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厚脸皮无赖

    杨贝贝开始了新的工作,开工第一天,是一辆保姆车接她走的,她坐在车上,总觉得心里发慌,这是要带她去哪儿啊,问了也不说,肿么个况啊?

    “那个,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杨贝贝表不自然的问前座的男人。

    那个男人一黑衣,看上去更像是职业保镖。男人微微一笑,看还是觉得很凶。

    “很快就到了!”

    杨贝贝撇撇嘴,在心里暗骂,切,干嘛不说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车子在一个大门前停下来,呃,好熟悉啊,这,这,这不是天成娱乐的办公地点吗?她一定不会看错,不只是因为来过很多次,在国内,在这种地方办公的公司,也就这一家了。

    车子开了进去,在四合院门前停下,前座的男人下了车,很恭敬的给杨贝贝开车门。

    “请下车,到了!”

    杨贝贝突然有种被耍了的感觉,顿时火冒三丈!就在这时,季文杰突然出现,那张笑得比花儿美的脸能迷死一群人,但,她除外。

    “老婆,欢迎你来视察工作!”季文杰嬉皮笑脸,早料到老婆会生气。

    杨贝贝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走进小院儿,季文杰给外面的人使了个眼色,门前一片空旷,他走进去,关上院子门。

    “老婆,我专门给你准备了工作的地方和用具,你可以开始工作了!”院子里放着一张很大的桌子,还有各种需要的材料量具,看得出他很细心。

    可是杨贝贝根本不打算买账,她冷哼一声,转过对着季文杰一顿痛骂。

    “季文杰,你耍我是不是?真是欺人太甚了!”

    季文杰像个罚站的小学生,乖乖的听着,不敢发出任何反驳声。

    “这么欺负我有意思吗?为了骗我,还用假的公司名,太可恶了,可恶的大坏蛋!”杨贝贝越说越气,索拿起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下去。

    季文杰看着妻子气得瞪眼撅嘴的样子,竟觉得十分可,也不气恼,等着老婆把肚子里的怒气全都发泄出来,呵呵,二十四孝老公也不过如此,比不过他呢。

    “哼,我不干了,不干了!”杨贝贝任的甩手要走,季文杰赶忙拉住了她。

    “宝儿,别这样嘛,工作归工作嘛,这可是签了约的啊,你可不能单方面撕毁协定!”季文杰说的一本正经,好像真的做到了公私分明。

    听他这么说,杨贝贝更来气,手握成拳头,不停打他。“喂,是你算计我在先,你还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太过分了吧!我就是不干,就是不干!”她赌气的嘟着嘴,觉得自己快要气死了,可季文杰则面不改色的继续跟她争论。

    “我虽然不是用天成娱乐的名义签的合约,但是合约可真的有效哦,确实有那么一家公司存在,所以,协议就有法律效力!”

    杨贝贝瞪大眼睛,好像这样就能把他给杀死。“法律效力?好啊,我就是违约,你告我啊,去啊!”

    季文杰深深叹口气,这摆明了是不讲理嘛,真是的,女人就是麻烦,可惜,他就稀罕这个麻烦,能怎么办?

    “违约要付很大一笔违约金的!”他威胁道。

    “违约金?!”杨贝贝的火儿更大,“离婚协议书我写的很清楚,不要你一分钱,你就把省下来的赡养费当做违约金吧,赔给你!”

    “宝儿,你现在是蛮不讲理嘛!”季文杰小声嘟囔,被杨贝贝听到。

    “对,我就是不讲理,怎么样?你咬我啊!”她真的是气糊涂了。

    季文杰笑得像偷腥的猫,他邪恶的扬起嘴角,一下揽住她的腰,两人的部贴在一起,“我是想要你,你愿意给吗?”

    靠,这个男人,真是不正经,竟然曲解她的意思,还……还净想着那些有的没的,太可气了!

    “季文杰,你这个大色.狼,占我便宜!”杨贝贝不满的怒吼,“混蛋,混……”

    不等说完,季文杰突然封住她的嘴,来了个法式长吻。哇哇,激.啊,连太阳都羞了脸,躲进云层里,空气也染上了媚色。

    季文杰沉浸在其中,好甜的味道,一如记忆中一样,还是那么软,那么香,呜呜,他都要流眼泪了,这种失而复得的激动,怎能用语言来形容,根本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杨贝贝推搡着他,可是慢慢的,她竟然放弃了反抗,在这方面,小白兔怎么会是大灰狼的对手?笑话!他可是场高手,花丛浪子,凭着经百战积累的经验,绝对把某兔拿下!

    季文杰一下托起她的,一路勾.引着她沉沦,技巧全用上,就是担心她清醒了会推开自己。呵呵,开什么国际玩笑,饿了四年了,能饱餐一顿的机会,绝不会放过!

    杨贝贝觉得自己脑袋短路,只觉得自己摔进了棉花池里,哇,好软好柔,舍不得起来,周围是七彩的棒棒糖在飞舞,天啊,怎么来到了梦幻的糖果世界?血液里流着的不是鲜红的血,而是粘稠的蜜汁,哇哇,好甜啊,真的好甜啊。

    她沉浸在那蜜糖里,季文杰的手不规矩的,心里那个激动啊。

    啊啊啊……还是以前一样的的丝滑,鼻息间传来的香味,还是那么的吸引他不能自拔。

    “嗯……”杨贝贝已经被他编织的.网捉住,想逃,门都没有,她觉得好像棉花池里突然爬来千万只蚂蚁,在咬她的皮肤,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宝儿,别着急,我会慢慢的吃掉你!”季文杰疼宠又邪恶的在她耳边低喃,已经化狼人,却不急着全垒打!

    “呜呜……”杨贝贝难受的扭着子,她觉得自己在冰火中挣扎不休,无法逃脱,感觉好奇怪哦!

    季文杰的*在她下作怪,就是不肯给个痛快。

    “宝儿,说我,快点,说了就给你!”季文杰引着她。

    “不,呜呜,不!”杨贝贝反抗着,就是不说,季文杰也是在撑不住了,低吼一声,在广阔的草原里尽奔驰!

    “呜呜,人家好累!”杨贝贝觉得自己被重型机械狠狠的轧了不知多少次,可最终还是阻止不了那个坏蛋的猛烈进攻,最后只有乖乖投降的份儿!

    再次醒来,杨贝贝躺在柔软的铺上,子都动不了,只觉得酸痛的要死了,腰上有很重的东西压着,她闭着眼睛想要把那东西移开,随后屋子里就出现一声尖叫,好像要把房顶掀起来!

    “啊……!”

    季文杰被吵醒,紧张的突地坐起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看了一眼杨贝贝,又躺了下去,把她锢在怀里。VExN。

    “老婆,叫声太大,会引来人围观的!”他没正经的调侃。

    杨贝贝用被子遮住自己,转过脸去瞪他。“季文杰,你这个混蛋,精.虫子转世的臭家伙!你,你,你……”

    她气得说不出话来,而季文杰则像只吃饱喝足的懒猫,打了个哈欠,任由她怒骂。

    “啊,臭男人,臭男人!”

    杨贝贝气得用力打他,可是花拳绣腿对他来说,无关痛痒,还能让老婆解气,那就尽打吧,打吧,不是有句俗语说打是骂是吗?呵呵,她越是打他,他就把这种发泄当做是无尽缠.的,哈哈!

    最后,她累得动不了,赌气的躺下,可是抓着被子的手一刻都没有放松,还警备的盯着季文杰,让他不能再乱来!

    季文杰则不在乎走.光,看着自己的老婆因为生气而变得红扑扑的脸蛋儿,下的宝贝又开始抬头,他还故意让杨贝贝看到,吓得杨贝贝马上用被子蒙上头。

    “呵呵,还是这么害羞啊!”季文杰一下拉开被子钻了进去,一下把杨贝贝压在下,把被子从她脑袋上扯开。“干嘛这样,咱们孩子都有了,别这么遮着掩着了,我对你的体……是了如指掌,要不要我把你的敏感带说一说?你看对不对?”

    啊,这个男人臭不要脸!太可恶了!

    杨贝贝的脸羞得更红,像猴股,她在心里暗骂色.狼,双手用力的想要推开他,可他就像是一座坚实不动的大山,杵在那里一动不动!

    黑说去表。“你……你起来啦!我,还要工作呢!”杨贝贝实在推不动,只能采取缓和一点的方式来说服他起

    季文杰像小狗一样在她前蹭蹭,一副撒的模样,“不要嘛,人家还没要够呢!”

    我靠,也太没脸没皮了吧,脸皮有城墙拐角那么厚!简直太混蛋了!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

    “喂,季文杰,你给我起来!”杨贝贝大吼,她真的忍无可忍了,她被赤果果的调.戏了,调.戏!

    季文杰掏了掏耳朵,根本不理会她的愤怒,呜呜,软玉在怀,又是饿了四年的饿狼,绝对不会因为她的几句吵闹就罢手的,也太小瞧他了吧!

    “宝儿,看来你还很有力气,一点儿也不累,那咱们就继续吧,得尽快给朵朵造出个伴儿来,这样就有人陪她玩儿了!”季灰狼说的大言不惭,然后就开始付诸行动了。

    “啊,不要摸那儿,啊,这儿也不行,喂,你……”

    季文杰嫌弃她太烦,吻住她的朱唇,可是就在千钧一发要释放自己之时,小冤家突然推门进来。

    “妈妈,叔叔,你们在干什么?”

    补9号的,今天还有三更!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老婆请回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