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那只大熊背后的故事

    季文杰看了看那女人,点点头,然后就别过脸去,现在的他,对别的女人绝不多看一眼,怕他家宝儿吃醋,虽然他知道自己很多时候是自作主张。舒榒駑襻

    这是本着将心比心的原则,他不希望他的宝儿多看别的男人一眼,所以他自律,也不多看别的女人一眼,很公平吧。

    虽然……呜呜,很桑心啊,他家宝儿总是跟在齐伟哲和卢布后边颠颠儿的,他非常不爽,不过吧,也只能原谅她,因为他舍不得责备她呀,况且,呃,那两个男人在现在这个社会,尤其是国内,也算不上真正的男人啦,呵呵,所以他认了!

    老板见季文杰这样,突地就笑了,嘴角是不明所以的深意,她拨了拨风万种的长发,抱起那只大熊。

    “这位小姐,你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杨贝贝愣了愣,呃,现在的人都是这么容易敞开心扉的吗?第一次见面,甚至彼此都不认识,却要给她讲故事,可碍于礼貌,以及她真的很想要那只大布熊,迟疑着点点头。

    女人笑了笑,在旁边的高脚椅上坐下来,把大熊放在脚边,用细白的手轻轻抚着大熊的毛茸茸的脑袋。

    “很多很多年以前,有一个很傻很傻的女孩,她在街头漫步时,在攒动的人群里突然瞥见了一个男孩,那个男孩很高大也很帅气,即使在人群中也能轻易被辨别。女孩就那样站在人群里看着那个男孩子,一瞬间,她就上了,没有原因,没有来由,就是上了!”女人嘴角勾了勾,带着苦涩,也带着曾经沧田的悲凉。

    “后来,女孩不停地在那个城市里寻找着那惊鸿一瞥的影,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找到了男孩上课的学校,知道了他的住址,于是每天放了学,她都会偷偷的去看他,跟个偷.窥.狂一样,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说到这儿,女人眼眸变得幽深,看不出到底是伤心还是无奈。

    “就这样两年,无论刮风下雨,她每天都坚持着,也许是老天可怜她,给了她一个认识他的机会。那天,她又去他家的门外远远看着他,却看到他东倒西歪的走在路上,好像喝醉了,还受了伤,女孩看着他胳膊上的血红,竟冲动的跑过去扶住他,两人就这样认识了!”

    女人自嘲的笑了笑,好像在嘲讽自己,又好像在缅怀那段苦涩的青

    “从那天的众里见他,我了他整整二十年,耗尽了我所有的青,只是,不是所有的,都是童话的结局,不是所有的付出,都有期待的结果,终究,我们没有在一起。”她站起,脸上的绪很复杂。

    杨贝贝突然觉得,她上的落寞,是沉淀在尘埃里多年的种子,开出的艳的花朵,只是这花朵,长满了刺,刺伤的是自己!

    “这个大熊,是他二十年里送给我唯一的礼物,在他转离开的时候,我终究不能放手!”她笑,“呵呵,不过今天,我愿意把它送给你!”她把大熊抱起来递给杨贝贝,一脸真诚。10gfz。

    杨贝贝缩了缩手,她不敢接受,这个礼物太珍贵了,承载了太多太多的故事,太多太多的悲欢,她不能夺人所

    “送给你,也把我曾经对巨大的勇气一并给你!”女人看了一眼季文杰,“姑娘,你很幸运,有一个你的男人守在你边,拥有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把握,不然,一定会后悔的!”

    这时,女人的手机响了,是那首《领悟》,“被是奢侈的幸福,可惜你从来不在乎……”女人将大熊塞进杨贝贝怀里,拿着手机上楼,刚上了一个台阶,她突然停住。

    “姑娘,你的男人懂,所以,你一定会幸福的!”像是一个祝福,之后她的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杨贝贝看着怀里大大的布熊,竟不知如何反应,眼睛还看着那女人消失的地方,无法回神!

    她一定是一个为伤过痛过绝望过的人,连笑容都是忧伤的!

    季文杰从怀里拿出支票本,刷刷写了几笔,递给店员,“交给你们老板,告诉她,她的故事,我也帮她续写!”14938749

    店员不明白他这话里的意思,季文杰已经一手提着大熊的耳朵,一手牵着杨贝贝离开了。

    杨贝贝看着季文杰手里的大熊,觉得很感伤,心也变得很低落。

    “傻瓜,那是别人的故事,你干嘛要在别人的故事里伤心?”季文杰劝她,“那个女人说的男人,我想我认识!”

    “真的吗?”杨贝贝睁大眼睛,很好奇的问。

    “是的,我曾经见过一个男人,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跟那个女人讲的差不多!”季文杰回忆道,“应该是他吧。”

    文季作脸道。“那个男人在哪儿?”杨贝贝追问。

    “死了,死了两年了,我是在医院见到他的!”季文杰回答。

    他在美国的时候,吉米旁边的上住着一个男人,大概三十四五岁的年纪,他们在同一个病房,只是之间是隔离开的,但进门的时候,可以从前的玻璃隔窗看到,他发现那个男人喜欢看窗外,他一直以为这个男人是渴望自由,后来熟悉了,才知道他是在看心的人所在的方向,东方。

    再然后,那个男人就跟他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他得了病,所以离开了,他宁愿心的人恨他,也不愿她承受失去人的痛苦。

    今天看看,无论是恨,还是痛失挚,那份苦楚都将伴随着活着的人一生一世,如同自己建造了一座坚不可摧的牢笼,宁愿痛彻心扉,也不愿走出来。

    “是因为知道自己病了,才离开的吧!”杨贝贝自言自语,这样的最悲凉了,老天何其残忍!

    “好了,我们回去吧,天色不早了,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季文杰拥着她的肩膀,在夜色中漫步,他应该庆幸,自己可以跟心的人一起吃饭,睡觉,散步,旅行,做任何他们喜欢做的事,所以,他心中开始充满感激。

    时间过得很快,冬天脚步已经在人们边停下,s市是南方城市,大雪是罕见的,而b市早已下了几场雪。马上到爸爸的生,杨贝贝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住几天。自从爸爸发病以后,就停止了所有的工作在家休养,而她因为工作,很少回去,正好这段时间卢布很勤快,她的工作量减少,就有了空闲。

    季文杰还是常住s市,只有必须要亲自处理的事才会飞回b市呆几天,虽然很累,可是他乐意。

    “幸亏这几天天气不错,雪都融化了,不然咱们只能坐火车了!”季文杰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牵着杨贝贝。他的私人飞机借给别人了,坐的国内航班。

    杨贝贝觉得还是b市亲切,每次回来都有种心回到腔的踏实感。其实她喜欢这里,可是当初为了躲避那些异样的眼光和流言蜚语,她只得逃离。

    季文杰把杨贝贝送回杨家就回了季家,好久没见家里那三个最疼他的亲人了,决定跟他们一起吃饭。

    “小杰,你跟贝贝一起回来的?”季老太试探的问,这都从夏天到了冬天,孙媳妇还没追回来,他们都着急了。

    “是一起回来的,她爸爸过生!”季文杰很诚实的回答。

    “小杰,你跟贝贝这到底算怎么回事儿?总得有个结论吧!”

    “哎呦,外婆,您就别瞎心了,我保证明年一定让您见到重孙孙,至少能看到希望!”季文杰拍着脯保证,他和杨贝贝现在跟夫妻没什么两样,除了她已婚的份,加上他们之间少一个证。

    “真的?你可不能骗我!”季老太听到重孙孙三个字,眼睛里放光。

    “外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季文杰一边吃一边哄,老人也跟孩子一样,要哄的。

    杨爸爸生那天,季文杰专门在豪华酒店订了个包厢,请了顶级厨师来亲自做食物,那份孝心,可真让人感动啊。

    杨家人虽然还是对季文杰逃婚一事耿耿于怀,可是这几个月来见他改过自己重新做人,再加上自家的女儿又愿意,他们也就不再说什么,也乐见他们顺其自然。

    杨妈妈是最乐意的一个,她以前很中意齐伟哲,可是齐伟哲的各种表现都不如季文杰,对她家闺女的一点儿也不想夫妻之间的那种愫,所以,她理所当然的认为齐伟哲并不是真心在乎她女儿,既然他都不介意女儿跟别的男人好,她当妈的更希望女儿好了!

    “爸,妈,尝尝这道菜,是大厨的招牌菜。”

    季文杰就跟服务员一样,伺候着长辈和杨贝贝吃饭,杨乐乐在一旁很不乐意的翻白眼,哼,真会献殷勤!

    杨贝贝对他的贴心已经见怪不怪了,出去吃饭,他都是这样夹给她吃的。

    季文杰宠溺的看着杨贝贝,然后突然一个凛然的瞪了一眼杨乐乐,好似在威胁她。杨乐乐接收到他的眼神,吓得马上低下头,装作吃东西,她有把柄在他手里,当然不敢造次了!

    靠,想想就觉得窝火,怎么就被他抓了个正着呢?气死了,气死了!

    三千奉上~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老婆请回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