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0.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母女相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断章 书名:龙门天子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母女相见

    王琳琳应了一声,转而去。【ka" //梁念叶还有梁沙就在朝阳的基地内部,由土著部落里精挑细选出来的四个妈整天看着他们,还有几个特别的警卫全天候二十四小时守卫着他们,安全问题倒也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念叶是谁?”叶梓不有些好奇地皱眉问道。

    “来了你就知道了。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睿智的,她拥有一双世界上最清澈的眼睛,能够看得清楚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刘莎莎微微一笑道。

    “这么神奇?我倒真是越来越想见识见识了。”叶梓揽着已经有些失神的陈美琪,同样嫣然一笑道。不过她看着刘莎莎的笑容分明有些古怪,透着些许的诡异,也不知道刘莎莎倒底是想干什么了。

    “不知道姐姐这一次是来做什么呢?专程来看梁辰吗?”刘莎莎漫不经心地问道,不过眼神却是一闪一闪的,别有深意。

    “我是专程来看你的,好妹妹。听说你在这里,我自然要来看看了。分别了这么久,也有些想念呢。”叶梓露齿一笑道。

    “哦,你不想看看你的宝贝吗?这孩子,乖巧伶俐着呢,甚是讨人喜欢。”刘莎莎曼妙地一笑道。

    两大美女在这里斗奇斗艳,可把周围的那些来来回回搬东西的工人给晃得//睁不开了,不时地偷眼看他们,有好几个已经栽进水里去了,可是剩下的人依旧不觉警。

    “看到你,自然就看到孩子了。你说呢,妹妹?”叶梓眼里掠过了一丝说不出的温柔和怜,还有一丝压抑了许久的期待,却硬是装做不经意地说道。

    其实她这一次来主要就是想孩子,来看孩子的,可是,孩子是由刘莎莎养大的,如果她要来看孩子,就算刘莎莎不落下乘不拿孩子要挟她什么,可是一旦她主动提出了这个要求来,也就落了下风了。所以,她是强忍着心里的痛,硬生生地憋到了现在,才用这种好像十分不经意的语气说了出来。

    可就算语气再怎样漫不经心,但骨子里依旧无法遮掩地透出了母亲想见孩子的怜与

    “那倒是,孩子是我养大的嘛。不过,话说回来,姐姐你倒也是够心狠的呢,居然抛下了孩子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看过他,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唉,你这个做母亲的,好像有些不合格啊。”刘莎莎摇头叹息道。

    “这还不是被你的那个外婆给的?如果不是她当初那样跟我叫板,我又怎么会忍心丢下我的孩子这么长时间不管?”刘莎莎这句话刺痛了叶梓的心,咬了咬牙,叶梓冷笑了一声说道。

    “其实,我倒是觉得与不并在于别人,而在于自己,在于自己的一颗心。如果你内心足够强大,无无求,谁能你什么呢?如果你所求过苛,我想,何时何地都可以迫着你做出所谓的无法抗拒的选择了。其实说到底,你只不过是屈从于自己内心中的渴望与期待,而以自己的孩子做为砝码了。你说,是不是呢?”刘莎莎淡淡一笑,说道。

    叶梓的脸色苍白了一下,扶着陈美琪才站住了体,望着刘莎莎,目光冰冷了下来,“莎莎妹子,你的话好深奥,我真的有些听不懂。不过,这么长时间没见,没想到,你已经从演员的职业改行成为了哲学家了。看来,这闭关一年的时间,你也是没白闭关呀。”

    “哲学家倒不当,不过,在家独守着这两个孩子的时候,确实深入地思考过好多问题,不过呢,有些事我想清楚了,但有些事我还没有想清楚。或许,流逝的时间会给我一个我苦苦追索了好长时间的答案吧?!”刘莎莎的眼神有些恍然迷惘起来,好半晌,才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

    叶梓和陈美琪相互间对望了一眼,这一次,她们是真的觉得刘莎莎的话有些难懂了,让她们颇为琢磨不透。就算以叶梓的心有七窍,一时间也没明白她倒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倒底在感叹着什么。

    “不过,我倒是有一个疑问,美琪妹妹,我记得你好像曾经已经跟梁辰告辞过了吧?说过你永远不会再回来,怎么,这一次你居然又回来大胆示来了?”还没等两个人琢磨出个明堂,刘莎莎向着陈美琪一笑,问道。

    “啊,我,我……”陈美琪真的有些怕了这个骨子里比小姨还魔女的大美女,一时间张着嘴巴,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了。

    “她是陪我来的,一起来看你嘛。刚才所谓的示,唉,只不过是被无奈罢了,谁让你非要说她小了?小孩子嘛,都有一腔锐气和高傲的,她自然不愿意你这样说她的了,对吧?”叶梓似笑非笑地看了刘莎莎一眼,云淡风轻地替陈美琪解了围。

    “哦,原来是跟着你一起来看我的呀,小妹真是不胜荣幸呢。不过,姐姐你呢?真的是来看我的吗?我好像记得,你刚才不也曾经宣示过在法律上你与梁辰的婚姻主权吗?并且,你还明确地指出了什么正配什么小三之类的,弄得好像古代抢亲似的,嘻嘻,姐姐你真的是来看我的么?”刘莎莎的笑容中带上了一丝天真烂漫,好像全无机心地问道。

    “这个狐媚子,不愧是演员出,演得就跟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似的。”叶梓咬了咬牙在心底骂道,不过脸上却笑得比刘莎莎还灿烂,“当然是呀,只不过妹妹你太多心了而已。其实刚才也不过就是刚好说到那些事罢了。你呀,怎么对自己这样不自信呢?!”叶梓笑着,像是开玩笑般软中带硬地回敬了她一句道。

    “倒也没有啦,不过就是好奇问问而已。”刘莎莎憨地一笑道,同时亲地拉着叶梓的手,远远地望过去,两个人就像是最好的闺蜜一般,又哪里有半点敌的样子了?

    “其实,妹子,说到所谓的自信,我倒是还想起了一件事。”叶梓眼珠儿转了转,伸手将刘莎莎揽进了怀里,替她轻轻梳理了一下略有些散乱的秀发,在她耳畔轻声地道。

    “什么事呢?”刘莎莎微闭上眼睛,仿佛很享受叶梓给她梳理头发的这种感觉。

    “很简单的了,就是,我们好像曾经打过了一个小小的赌。”叶梓媚媚地一笑道,旁边一直有些发怔的陈美琪也不好奇起来,看了叶梓一眼,看起来她也并不知道这个内容了。

    “什么赌?还请姐姐提醒我一下,我这个人呢,记忆力有些不太好。”刘莎莎的眼神突然间变得锐利了起来,如针芒一般。

    叶梓心底轻轻一笑,“小丫头片子,还想跟我玩儿深沉斗法?”不过,嘴里却依旧轻言浅笑着,替她梳理着头发,边慢悠悠地道,“记得好像是在吉家的那个小镇旁边的山头上吧?唔,对,那时候,吉阿婆还健在,你也在,梁辰当时在装死,我们之间打了个小小的赌。好像是,我赌梁辰绝对不会因为你而永远地待在你畔,再不出江湖。不过呢,你却对自己有着十足的信心,说梁辰一定会永远陪伴在你边,与你就那样过起田园暮歌似的生活。我却不信。当然,我不是不信你的魅力,只不过是不相信梁辰会这样甘于沉寂了。不过,当时我也不敢肯定,更不敢那么绝对,所以,我们以三年为限,三年内,如果梁辰不出江湖,就算他以后再出江湖,我也不会再来找他,或是再来要回我的孩子。而三年中,如果梁辰重出江湖,那我就随时可以来找梁辰,花前月下,我要在他最颠峰的时记得陪在他畔,陪他一起笑看风云。现在,三年还未到,可是梁辰却又离开了你的畔,离开了那个小小的山谷,重出江湖了。唉,妹妹,我的心现在乱得很。如果你是我的话,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叶梓故意叹了口气,在刘莎莎的耳畔柔弱地说道。

    这一次,轮到刘莎莎体轻颤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叶梓突然间就在她看似要大获全胜的时候来了一个回马枪,这一枪刺得她明显有些乱了起来。

    不过,正在这时,远处,王琳琳抱着梁念叶已经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怀里的梁念叶伸着粉嘟嘟的小手,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

    当那第一声“妈妈”喊出口的时候,刘莎莎倒是不觉怎样,可是叶梓的整个人却是浑上下剧烈地一震,而后,缓缓地抬起头,望向了远处的梁念叶,那一瞬间,她的眼睛里便蓄满了泪水,整个人也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母亲和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直接的血脉融通的两个人,曾经是那样的体相连、灵魂相系,就算茫茫人海之中,为母亲的人,也能准确地在第一时间发现并找到自己的孩子,这就是天生的血脉共融了。

    这一刻,叶梓明显感觉到灵魂深处就是轰然一声大震,朝也思、暮也盼,她不自地就伸出了手去,要抱向那个喊着“妈妈”的孩子,因为,她直觉地感到,那就是她的孩子,那孩子就是在喊她!

    并且,叶梓清楚地知道,刘莎莎只生了一个儿子,并且,她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根本没有跟梁辰在一起,更不可能有第二个孩子,就算是有,也不可能这么大,最多有两三个月大就已经不错了。

    这个孩子一口一个妈妈管刘莎莎叫着,那不是她的一年未见的宝贝女儿又是谁?

    可是,接下来,她却看到了小丫头伸着双手笑嘻嘻地搂着刘莎莎的脖子依偎进了她的怀里,嘴里不停地喊着“妈妈”的场面,一时间,更是心痛如割。

    “哎,宝贝,我的好囡囡,小心肝儿,妈妈在这里。快过来,妈妈抱。”刘莎莎伸出了手去,从王琳琳的怀里接过了梁念叶。

    王琳琳的眼神中掠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咬了咬嘴唇,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小声地说道,“嫂子,孩子还小,大人之间的事,您看,是不是,别太牵扯孩子过深,如果伤害到她,也不是您所希望看到的了……”

    她是真的担心刘莎莎绪失控之下会以孩子做武器去要挟叶梓什么,这样的话,不仅会伤害到叶梓,也会伤害到孩子,连带地,同样会让梁辰更受伤,这样的话,就未免有些得不偿失了。

    刘莎莎接过了孩子,看了她一眼,突然间一指头就点在了她的额头上,低低地笑骂了一句,“就你有良心?你个傻丫头,我是那样的人么?”

    王琳琳捂着脑门子,有些发怔地望着刘莎莎,一阵头痛,真不知道这位心机如海的嫂子倒底想要做什么。

    不过,刘莎莎的最后一句话倒是让她很安心了,冲着嫂子这句话,起码她不会真的拿孩子做什么武器了。

    那边,叶梓已经疯了一般地冲了过来,可是冲到刘莎莎面前,却站住了,看着那孩子,浑颤抖着,蠕动着嘴唇,眼泪开始不受控制地溢出眼角来,哆嗦着,想伸却伸到一半就无法再伸出去了。

    陈美琪也冲了过来,就站在那个孩子的前,仔细地望着这个粉嘟嘟跟朵小白花儿似的漂亮女孩儿,张大了嘴巴,看了看叶梓,又看了看梁念叶,“小姨,她,她跟你长得好像啊,难道,她就是我的,小妹?”

    “妈妈,她们是谁呀?好凶啊,囡囡怕,囡囡不要待在这里,妈妈抱抱,回家,讲故事给囡囡和弟弟听。”梁念叶却没有见过两个人,小股一扭,一转便扑进了刘莎莎的怀里,将后背留给了叶梓和陈美琪,嘴里像爆豆般不停地说道。

    一听到这里,叶梓的心就不住一阵阵地痛,像被锥子扎的一般,忍不住捂住了脸,尽管没有出声,可是大颗大颗的泪水却从指缝儿中滑了出来,看得后面的几个女孩子都忍不住掉起了眼泪来。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 w.w.w. ,您的最佳选择!

重要声明:小说《龙门天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