剑刺击一般,非常的难受。

    “金锐!”苏灿盯着一明黄色衣衫,宛若出鞘的利剑的金锐,心复杂。

    金锐背着一柄大金刀,大金刀几乎有他的高那么高,近两米,他曾经挥动着这柄大金刀战胜了无数的武圣,为自己博得了苏国第一武圣的名号。

    金锐左边是一个宛若仙子的女修,她是五虎将之一的句容,手持一截绿竹,秀眸观赏着寒山的秀丽风光。

    金锐右边的是一个敦实的青年,五虎将之一的何实,个子不高,但是敦实,厚重,宛若一座低矮的山岳,神冷淡。

    金锐,句容,何实早就发现了苏灿,三人朝苏灿所处的山峰掠去。

    苏灿脸色晴不定,他知道这三人是冲着自己来的,自己绝不是三人的对手,他已经感应到了三人的修为,金锐是气境三层的修士,修习的是金气功,这是是他的劲敌,何实是气境二层的修为,修习的是土气功,看起来也不是简单的角色,句容是气境一层的修为,看上去最弱,再加上是女子,战力不强,但是何实和金锐已经够他应付的,哪有余力应付句容。

    “哎!命苦啊,光一个金锐就够我头疼的了,还跟来两个修士,此次凶多吉少啊。”苏灿蹙着眉头,他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如果自己逃走的话,会更加的被动,勇往直前还有一线生机。

    苏灿运转火气功,把自己的状态提升到巅峰状态,随时准备战斗。

    “师兄,师妹,苏灿只是气境二层的修士而已,他杀了华雄师弟,老祖宗命我们击杀他,其实我一个人来就行了,没有必要劳师兴众,你们先在一旁看着,看我如何擒拿苏灿。”何实平时不苟言笑,但是骨子里非常的傲,不待金锐,句容回话,直接从衣袋中拿出了三枚土黄色的符,掷向了山峰。

    “黄天厚土符!”句容俏脸一变,眸中一丝贪婪之色一闪而过。

    金锐同样眸中闪现一丝贪婪之色。

    黄天厚土符可以构建黄天厚土符阵,是一种异宝,可以困住敌人。

    三枚黄天厚土符猛的一亮,符阵启动了,顿时,山峰上黄土漫天,形成了一片黄土遮蔽的空间。

    苏灿被困在黄土漫天的空间内,只觉得四面八方,天上地下满是黄土,连自己的神识都无法延伸出去,只能用眼睛观看,但是只能看到一丈内的景物。

    何实膛,大踏步的进入黄天厚土阵中,大喝道:“苏灿,你杀我师弟华雄,今何实来要你的命,速速受死。”

    嗖!

    何实的影消失在黄天厚土阵中。

    句容,金锐无法看到阵中的况,只好在阵外等待,静等何实擒拿苏灿出来。

    噗!

    苏灿被一道突然出现的拳劲击中,顿时血气浮动,差点喷出一口鲜血。

    噗噗噗!

    一道道拳劲击中苏灿,苏灿防不胜防,体连连中招,一时间只能被动挨打,最可笑的是自己连敌人都无法看到。

    “哈哈!”何实大笑一阵,影诡异的出现在了苏灿的前方,目光凶狠的盯着苏灿,“苏灿,你胆敢杀华雄,简直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是华雄要杀我,我只是自卫而已。”苏灿冷笑,冰冷的目光望着诡异出现的何实。

    “狡辩,就是你舌绽莲花,你今也逃脱不了被杀的命运。”何实运转土气功,顿时四周布满了土黄色的土灵气,“现在我就堂堂正正的击杀你,为华雄报仇。”

    苏灿面色如常,心中一喜:“真是个傻子,你要是像刚才那样偷袭,我还真拿你没办法,堂堂正正的战斗,你就等着被虐吧。”

    何实吐气开声,施展土气功,顿时前凝成了一座土山。

    “土山!”苏灿目光一凝。

    轰!

    何实随手掷出了土山,土山轰向了苏灿。

    苏灿出手轰向土山,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在土山面前简直不值一提,一时间轻敌,被土山轰得连退七步。

    “土气功:沉岳!”何实出灵气凝成山岳,控着山岳砸向苏灿。

    苏灿运转轻字真言,在狭小的空间内躲避,频频中招,苦不堪言。

    眸中闪现智慧的光芒,苏灿微微一笑。

    “土气功:沉岳!”何实再一次的出灵气凝成山岳砸向了苏灿。

    苏灿这时没有闪躲,而是直接接住了山岳,运转火气功,一层层的混元火包裹住山岳,抵消山岳巨大的冲击力,眸光一闪,一点眉心,在何实没有看到的况下,把追影剑打入了山岳中。

    “还给你的山岳!”苏灿用尽力量把山岳推向了何实。

    “白痴!山岳是我的灵气凝出来的,想用山岳对付我,做梦。”何实骂了一句,伸手接住了山岳,把山岳化为灵气吸入自己的体内。

    噌!

    藏在山岳中的追影剑发动了,光芒一闪,刺进了何实的眉心中。

    “啊!”

    何实太骄傲了,他根本没有想到敌人会有此险的手段,他根本没有一丝防备,被追影剑一下刺进了自己的眉心中,心神大骇:“你怎么会拥有东方火的追影剑?东方火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本命剑送给别人?”

    苏灿嘲笑的说道:“东方火已经被我杀了,他的本命剑现在是我的本命剑了。”

    “什么,你不仅杀了华雄,还杀了东方火!”何实震惊的无以复加。

    “马上就要死的人,还那么多的心干嘛。何实,去死吧。”苏灿意念一动,追影剑直接洞穿何实的头颅。

    血气四溅,何实眸中的神采渐渐消失,他不甘的死去了,尸倒在了地上。

    苏灿松了一口气,自语道:“何实太骄傲了,才疏忽大意,对我的手段没有防备。金锐不同,同样的手段不能对付他。看来,对付金锐得另想他法。”

    正当苏灿在阵中思索着对付金锐之法时,阵外的句容不耐烦起来。

    “师兄,何师兄已经进入阵中多时,怎么还不出来。”句容担忧的望了黄天厚土阵一眼,可惜,她无法看到阵中的况,现在为何实担忧了起来。

    “何实恐怕被杀了。”金锐长而起,朝句容苦笑道。

    “不可能!何师兄的实力不弱于苏灿,并且他在黄天厚土阵中来去自如,而苏灿处处受制,师兄不会被杀,被杀的只能是苏灿。”句容立即反驳道,她不相信苏灿能杀了何师兄。

    “何师弟太轻敌了。”金锐叹息一声,他和何实在一起数十载了,对何实再了解不过,眸光一冷,拔出背后的大金刀,朝黄天厚土阵奔去。

    “师兄!”句容躯一闪,随着金锐朝阵中掠去。

    “师妹,你在外面守卫。苏灿狡诈,如果我在阵中追杀他的时候,他逃出了阵,你想法拦住他。此次,我们必杀苏灿,决不能让他遁走,否则我们如何向老祖宗交代。”金锐冷静的朝句容说道。

    “好!”句容是识大体的女子,一想,立即止住了脚步,立在阵外,目送金锐掠进阵中。

重要声明:小说《镇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