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杨贝贝挣扎着要下来,季文杰不肯放开,“宝儿,马上就到了!”

    她走了以后,他把卧房重新搬回二楼,再次装修,是地中海风格,那是她喜欢的风格。

    推开门,屋子的墙壁是淡蓝色的,搭配着白色的摆设,整个环境有种置海边的感觉,杨贝贝有点震惊,走了四年,好像一切都变了样,可又觉得没什么变化!

    季文杰将她放在地上,然后从后面拥住她,“宝儿,喜欢么?”

    杨贝贝不说话,可是她的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绪在发酵,她走过去,用手轻轻触摸墙壁和家具,不管承认与否,这是四年来,她第一次有了踏实的感觉,心不再像天上飘的云朵,随风移动,无处扎根。

    看杨贝贝的反应,季文杰就知道自己押宝押对了,呵呵,难怪别人都说他是狐狸,他现在也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狐狸化呢,这么聪明,都有点儿崇拜自己了!

    杨贝贝还沉浸在不知名的绪里,杨朵朵怯怯的走了过来,眼睛红彤彤的,脸上还挂着泪。

    季文杰一看女儿这副受了很大委屈似的样子,心疼的不得了,干嘛过去拉住她的手,蹲下子仔细询问。

    “我的朵朵怎么了?”

    “哇……呜!”杨朵朵突然放声大哭,抽泣的说不出话来。

    季文杰更着急了,仔细的看着她,以为是哪里疼呢,“乖乖,不哭,告诉我,怎么了?”

    蓝是回的。杨贝贝被女儿的哭声吸引过来,见季文杰一副好爸爸的模样,心里更温暖了,她走过去,牵住女儿的另一只手问道。

    “怎么了?是不是肚子痛?”

    杨朵朵哽咽着摇头,“裤子,呜呜,湿了,呜呜,朵朵,不是,不是故意的!”她因为哭泣鼻子不通,说话也不能顺畅说完。

    季文杰听到这儿,松了口气,“没事儿,没事儿,爸爸,哦,不,叔叔带你去换,好不好?”

    杨贝贝则皱眉头,“朵朵,说过多少次了,想尿尿要去厕所,如果找不到要告诉大人,你都快四岁了,怎么还尿裤子,不觉得丢人吗?”

    她的声音不大,却十足的严厉,杨朵朵又开始哇哇大哭。

    孩子就是这样,如果感觉到边有个能罩着自己的人,就会撒,这样就能有人护着自己不挨骂,这点上,杨朵朵很有潜质。

    果然,杨贝贝说完,季文杰就开始袒护了,“没事儿,小孩子而已,以后注意就好了,生什么气啊,都怪我,怪我没有告诉她厕所在哪儿,别骂孩子,都是我的错!”

    说完,他抱起杨朵朵回公主房,一边走还一边安慰,“都是叔叔不好,叔叔没有告诉朵朵卫生间在哪儿,不怪朵朵,不哭不哭啊!”

    杨贝贝扶额,真没想到他会这么宠孩子,这样以后还得了啊,都宠坏了,虽然说女孩儿要富养,可是不能惯,不然会毁了孩子的。真是的,这个臭男人,这都不懂吗?都这么大了还尿裤子,出去会被人嗤笑的,她自己会很伤自尊心的,真是气死人了!

    季文杰把杨朵朵抱进公主房的卫生间,蹲下子仰着头跟她细声细语的说话,“朵朵,别怪妈妈,妈妈也是为了你好,你都要四岁了,首先要知道,尿裤子是不应该的哦,对不对?以后上了学,同学那么多,人家都知道去厕所而你尿裤子,会被小朋友笑话,你一定不想被人笑话对不对?”

    杨朵朵抽泣着点头,小脸皱成一团,好伤心啊。呜呜,她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是妈妈好凶,还骂她哦,她好害怕啦!她主动往前走了一步,搂住季文杰的脖子,又哭起来,更委屈了。

    哎呦,季文杰的心脏啊,都快要被凌迟成马蜂窝了,他举双手双脚投降。

    “好啦好啦,不哭了,我的小公主!”季文杰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帮她顺气,不停地安慰,过了一小会儿,杨朵朵终于止住了哭声。

    杨贝贝就站在女儿房间的脚旁,等着他们俩出来。季文杰放了一池子水,让女儿进去,很贴心的要给女儿洗澡,可是女儿双手抱住自己,眼睛溜溜转,缩在浴池的角落里怯怯的看着他。

    季文杰灰常不解,“怎么了?叔叔给你洗澡,快点过来,洗完了我们还要出门,等会水要凉了,会感冒的,来,过来!”

    杨朵朵有些难为,“林顿叔叔说过,女孩子不能让男生看光.光!”

    季文杰突然愣住,呃,这句话说得……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不过,此刻在心里把林顿骂了一千遍一万遍,真是不教好,净说些没用的。

    “朵朵,林顿叔叔说得,呃,也不全对啦,叔叔虽然是,呃,男生,可是叔叔是长辈,可以给你洗澡啊!”季文杰试图在解释着什么。

    “真的吗?长辈就可以给朵朵洗澡吗?”杨朵朵带着疑惑,眨着眼睛问道。

    呃,这还真难住他了,他想点头,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他想说,除了爸爸都不可以,可是现在不能告诉女儿他是爸爸,怕把孩子吓住。一向聪明绝顶的狐狸,突然哑口无言。

    杨贝贝进来,解救了他。“朵朵自己洗,冲一冲就行,等晚上妈妈再给你好好洗香香。”

    杨朵朵用力点点头,还背过去洗澡,季文杰很无奈的跟着老婆走出去,心里不是滋味。

    “老婆,我好伤心哦!”他赖皮的抱住老婆,撒的样子像三岁小男孩。

    杨贝贝很想嗤笑他,却说不出一个字,骨深,她能理解季文杰的伤心,看他嘟着嘴的样子,跟女儿生气的时候还真像。

    过了一会儿,杨朵朵披着浴巾出来,季文杰马上过去帮她擦干水,然后抱到上,再走过去打开衣橱。

    “朵朵,我的小公主,你想穿哪件衣服?”他嘴角的笑那么灿烂,那是为人父的骄傲,杨贝贝看着这样的他,心里有一丝动容。

    杨朵朵很认真的思考着,好像很苦恼的样子,这么多衣服,都好漂亮,她应该穿哪件呢?这是个难题啊。

    季文杰猜到女儿的犹豫不决,于是决定帮她做主,他拿出一件粉色的装,和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走过来。

    “穿这件好不好,一定很漂亮!”季文杰摆出一副很专业的模样说道。

    杨朵朵看了看衣柜里的那些衣服,又看了看季文杰手里的衣服,迟疑的点点头。因为她觉得每一件都很好看,只能让这个大个子叔叔帮她决定。

    杨贝贝下了楼,坐在沙发上喝茶,是季文杰早就泡好的,喝了一口,味道很清新,看来这茶叶不错!

    仔细观察这熟悉又陌生的家,她有颇多感慨,当初离开的时候,她最后一次看这房子,以为再也不会回来这里,心里的滋味很难受,如今再次坐在这里,往事一幕幕在眼前回

    季文杰在厨房煮东西的样子,逗她开心的样子,撒的样子,因为她开心而快乐的样子,全都那么清晰,原来,她曾经极力想要忘记的东西,以为已经忘记一切,到头来只是在记忆里刻得更深更重!

    内心的绪很复杂,她闭了闭眼睛,想要让自己静下心来,现在她有自己的事业,做得还不错,也有了养活自己的能力,既然已经选择回来,就要去面对一切,无论好的还是不好的。应该给女儿找个幼儿园了,多跟别的孩子一起玩耍,也许能改变这种怯生生的格,还有就是,她同意让女儿跟季文杰多接触,她没有资格剥夺孩子跟父亲在一起的权利。一切,如同重新开始,又好像是继续前行,但无论是什么,她都要做好准备去面对去迎接!

    不一会儿,季文杰领着杨朵朵下楼,这么一装扮,女儿变得更可更漂亮了,她跑到妈妈面前,带着炫耀的神

    “妈妈,好看吗?”

    杨贝贝微笑着点点头,“嗯,你喜欢吗?”

    “朵朵可喜欢了!”杨朵朵用手画了个大圈比划着。

    季文杰进了厨房,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蛋糕,这是他昨天买的,本来就计划着要把老婆孩子带回来,很多东西之前就准备好了。VExN。

    “来,朵朵喜欢吃吧?”他把鲜蛋糕放在了盘子里,递给杨朵朵,“用叉子吃可以吗?”

    杨朵朵非常开心的接过来,“哇,是小熊猫耶,好可哦!”她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口,哇,好好吃!

    杨贝贝看着这蛋糕,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四年了,她经常想起这鲜蛋糕,有兔子的,熊猫的,还有刺猬的,但是无论那种都很好吃!

    季文杰将另一个盘子递给杨贝贝,“宝儿,你还记得吗,还是那一家的,你走了以后,我每三天就买一次,从来不敢断,怕你回来了没得吃!你尝尝,味道是不是依然如故!”

    杨贝贝的眼睛里顿时充满雾气,她扭过头去,不想让季文杰看到,可是心里真的好感动,这个坏男人,哄女人的招数怎么这么多,还让人觉得特么真诚,坏死了!

    季文杰看出老婆的心墙稍稍去了一层土,心里雀跃着,坐下来搂住她的肩膀。

    “宝儿,我好想你,真的好想!”

    五点五十,季文杰载着老婆和女儿去预定的酒店,在门口,就见到四处张望的父母,一下子就泪流满面!

    第一更完毕!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老婆请回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