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坏女人的阴险

    杨贝贝刚想问是谁,那边已经挂了电话,传短信说了地址。

    为什么她觉得那个声音那么熟悉呢?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怪怪的。最后,她还是去跟那个打电话的人见面。

    “201房间在哪里?”这饭店还高级的,杨贝贝进去以后找服务生带路,上了二楼,推开房门,她吃了一惊。

    店感心见。是沈雪影,难怪她觉得声音那样熟悉,她们曾经通过电话啊,然后季文杰就在婚礼上逃跑了,四年了,这个声音她还有印象。VExN。

    沈雪影表现的很平静,她站起,等杨贝贝进来,才又坐下,她的眼睛看到杨贝贝微微凸起的肚子,恨意,瞬间风起云涌。

    “季太太,你好,上次在那种况下见面,真是失礼!”

    杨贝贝看着她的笑容,总觉得里面藏了很多刀子,让人冷不丁的浑打颤。

    “沈小姐找我,不知有什么事?我想,我们应该没有见面的必要吧。”

    现在的杨贝贝,可不能与以前同而语,这些年的历练和在职场上的打拼,她已经不是那个只会逆来顺受的小丫头了。

    沈雪影笑笑,“季太太变了很多,据我所知,当初的杨贝贝很普通,现在你开始发光发亮了!”

    杨贝贝笑了笑,不理会她的嘲讽,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沈小姐应该是个爽快人,有什么话,请直说吧!”

    沈雪影抬起头,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绪,这个女人,比想象中的稍稍难对付一点,看来,季文杰已经把她改造的成了另一番模样。

    “那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好了。”沈雪影顿了顿,好似在考虑怎么开口,杨贝贝等着,不急不躁。“我希望,你可以离开文杰!”

    杨贝贝有一瞬间的惊讶,然后淡淡笑了笑,这是个笑话吗?为什么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沈小姐,你用什么立场来跟我说这话?前女友吗?”

    沈雪影一愣,这个女人不是呆头呆脑的,怎么突然脑袋这么灵光,一副正妻的气势,这是在给她下马威吗,呵呵,她可不在乎,在她字典里,没有不能做的事,只有想不想做的事。道德,底线,伦理,这些世俗用来束缚人的标准,在她的观念里都是废话,对她根本毫无意义!

    “你应该知道,我跟文杰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吧?他很那个孩子,你知道吗?”

    杨贝贝在心里揣测,这是在打感牌吗,有意思吗?

    “知道。”

    “季文杰是什么人,现在你应该已经都清楚了,对于他讨厌的人,绝对不会亲近,无论什么原因和理由,他会那么那个孩子,你觉得仅仅是因为那个孩子是他的吗?”

    杨贝贝听着,什么都没说。

    “他是我的初恋,同样,我也是他的,我们曾经一起走过青葱岁月,从稚嫩到成熟,一起同甘共苦,一起背井离乡,曾经相约白头,互许终生。可惜,人生总是变幻莫测的,誓言,在分手以后,都变得苍白无力!”

    沈雪影一脸伤心,不知是不是演技太好,都看不出人工修饰的痕迹。

    “可是我相信,在他的内心深处,有一个角落是我的!他也曾经说过,这一生,他的心里都有我的一席之地,他会把对我的锁在尘封的箱子里,压在箱底,在失眠的夜里,或者垂老时,用来回忆!”

    杨贝贝的心咯噔一下,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那样的闷,有点儿喘不上气来。

    都说人的初恋是最难忘怀的,即使以后还会再的刻骨铭心,痛彻心扉,对曾经最纯洁的,都会怀着一丝怀念和眷恋!

    “我知道,当绯闻出来的时候,他非常愤怒,他一定说过吧,他恨不得掐死我!”沈雪影唇边带着一丝苦笑。“可是,季文杰这个男人,你对他了解多少,他是会在乎别人眼光评价的人吗?不,他不是!他愤怒,是因为我做得事,是因为,他不想再去回想过去,他怕,怕他会再一次回到我边!”

    沈雪影说的头头是道,这张嘴,可没有白练,也不愧是在商场打拼多年的人,总是能很快的找到别人心里的弱点,然后狠狠的扯断!

    是的,杨贝贝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所以,她的话,确实对杨贝贝产生了影响。

    沈雪影喝了一口水,继续说,“冒昧的说一句,像季太太这样普通的没有特点的女人,如何能够抓住文杰这样优秀的男人?我想,很多时候,你在接受他的宠时,也会这么问自己吧!”

    一句话,让杨贝贝溃不成军,她以为固若金汤的防线,在慢慢的坍塌。

    是啊,她确实时常问自己,到底自己为什么会被那样一个天之骄子捧在手心,他到底看上她什么?

    贤惠吗?现在这个社会,有能力的女人不乏贤惠者!总不会是因为喜欢她的天然呆吧,没有人喜欢傻瓜不是吗?

    可是,她的脑中不停的浮现季文杰每次说她时的表,那么的真挚,那么的深,即使最好的演员,也演不出来那样的柔似水!

    她膛,希望让自己看起来不会太卑微颓然。

    “很抱歉,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季文杰,我无法回答你!”她站起,准备要离开,不想在跟这个女人继续说下去。

    季文杰说的没错,这个女人,就是蛇蝎心肠,太坏了,专门破坏别人的家庭,还自以为理所当然,哼,世上在没有比这更坏的女人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沈雪影叫住了她。“季太太,我知道,只要你不说分开,文杰会一直跟你生活下去,也许你会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可是,你能接受夜深人静时,你边的男人不经意叫出别的女人的名字吗?又或者,不会叫出别的女人的名字,抱着你心里却想着另一个女人,你,能接受吗?如果可以,那你就继续享受这些疼和宠溺吧,就继续假装他对你深似海吧!”

    杨贝贝不想再听下去,她逃也似的离开,一路跑到饭店门口才停下来,好像后面有一条很粗很凶的毒蛇在追她,好吓人!

    沈雪影面不改色,她的嘴角是残忍的笑,得意的像只骄傲的孔雀。

    季文杰,你不让我好过,我就让你难过,你不是到不能自拔吗,我就要让你活在痛苦了,等着吧,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

    杨贝贝坐车去了湖边,夏天的湖边风很柔,树下有长凳,她坐下来,心很郁闷。

    那个女人说的是真的吗?她明明不相信,为什么会介怀?为什么会怀疑他对她的?不会的,他说过,他要一直牵着她的手到白发苍苍,等老了,当她的拐杖,会陪着她她,绝不会变心,这一生,都只她一个,不会再对任何别的女人动心!

    可是,他们曾经有那么幸福甜蜜的回忆,他真的能把那个女人从心里彻底的剔除吗?初恋耶,真的可以忘得一干二净吗?

    她不知道,也无法给出答案替他回答。因为,他是她第一次上的男人,所以,她不知道如果再上另一个人,开始上的那个自己回头看会有何感受!

    烦,烦死了!

    杨贝贝的脑中,全是沈雪影的话,她的头都要炸了!用力甩了甩,呃,有点儿晕,有点蒙,站起,顺着湖边的街道慢慢走。

    回想起刚认识季文杰时的景,那时候,他总是上娱乐版头条,今天跟这个模特被拍,明天跟那个演员被拍,一直都是人们眼中的花花公子,风流大少!

    那时候,她还曾经感慨,没有人愿意做浪子,是因为曾经在里受过伤害,才会游戏人间。那么,他是因为沈雪影的离开,才变成花蝴蝶的吧。

    沈雪影,到底在他的心里有多重的重量?他们,又曾经到怎样的深度?她现在这样无休止的猜测中无法自拔,心被搅乱了,开始质疑所有的,所有的甜蜜!

    人,为什么不能控制自己的心?杨贝贝一边走一边想,心上笼罩着一片片乌云,天了!

    是啊,一直以来,她都因为自己的普通而变得患得患失,偶尔会因为幸福而变得心沉重,看着那样优秀的他,给予她的宠和深,她就觉得心里发虚,担心这一切会是水中花镜中月!

    这是不是就是?因为,所以战战兢兢,因为,所以害怕失去。所以有人说,就像手中的细砂,越是想要抓紧,越是流失的快速!

    那么她此刻,是这样吗?因为太害怕失去,反而让这份变成了心房里的一枚细针,想要扎得更深,却越来越疼,不知如何安置这份深

    杨贝贝突然想起那首歌里唱的,“是折磨人的东西,却又舍不得这样放弃,不停揣测你的心里,可有我姓名”。

    是啊,我多么希望,你,我的人,你心里只有我的名字,是不是很自私,可是,我就这么希望!

    杨贝贝深深叹口气,这时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是季文杰,接了起来。那头,是季文杰深轻柔的声音。

    “老婆,你在哪里?我好想你哦!”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老婆请回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