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大打出手闹出动静

    季文杰双手掏兜,站在那里玉树临风,环宇的总部很多人都探着头看他。舒榒駑襻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王敬使了个眼色,王敬会意,走过去总裁办公室敲门。

    敲了很久也没人来开门,季文杰上前几步,似乎在探听里面的声音,之后,他对着后面的四个黑衣男子扬了扬头,那几个男人齐刷刷抬起脚,之后一起用力,门被砰得踹开。

    季文杰示意那四个男子守在门口,他和王敬堂而皇之的走进去,关上门。

    屋子里,男人衣衫不整,衣服已经穿了大半,而女人还衣衫不整,看到有人进来,吓得脸色苍白。

    “嗨,好久不见了!”季文杰找了老板桌后面的转椅坐下,好像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女人还没穿好衣服,就被王敬赶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个男人。

    谢君儒气得脸都绿了,对于自己的好事儿被打断颇为气恼,更气愤的是季文杰竟然破门而入,反客为主。

    “你来这里干什么?”谢君儒没好气儿的质问。

    季文杰不慌不忙的点燃一支香烟,慢吞吞的吐出一口白雾,烟雾缭绕朦胧了他的俊颜,掩藏了一些杀气和恨意。

    “我以为谢先生心知肚明呢!”季文杰玩味的看了看办公桌上摊开的一个文件,随手丢在地上。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现在给我出去!”谢君儒听到他的话,脸色更难看。

    季文杰挑眉,“怎么?你还是喜欢当缩头乌龟,做了不敢承认?”

    “季文杰,你到底想干什么!这是我的地盘,你别忘了!”谢君儒威胁道。

    季文杰最讨厌被威胁,更何况被讨厌的人威胁呢,他蹭的站起,突然出现在谢君儒面前,把谢君儒吓了一跳,脸都跟着抽动了。

    “你的地盘吗?好,今天就在你的地盘上报仇!”说完,他一个左勾拳打出去,谢君儒一下摔倒在地上,因为没准备,摔得疼。14938796

    谢君儒龇牙咧嘴的站起来,很不服气的怒瞪他,“季文杰,你不要太嚣张!”

    “嚣张?呵呵,哪能赶得上谢大公子!公然买凶欺人,挑战治安法律,我自问不如!”季文杰嘴角带着欠揍的笑容,越是这样,越是激怒谢君儒。

    谢君儒意识到自己在嘴上占不到便宜,他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打了个内线,然后挑衅的看着季文杰。

    “你等着,你这两次给我的拳头,今天全部讨回来!”

    哦哦,看来有人对当前形势认识不清啊,看来还是学不乖,那就别管他不客气了,虽然他也没想过要客气!

    “是吗?那我就等着了,看看你怎么讨回去!”季文杰索坐回转椅,悠哉的等着事发生。文季眼宇很。

    不一会儿,门外开始.动不安,之后就开始有打架声,然后就听到有人尖叫,还有频繁的脚步声。谢君儒的心,从一开始的挑衅,变成现在的忐忑不安,他总是这样低估季文杰,每次都吃亏!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谢君儒一股坐在沙发上,先开了口。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季文杰再次挑眉,露出一副纨绔的表,“呵呵,我不知道,还没想到呢!”

    谢君儒对他的态度非常反感,可是这时候必须忍,先把这个混蛋送走了再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季总裁高抬贵手,如何?”

    “哎呦,服软了?”季文杰有些惊讶,面部表很夸张。“可惜,小爷这会儿又不想和解了!”

    “你!”谢君儒愤怒,这是摆明了逗他玩儿呢,太可恶了,“季总裁不会希望这事儿闹到公安那里去吧,你带着人来我的公司闹事儿,你的保镖还跟我的保安发生拳脚冲撞,到时候闹得满城风雨,大家都不好看!”

    季文杰不说话,似乎对桌子上的东西很感兴趣,一会儿翻翻这个,一会儿摸摸那个,根本不理会他。

    “季文杰,你再不走我要报警了!”这么说着,他果真拿出手机,作势要打110。

    季文杰这才抬起头,眼底里的绪很复杂,但绝对都是坏心眼儿,“报警?求之不得!”他突地站起,就要往外走,“王敬,给派出所打电话,说这里聚众闹事儿,要求他们尽快出警,为人名服务!”

    谢君儒顿时傻了眼,这是闹哪出儿啊?他带着人来闹事儿,还主动报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还在懵懂时,季文杰已经打开门,他风度无边的走了出去,那双会放.电的桃花眼把外面扫了个遍儿,嘴角勾了勾,对没有逃走的环宇员工说,“同志们,大家受惊了,今天的午餐,我请客,楼下有个自助餐厅,我已经跟老板打了招呼,大家随便吃!不过,要麻烦几个有胆量的男士先留下,等会警察来了,协助做个笔录什么的,这也是每个公民的义务嘛!”

    大家都开始议论纷纷,这男人是不是太狂了,连竟然都不放在眼里?自己挑起了事端,还能这么泰然自若,什么况?这个世界从不乏好事儿之人,很多人都站得远远的看闹。

    不一会儿,一小队警察一路小跑的跑了来,因为接到的是聚众闹事儿,他们来的警力比较多,一进办公区,就看到这边儿的屋子门口站了不少人,慌忙的跑过来。

    “怎么回事儿?”其中一个领头的警察大喝一声,他看到有不少人脸上挂了彩,看来这不是报假警!“都带回去审问!”

    季文杰满面笑容的走过来,“警察叔叔,我可是正经的生意人,也是好公民,一定全力配合,不过,里面那个就……”他故意神神秘秘的,然后跟着其中一个警察走了,王敬跟在他后,面无表

    这件事,最后以全部涉及打架的人员全部带回警局审问而告终,很多现成的目击证人也做了笔录。

    警局里,季文杰,谢君儒被待到一个同一个房间,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季文杰毫不在乎,而谢君儒则脸色泛白,很紧张。

    “怎么?你害怕?呵呵,不会从小到大都没来过吧?那可不能称为纨绔子弟!”季文杰一副很骄傲的样子,好像没来过这里,人生就白活了!

    其实,季文杰跟这里,可不陌生,初中的时候,正是叛逆期,打架是经常的事儿,隔三差五的就跟那群狐朋狗友们去堵这个,打那个,曾一度把派出所当做家,进进出出如家常便饭。

    “我可没你那么好的兴致,没事儿来这里玩儿!”

    谢君儒不屑的回答,他当然不能像这个人渣一样,他爸爸一直官运亨通,为了父亲的形象,绝对不敢做出太过出格的事儿,所以,虽然他也很纨绔,可都不敢弄到台面上来!否则早被他爸打死了!

    季文杰耸耸肩,觉得跟他说话真无趣,于是站起来,透过门上的玻璃往外看,很快就看到谢母慌慌张张的走来,脸上的表,还真是丰富得很!呵呵,他就喜欢看谢母这个样子,气死最好!

    谢母已经走到门口,有个警察恭恭敬敬的跟在后面,她看到了季文杰,那叫一个恨啊,可是在外面,总要保持优雅的形象,只能极力隐忍。

    “君儒啊!你有没有怎么样?”谢母进来就慌忙走到儿子边,紧张的看着,真是母子深啊。

    季文杰看了就觉得恶心,他冷眼旁观着一切。

    谢母确定儿子没事儿,这才把目光投向季文杰,她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很费力的挤出一个笑,“警察同志,能让我们说说话吗?”

    那个警察已经知道谢母的份,当然不敢得罪,连声说着可以,就关门出去了。见没了别人,谢母开始发飙了。

    “季文杰,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非要跟我儿子过不去!”她气得浑打哆嗦,真是冤家啊,每次见了季文杰,她都有种折寿的感觉。10ggk。

    季文杰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不屑的冷哼一声,“是谁跟谁过不去,你应该先问问你儿子!”

    “你什么意思!”谢母的声音都提高了八度,马上就要变成泼妇了。

    “什么意思?问问你儿子吧!敢算计我,简直是不自量力,你问我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我——要他坐牢!”

    季文杰最后四个字声音冰冷,如来自地狱的撒旦,脸上的笑容全部都消失,看上去很可怕。

    谢母和谢君儒同时心跳加速,那是被吓得。从前听闻季文杰是个喜怒无常的人,变脸速度非常快,如今开来,传言不虚!谢君儒更是牙齿都在打颤。

    “到底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坐下来谈,先解决现在这件事!”

    谢母的态度稍稍软了软,她的儿子她最清楚,一看那颤抖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做了亏心事,眼下,她也只能先跟季文杰讲和,等大家都出去了,再来解决别的事也不迟。

    “谈现在这件事?不好意思,小爷根本就没想要和解!”

    季文杰才不会和解呢,他就是要闹出动静来,然后把谢君儒买凶打他的事儿抖出去,他说了,要让谢君儒坐牢!这牢,谢君儒坐定了!

    双方僵持不下时,杨贝贝突然出现在门口,季文杰吓了一跳!

    下一章十一点~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老婆请回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