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抢救室外的漫长等待

    杨贝贝觉得眼前闪过一道银光,然后就看到刀疤男手里紧紧握着的刀子成了鲜红色,还滴着红色的血珠。舒榒駑襻

    刀疤男的那些弟兄们也没想到自己老大会恼羞成怒动刀子,个个傻了眼。

    见自己捅了人,刀疤男拿着刀子撒腿就跑,剩下的人也跟着跑了,停车场突然安静下来。

    杨贝贝不知所措的抱着季文杰,泣不成声!

    “呜呜,呜呜,怎么办,怎么办?”

    刚才,季文杰也看到了刀疤男掏刀子的动作,所以,在杨贝贝推开他之前,他的手就已经紧紧的搂住她的细腰,心里在最快的时间内做出判断,一旦那个男人跑过来,他必定推开他的宝儿。宝儿不受伤,他就无所顾忌!

    季文杰抬起手给她擦眼泪,“傻瓜,哭什么,又没事儿!”他轻轻哄她,知道她吓坏了。跑人前没。

    现在,他自责的不得了,刚才就不应该跟这些混蛋纠缠不清,手痒个啊,逞什么英雄,现在好了,把他的心肝宝贝吓得六神无主了,还挨了一刀。

    呃,想到自己挨了一刀,他才感觉到疼。另一只手去摸后,刚才他为了把杨贝贝护住,用后背朝着奔过来的刀疤男,所以那一道,捅在后面了,呃,是在腰上吧,具体哪里他也看不到。

    地上已经滴了一滩血,杨贝贝颤抖着手环着季文杰的劲腰,眼里全是担心。

    “宝儿,上车上去!”季文杰的声音有些粗哑,他感觉不妙,只能先哄她上车,怕那些人万一再来个回马枪,不是死定了?

    杨贝贝点点头,扶着他上车,可是她不会开车啊,只能把他扶上驾驶位置。

    “阿杰,你到底怎么样?”杨贝贝已经打了急救电话,现在他们只能等。

    季文杰靠在座位后背上,手上全是血,他用力的在裤子上抹了抹,不想让杨贝贝担心。zv5g。

    “我,没事儿,别哭,我是祸害,祸害活千年!”他故作轻松的自我调侃,“再说,你还没嫁给我呢,我可舍不得有事儿!还有啊,我得看着咱们的公主出生,学说话,学走路,上学,交男朋友,结婚,还要看到她的孩子出生。我得陪着你一直一直走下去,等你老了,当你的拐杖,给你做饭吃,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最最重要的,我不能让你承担失去人的痛苦,所以让你先走!这么多这么多事我都还没做,放心吧,我没事儿的……”

    他说起话来开始变得艰难,嘴唇也越来越苍白,额头冒着冷汗,杨贝贝的手不停地在他上摸来摸去,关心则乱,她这时候甚至都没想到要看看他受伤的具体位置,简单止血。

    她的眼睛里全是恐惧,子在不停的发抖,暗暗的骂自己没出息,他不会有事的,不会!

    呜呜,都是她不好,她要是不下车,说不定他就不会受伤了,于是乎,各种自责,各种后悔席卷而来,而她只能这样看着他,束手无策。

    不知过了多久,每一秒对杨贝贝来说都是煎熬,都像一个世纪那样长,120终于来了,医护人员把季文杰放在担架上抬上车,杨贝贝也不管车子的事儿,跟着跳上救护车直奔医院。

    抢救室的门紧闭着,杨贝贝坐在长廊的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扇门,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刚才来的路上,季文杰一直抓着她的手,笑着安慰她,说没事,可是她看着明明就有事。

    医护人员给他止血,她看到他腰部的位置全是血,衣服上全是浓稠的鲜红,她害怕了,真的害怕了!

    到了医院的时候,他突然就晕了过去,医护人员一边推着他进抢救室,一边跟她解释,失血过多,刀伤离肾脏很近,现在很危险!

    这一刻,她体会到什么叫度如年,不,是度秒如年,那走廊上电子表的每一次数字变化,对她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阿杰,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你给了我那么多的承诺,许了我那么多的美梦,你必须要实现。不准黄.牛!

    她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呐喊,呼唤着他的名字,告诉他,她的恐惧,她的悲伤!

    他会听到的!因为他们心灵相通!杨贝贝安慰着自己,眼泪就像瓢泼的雨,下得有急又大。

    不知过了多久,她甚至害怕的连数字都不认识了,只知道那数字在变化。

    季母急急忙忙的赶来,在抢救室门外看到了失魂落魄的杨贝贝,她收敛下绪,走过去。

    “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季母从来都是这样坚强,坚强,已经成为一种本能,在她的骨血里的每一个角落,融入到细胞中。她在杨贝贝边坐下,轻轻安慰她。

    “呜呜,伯母,我好害怕!”杨贝贝像个迷路的小女孩,抱着季母继续哭起来。

    季母只是慈的轻拍她的肩膀,她也担心,可是她必须相信医生,必须等待结果,着急完全没用,越是重要的时候,越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这样才能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乖乖听话呆在车上,他就不会受伤了!”等待的时间越长,杨贝贝的自责就越扩大,她一遍一遍的说着抱歉,一遍一遍的埋怨自己,眼睛红得像桃核,让人不忍心。

    季母安慰着她,“傻瓜,如果今天换做是小杰在车里,他也会拼命的跑去帮忙,你们都那么在乎对方,怎么会眼睁睁看着另一方被打而袖手旁观!别自责了,我们要相信小杰是坚强的,没有什么能够把他打败,他有非常非常强的意志力,看到你在这里哭得这样伤心,他一定很不忍,所以,他一定会没事!你要相信他,知道吗?”

    杨贝贝还是很担心,但是她知道自己必须相信他,相信他对她的深会唤他回来,她此刻的眼泪会让他舍不得就这么离开!

    等待的过程是那么漫长,杨贝贝哭得已经没了眼泪,她颓然的坐在那里,低着头沉默不语,脑中全是他们甜蜜的过往。

    他的温柔,他的霸道,他的撒,他的体贴,以及他无条件的宠

    这些这些,她怎么就现在才来回想,为什么他说她的时候,她没有说出她的,为什么他说让她嫁给他的时候,她沉默以对?14757468

    她他啊,真的他啊,虽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可是那份早就刻在心上了啊,就像一颗痣,长在那里,就再也拔不走了!

    呜呜,阿杰,我你,我你,我你,我愿意说一千遍一万遍。我答应嫁给你,答应跟你在一起,答应这一生都让你牵着手走下去,你要乖乖的听话,不要让我伤心好不好?只要你好好的活着,我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

    不知不觉间,本已经干涸的泪水再次决堤,一颗一颗滴落在白色的长廊上,每一刻泪珠,就是她的一声“我你”,阿杰,你听见了吗?你回答我,你听见了吗?

    有医护人员出来,说病人失血过多,医院血库里的血不够用,问家属在不在,需要献血。

    “我是他的母亲。跟他一个血型!”季母站起来,撸起袖子跟着护士去抽血,杨贝贝拉住她。

    “抽我的吧,我也可以的!”杨贝贝也想救他,“抽我的吧,我的血很多,体很健康!”其实她一直贫血,瘦的跟火柴棒似的。

    “你是什么血型?”许是觉得季母的年纪比较大,护士询问她。

    “我是b型血!可以吗?”杨贝贝着急的问。

    “可以,病人也是b型血,那你跟我来吧!”

    季母却不让,“不行,你子这么弱,怎么吃得消,还是我来,我虽然年纪大了,可体硬朗着呢!”

    “伯母,别争了,救人要紧。他要是知道我给他献了血,一定会被气得醒过来,就会好起来的!”杨贝贝倔强的扬扬头,她就是要让他心疼,看他还舍不舍得继续昏迷!

    抽血室里,杨贝贝用力攥着拳头,看着自己的鲜血慢慢充满血袋,脸色越来越苍白。

    阿杰,你看,我的血流出来这么多,你到底伤心不伤心?你快点醒过来啦,呜呜,呜呜……

    四百毫升,对正常人已经是个极限,对贫血的杨贝贝来说,只会雪上加霜,她觉得全无力,头蒙蒙的。

    护士拿着血袋走了,需要先化验才行,抽血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她缓慢的站起来,差点摔倒,只能扶住墙壁歇歇,觉得好了很多,才扶着墙根一步一步走向抢救室。

    阿杰,你要是再不醒来,我真的生气了,我就不理你了,我现在就飞回s市,再也不见你了!你这个大坏蛋,不准你有事!不然我让你死不瞑目!

    季母看着杨贝贝走得很吃力,过来扶她,“贝贝,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晕血?”

    杨贝贝虚弱的摇摇头,她流产以后就没养好,贫血再加上着急,一下抽四百毫升,撑不住,可是她不会说,不让季母担心。

    “伯母,他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杨贝贝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好似这么说,他就真的不会有事!

    不知过了多久,抢救室的灯灭了,门打开,她看到医生那白袍子时,头脑晕了晕,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三更了,还有六千字,晚上更~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老婆请回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