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热脸贴上岳父岳母

    季文杰发现她的脸瑟绪不太对,皱了皱眉头,“怎么了?”他柔声询问。舒榒駑襻

    杨贝贝本来在隐忍,他一问哇的哭出来。

    季文杰被她吓到,慌忙用手去给她擦那突如其来的眼泪。“不哭,不哭,别吓我!”

    杨贝贝哭的有些喘不上气儿来,一边哭一边说话,“呜呜,我,呜呜,我爸爸他,呜呜,住院了,呜呜……”

    季文杰一听,意识到事的严重,“走,回b市。”

    他当机立断,拉上杨贝贝开车离开,什么都没带就直飞b市。好吧,有钱人就是好,能买得起飞机,有私人飞机的好处,就是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不用买票,不用卡时间,也不用等!

    几个小时以后,飞机着陆,季文杰早就安排好了人来接,车子直接开向中心医院。

    杨贝贝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终于在四楼的走廊里见到了杨妈妈。

    “妈……”杨贝贝看到妈妈,又不争气的哭出来。

    杨妈妈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安慰她,“行了,没什么,医生正在里面抢救,我们不能自己先着急!”

    看吧,杨妈妈从来都是这么沉稳的人,遇到大事儿绝不能着急,否则乱了心神如何在灌进时候做正确决定?

    杨贝贝陪着妈妈坐在长椅上,等着医生的治疗结果,季文杰一声不吭的站在一旁陪着,表很严肃。这才走了两天,怎么杨爸爸就躺进医院了?真是的。

    不一会儿,抢救室的门被推开,医生穿着白大褂出来,杨妈妈马上站起来上前询问。“你好,我是病人的妻子,我丈夫怎么样了?”

    医生摇摇头,“是心梗,况不太乐观!需要住院观察!”

    “心梗?!”杨妈妈有一瞬间的腿软,很快镇定下来,“好的,我现在就去办住院手续。”

    季文杰靠了过来,对杨妈妈说,“妈,我去交吧,您和贝贝进去看看爸。”

    这个时候没必要争论,杨妈妈点点头,让他去交住院费,她拉着杨贝贝跟着护士推着病转区病房。

    季文杰回来的时候,杨妈妈正坐在边看着杨爸爸。杨贝贝更是眼圈红红的,但在爸爸面前却不敢哭。

    “没……事!”杨爸爸看着妻子虚弱的说了两个字。

    杨妈妈点头,“好好睡一觉吧,醒了就没事了,别说话了!”

    杨爸爸闭上眼睛睡觉,季文杰拉着杨贝贝出去,杨妈妈也跟了出来。

    “妈,你放心吧,我刚才问过医生了,说已经缓过来了,只是需要住院观察。”

    杨妈妈的脸色有些苍白,她点点头,挤不出任何绪,“我去跟医生聊一聊,你们在这儿守着!”

    季文杰点点头,跟杨贝贝坐在长椅上等着。

    杨贝贝不说话,看得出很伤心,她真的怕极了,回来的飞机上就一直忐忑不已,刚才听到医生说是心梗,更是怕的不行!

    “怎么办?是心梗,会不会有事?”她像锅上的蚂蚁,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季文杰握住她的手,用手心里的度温暖她,“宝儿,不要着急,这不是救过来了吗?放心吧,爸不会有事的!心梗是很要命的病,可是平时注意,也不是不能治疗。”

    杨贝贝瞪大眼睛看着他,似信非信,“真的吗?真的不会要命吗?”

    “是的,你相信我!”季文杰很严肃的回答,郑重其事!他会找最权威的医生组成专家组为杨爸爸治疗,“我们要相信科学,相信医生,对不对?”

    杨贝贝觉得有道理,轻轻点点头,坐下来等着杨妈妈回来。14757246

    杨妈妈回来时,脸色并不好看,可是她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些,尽量不要把真实的绪露出来。

    “妈,医生怎么说?”杨贝贝不放心的凑上去问。

    “没什么,医生说现在已经缓过来了,好好接受治疗就行!”她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回答。

    杨贝贝松了口气,“那就哈,那就好!”

    “宝儿,你去下面超市买个暖水瓶和杯子,就不回家拿了,怪麻烦的,快去!”季文杰掏出钱包抽出几张红票子给她。

    “哦。”杨贝贝听话的离开,还不时回头看他们俩。

    见杨贝贝走远,季文杰开口,“妈,把爸转到高.干病房吧,这里的普通病房一个屋里住三个人,还有加,心脏病需要静养!那里能舒服些。”

    杨妈妈的心动了动,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会不会太麻烦了?”zv26。

    “不会,宝儿的爸爸也是我的爸爸,没什么麻烦不麻烦!这点事儿根本不难!”季文杰拍脯保证。

    “那好吧,谢谢你了,文杰!”这个时候,杨妈妈需要一个依靠,哪怕只是暂时的。

    “我已经跟医院说好了,住我爷爷的那个病房,设施齐全,还有陪的休息室。”季文杰继续说,“妈,等会你跟贝贝在这里守着,我去跟我的一个朋友联系下,他是心脏病方面的专家,让他给出一个最佳治疗方案!”

    杨妈妈点点头,她有些疲惫,只想好好休息下,丈夫突然发病,她的心里比任何人都着急担心,现在刚稳定下,总算能歇口气。

    杨贝贝回来的时候,季文杰已经走了,她见妈妈脸色不好看,也不敢轻易出声,只能坐在那里看着。已经转到高.干病房,房间舒适了很多,这就是传说中的五星级病房吗?还真是名不虚传,有彩电,冰箱,还有洗衣机和一个单人,甚至还能做饭,样样具备啊。

    不多时,杨乐乐慌慌张张的赶来,她去出差了,飞机刚落地她就接到家里的电话,说爸爸住院了,于是马上又买票坐回来了。

    “爸爸怎么样了?”她走进来,将行李箱靠在一边儿,轻声问杨妈妈。

    杨妈妈看了一眼在睡觉的丈夫,拉着大女儿出去了。

    “是心梗!”

    “啊?”她惊讶的喊了一声,意识到失态,马上捂住嘴,之后压低声音,“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幸亏送来的及时,否则就没命了!”杨妈妈叹了口气,“怎么会有心脏病呢,从来不知道。”

    “这种急病谁能预料啊,可能是最近太忙了,总加班!”杨乐乐抱怨,爸爸在科研机构,本来并不忙,最近突然在研究一个什么疫苗,弄得整天不找家,年纪大了,难免会出现问题。“医生提出什么治疗方案了吗?”

    “医生说,最好是做心脏搭桥,让血液能够顺利循环。”杨妈妈说道。

    “那就做啊!”

    “文杰打来电话,他的朋友是心脏方面的专家,他已经咨询过了,虽然现在国内对于心脏搭桥手术的技术已经很熟练,可还是存在一定的风险。他说,他爷爷认识的几个朋友做了这个手术,结果不到半年就没了!说是有这东西有十年的寿命,风险很小,可是事实却并未如此!”

    杨乐乐张了张嘴,心脏搭桥她听说过,是个小手术,现在很多心脏病的人都做这个手术,怎么被季文杰这么一说,她脚的这么慎得慌!

    “那,是做还是不做?”杨乐乐吞了口唾沫问道。

    杨妈妈也不知道答案,她还在犹豫。“先观察观察再说吧,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等你哥回来了再商量!”

    “嗯,也只能这么办了!”杨乐乐赞同的回答。

    第二天一早,季文杰就来了医院,这么关键的时候,正是他表现的绝佳机会,绝对不能掉链子。这次表现好,他就能顺利把老婆接回家了。

    “爸,您感觉好点儿了吗?”季文杰堆着一脸笑询问。他容易吗?从来都是别人追着他巴结他,现在倒好,反过来了,是谁说过,出来混的迟早要还。

    杨爸爸点点头没说话,昨晚妻子已经跟他说过了,能住在这个病房,全是季文杰的功劳。

    “妈,我已经让我的朋友尽快回来了,让他来给爸实地的检查一下,跟医生们会会诊,到时候定了最佳治疗方案再说。现在爸已经缓过来了,只要注意别再犯病,就没事儿的!”季文杰赶快把自己联系的结果告诉杨家父母。

    “好,文杰,麻烦你了!”杨妈妈这时候觉得,有个有钱有势的女婿真不错。而且他还上赶着给管事儿,这样的也不好找。她家贝贝果然争气。

    “妈,您说这话太见外了,咱们是一家人啊,这么说让我找个地缝钻进去不是!”季文杰呵呵陪着笑,唉,威风八面的季二爷,也有这样低三下气的时候,真是让人拍手称赞。说上杰的。

    住院第三天,季母听说杨爸爸住院的事儿,提着花篮来探望。杨妈妈一看是她,赶忙迎进来。

    “人来了就行,还带礼物!”杨妈妈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季母笑着摇摇头,“哪里话,应该的,贝贝爸爸怎么样了?”她这样称呼,显得亲近。

    “现在稳定了,还在观察期!”杨妈妈回答,“这次要感谢文杰,不然哪能住院还住的这么舒服!”

    “呵呵,俗话说,一个女婿半个儿,虽然他们俩最后关头出了岔子,可是我们都看得出来,这俩孩子最后还是会走到一起!”季母陪着笑,她家儿子有错在先,她只能脸去贴人家的股。

    “呵呵。”杨妈妈没再说什么,现在这个时候,她家女儿还是别人的老婆,就算是半个儿也算不到季文杰头上啊。可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她现在是什么也不能说。

    季母呆了一会儿就走了,临走时还说再来探望,杨妈妈一直把人送到电梯口才回病房。

    “我说,咱贝贝跟姓季的那小子到底是什么关系啊?这么不明不白的,还是已婚份呢,搞什么啊这是!”杨爸爸不太乐意的嘟囔。

    杨妈妈给他削苹果吃,低头回答,“谁知道呢,我听乐乐说,文杰住进了伟哲的家里,伟哲好像一点儿也不介意,听说两人相处的还很好。我也真是搞不明白!儿孙自有儿孙福,随他们去吧,孩子高兴就行了!”

    杨爸爸也没有再说什么,而且儿女的事儿,他也管不了。

    季文杰晚上又颠颠儿的跑来了,杨家的儿子杨毅还没有回来,这几天一直是杨妈妈在这里守着,他今天来,就是想替一替杨妈妈。

    “妈,你回去吧,今晚我在这里守夜。”季文杰把换洗的衣服都带来了。他可是下了决心,一定要让杨家父母对他刮目相看,这样才能尽快把老婆拐回家,他才能尽早安心。

    杨妈妈不同意,怎么说都不松口,这是备用女婿,用现在时髦的话说,这是她家贝贝的人,跟陌生人没区别,人家已经帮了这么大的忙了,咋还能这么麻烦人家呢。绝对不可以!

    最后,季文杰实在坳不过,只好提着东西回去了,他来到杨家楼下,给杨贝贝打电话。

    “宝儿,我在你家楼下,你快点下来!”他得要个晚安吻才能睡着觉,这可是这一个多月里养成的习惯。

    杨贝贝换了衣服才下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跟小偷儿似的,怕街坊邻居看到。

    “已经睡下了?”季文杰温柔的问她。

    “还没,刚洗完澡。”她老实回答,眼睛朝着窗外四处瞄,很心虚的样子。

    季文杰突然探过子跟她对视,不等她反应,低头就吻上去!

    “唔……”

    这段时间练就的法式吻更加技巧纯熟,车子里一下子变得暧.昧不已,过了好久,他终于满意的放开了她。笑得像偷腥成功的猫,还偷了一条很肥很肥的大鱼。

    杨贝贝满脸绯红,灯光透过窗户照进车里,让车里稍稍有点儿光亮,昏暗中,她害羞的样子更加的迷人,季文杰感觉自己要撑不住了,可是他什么也不能做,不只是因为不想跟她车震,主要是她爸爸还在医院,她根本没心去做那些销.魂的事。

    “好了,上去睡觉吧,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你这个小脑袋没那么多容量,好好睡觉,剩下的事让我来处理,好不好?”季文杰轻轻抚上她的眼睛心疼地说道,这才三天而已,她的黑圆圈就像用眉笔花了一圈,非常严重。

    杨贝贝点点头上了楼,看到五楼走道儿的灯亮了又灭了,他才发动车子离开。

    齐伟哲终于抽出时间,心急火燎的飞来b市探望,见到杨妈妈正在摇,他走过去帮忙。

    “伟哲来了!”杨爸爸很喜欢齐伟哲,觉得他一正气,不想季文杰,总带着一股子邪气。吊儿郎当的。

    “抱歉啊,爸,妈,事务所有几个大案子,实在脱不开。我本来想让我的朋友来看看的,文杰说他有个心脏病方面的专家朋友,所以就把所有事儿都委托给他了。在b市,他比我熟。我虽然也是在这里长大,可是这些年毕竟不在这里混,他不一样!”齐伟哲很平静的说着这件事儿,好似他跟季文杰是很好的朋友,而不是挖他墙角的敌!

    杨爸爸和杨妈妈有些错愕,这是什么况啊,怎么这个女婿的反应这么平淡?也太诡异了吧。不过,两人都识趣的没言语,人家都不在意了,他们跟着起什么哄啊。

    七天后,他们终于见到了季文杰口中的心脏病专家朋友,很年轻,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很沉稳。

    “爸,妈,这个就是我的好朋友郝伟。”季文杰给他们介绍。“这两位就是我的岳父岳母!”

    好吧,他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也不怕人家否认,还真好意思。

    郝伟点点头,笑着跟杨妈妈握手,“伯母你好,我是文杰的朋友,我们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他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他这么说,杨妈妈也就放心了,这人一看就很靠谱,靠得住。郝鹏说了几句话,就开始给杨爸爸检查,把之前拍的各种片子化验单全拿出来仔细看了一遍,之后他跟着季文杰去见杨爸爸的主治医师。

    有个护士进来给杨爸爸换药袋儿,很八卦的问,“刚才那个不是mr.king吗?您认识他啊?”

    杨妈妈不太理解的点点头,又摇摇头,“他不是叫郝伟吗,怎么了?”

    “他可是全球知名的心脏病权威,听说他一直都是英国皇家的私人医生,不轻易给人看病的,多少人请他来都请不动。”

    一听这话,杨妈妈更是对郝伟的医术完全信任,再也没有任何怀疑了。

    过了好一会儿,郝伟和季文杰又回来,郝伟手里多了一本病历。

    “伯父,伯母,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来说,这次虽然心梗,但是是第一次发病,并不是特别严重,我并不建议做心脏搭桥手术!心脏搭桥手术,寿命一般是十年,那么十年以后呢?您还年轻,十年以后也不过六十几岁,再做搭桥吗?我认为就会有更大风险。所以,我建议保守治疗,暂时不考虑心脏搭桥手术!其实,心脏病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危险,只要平时注意别犯病,存活率还是很高的!再说,突发心肌梗死虽然很紧急要命,可是这种病发作绝不会没有原因,肯定是之前长期埋下了隐患,隐患积累到一定程度才突然发病的!”郝伟简单的解释道。

    “嗯,我们听你的!”杨妈妈现在对他可是非常之信任。

    (文里对心脏搭桥手术看法纯属个人观点)留言加更,看评论区!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老婆请回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