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各种规劝只为他

    杨贝贝抿着嘴,好似在思考,“我也不知道,可是我会努力劝他!如果他不同意,我就离家出走,他放弃!”

    季妈妈笑笑,这丫头的想法这么孩子气,但她什么也不说,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她一个长辈,总不好参与。舒榒駑襻

    “量力而为吧,不要太勉强,很多事儿,如果注定要发生,谁也拦不住!”季妈妈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贝杨什力事。

    是夜,杨贝贝回去的时候,季文杰也正好到门口,杨贝贝见了他,理也不理,开了门进屋。季文杰觉得莫名其妙,这是怎么了,怎么生气了呢?

    他停好车,慌忙进了屋,只见杨贝贝正开着冰箱拿水果,宠溺的笑了笑,过去帮她端,被她甩开。

    “宝儿,怎么了?你生我的气了?今晚的应酬是临时决定的,我是真的推不掉才去参加的!”季文杰赶快解释,一脸真诚,可杨贝贝还是不理他,在沙发上坐下,一个人吃起水果来。

    杨贝贝故意板着脸,目的就是想吓吓他,这样等会儿开口让他放过谢君儒时,许会好劝说一些。

    “宝儿,你别生气嘛,以后我再也不敢犯了,好不好?”季文杰蹲在地上,仰着头看杨贝贝,一副可怜相,看上去那么帅气。14965925

    杨贝贝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儿的说,“如果我不生气了,你什么事儿都答应我吗?”10njt。

    “当然,当然!”季文杰毫不含糊的回答,此刻他的心里七上八下的,这丫头刚答应了他的求婚,他可不想再有丝毫的变数。

    杨贝贝一听,放下手里的苹果,正了正子,面向他。“好,你说的,不许黄.牛!”

    “必须的!”季文杰坐下来,两人四目相对。

    “你,可不可以放了谢君儒?”杨贝贝用的是问句,可是语气却不是在商量。

    季文杰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她的眼睛摇摇头,“宝儿,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我不能放过他!”

    杨贝贝张了张嘴,然后马上你过头去不理会他,任的像个小孩子。

    季文杰想扳过她的子,她就是不理。他无奈的叹口气,从后面抱着她。“宝儿,我季文杰从来有仇必报,而且这次,他犯了我的大忌,我必须惩罚他,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也一样!”

    杨贝贝突地转过,从他脸上看到了些许的伤感,她明白,被自己的弟弟折腾的差点儿丢了命,他的心里更加的难过,可是他如果真的报了仇,把谢君儒送了进去,难道心里就会好过吗?只会更加的心里不安而已。血缘,是割不断的线,无论承认与否,它都真实的存在着。

    “我不管,我就是要你承诺放弃惩罚他!”杨贝贝觉得自己在无理取闹,可是她只能这么做,这个男人很固执,决定的事,很不容易被改变。

    季文杰不说话,放开她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打开咕咚咕咚喝了一气儿,脸上的绪很复杂,杨贝贝突然在想,自己这么强迫他到底对不对,这样他心里那口气出不来,一定不会开心的。

    可是她只能这么做,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他,不让他以后后悔!暂时的顺气并不能让他真的快乐,人还是要往前看的!

    “阿杰,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跟谢君儒的事儿被媒体挖了去,他们就会大肆宣扬,到时候,你,伯母,整个季家,都会受到牵连和影响。你忍心让伯母再次去面对几十年前的那场抛弃吗?你忍心让伯母再去承受那个年代所承受过的指指点点吗?得饶人处且饶人,有时候,归根究底,饶恕的是自己而已!”

    杨贝贝站起,走到他边,握住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说了这些话,她希望他想通,不要因为一件小事儿,伤害了最最至亲的人。

    “阿杰,我也不希望别人在背后议论你不顾兄弟之,冷酷无的把自己的亲弟弟送进监牢,我不要这样的结果!”她继续劝说他,“而且,你也不会希望我们以后的孩子被人家说三道四,你要知道,很多时候,人们都只看表面,不会明白事的本质,流言蜚语害死人,你懂不懂这个道理?难道你想以后我们的孩子被小朋友指着脊梁骨说,他的爸爸是个冷血动物,大家不要跟他一起玩儿,他也会跟他爸爸一样,六亲不认的!你希望我们的孩子承受这些吗?”

    季文杰愣住,这些他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严重吗?只是他和谢君儒之间的恩怨而已,不至于牵扯到那么多问题吧,还会让他还没影儿的孩子也受到伤害?怎么会!

    杨贝贝见他还是很坚持,有些生气的丢下他回了房间,这样说都不能让他心软,看来要想别的办法了!

    季文杰一个人坐在偌大的客厅里,桌子上放了一瓶威士忌,他也不开灯,怕吵醒了杨贝贝,就这么在黑暗中喝酒。

    黑色将他包裹,或者说,将他吞噬,他的心很乱很乱,杨贝贝的话确实让他犹豫了。他的心有些疼,虽然不想承认,可那确实是他的弟弟啊,有血亲,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啊,那个混蛋怎么就那么狠,还想要只他于死地!

    愤愤的不平,他仰头喝下一杯酒,不知过了多久,一整瓶都喝完了,他踉踉跄跄的摸索着上楼,开了房门,轻轻的躺倒上,杨贝贝已经睡了,他听着她的呼吸,心慢慢的安稳下来,也渐渐的睡着。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长得很像他的小男孩儿正被一群小孩儿围着,脸上的怒气正盛,那些小孩儿都在说话,七嘴八舌,看得出是在嘲笑。他听到有个小孩儿说,我妈妈说你爸爸是个冷血动物,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亲手送进监狱,我们不要跟你一块玩,不要跟你一块玩!

    季文杰突然坐起来,他从噩梦中惊醒,额头全是冷汗。下了,走到窗前,外面刚刚泛白,天还没完全亮,甩甩头,将那些惊吓驱逐,再回到上,他已经睡不着,从后面抱着杨贝贝,将头埋在她的后颈,闭着眼深嗅独属于她的气息,绪才慢慢的缓过来。

    “阿杰,放弃吧……”杨贝贝突然说话,季文杰抬起上半看了看她,呵呵,是在做梦呢,做梦还想着这件事儿,真可

    他感觉自己的心潮湿了,如冬天冰凉又湿乎乎的手,放在火上烤,气袭上来,在手心里晕染散开,感觉那么的舒服,那么的温暖!

    “傻瓜,我会再好好考虑的,也许会换一种方式惩罚他!”他在她耳边轻轻的说话,不过他知道,她正睡着,听不到。

    第二天,杨贝贝起来时季文杰已经起了,她听到楼下乒乒乓乓的声音,知道他去做早餐了,笑了笑,这个男人,真的变成了五好男人了,于是去洗漱,然后下楼,只是碍于昨晚没有谈拢,她板着一张脸,装作没看到他,径自坐下来吃饭,什么也不说。

    季文杰看她嘟着嘴生气的样子,怎么都觉得可,心像泡在蜜水里,他走过去,将牛放在她面前,也坐下来吃饭。

    “宝儿,你还在生我的气?”季文杰笑米米的问道。

    杨贝贝不抬头,也不说话,专心的吃早餐。

    “我答应你,考虑考虑放弃把他送进监狱好不好?”他讨好的问。

    杨贝贝一听,马上就高兴了,板着的脸瞬间成了阳光明媚。“真的?你真的同意放弃了?”

    “不是放弃,是换种手段折磨他!”季文杰笑笑,“我可是有仇必报,不出这口恶气,绝不会善罢甘休,不过吧,整人有很多种啦,为了你,为了妈妈,为了咱们未来的孩子,我决定换种隐秘的手段报仇!”

    杨贝贝很开心,只要不会弄得满城风雨,她也懒得管这事儿,谢君儒的行为确实很可恶,那刀子再差一点点儿,季文杰就没命了,想想都觉得可怕。每次想起来,她也会恨得牙痒痒。

    “你准备怎么报仇?”杨贝贝试探的问。

    季文杰卖起了关子,“这个吗,你就不用知道了,总之绝不会让任何狗仔有几乎探听到咱们家的跟谢家的**,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杨贝贝还是觉得不放心,她再一次嘱咐,“你可要说话算数,还有不能太过火,无论你愿不愿意承认,他都是你的弟弟,虽然他先不仁,你不能不义,谁让你是哥哥呢!”

    季文杰伸出手捏了捏她的鼻头,笑得宠溺,“呵呵,现在就开始管着我了,我的好宝儿,我喜欢让你管着,等咱们结了婚,这个家所有事儿都听你的,你说一就是一,你说二就是二。好不好?”

    看吧,季二爷一大清早就开始甜言蜜语了,看来杨贝贝今天不用吃任何甜点,也会觉得嘴里心里都是甜的!

    季文杰体贴的送杨贝贝上班,到了炫,他给她开车门,把她送进店里,呵呵,每天都这么做呢,他觉得好开心。

    “靠,又来秀恩,有完没完啊!”最近卢布有个发布会在b市,这几天一直住在店里,见了季文杰就一阵冷刺儿!

    下一章10点~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老婆请回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