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遇到混混儿事态不妙

    吃完饭,季文杰早就安排了司机在外面等着送杨家二位长辈和杨乐乐回去,他则要带着杨贝贝再去兜个风。舒榒駑襻

    两人有说有笑的来到停车场,“宝儿,我看你爸妈已经重新喜欢我了!”季文杰很得意的说。

    杨贝贝不说话,心里很甜蜜,他那么卖力的收买岳父岳母的心,都是为了她,能不感动,不幸福么?

    “你快点儿跟齐伟哲那个家伙办了离婚,这样我就不用再提心吊胆了!”季文杰乘势追击。

    “你已经发现了我们三个人的秘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啊。”杨贝贝不以为然,她就是没办法下定决定再次跟他结婚,三年多前的那件事,是心中挥之不去的恶梦。

    “好吧,为夫我只能这么顶着人的份喽!”季文杰嘻嘻哈哈的不在意,他本就对世俗无所谓,俗话说,爹没教好,不能怪儿子!14938749

    他牵着她的手走到车子旁,突然觉得森森的,摇摇头,自嘲自己太过谨慎了,这样的豪华地段,治安一向好得很。

    “上车吧,外面太冷了!”他按了解锁,对杨贝贝嘱咐道。

    杨贝贝拉开车门,还没上去,突然有七八个人围了过来,杨贝贝下意识的子抖了抖,季文杰皱了皱眉头,把她推进车里!

    他按了一下中控,把车子锁上,这才靠在车头看着那几个男人。

    “呦呵,各位有何贵干?”季文杰永远都是这样,天不怕地不怕似的,只是现在不行了,他的软肋——杨贝贝。

    七八个人里有个领头的,五大三粗,一看就是混混儿加流氓,脸上有一道很深的疤痕,是刀伤。眼睛很犀利。

    “你是季文杰?”男人在确认季文杰的份。

    “小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就是我!”季文杰点燃一支烟,悠哉的模样,好似对他们的围.攻见怪不怪。

    人在江湖漂,哪有不湿鞋。这样被人围堵的事儿,也不是没发生过,只是最近这些年不常遇到罢了。

    “不错,有骨气,是个男人!”刀疤男好像很欣赏的样子,淡淡笑了笑,可是他那张脸,就连笑都觉得吓人。

    季文杰可不害怕,他的眼睛突然变得锐利,低沉的声音在夜色里更加动人好听,“哥们儿是哪里混的?报上名号吧,让季某也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

    其中一个男人,应该是这群人的二号头目,扬了扬头,甩了甩刘海,自认动作很帅气。“这你就别管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咱们道上的规矩!”

    季文杰挑眉,规矩?去他妈的规矩,在他这儿,他就是规矩。

    “别他妈来这,当缩头乌龟还想立碑书传啊,我呸!”比痞气?他也会。想当初在中学了,看谁不爽直接一顿拳头伺候的事儿,他干的多了!有人想算计他?也不看看他是谁!

    刀疤男扬了扬手,让手下的人不要再说话了,他瞪了瞪眼睛,“抱歉了,我们也是拿钱办事儿!”

    一颗烟吸完,季文杰将烟头丢在地上碾灭,再抬头,脸上出现了杀气。“说是谁让你们干的,小爷就饶了你们,酬劳翻倍,如果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小爷没给你们机会!”

    这个男人,总是这样,吃什么不吃亏,嘴上也绝不服软儿,有时候倔的跟头驴一样。

    杨贝贝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可是看表和动作,就知道来者不善。她心急如焚,这些人一看就是流.氓,他自己怎么能对付这些人啊!她吓得没了主意,被锁在车里,也帮不上忙。

    “小子,你太狂了,难怪会得罪人!”刀疤男沉声说了句,然后一个手势,那些人往前一步,更近的围.攻季文杰。

    季文杰把外一脱,准备干架,娘的,好久没活动筋骨了,这么久杨贝贝一直不松口嫁给他,心里的急躁没处发泄,这下好了,免费沙包送上来了,不练白不练!

    “一起上吧!”季文杰轻蔑的开口,有的已经沉不出气,马上冲上来,挥着拳头,嘴里还给自己壮胆,啊啊的叫。

    季文杰一个抬脚,晃了下子,那个男人就啪的趴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剩下的人一看自家兄弟受了气,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起涌上来,季文杰只有两只胳膊两个拳头,虽然很能打,多少还是要吃点亏。

    砰!

    一个没注意,有人一圈打在他脸上,这可激怒了季文杰,他这张脸可宝贝的很,还得用它来.惑他家宝儿呢,被打了还得了?不由分说,他瞄到那个打他脸的人,哐当冲着那人的鼻梁就是狠狠的一圈,血顺着鼻孔流下来,吧嗒吧嗒的落在地上。

    杨贝贝坐在车里看得心惊跳。天啊,长这么大,第一次见真人版的古.惑仔啊,那叫一个激烈!她看到季文杰被打,心里疼的啊,想要下去帮他,可是她怎么也开不了车门,急的用力拍打车窗和前车玻璃!

    “靠,这么能打!”刚才扬头的那个男人没想到会这样,吐了口唾沫愤愤的骂道,然后又冲了上来。完吃笑面兜。

    季文杰才不会吃亏,谁打他他打谁,比拳头硬?他奉陪到底!

    他们从车前打到过道儿,季文杰一个不注意,被人抱起腰摔在地上!

    “草!娘的!”幸亏反应快,被摔倒马上就站起来了,不然肯定被摁在地上打,他的眼里冒着火光,怒气冲天,玩真的啊?那就别怪他了。

    他一个抬腿横扫,有两个人倒在地上,后又过来一个不怕死的抱住他的腰把他往后拖,前有狼后有虎,他应付的有些吃力,抬起脚用力的踩在抱着他腰的那人脚上,趁着空档一下甩开他,裤兜里的车钥匙也甩了出去,啪的掉在地上,说来也巧,竟然碰到了中控锁,车子滴答滴答两声,锁开了!

    他只顾着打架,也没多想,杨贝贝看车锁开了,匆匆忙忙的下了车,她真的快要急疯了,只知道季文杰受了伤,吃了亏,她要下去帮他。却忘了自己一个瘦瘦弱弱的女人,也不会功夫,下去只是添乱。

    又有一个男人抱住季文杰的腰,他忙着对付前边和斜前方挥着拳头过来的人,顾不上,处境有点儿囧。

    人在着急中根本没有理智,她莽撞的冲过去,拉住那个抱着他腰的男人,用力的拉扯,那个男人不肯松手,只能用腿踢她。

    呜呜,好疼啊,可她就是不松手,还在大力气的拉扯,想把男人的手臂从季文杰腰上扯掉。

    季文杰见她冲过来,心突地提起来,他一边应付着那些冲过来的人,一边大喊,“宝儿,快回车上去,快去!你疯了啊,会受伤的,快上车!”

    杨贝贝不停地摇头,依然拉扯着那个男人,“不要,不要,呜呜,他们欺负你,我不要!”

    季文杰突然发威,把前面那两个人撂倒,然后抓住杨贝贝抱进怀里,右手用力扇了抱他腰的男人一个响亮的耳光,那个男人瞬间就摔倒在地上,嘴角都见血了。

    他拥着杨贝贝朝车子走去,她安全了,他才能放开了对付这些人!

    被他扇耳光的男人如疯了一样,一下抱住杨贝贝的腿,死命的往后拽,季文杰顾不得许多,一脚揣在那男人的背上,让他松手,可他就像是抱定了信念,就是不松开,双方僵持着。

    他没注意到前方有人过来,趁着他着急拜托地上那个男人稍有松懈时,把杨贝贝从他怀里拉出去。

    “啊……”杨贝贝吓了一跳,喊出声来,季文杰停下了拳脚。

    “放了她,你们有事儿冲我来!”

    “呵呵,季先生还是个大圣呢!”刀疤男好像讽刺一样,嘴角的笑很不怀好意。他没想到季文杰这么不好对付,打伤了他好几个兄弟,这要是说出去了,以后在道上他怎么混啊。

    “你们要多少钱,说吧!”这些人,既然可以收钱为人家报私仇,那么一定能用钱解决。

    “看来,这妞儿是你的软肋呢!”这么说着,他恶心巴拉的用手指勾起杨贝贝的下巴,杨贝贝用力转过头,非常不屑。

    季文杰恨不得杀了这个男人,可是他不能乱来,杨贝贝在他们手里,绝不能有一丁点儿闪失。

    那些人见季文杰站在那里束手就擒,好似得了多少胜利似的,一个个笑得很猥.琐。

    杨贝贝看过来,季文杰也看着她,几秒钟的时间,他们读懂了对方眼里的意思,一切快的让人不知道怎么发生的,当他们反应过来时,杨贝贝已经在季文杰怀里了。10gfz。

    刚才两人目光对视,他说:别动。她说:我知道。他说:我要出手。她默默点头。

    然后,像电光一样的迅速,他在他们都以为有了筹码放松警惕的时候,凭着敏捷的手,将杨贝贝救回自己边。

    刀疤男的脸都绿了,耻辱,绝对是耻辱!

    他睁大眼睛瞪着季文杰,根本顾不得什么江湖规矩,从裤袋里掏出匕首,就冲了上来。

    “啊,阿杰!”杨贝贝看到那个男人有举动,感觉告诉她不妙,她几乎是在刀疤男冲过来的同时推开了季文杰。

    争取6点再出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老婆请回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