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哥几个聚在一起

    “好,我回去给你开一个单子,平里吃什么,不要吃什么,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都给列清楚了,只要照着这些做,能够减少发病次数,还有,一会儿让文杰去买个氧气瓶放到家里,觉得闷的时候就吸一吸氧气,如果能每天定时坚持吸氧,也可以!”郝伟笑着嘱咐道。舒榒駑襻

    “嗯,等会儿我就去买一个!”季文杰点头回答。

    “那好,真是谢谢你了,你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啊!”杨妈妈感激的握住郝伟的手不放。

    “伯母客气了,这都是举手之劳而已,再说我跟文杰如兄弟,您说这话就太见外了!”郝伟笑着说。

    “妈,我送他回去休息,他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赶回来,下了飞机就来医院了,我送他回家。”

    杨妈妈点点头,两人一起离开。

    “我说,你小子这是认真的?”车子在路上行驶,郝伟调侃的询问他。

    “绝对真,比金子还真!”季文杰大方承认,一点儿也不含糊。

    “说真的,上次那件事没帮上忙,这次我一定会补回来,让你再也不敢嘲笑我的医术!”郝伟大大咧咧的说话,突然想到自己失言了,慌忙闭上嘴。

    季文杰笑笑,不怎么当回事儿,“都过去了,怎么能提都不能提?那吉米不是要伤你心了,说爸爸不想着他!”

    “阿杰,生死有命,你也尽力了,是那孩子福薄。”郝伟安慰道。14758782

    “呵呵,你现在也信命了?”

    “不是为了安慰你吗?老子我只信自己!”郝伟马上就原形毕露了。

    “呵呵,出去喝了这么多年的洋墨水,还去了英国,以为已经把你改造成绅士了,嘴还是这么脏啊!”季文杰嘲笑。

    郝伟切了一声,转了话题,“嘿,尽快把你那个捧在手心里,宠到天上去的宝贝疙瘩给带出来让哥们儿见见啊。我可是很好奇呢!”

    “你从哪儿听到我宝贝的很?”季文杰熟练的开着车,在车流里行驶。

    “还能有谁,陆行森那货呗!”郝伟回答道,“对了,把那货也叫出来,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得聚聚!”

    季文杰笑,“那货是出不来了,他去新西兰收拾烂摊子了!”

    “哦?快说来听听!”男人也这么八卦,一听到有自己不知道的事儿,眼里马上放光。

    正好要去的酒店很远,季文杰就用陆行森的故事打发时间。

    “我靠,最不可能成为种的男人都变了,这个时间太疯狂了吧!”郝伟在车里大喊,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季文杰在心里悱恻,小子,等着吧,你也有为女人殇的那天,要你现在笑话老子!

    晚上,季文杰接了杨贝贝与郝伟回合,在郝伟下榻的酒店里的餐厅吃饭,也是五星级的水平呢。

    郝伟一看到杨贝贝,差点吐血,天啊,季二这是拐卖未成年吗?怎么这么幼.齿!

    好吧,不要怪他,他在国外呆久了,外国人都长得老成,所以看杨贝贝这样的清粥小菜,总觉得未成年。

    “宝儿,这就是郝伟!”季文杰介绍道。

    杨贝贝马上露出感谢的神,主动伸出手要跟他握手。“你好,我妈已经跟我说了,让你费心了,真的很感谢!”

    郝伟挂着一脸笑,刚要握上去,就被季文杰打掉,哎呦,这么大男子主义啊,连握个手都不行!他也不在意,笑了笑坐下来。

    “你想吃什么?”季文杰温柔的询问杨贝贝的意见,丝毫不管郝伟的感受。

    郝伟伸长着脖子看菜单,好久没回国了,他着实想念家乡菜啊!

    “喂,怎么说我也是客人,你怎么不先问我的意见呢?”

    季文杰白了他一眼,好似在说,老子就这么霸权,你管得着?掏钱的是大爷!

    杨贝贝不好意思的将菜单推到郝伟面前,笑得谨慎,“郝先生点吧。”

    她这个样子,让郝伟想起了英国家里养的萨摩耶,噗嗤笑出声来,哈哈,他明白季文杰为啥陷进去了,一定是被她那纯洁不带一丝杂质的眼神吸进去的!

    杨贝贝始终低着头,脸颊微红,她总觉得对面的郝伟一直用探究的眼神在观察她,让她非常不自在。

    “我说,你还在英国皇家医院上班吗?”季文杰跟他聊着天,不让他把注意力放在杨贝贝上,那是他的菜,不许别人偷窥。zvqs。

    郝伟岂会不知道他的用意,了然一笑,这样的清粥小菜,他还真吃不惯,没啥兴趣。

    “是的,不过最近老子要辞职!”郝伟一点儿也不在乎杨贝贝在场,说话很粗鲁,“娘的,被一个女人烦死了!”

    季文杰一听,来了精神,敢这老小子有况啊?看样子可不像说的那样烦死了哦。

    “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你关注到?你不喜欢的女人,可是连个眼神都不给,能缠上你?我得见见!”他嘴角的不怀好意已经泄露了内心邪恶的想法。

    “得了吧您哪,见见?见个p,见了我还能逃掉?”郝伟大大咧咧的回答,跟平时在人前的优雅气质一点也不一样。

    杨贝贝听妈妈跟她说,郝伟怎么怎么温柔儒雅,看来都是骗人的,这人根本就是脏字满天飞嘛,又一个装模作样的男银!

    季文杰不说话,嘴边的笑扩大,从小一个壶里尿尿的,谁不知道谁啊,不就是怕被他这个电力十足,魅力无边的钻石王老五撬走吗?切,他才不稀罕呢。虽然现在顶着单的头衔,他的心可早就已经找到家了,除了边这个小丫头,天仙下凡,魔女再生他也不要!

    一顿饭杨贝贝只负责吃,听着他们俩天南海北的瞎扯,也不觉得烦闷,很有趣。吃完饭已经十点钟了,季文杰送了杨贝贝回家,照旧看着她上了楼,房里的灯亮了才开车离开。夜已经深了,他们的娱乐才刚刚开始。

    “郝伟哥竟然回来了,二哥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那叫一个吃惊啊!有七年没回来过了吧!”程庆军算是比较正经的,他给郝伟递烟。

    “好像是吧,从毕了业就没回来过!”郝伟好似在回忆,眉头忍不住皱了皱,七年前,24岁,他在国外读完医学博士准备回国,结果听到母亲突然去世的噩耗,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踏上这个国家!

    季文杰瞪了程庆军一眼,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七年前离开时,郝伟有多难过他们这些当哥们儿的都知道,干嘛旧事重提啊!

    程庆军也意识到自己失言,沉默了。

    “哎,别啊,这有什么,大家都知道是咋回事儿!对了,老头子到底是娶了那个狐狸精了吧!”他像是在讨论别人家的事一样说着自己父亲再婚的事儿,而这也是他当年执意要离开的根本原因。

    郝伟的老爹一直有个相好的,很多年了,因为郝母活着,一直偷偷摸摸,后来被郝伟知道,闹了个天翻地覆,事后他被送到国外上学。其实郝母一直都知道丈夫那点儿破事,为了家庭和谐,因为了儿子,始终忍气吞声,结果郝伟出国以后,郝伟他爹公然住进了那个狐狸精家里,最后郝母郁郁而终!

    郝伟跟父亲闹掰以后,一气之下远走他乡,始终不愿再回到这里,甚至连这个国家的土地都不愿踏上来。

    “哥们儿,我敬你一杯!”季文杰举杯,“真是难为你了,为了我的事儿,你放弃自己的原则回来帮我!”

    “我说,季二你现在咋变得这么虚伪,说这种台面儿话有意思吗?真是歼商当多了,本都变了!”郝伟一口干掉,不客气的吐槽,一群人笑作一团!

    “郝伟哥,这次呆几天?小弟我陪你去逛逛街?b市这些年可变化了灰常多!”刘晟笑着说道。

    “哈哈,那就不必了,现在国外都返璞归真了,咱们是一门心思削尖脑袋奔小康!没啥好看的!”郝伟大笑,其实他是怕碰到郝家人,或者跟郝家有关联的亲戚朋友。可见他有多伤那个家!

    朱墨给哥几个都倒上酒,大家没节制的喝起来,不醉不归!郝伟虽然是医生,可没有那么多养生的道道儿,他的论调很简单,人生在世匆匆几十载,及时行乐方能对得起今生来世上走一回!

    几个大男人就醉倒在包厢里,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他们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都不愿的起来,你踢我一脚,我踹你一下,谁都不愿意动一动去按手机。

    “我靠,那是刘晟的手机铃声,快点儿接,别打扰哥几个清梦!”朱墨不耐烦的骂道。如时只

    刘晟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好似还没醒酒,眯着眼睛去茶几上摸手机,接听,然后一股坐在地上。

    “喂,谁啊?娘的大早晨的打扰小爷!”他这句话刚说完,那边就传来了河东狮吼。

    “靠,老娘还没发火儿,你唠叨个啊!”

    刘晟马上把手机听筒捂住,偷眼瞧了瞧睡觉的几个人,麻溜儿的站起来冲出包厢,天啊,怎么是那个女人啊!被发现就糟糕了!

    屋子里的几个大男人都被手机铃声吵醒,睡不着了,于是坐起来,东倒西歪的,季文杰眯着眼睛靠在沙发背上,慵懒的开口。

    “这刘晟怎么神神秘秘的,刚才电话那头的妞儿嗓门不小啊!怎么,他现在转当受了?”

    哈哈爆出一阵狂笑,朱墨接话,“谁知道是哪个火爆女人,脾气都赶得上铁扇公主了,我看刘晟吓得紧呢!”

    “没出息的,整天的高喊男人万岁,结果被一女的压在下边儿,真有出息!”季文杰鄙视道。

    “不是没出息,而是加入了妻管严俱乐部!”程庆军调侃。

    “我勒个去,他加入妻管严俱乐部?小爷我立马退社!”季文杰一句话,又引来大家的哄堂大笑。

    这些人在一起开玩笑惯了,口无遮拦谁也调侃,美其名曰真兄弟就是用来践踏的!

    住院一个月后,杨爸爸出院了,郝伟也在回来后的第五天就回英国了,子有回到平静,只是天气已开始进入秋天。

    卢布的店里上了很多秋款服饰,大家忙里忙外的,杨贝贝则被勒令呆在工作室里画手稿!这是卢布给她的任务,让她设计一些这个冬天的新品!冬装,从现在开始构思设计不算早。

    杨贝贝咬着铅笔,一副苦不堪言的样子,她没什么灵感嘛,被强制的关在这里,真讨厌!可是这话她不敢说,怕卢布吃了她!苦闷了一上午,终于吃午饭的时候解放了。

    她从工作室出来,就看到季文杰正站在那里,笑得温柔,可见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

    “宝儿,我回来了!”季文杰走过去一下把她抱起来,转了好几圈儿才放下。他指了指沙发上的好几个袋子,兴奋的说,“看,我给你买的礼物哦!”

    季文杰去东南亚出差一周,每分每秒都在想着他亲的宝儿,恨不得丢下那边儿的事儿飞回来,可是理智阻止了他!他不停地告诉自己,他得赚钱养活他的宝儿,让他的宝儿过得更好。

    “买了什么?”杨贝贝很好奇的过去翻袋子。

    “都是些当地特产,等会拿回家去再看!”季文杰可是直接飞到s市,下了飞机就奔到这里来了,他真的想死他的宝儿了!

    杨贝贝点点头,轻轻揉了揉饿扁的肚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季文杰。

    卢布说,如果她设计不出来,就不准她吃午饭,结果一上午,一个图都没画出来,听店员说他去吃饭,她才偷偷跑下来的,想要去吃东西,好饿!

    季文杰笑了,拉起她的手跑出去,上了车扬长而去!

    “想吃什么?点吧!”西餐厅,装潢的很优雅别致,他们经常来这里吃,因为杨贝贝喜欢这里的食物。

    “我要一份牛排,还要一份海鲜意大利面,还要……”杨贝贝迫不及待的点餐,季文杰笑了笑,也不阻止她,她高兴就好,大不了他不点了,吃她剩下的。

    不一会儿,点的餐上齐了,杨二姐这才意识到自己点的有点多,不好意思的偷觑季文杰。

    “没事儿,每样吃一点儿,剩下的我吃,还吃不完就打包回去给那个钱串子吃!”季文杰一点儿也不在意,他只想让杨贝贝开心。

    杨贝贝的脸色马上多云转晴,开始大吃起来,季文杰在旁边拿着果汁,随时伺候她喝果汁,以免噎到她。

    邻桌的人都侧目,这一刻,人们眼中的他是个绅士又体贴的好男人,大家都羡慕着拼命吃东西的杨贝贝。

    呜呜,这样的极品男人,世间少找,竟然是别人的了,多少女孩的玻璃心碎落了。

    回去的时候,卢布正站在店的中央等着呢,杨贝贝蹑手蹑脚的下了车,踌躇着不敢进去。季文杰停好车看她这样,笑得疼宠,牵起她的手推门进去,见到卢布,扬了扬手里的袋子。

    “钱串子,看,这是给你捎回来的食物,很好吃的那家,快点吃吧!”

    临来的时候,他专门给这男人带的,怕为难杨贝贝,他知道杨贝贝很怕这个半路杀出来的老师,在工作的时候!

    卢布一看袋子上印的标志,眼睛都发光,他还端着一副别想收买我的样子,冷哼一声,提过袋子,扭着腰走到沙发上准备吃,吃之前还不忘冲着杨贝贝翻白眼。

    “告诉你,别想贿.赂我,你的任务没完成,下午继续!”

    杨贝贝很乖巧的点点头,呵呵,没有找她算账,她就烧高香了,下午还敢消极怠工啊?不整死她才怪!跟季文杰又说了几句话,一溜烟儿的跑到楼上去了。

    季文杰看着她可的背影,笑得柔似水。他跟卢布道了声再见就走了,回去跟公司高层开视讯会议!为了能尽快把老婆拐回家,他可是一直都呆在s市不敢有丝毫松懈!就怕齐伟哲哪天使个坏,到手的老婆又飞了。

    晚上卢布带着杨贝贝下班回家,刚进门就看到季文杰正系着围裙做饭呢,卢布冲着他的后背白了一眼,这种.猪是真的转了,改作居家好男人了?坚持了不少时了,还在继续呢,真够有耐心的!

    “宝儿,你回来了啊,快去洗手吧,准备吃饭!”季文杰把盘子装好,才转过头来跟她说话。

    杨贝贝已经对他下厨房习以为常,从最初的惊讶道现在的习惯,心里已经没啥感觉了。当然了,感动还是有滴!

    刚开始吃饭,齐伟哲就回来了,他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杨贝贝关心的问道,“齐哥,你最近是不是太忙了?别弄得那么累!”

    齐伟哲温柔的笑笑,“最近接了个大案子,当事人毛病比较多,没什么,等忙过这阵子,我们去旅行!”

    季文杰翻白眼,“切,不劳大驾,宝儿想起哪儿,我随时可以带她去!”

    “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卢布打抱不平。

    “你连狗怎么想的都知道,难怪是同类!”季文杰四两拨千斤的反击回去,卢布气得脸都绿了!

    齐伟哲和杨贝贝继续吃饭,这样的戏码几乎天天发生,他们已经学会对此免疫。

    吃了饭,季文杰说要出去办事儿,今晚不回来了!卢布听他这么说,眼睛都亮了,跟40瓦的电灯泡似的。

    结果,他想来想去,还是回来了,刚进客厅,就听见不堪入耳的声音……

    要不要加更?亲们留言哦~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老婆请回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