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沉闷的病房

    听到声音,杨贝贝慢慢抬起头,然后又将眼睛看向别处,她的心在颤抖的厉害,脑中他凶怒的质问不停的重演,此刻,她无法面对他。舒榒駑襻

    季文杰很自责的走上前,在边的凳子上坐下,轻轻拉过她的手,不敢抬头。

    “宝儿,我……对不起!”除了说一声对不起,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知道自己在盛怒之下说出的话太伤人了,他一直都知道她是个善良的女孩,一定不是故意摔坏他的电脑。

    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无论他如何解释当时的心,如何为自己辩护,他已经伤了她的心了,他自责,忏悔,也都无法改变曾经说出的话,曾经做过的事。

    杨贝贝努力的忍着眼泪不流下来,她不想让自己看上去那么懦弱可怜,她不需要被同

    “我累了,想睡觉!”能够避免跟他面对面的方式,也许就是睡觉吧,她只能暂时躲进自己的硬壳里保护自己。

    季文杰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微微点点头,杨贝贝躺下来,背对着他,两人像隔了千万里的距离,明明近在咫尺,可为什么却好似远在天涯?

    她侧着子,胳膊放在脸旁边,眼睛闭着,眼睫毛却在轻颤,后,季文杰依然握着她的那只手,不愿松开,好像松开了,就永远失去了。

    “睡吧,我在这里陪着你!”他的声音很轻很柔,可无法温暖杨贝贝此刻渐凉的心。

    季文杰盯着她的后背,一动不动,眼底全是疲惫和心疼,他不停的骂自己混蛋,怎么能用那样的语气对她说话,怎么能说她蛇蝎心肠,怎么能斥责她早有预谋?她有多善良,多美好,他感受最深了。

    那个时候,他怎么就说出了那样的话呢?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鬼迷心窍了!

    杨贝贝闭着眼睛,却睡不着,手上还输着液体,一滴一滴的顺着液体流向全,那液体带着冰冷,仿佛在循环中,带走了她所有的温度。

    她的脑中如电影回放,一遍又一遍的播着季文杰看到她踩在电脑上的景,他的愤怒,他的步步近,他的刺耳怒骂,他的振声指责,全都变成一块块从山上滑坡的石头,砸在她的心上,留下一个个很深很深的坑,很疼,很木,血液凝固,停止了循环!

    宝宝,我该怎么办?如何面对你的爸爸?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你能告诉我吗?在梦里告诉我吧,我好累,真的好累,从来没这么累过!

    她睡着了,呼吸均匀。

    季文杰听着她的呼吸,心里如万只蚂蚁在蚀咬,让他难受的恨不得死去。15019264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的激动,看到她站在电脑上的一瞬间,所有的理智和风度全都消失了,心里只有一个感觉,就是发疯,所以,他如此极端的做了错事,当杨贝贝晕倒在自己面前时,他心里咯噔一下,所有的疯癫一秒钟消失,理智的弦突地自动衔接。

    他抱起杨贝贝放在车上,一路狂飙来到医院,她被推进急诊室的时候,他的心全凉了,仿佛冬里被冰凉的水从头顶灌倒底!那种寒冷,比赤.站在北极还要刺骨!

    宝儿,我真的不是故意这么做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魔,突然变成那个样子!宝儿,我真的你,你要一直一直相信我好不好?至于照片的事,我可以解释,我只是想要把对那个孩子的记忆用这种方式保存下来,你能明白那种感觉吗?

    我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我对吉米是愧疚的,也许,潜意识里,我在用这些照片记录下的瞬间和他的笑容,来弥补我内疚的心,因为我在那三年,真的茫然无措,每次见到他的笑,我的心就如同被万箭穿心!

    宝儿,我不奢求你能理解一个父亲悔恨的心,只求你能原谅我的失心疯,能够继续相信我的,相信我的!就足够了!

    杨妈妈来的时候,季文杰出去了,他去给杨贝贝买吃的,杨贝贝听到他离开的脚步,才睁开眼,没过几分钟,妈妈就进来了!

    “怎么回事?怎么就晕了呢?”杨妈妈接到季文杰的电话吓了一跳,放下手边的工作就直奔医院。

    杨贝贝笑笑,显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妈,我想吃橙子,你给我剥一个吧!”她的声音里带着撒,呵呵,以前她总觉得妈妈不疼自己,后来才知道,妈妈对她的疼,比哥哥姐姐还要多,只是很少显露出来。

    杨妈妈责备的摇摇头,还是给她剥橙子,三五下就剥好了,杨贝贝慢悠悠的咀嚼着,吃的很细。

    “现在可以说了吧?怎么会突然受到惊吓?”杨妈妈非要追根究底。

    杨贝贝只是不停的吃橙子,不回答杨妈妈的话。

    “你这个死丫头,哑巴了还是怎么的?非要我着急是不是?”看吧,杨妈妈的火爆脾气这么快就原形毕露了。

    杨贝贝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扯出一个笑,她不知道这个笑有多假,多苦涩。

    “其实也没什么,从楼梯上走下来,脚下突然踩空了,被阿杰抱住,所以受了惊吓,索没事儿!”她扯了个谎,不想妈妈担心。

    杨妈妈半信半疑,“真的?不是唬我?”

    “妈,我哪敢唬您啊!”杨贝贝继续撒,杨妈妈没再说什么,点点头,她呼出一口气,吼吼,总算过关了!

    过了一会儿,季文杰提着东西进来,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可他不放心,愣是让医生开了口,住院观察几天。

    “妈,您来了!”季文杰走的时候,其实在医院的门口看到杨妈妈了,不过他心虚,没敢打招呼。111cc。

    杨妈妈见是季文杰,笑了笑,“是啊,去买东西了?”

    “嗯,午饭还没吃,我怕她饿,买了点儿东西垫垫,现在已经没饭菜了,等晚上再好好吃!”季文杰把东西放在桌子上,陪着笑,跟杨妈妈报告。

    “小杰啊,你们以后可要小心,不行就搬到一楼住,这楼梯上踩空可不是小事儿,万一从楼梯上摔下来,大人孩子都得出事儿!”杨妈妈絮絮叨叨的嘱咐,很严肃。

    季文杰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杨贝贝,她没有理会他,只是低着头。看来,她已经帮他掩饰过了,没有告状,呵呵,他的宝儿总是这样懂事乖巧,心里更愧疚了。

    “嗯,等回家以后,我们就搬到一楼住,减少危险!”他应和着杨妈妈的话,杨贝贝不理他,他心里很难过!

    季文杰拿出厚的切片面包,上面涂了鸡蛋黄烤的,杨贝贝最吃,他递过去,“吃点儿吧,刚烤好的!”

    杨贝贝没有看他,只是伸出手来接住,然后小小的咬了一口,细嚼慢咽的,显得有气无力。

    杨妈妈坐在那里,总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些诡异,可小两口的事儿,作为长辈还是不要过多参与。两个人过子哪有不磕磕碰碰的,让他们自己解决吧,父母也不能跟一辈子,早晚都要学会的。

    这么想着,杨妈妈也就觉得放心了,她看了看表,站起,“已经三点钟了,我要回去了,还要给你爸爸做饭,你好好听话,不能耍脾气,还怀着孩子呢,什么事儿都要小心才行!”

    杨贝贝点点头,“我知道,妈,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季文杰也立刻表态,“妈,您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照顾她的,绝对不会再发生任何让她置危险的事!”

    “行,那我走了!”杨妈妈离开,季文杰送到医院门口,给她打了辆车,才回了病房。

    病房里,杨贝贝正低着头吃面包,其实她不饿,可是怕肚子里的孩子饿,不得不强迫自己吃东西。

    季文杰进来时,看到杨贝贝脸色苍白,目光有点儿呆滞,心里那个疼啊,比捅.他两刀还难受。

    “来,喝果汁!”他在店里卖的鲜榨果汁,没有添加任何防腐剂和色素。

    到到到又又。杨贝贝还是一声不吭,只是默默的接过来,喝了一口,就放在桌子上了。

    对于她的闷不吭声,季文杰的心里更是忐忑不安,他宁愿杨贝贝打他骂他跟他吵,也不想她默默无言。

    “宝儿,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这么凶你的,对于电脑的事,我可以解释!”其实,他根本不知道杨贝贝有没有看到电脑里的照片,他只是看到她踩在电脑上,就条件发的认为她看到了照片,故意摔坏电脑!

    杨贝贝还是不说话,突然,她突然冲下,快速跑进卫生间,趴在马桶上狂吐,吐得昏天暗地,季文杰蹲在她边,轻轻拍打她的后背,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安慰,他心疼这样的她,更对她的不冷不心中抓狂,他觉得自己从没这样挫败过,却是活该!

    梁若听说她住院也来看她,做了没大会儿就走了,陆陆续续,季家的人和杨乐乐也来看过她,她的说辞都跟对杨妈妈说的一样,大家也就没再多问。

    住了五天要出院,季文杰忙前忙后的收拾东西,杨贝贝突然冒出一句话来。

    “我,想去我妈那儿住几天!”

    三千奉上~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老婆请回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