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归来的男人很有爱(求首订)

    不等季文杰开口说话,孩子就被送进了抢救室,他陪同在侧,吉米的小手突然握住他的大手,虚弱又呼吸困难的吐着字,“爹地,吉米……吉米你!不要……难过!”

    这些话,让所有在场的人无不落泪,一个只有五岁多的孩子,竟然坚强的安慰自己的父亲,这样的场面,谁能不感动?

    三年来,季文杰第一次在孩子面前流下眼泪。舒榒駑襻“好孩子,你是爹地的骄傲,爹地还要带你去看大海,你要勇敢,爹地就在外面等你!”

    病被推进抢救室,在关门的瞬间,他听到孩子虚弱无力的声音,不真切却震撼心房。“爹地,对不起……”

    视线回到机场,杨贝贝一步一个不舍的先送梁若上了飞机,然后跟着卢布上了去s市的飞机,这是个一线城市,会选择那里,是因为齐伟哲在。

    季文杰逃婚后的第七天,齐伟哲就奇迹般的出现在她面前,做得第一件事就是带她去游乐场,让她坐滑梯,跳蹦,开碰碰车,还推她玩儿秋千,他始终是浓浓的宠溺,好似在跟自己的女儿玩耍。那一天,杨贝贝很累很累,竟一觉无梦到天亮。

    第二天,齐伟哲又给她打电话,约她在肯德基见面,又是小孩子的食物,可见他真的把她当成小孩子!

    “可乐,薯条,汉堡,还有你吃的鸡米花!”齐伟哲一西装革履,跟环境格格不入,可他并不在意,端着餐盘放在桌子上,笑得温暖。

    “你怎么知道我吃鸡米花?”杨贝贝不好意思拒绝,一边吃一边问。

    “卢布告诉我的!”他似乎早就料到她会问这个问题。“贝贝,有没有想过要离开这里?”

    杨贝贝吃东西的嘴停下,离开这里?这里是她的家啊,她离开了能去哪儿?

    “去s市吧,我在那里有自己的事业,有房子,也有车子,只要你愿意去,我可以无条件的帮助你!”齐伟哲温润的说道,言语里带着一丝引.

    杨贝贝不说话,只是低着头,她突然觉得,鸡米花也没有那么好吃!

    “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齐伟哲轻笑,一下就猜到她的心思。

    杨贝贝惊讶,为什么他们总是能轻易猜到自己的想法?季文杰也是如此!

    “你太单纯了,什么都写在脸上,但凡有点儿阅历的人,都能猜透!”齐伟哲又猜中了她的心思。

    杨贝贝挫败的耷拉下耳朵,好似在做强烈的思想斗争,然后抬起忧桑的小眼神,“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哈哈!”杨贝贝眼底的疑惑让齐伟哲大笑,不是因为她不明白,而是她小狗般的眼神里充满的迷离让他心大好,为什么呢?没有答案,只能归结为他心理bt!“没有为什么,就是想对你好!”

    杨贝贝更不明白了,一个功成名就的男人,为什么非要无私的献出自己的心帮助她?这个世上,有很多很多的人比她更需要帮助!

    “贝贝,等你想通了就来,我家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当天分别的时候,齐伟哲这么承诺。

    最后,在无形的压力下,她最终选择了逃跑,逃出这个是非的圈子,不再承受别人一样的眼光,不再面对家人的小心翼翼,一心只想找个没有太多人认识她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喂,呆头鹅,你能不能不要随时随地的卖傻?飞机降落了,该下去了!”卢布白了她一眼,很是恨铁不成钢,提着行李下飞机,不理会她有没有跟上。

    出来时,齐伟哲已经在等他们了,见到杨贝贝的刹那,他笑得无比欢快,一点儿也不像平时稳重沉默的大律师!

    “走吧,回家了!”他很自然的搂住杨贝贝的肩膀,拉着她的行李箱离开,卢布见他这样,愤愤不平咬牙切齿,心里盘算着一定要好好欺负杨贝贝,把这笔账讨回来!

    房子是栋别墅,三层小楼,最上面一层只有一个房间,有个很大的露天阳台,全是用透明玻璃封起来的,更显得宽敞。

    齐伟哲把她的行李放在一旁,对好奇的打量房间的杨贝贝说,“以后你就住在这个房间,一般没人上来,现在刚过了年,天气还不是很暖和,晴天的时候可以在阳台上晒太阳!你先收拾东西,我下去安排卢布,然后去做饭,你喜欢吃什么?中餐还是西餐?”

    他的笑容如四月的太阳,温暖不浓烈,面对这样的真诚关心,杨贝贝感激在心中。

    “齐先生,谢谢你!”

    “傻瓜,你叫我齐先生,不觉得太见外了?以后就当这里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亲人,你可以叫我伟哲,不要叫什么先生!”齐伟哲温柔的纠正她。

    “齐哥,谢谢你!”想来想去,杨贝贝觉得叫齐哥更亲切。

    “好了,休息下收拾收拾行李,好了就下来吃饭!”齐伟哲下楼了,体贴的给她关上门。

    杨贝贝面对着一室静谧,心也稍稍好了些。她走到阳台上,深深吸一口气,感受着不同的空气,是啊,这是另一个城市,这里没有他的气息,她要重新开始,把那些不开心的事都忘记,全部当做前尘往事封.锁起来!

    子一天一天的过着,开始她只是每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也想出去找工作,可是齐伟哲怕她受欺负被骗,一直不肯,后来,卢布把b市的店关掉,来了s市重新创业,她也就过去帮忙了。

    卢布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看似欺负她,其实是为她好,在衣服搭配,服装设计上没少帮助她,而同住一个屋檐下,更能对她随时随地的指导,虽然苛刻,却帮助她不断成长。齐伟哲依然像个大家长,看着他们俩嬉戏追闹,每次眼神里透出的宠溺总是那么温柔,如静水里的微波,不激烈却更显浓郁。

    星期天,齐伟哲出差回来,看到杨贝贝正在没样子的躺在沙发上吃零食,而他从来都惯着从不训斥。

    “贝贝,我给你买了些好吃的,快过来!”齐伟哲将礼物放在吧台上,笑着唤她。

    已经过去两年,杨贝贝心口的伤已经结痂,还会疼,还很伤,可已经恢复了大半的笑容。一所弱不。

    “呀,真的?”杨贝贝已经是个吃货,跟着卢布这么挑嘴的人,对吃的品位不提高也难!

    “是啊,新疆的牛干!”

    杨贝贝迫不及待的打开袋子去拿,放在嘴里,哇,味道真好,她开始跟牛干做斗争。

    齐伟哲突然说了一句话,她被自己口水呛到。

    “贝贝,我们结婚吧!”

    许久,杨贝贝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站着,嘴里还有牛干,哈喇子顺着嘴角流下来,真丢人。14747816

    “你……开什么玩笑?”

    齐伟哲摇摇头,一本正经,“我没有开玩笑,我也老大不小了,而你,也同样单,我们结合有什么不好?你也知道我的况,如果愿意嫁给我,我们是双赢!”

    他试图说服杨贝贝,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两年,他们之间彼此熟悉,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可是……”杨贝贝还有疑虑。

    “放心,我知道你和季文杰在法律上还是夫妻,这事儿我来办,你只要答复我你是否愿意!”齐伟哲不让她说下去,知道她想说什么。

    “我……”杨贝贝不知道如何回答,可是她真的被他的提议.惑了,于是十分纠结,眉心都皱在一起。

    “不着急,我等你答案,一直等你!”齐伟哲笑着安慰,然后提着行李上了楼。

    杨贝贝一个人坐在吧台上吃着牛干,不太灵光的脑袋在高速运转。

    最后,她以扼腕的姿态站在齐伟哲和卢布面前,宣布自己的决定。“好,我答应嫁给你!”

    “我汗之,呆头鹅,你不用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吧,又不是我们勉强你!”卢布故意在语言上欺负她。

    “哼,钱串子,你不要欺负我,我有了靠山了,你再欺负我,我就让齐哥把你赶出去!”杨贝贝跟着梁若喊他钱串子,因为他的名字取的外号。

    “臭丫头!”卢布掐着腰,作势要抓她,两个人又闹做一团。

    齐伟哲看着这两个活宝微笑摇头,然后上了楼,他得帮杨贝贝打官司,让法院宣判强制离婚!所有的事他都会给她弄好,不需要这傻丫头心。

    三个月以后,两个人在民政局低调了领了证,杨贝贝看着小红本本,低着头叹气。

    “贝贝,你这是什么表?”齐伟哲被她的模样逗乐了。

    “我在感叹,还没26岁,已经二婚了!”杨贝贝老气横秋的语气,让齐伟哲顾不得是公共场合,哈哈大笑。

    于是,他们成了夫妻,先前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她依然住三楼,齐伟哲依然住二楼,卢布依然做电灯泡,唯一改变的,不过是多了一个证书而已!

    夏天来了,天气变得燥,卢布去了米兰参加时装秀,齐伟哲也去了海滨城市开会,杨贝贝慵懒的躺在沙发上舒服的看杂志,吹着小凉风,喝着齐伟哲走之前专门做好的冷饮,惬意的没话说。

    门铃响了,还很急促,跟催命一样,杨贝贝不高兴的嘟囔着去开门。

    “来了,谁啊?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

    打开门,杨贝贝童鞋错愕惊讶的呆住,好像门外来的是传说中的外星人。

    季文杰一休闲着装站在那儿,嘴角扬起的弧度是三年来久违的,一个月前,吉米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他很悲伤,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天,再出来时,已经改头换面,悲伤总是短暂的,人总要往前看,于是,他和沈雪影一同处理好孩子的后事,便回了国!

    她脸色变得苍白,像撞见了鬼,连声音都忘了。

    “宝儿,我回来了!”深款款的打招呼,在她无动于衷的呆滞中厚脸皮的抱住她,又奔放。“有木有想我?我的老婆?”

    杨贝贝浑都在颤抖,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再见到他,还这样突然的从天而降!一时间根本无法给出反应。

    “宝儿,你怎么瘦成这样?一定没有好好照顾自己是不是?”季文杰抱着她,硌得胳膊疼,好像在抱排骨。

    那熟悉的气息将她紧紧围绕,也慢慢拉回她的理智。她用力推开他,故作镇定。

    “你,你走开,你……”她以为自己可以坦然面对,可事实正好相反。

    “宝儿,我走了谁在黑夜里温暖你?”季文杰坏心的在她耳边吹气,暧.昧的出声。

    “你……你……”仿佛有人拿着狗尾巴草在她心上瘙痒,杨贝贝抖得更加厉害,心都成了空竹。“我,我已经结婚了!你,你走开!”

    季文杰轻笑,“我当然知道你结婚了,你是我老婆啊!”

    杨贝贝用力推开他,用自以为很大的声音,实则如蚊子叫,“我跟你早就离婚了,我现在的老公不是你了!”

    季文杰愣住,然后眯起眼睛,十分危险,“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杨贝贝本来很有底气,可才说了一个字就泄完了,“我说的你都听见了,好话不说第二遍!”她强词夺理的毫无气势。zsa0。

    “结婚了?”季文杰觉得腔都要炸了!他突然扛起杨贝贝摔在肩头,怒气冲冲的上楼,“那我要好好品尝一下,看看他把你调.教的如何销.魂!”

    “呜呜,大坏蛋,放我下来!”杨贝贝突然害怕了,吓得眼泪都流出来,她挣扎着,却被季文杰打了股。

    “说,你的房间在哪儿?”

    “放开我,大坏蛋!”

    “不说是吧?那我们就一间一间的做,在每个房间都留下证据!”他威胁,杨贝贝真害怕这疯子真这样乱来,怯怯的说三楼,季文杰扛着她快步上去,砰得踹开了房门。

    他用力将杨贝贝摔在上,整个子压了上来,却不急着乱来,而是先环顾四周,寻找着想要的信息。

    “宝儿,你真不乖!”

    他低头住那朱唇,贪婪的步步近,灵舌在勾画着她的唇线,趁她不备,强攻进她的细嫩口腔里,汲取着那里的甜香蜜.汁!

    “宝儿,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我的好老婆……”

    季文杰一边诉说着思念,一边对她上下其手,而杨贝贝,怎会是这位久经场的浪子的对手,在他缠绵又急促的进攻中,只能节节败退,最后溃不成兵。

    他有些粗糙的大手探入她的短袖里,触摸那白希滑嫩的肌肤,忍不住发出喟叹。“宝儿,你总是让我罢不能……”

    “唔唔,放开啦,放开啦……”理智告诉她,这也是不对的,她如今可是有夫之妇哦,不能让这个臭男人得逞,可理智有啥用,体的反应是最真实的。

    季文杰用了很多很多耐心去勾.引她最深处的.念,他的舌头油走在她的颈线上,如同在勾勒一幅美丽画卷,手一点一点儿不着痕迹的扯动她的*,阳光照在那大片大片的肌肤上,暖暖的,很舒服。

    杨贝贝受不了他的这般温柔折磨,头不停的摇来摇去,嘴唇紧咬,不知道该要还是不要!

    “宝儿,放松一点,你这样我会伤到你的!”他体贴的在她上低语,深似海,珍宠着这块无价之宝。

    “唔唔……”杨贝贝觉得自己被万虫啃咬,难受死了,她忍不住动了动子。

    “很快就好,很快就好!”季文杰也受不了了,停止这趣味游戏,置在她的双腿间,固定住她的腰,腰下一沉,进入了那美好……

    “呃,疼……”太久没有被滋润,杨贝贝被突来的巨大顶的疼得喊出声来,眼泪也飚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宝儿……”看到她的眼泪,季文杰心疼死了,他吸那咸涩的泪水,轻轻哄着她。

    可是,这事儿不能半途而废,否则他会憋死,最后,那念的洪水席卷而来,理智的弦崩断,他不顾她的求饶,在这片最美的森林里畅游,好像奔驰在辽阔的草原,将一切的霾都赶走!

    不知过了多久,杨贝贝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一直被一台大型的挖掘机压着,浑没有一处是不疼的,迷迷糊糊中,有个很熟悉很熟悉的声音在喊着她,他叫她宝儿!

    宝儿……

    是他吗?是他在叫她吗?

    不会的,他已经丢下她不管了,任凭她被那么巨大的舆论卷进悲伤痛苦里,也不肯出现安慰她。

    脸上凉凉的,呃,空调开得太大了,她好冷哦。不自觉的寻找着温暖,旁边好像有个暖炉,她用力靠了过去,还不停地蹭来蹭去,最后敌不过疲惫沉沉睡去!

    季文杰了无睡意,虽然他很累。看着怀里睡得很香的杨贝贝,鼻头竟然一酸,三年了,这是第一次有了驻足休息的感觉,再也不觉得自己漂泊在海上,四处无依。

    宝儿,你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吗?好累好疼!你知道吉米死的时候的样子吗?很安详,却让我更心痛!那个只有五岁多的孩子,承受了太多的伤痛,可最终,也没能战胜那病魔,撒手而去!

    你说,他是不是天使?来到这个世上救赎了我,就回到天使去了?

    他无奈苦涩的笑笑,将她搂得更紧,仿佛稍稍松手就会从他指缝里溜走!

重要声明:小说《缉拿归婚,老婆请回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